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章 被打出府

第2章 被打出府 飞库网

“吁!”家丁勒紧缰绳,挑开帘子,“大小姐,您可是醒了?”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凌若夕诺诺地问道,满脸的惊恐与不安。

“大小姐,老爷吩咐了,让奴才送您回老家的别院,约莫三日后便可抵达。”家丁不卑不亢地说着,再无了昔日的谦卑,出了这种事,只怕这位大小姐今后难再翻身咯。

“什么!”凌若夕脸色骤然一白:“那娘亲呢?”

“大夫人仍在府里。”

娘亲不同她一起走吗?一股凉意蹭地窜上心窝,凌若夕拼命摇晃着脑袋:“不!我不回去,我要见娘亲。”

她挣扎着从马车里跳出,不顾身后家丁的劝阻,提着裙摆朝着皇城的方向跌跌撞撞地跑去,绣花鞋在奔跑中落了半只,白皙的玉足,被沙石磨出几道血痕,身影狼狈。

此时,丞相府漫天缟素,佛堂的和尚正在前院做法,后院女眷纷纷身披白袍,跪在厅内,一桩棺椁摆放在偌大的厅房中,哭声此起彼伏。

凌克清血气攻心,已被老夫人搀扶到房中休息,留下三位姨娘在此主持大局。

一个时辰前,大夫人不甘爱女遭此下场,于房中上吊自尽,匆忙中,丧事只能一切从简。

跪在大厅里的众人,低头悲戚,却只闻哭声,不见眼泪,大夫人自幼陪伴丞相,从他还未入朝为官时,就已嫁他为妻,二十年来,得尽宠爱,即便是后来嫁入府中的三位姨娘,也难以撼动她的地位,如今人一死,她们的机会可不就来了吗?

二姨娘难掩心头的得意,想到将来圣宠无限的日子,她高兴得几乎快要笑出声来,忽然,府外传来一阵吵闹的喧哗声,一名家丁急匆匆小跑而来:“二夫人,大小姐她回来了。”

“什么?”那jian人竟敢不尊相爷的命令,私自回府?二姨娘‘咻’地从地上站起,脸上哪有半分悲戚?

“娘亲,爹爹说过此生不许她踏入皇城半步,如今大夫人自缢,灵堂中,她却公然喧哗,此等不孝不义的女子,当以乱棍打出!”二小姐凌雨涵凑到二姨娘身边,附耳低语道,“娘亲,万万不可让她见到爹爹。”

如今大夫人身死,难保爹爹不会顾念旧情,让这凌若夕翻身。

二姨娘一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大手一挥:“将大小姐乱棍打走,不得在府外吵闹。”

“是!”十多名家丁手持棍棒从打开的府门内鱼贯而出,砰砰的杖责声,若隐若现,二姨娘怨毒地瞧着凌若夕在棍棒的无情挥落下,惨叫哀嚎的画面,嘴角弯起一抹得意的笑容。

“啊!别打我!娘亲!娘亲——”凌若夕痛得在地上不停打滚,衣衫凌乱,发髻松散,原本倾城倾国的容颜,此刻满是泥泞与污血。

家丁们哪儿敢留手?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人走茶凉,如今相府内,大夫人身死,大小姐失宠,早已不是昔日备受尊敬的贵人了。

“砰!”一根棍棒无情地砸在凌若夕的后脑勺上,她吃痛的呼救声戛然而止,四肢抽搐几下后,竟没了生息!一股温热的**从她的身下弥漫开来,双目瞪大,连那眼,也再没眨过一次。

家丁心头咯噔一声,扭头对视一眼,终是发现了此时的不寻常,“这,大小姐该不会是……死了吧?”

话音刚落,一股阴风在街道上窜起,悬挂在房梁上的白布,被吹得在空中打了个旋儿,簌簌地落下,正巧,遮挡在凌若夕的身上,白布的一角被鲜血染红,丞相府内佛堂和尚的诵经声,此刻犹如地狱的招魂幡,让人打从心底发寒。

“怎么回事?”二姨娘携着凌雨涵从前院走来,刚走近,一股扑鼻而来的浓郁血腥味,让人作呕,立马有丫鬟送上手绢,她捂住鼻息,嫌恶地看着动也不动躺在血泊中的凌若夕。

“二夫人,大小姐她,怕是已经死了!”一名家丁胆战心惊地说道,神色惶恐不安,不管怎么样,这位毕竟是丞相府嫡出的大小姐,万一被老爷知道……

二姨娘脸色骤变,弯下腰,手指缓缓蹭到凌若夕的鼻下,没有一丝气息传出。

难道这jian人真的死了?

“娘亲,此事不能声张,更不能让爹爹知道。”凌雨涵第一个回过神来,眼珠微微一转,“城外有一处乱葬岗,不如就将大姐姐扔到那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