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0章 一百万两银子放你自由

第40章 一百万两银子放你自由 飞库网

“待会儿见到太妃记得莫要失礼。”进殿前,老夫人特地在凌若夕的耳畔低声提醒道,若不是见她似乎不如往日的痴傻,她又怎会特地带她入宫呢?

凌若夕点了点头,又警告地瞥了凌小白一眼,示意他老实一些,凌小白撅着嘴,恋恋不舍地看着一旁的镶金柱子,心里很痒痒,老想着把它给弄走,有这么大的金柱放在面前,却拿不走,对于一个财迷而言,是何等的痛苦?

太妃今年年岁不过四十多,与凌若夕的娘相差无几,肌肤保养得极好,脸上画着淡淡的妆容,穿着暗色的朝服,胸口挂着一串白色的珍珠链,整个人透着一股浑然天成的贵气以及雍容、端庄。

但能够在无数的嫔妃中脱颖而出,且与太后共同管理后宫的女人,能简单到哪里去?

三人在大殿中央停下,朝着上首的太妃悠悠行礼。

“起来吧,这就是若夕?”带着指套的手指,直响凌若夕。

外放的玄力蓦地探测到太妃身上易于寻常的波动,凌若夕眼眸一闪,如果她没有感觉错,太妃也是玄力高手!品级应当突破了青阶,已是蓝阶巅峰!可以算得上龙华大陆的一等高手。

“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本宫都快不敢相信,她是以前内向的小若夕了。”太妃慈善地笑着,朝凌若夕招招手,眼底泛着淡淡的关爱与怀念。

“太妃。”凌若夕礼貌地唤了一声,然后睨了还在看一旁青铜大鼎的凌小白一眼,嘴角微微一抽,对这个总在重要场合,关注不重要事物的儿子,莫名地感觉到一股纠结。

儿子,咱能别这么丢人不?冲着一鼎露出垂涎三尺的目光,真心很难看有木有?

“哈哈哈,这就是你的儿子吧?怎么,看上本宫这儿的宝贝了?”太妃笑了两声,看着凌小白的目光并不锐利,甚至带着几分亲近,云井辰那张脸,上到八十老叟,下到五六岁奶娃娃,全部通杀,太妃自然也不例外。

凌小白重重点头,嘴角咧开一抹绚烂的微笑,凌若夕见他露出这种表情,就知道,这小子又进入敛财模式了,于是乎,看天看地,对接下来的事,表示无能为力了。

“喜欢什么?本宫送你,当作第一次见面的见面礼,好不好?”太妃大方地问道,对于她而言,要什么,有什么,送些小东西,根本不值一提。

凌小白双眼一亮,捂着嘴吞下漫上舌尖的笑意,罢罢手:“哎呀,人家会不好意思的。”

“……”凌若夕闭上眼,心脏忍不住抖了抖,这货不是她儿子,绝对不是!

“没关系,本宫喜欢你,自己去挑吧,看看你看上了什么。”太妃随意地挥挥手,准备打发凌小白,但她绝对低估了一个财迷看到值钱的东西时的本能反应,更低估了凌小白对于银子的钟爱程度。

只见他先是娇羞地笑了两声,粉嘟嘟的脸蛋染上了淡淡的粉色,尔后,怯怯地抬起头来,用一种既渴望又忐忑,既想要又不安的眼神,看着太妃。

那目光,直让太妃的心都快要融化掉了,“想说什么尽管说,本宫都依你。”

老夫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老怀安慰地笑了。

“人家都想要嘛,要不您就全部送给人家?哦,对了!还有外面柱子上的金片。”

太妃和老夫人彻底愣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会顺着杆子爬的人,这根本是得寸进尺吧?

凌若夕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表情,正所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凌小白肚子里那点弯弯肠子,她还能不清楚吗?

只不过想到这些东西到最后都得落到她的口袋里,凌若夕不禁在心底为儿子竖起大拇指。

虽然说她不缺钱,但没人会嫌钱多啊,再说了,别人的东西,既然要送,那就不要白不要了。

“好了,小白,这屋里的,你随便挑一件。”太妃打发他去四周看看,究竟想要什么,尔后才靠在上首的软塌上,将目光转向今天的主角,凌若夕。

“你和奕郯的事,本宫都听说了,最近啊,外面闹得是沸沸扬扬的,本宫知道,你受了不少委屈,本宫心里头啊,也过不去。”太妃神色黯然地开口,“本宫和你的娘亲是多年的好姐妹,如今她去了,留下一个你,本以为你嫁给我儿,还能叫本宫一声母妃,可如今,到底是你们福薄啊。”

凌若夕就知道,这太妃的礼物不是白拿的,这不,在这儿等着他呢。

老夫人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没有想到,太妃竟是赞成退婚的,她急忙朝着凌若夕使眼色,希望她说几句好话,挽回这桩婚事。

凌若夕却愣是像没看见,依旧坐在椅子上不动如山,任由老夫人都快把眼睛给挤弄酸了,也没得到她一个正眼。

“娘娘,娘娘!”就在太妃长吁短叹时,殿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

她脸色微微一沉,怒声道:“没看见本宫正在会客吗?什么事慌慌张张的?”

“娘娘请恕罪,是三王爷的家丁进宫来求见娘娘了。”宫女砰地一声跪倒在地上,巨大的声响,让正在摸着碧玉珠帘的凌小白浑身一抖,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膝盖,一阵肉疼。

“这时候他派家丁来做什么?让人进来。”太妃眼眸一冷,沉声吩咐道,随后转过头来,朝老夫人和凌若夕笑笑,“抱歉,让你们受惊了。”

“不,这没什么,兴许是三王爷有急事找您呢。”老夫人顺势说道,丝毫没有谈话被打搅的愤怒。

凌若夕更是把自己当作看客,左右她进宫来,也只不过是想看看,这手握皇权的太妃,对于这桩婚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如今看来,婚或许是退定了,她也就放心了。

家丁跌跌撞撞从殿外走了进来,跪倒在大殿中央,“奴才参见太妃。”

“起来说话。”太妃随手一挥,一股巨大的力量托着家丁从地上站起。

凌若夕眼眸轻轻闪了闪,这就是蓝阶巅峰的实力吗?她也可以做到将人从地上托起,但做得如此轻松,现在的她,还有些吃力,不过想想太妃的岁数,再看看她自个儿,凌若夕心里又平衡了些许。

至少在她步入中年时,她的成就绝对不会比太妃低多少。

“谢太妃,”家丁急忙站好,硬着头皮开口:“太妃,王爷听说这丞相府大小姐进宫来了,所以特地让奴才来问问,这婚事退后,大小姐可需要什么补偿?王爷说了,三王爷别的没有,但银子特别多,拖累了大小姐这么多年,王爷愿意补偿大小姐。”

凌若夕脸色一沉,这根本是在羞辱她!

太妃也在瞬间沉下脸来,“胡闹!什么补偿不补偿的?这是他该说的话吗?”

老夫人面色铁青,想来有是没料到,凤奕郯竟会说出这种话。

凌若夕一想,大概明白了凤奕郯此举的意义,不过是退婚事,吃了自己的闭门羹,所以现在用这种方法想要找回场子。

嘴角划开一抹讥讽的微笑,她慵懒地靠在木椅上,眼眸缓缓抬起,看向眼前的家丁,一字一字轻声问道:“这当真是三王爷的原话?”

家丁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恩,三王爷如此厚待,若是若夕推辞,岂不是让旁人说若夕不懂事了?”凌若夕莞尔一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既然如此,就按照一年五万两银子的价格,请王爷用银子赎回他的自由吧,我且算算,从出生至今,共二十年,刚好是一百万,为了王爷的钱袋着想,我也就不要黄金了,就白银吧。”

听听这是什么话?用银子买回他的自由,明明退婚的人是凤奕郯,但这番话说出来,却偏偏给人一种,她也并非非他不嫁的感觉,堂堂一国王爷,竟还需要靠银子才能买会自由,传扬出去,凤奕郯的名誉恐怕也要扫地了。

家丁瞠目结舌地看着凌若夕,根本想不到,她居然真的敢伸手向自己的主子讨要银子,而且还是这等天价!一百万两白银,足够普通人家祖孙三代过富裕的生活了。

太妃和老夫人也彻底愣住了,两人双目圆瞪,像是头一次认识凌若夕一般。

大概只有一旁的凌小白,对这番话举双手赞同吧。

凌若夕微微抬起下巴,一副笑靥嫣然的模样,“怎么,不合理吗?我只是按照王爷的要求说的,若是王爷付不起,我也不强求,这婚同样会退,请王爷不必担心。”

家丁似乎已经预见到,回府后,听闻这番话的王爷,会暴怒到怎样的地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若夕,不要胡闹!”老夫人赶紧开口,不愿凌若夕再无理取闹下去。

“我只是顺着王爷的意思说而已,既然王爷宅心仁厚,想要弥补我,若是我不要,岂不是折损了王爷的威名吗?”凌若夕打定主意,即使是要退婚,也得让凤奕郯出点血,退婚也就罢了,居然还用这种方法来羞辱她,真的以为,她还是以前,傻乎乎的凌若夕吗?

“这……”家丁求助似的看向上首的太妃,希望她能拿个主意,一百万两,那可不是小数目啊。

但这要求是凤奕郯主动说出来的,凌若夕又已经开口要价,太妃还能怎么办?只能按捺住内心的怒火,挥挥手道:“行了,这个逆子!你先回去吧,别在这儿碍了本宫的眼睛。”

家丁急忙躬身退了出去,临走时,还不忘狠狠地瞪凌若夕几眼,不过她依旧笑着坐在椅子上,任由那扎人的目光一路尾随,也不曾有片刻的不适。

待到家丁离去后,殿内的气氛比起刚才多了几分古怪,太妃精明的眼眸时不时划过凌若夕的身上,像是要把他看穿。

凌若夕眼观鼻鼻观心,把自己当作殿里的一幅壁画,没有扭头去看太妃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