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4章 被劫走的凌小白

第14章 被劫走的凌小白 飞库网

“唔,”凌小白面露深思,可爱的小脸纠结地扭成了一团,许久后,他才了然地啊了一声:“娘亲是不是怕他们回去后报信,然后带更多的人来报仇?”

“恩。”看来这儿子还不傻,不愧是拥有自己基因的血脉,凌若夕果断的将所有的功劳往自己的身上揽,全然忘记了,这基因,貌似不是她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切,根本不用这么麻烦,小爷巴不得他们多来几次,来一个小爷打一个,不仅能除暴安良,还能顺便洗劫点银子。”或许第二个理由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凌若夕抬手就是一巴掌朝着凌小白的脑袋拍了过去:“你才多大?小孩子别给我说这么血腥暴力的话。”

血腥?暴力?

凌小白幽怨地捂着吃疼的脑袋,嘴角不自然抖动几下,和娘亲斩草不留根的做法比起来,他哪儿暴力了?

“你有什么不满吗?”凌若夕咧开嘴,露出一抹绚烂的微笑,但眼底却是满满的冷光。

凌小白敏锐的第六感立马接收到了某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果断的摇头,舔着脸殷勤地笑道:“哪有,宝宝对谁不满,也绝不会对娘亲不满的。”

“卖萌无耻,你是我的种,在心里腹诽我,难道我会不知道吗?”

“嘿嘿嘿。”凌小白装傻充愣地笑了两声,绝不承认自己有在心底编排过娘亲。

马车在官道上安静地行驶着,半个时辰后,一抹黑影咻地从空中飘落下来,看着满地的血泊,眉头狠狠拧起。

“全部是一招必杀,是杀手做的吗?”云旭神色凝重地检查过尸体,“都是黑风寨的人,难道是冲着那批标银来的?”

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必须得马上禀报少主,云旭身影一闪,朝着落日城的方向绝尘而去。

一连三天,企图拦截马车的人马络绎不绝地出现,从最初毫无玄力的普通贼人,到绿介高手,凌若夕凉薄地扯了扯嘴角,透过飘扬的车帘,看着外面打斗的身影,“看来,有些人不愿意我安然抵达京城啊。”

“娘亲,有人想要欺负咱们吗?”凌小白严肃地问道,粉嫩的拳头紧紧握住,“娘亲不怕,敢欺负娘亲,不论是谁,小爷都会咬死他们的。”

“这么有本事,你怎么不出去?躲在椅子下面做什么?”凌若夕森冷的目光扫过在杀手出现时,就藏在椅子下方,只露出一个脑袋的凌小白,这丫的欺软怕硬的性格,到底是跟谁学的?

“娘亲,小爷是在思考,怎么能不费力气打败他们,才不是害怕呢。”凌小白被她调侃得脸颊一红,哇哇叫着反驳道。

凌若夕会相信那才叫真的傻了,余光瞥见竹意头渐渐后继无力,面色一冷,双足在木板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已在原地消失,冲入战场。

“噢噢噢,娘亲加油!”凌小白双眼放光地看着进入战圈的女人,挥舞着双手,替她加油助威。

杀气深沉,整个官道静谧无声,十多名穿着夜行衣的杀手将凌若夕与竹意头包围着,手中的武器在阳光下泛着幽幽的冷光。

“绿介高手。”匕首从袖口滑入掌心,她勾唇一笑,下一秒,已朝着最近的敌人逼了过去,体内的玄力如同火山般正在澎湃地爆发。

脖子、心脏、脊椎,人体最脆弱的部位,成为了她的目标,几乎是一招必杀。

“娘亲真棒。”看着接二连三惨死在凌若夕手下的敌人,凌小白眼里的崇拜愈发加深,“不愧是小爷的偶像。”

“咻!”一颗药丸在地上轰然爆炸,漫天的白雾模糊了所有人的视线,几道黑影迅速朝着马车逼去。

“找死。”凌若夕怒声大喝,体内青阶玄力排山倒海朝四周压去。

那纯粹的杀意,以及可怕至极的威压,让仅剩的几名杀手胸口一疼,险些站不住脚。

“噗。”鲜血从口中喷出,洋洋洒洒自空中飘落下来。

浓雾散去,凌若夕站在遍地的尸骸中央,一席月牙白的长裙,沾染上艳丽的血珠,如同傲梅,正在肆意盛放。

竹意头目瞪口呆地瞧着四周狼藉斑斑的尸体,这些人,真的是刚才让他感觉到棘手的杀手吗?

秒杀!**裸的秒杀!

这真的还是以前被京城中的人鄙视、不屑的大小姐吗?

联想到六年前,她被狼狈赶走的画面,竹意头心里忽然间有种不详的预感,老爷让大小姐回去,对相府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凌若夕抬脚走向马车,挑开的车帘内,凌小白的身影竟诡异的消失不见了,她危险地眯起眼,潋滟杀戮的黑眸深如墨色。

“这……小少爷呢?”竹意头脸色一白,慌里慌张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