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章 财迷母子

第5章 财迷母子 飞库网

那不断哀嚎的声音,让不少为人母的妇女露出了不忍的神色。

“凌小姐,这……孩子不懂事骂骂就好,可别动手啊。”老板哪里舍得见凌小白受伤,这下可顾不得什么夜明珠了,急忙求情。

“哼,跟我回去。”许是有老板求情,凌若夕手指一松,改为揪住凌小白的衣领,凌空将人提起,双足在地面轻轻一蹬,如同鬼魅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几个起落,便返回了位于落日城西边的独立大宅内。

“砰!”凌小白被狠狠砸在地上,屁股着地,他疼得眼泪直往下掉。

“嗷嗷嗷,好疼啊,娘亲,你这是想要谋杀亲生骨肉!”控诉的目光幽幽转向站在不远处,气势逼人的女人身上。

只可惜,他那眼神对凌若夕毫无一点杀伤力,手掌凌空摊开,眉梢一翘,理所当然地说道:“战利品拿出来,分赃!”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凌小白不满地瘪了瘪嘴,却在下一秒舔着脸殷勤地蹭到凌若夕身旁,“娘亲,打个商量,这次咱就别分了行不行?人家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拿到的。”

红润润的嘴唇微微撅起,脑袋上那戳呆毛随风摆动。

凌若夕一个爆栗重重拍在他的脑袋上,“私自逃学罪加一等。”

说罢,她伸出手直接探入凌小白的衣袖,将夜明珠收为己用。

“娘亲!”凌小白跺跺脚,满脸不忿。

“叫什么叫?这是你将来的老婆本,懂什么?”凌若夕端详着手里的珠子,珠圆玉润,果然是极品啊。

老婆本?

凌小白满头黑线,这句话娘亲说了多少次了?每一次出人出力的都是自己,可最后好处都被娘亲拿去,这根本是强买强卖!

“小爷要去向大家戳穿娘亲的真面目。”凌小白龇牙咧嘴地说道,作势要往院子外走。

“我上次好像看见某人在床底下藏了些不该藏的东西。”一句轻飘飘的呢喃成功的让凌小白的身体僵硬在了原地,他藏得这么隐秘,娘亲怎么会知道?

凌若夕袖摆轻轻一挥,一股玄力从体内散出,形成一股巨大的吸力,将厅内的椅子吸到身旁,慵懒地坐下。

小爷绝不是受人威胁的人!凌小白坚定了心头的打算,刚预继续前进,声音再次响起:“厨房的老鼠洞……”

唰!凌小白立马转身,咧开嘴傻乎乎地笑了:“宝宝只是和娘亲闹着玩的,您可是宝宝的亲娘,宝宝怎么会举报您呢?您说是不是?”

为嘛……

为嘛娘亲会知道他的私房钱藏在什么地方?凌小白默默地在心底泪流满面。

凌若夕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乖,下次再接再厉,多弄点好东西回来,娘亲觉得,这家啊,家徒四壁空了点。”

“……”凌小白默默地看了眼前厅的五彩雕花瓷瓶,又看了眼一旁的白玉攥经铜鼎,这能算家徒四壁吗?即使心里不忿,但凌小白却不敢表露分毫,一副我很乖很听话的表情,重重点头:“是!宝宝下次一定会继续努力,绝不辜负娘亲的教导,努力让娘亲过上好日子。”

“恩,明天去告诉古董店老板,上次替他送货的人情今后不用还了。”垫了垫手里的夜明珠,凌若夕难得大方的开口,半个月前,她助莫老板护送一批货物安全回落日城,酬劳嘛,看来已经足够了。

“娘亲,这怎么行?一分力一分钱,咱们不能因为一颗小小的夜明珠放弃应该得到的酬劳。”凌小白义正严词的说道。

凌若夕眼眸一冷,“娘亲是怎么教导你的?做人不能贪财,懂吗?”

娘亲,说这种话的时候,您能不能别对夜明珠露出垂涎三尺的目光?凌小白嘴角一抽,和他比起来,贪财的究竟是谁啊?

“怎么,你认为娘亲说得不对?”

凌小白立马摇头,那架势,只恨不得把脑袋给晃到地上去,“不不不,娘亲说的都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娘亲是天底下最伟大的女人,娘亲绝不会贪财,娘亲最……”

“行了,去做饭吧!”凌若夕听得心里美滋滋的,将夜明珠收入怀中。

“是!谨遵娘亲口谕。”凌小白心不甘情不愿的连蹦带跳蹭到了凌若夕跟前,行了个标准的军礼,扭着屁股跑进屋,没多久,从屋子里便传出了烧火的声响,期间还夹杂着孩子欢快的歌声。

“我是一只丑小鸭呀,咿呀咿呀哟。”

“闭嘴!换一首!”凌若夕揉了揉被魔音绕耳的耳朵,冷声命令道,这小东西什么都好,就是五音不全,能把一首动听的歌谣唱得跟鬼哭狼嚎似的,偏生他还将这看作人生第二个大喜好,屡教不改。

凌小白把自己扒干净装进盛满热水的木桶,悻悻地瘪了瘪嘴:“妹妹你坐船头哦,哥哥我岸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