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2章 送上门找虐

第52章 送上门找虐

凌若夕丝毫不知道自己已被凤奕郯视作了眼中钉肉中刺,不过,纵使她知晓,恐怕也会不屑一顾,要杀了凤奕郯,对她而言,轻而易举,暗杀,素来是她的强项。

“哎哟,这位客人可是要买衣裳?”服装店内的掌柜的一见丞相府的马车停靠在门外,急忙搓着手迎了上来,并没有因为凌若夕身上粗鄙破损的囚服,而对她低看几分,光看这身打扮,他便能看出她的身份,除了刚从天牢释放的大小姐,还能有谁?

这位,可是如今这京师内,最不能得罪的人之一啊,那日她在光天化日下斩杀侍卫的暴行,早已传遍整个皇城,百姓莫不是闻风丧胆,谁还敢那么没眼色公然挑衅她?

“娘亲,这些衣服好漂亮。”凌小白看得双眼放光,一双眼睛几乎快要用不过来,“老板叔叔,这件多少银子?”

他一溜烟爬下凌若夕的身体,连蹦带跳跑到一件月牙白的锦缎前,糯糯地问道,一双大眼睛含着笑,头顶上那戳呆毛更是一摇一拽的,看上去极致可爱。

掌柜眼冒红心,一时间竟忘了凌若夕的危险指数,只觉得心软软的。

“小宝宝真可爱,这件衣物算你便宜点,三十两银子。”

看着掌柜伸出的三根手指头,凌小白一阵肉疼,三十两。

颠颠自己胀鼓鼓的钱囊,他撅着嘴,开始思考究竟是买,还是不买。

“不能便宜点吗?”说着,他轻轻扯了扯掌柜的衣摆,一副请求的姿态,饶是掌柜见惯了无数客人,也不禁被他的魅力所吸引。

“可以可以,那就给你打个八折,你看怎么样?”

凌若夕嘴角一抽,朝凌小白高高竖起拇指,他那张欺世盗名的可爱小脸,绝对能蒙骗世人,是砍价买货的绝佳用途。

“还能再便宜点吗?”凌小白极力想要用最少的银子,买到自己喜欢的东西,钱这东西,用一点少一点,能省则省,他可要为将来做好准备,从小勤俭持家才行。

掌柜一时间有些踌躇,刚想点头,谁料,店外传来一道清脆悦耳的柔弱嗓音。

“呀,姐姐?你可出来了。”凌雨涵在两名侍婢的陪伴下,风姿卓越走上前来,一席流苏长裙将她曼妙的身躯包裹着,尽显柔弱,好似一株易碎的菟丝花,让人忍不住想要怜爱,想要去呵护。

凌若夕眼眸一沉,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她对凌雨涵的漠视与无理。

凌雨涵委屈地红了眼眶,似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但眼底一闪而过的冰冷,却被凌若夕母子俩看在眼睛里。

“大婶,你怎么哭了?娘亲她欺负你了吗?”凌小白蹭到凌雨涵跟前,双手背在身后,可爱地眨着眼睛,困惑的问道,“娘亲她一没骂你,二没打你,你干嘛哭啊?”

凌雨涵擦拭眼泪的动作顿时僵住,显然没有想到,凌小白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早在得知竹意头前去接凌若夕出狱的事情后,她便想着要给她一个下马威,正好打听到,她正在这儿添购衣物,所以特地赶来,却没料到,竟被一个小孩子,指着鼻子羞辱。

抬起的手臂,衣袖朝下滑落着,正巧遮挡住了她一瞬狰狞的面容。

“娘亲,这是不是您说过的,不作就会死啊?”凌小白还嫌给她的打击不够,又絮絮叨叨念叨开了。

凌若夕知道,他是看凌雨涵这副拙劣的演技不顺眼,想要给自己出气,心头又好气又好笑,索性站在原地,任由儿子自由发挥。

左右她也对这凌雨涵看不顺眼,一个处心积虑想要和她做对的女人,给点教训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二小姐是你的小姨!真是不懂教养。”凌雨涵身旁的婢女满脸鄙夷,指着凌小白的鼻子怒骂道。

凌小白顿时抽泣几声,一颗颗晶莹的泪珠溢满眼眶,他委屈地躲到凌若夕身后,小手紧紧拽住她身上粗糙的囚服,“娘亲,宝宝不是故意的,宝宝真的不是故意的。”

纵然知道儿子在演戏,但凌若夕却容不得任何人说他的不是,眼眸倏地冷了下来,身影以一种诡异的速度瞬间窜到侍女跟前,手掌用力握住她纤细的手腕,力道重得好似要把对方的骨头给狠狠捏碎。

占满凝固血渍的容颜,冷若寒霜,她无情地开口:“谁给你的权利,区区一个下人也敢指责本小姐的儿子?”

‘咔嚓’

手腕应声折断,清脆的碎响,在静谧的店铺内回荡着,掌柜不禁打了个寒颤,惊骇地盯着说动手就动手的女人,彻底惊呆了。

凌雨涵同样一副活见鬼的表情,哪儿会想到,凌若夕竟连招呼也不打一声,便骤然出手?

只有凌小白捂着嘴躲在娘亲身后,笑得好似偷了腥的猫咪,得意极了。

活该!让她羞辱自己,哼哼哼,以为他凌小白小爷是好欺负的吗?就算他不行,还有娘亲给他撑腰呢。

“啊——”侍婢疼得哇哇直叫,眼泪不停地滑出眼眶,双腿拼命在原地蹬踏着,但一只手被凌若夕擒在掌心,动弹不得,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挣脱不出她的桎梏。

“松手,快松手啊。”在恐惧之下,侍女哪儿还记得眼前这人的身份。

凌雨涵干巴巴地动了动嘴角,“姐姐,是妹妹督促不利,不如就放过她这次吧?”

“哼,”凌若夕随意地松开手,朝身后的凌小白使了个眼色,后者嘿嘿笑着,小手在怀里捣鼓半天,终于摸索出了一方锦帕,恭恭敬敬递到她的手心,舔着脸殷勤地笑着:“娘亲请用。”

凌若夕接过锦帕一根一根仔细擦拭过自己的手指,好似上面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般,随后,五指一松,任由绢帕掉落在地面,冷峻的眉梢微微抬起,锋利如刀的目光落在正捂着伤口双目喷火怒视自己的侍女身上,薄唇微启:“这只是一个教训,下次,再让我听见你侮辱我的宝贝,我要的便该是你的小命了。”

能将杀人的警告说得理所当然,普天之下除了她,还能有谁?

侍女不甘心地想要反驳,却在撞上她那双寒潭般冰冷的黑眸时,整个人如同被冷水迎头浇下,一股寒气在心尖荡开,冷得刺骨,哪里还敢叫嚣半句?

凌雨涵讪讪地笑了笑,急忙打圆场:“误会,姐姐,这不过是一场误会,想来我这婢女也只是一时心急口快,所以才会……”

“你是说,她的话是对的?”凌若夕挑眉反问道,如何听不出凌雨涵的言外之意?这女人,想要和自己玩文字游戏?这是她几百年前不屑用的把戏了。

凌雨涵脸上的笑容再次僵住,一时间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只觉得分外尴尬。

“把刚才的衣服包起来。”凌若夕将心思从她的身上挪开,转而看向一旁面露惊滞的掌柜,沉声吩咐道。

“啊,好!”掌柜收到她淡漠的眼刀,立即回神,手忙脚乱地将衣物从架子上取下,恭恭敬敬递到凌若夕的跟前。

“有空闲的房间吗?”凌若夕再度问道,丝毫没有理会一旁面色难堪的凌雨涵。

“有,就在里头。”掌柜不敢怠慢她,亲自指了方向,直到她抱着衣衫进入内室,这整个店铺的凝重气氛,才仿佛放松下来。

竹意头死命拍着胸口,不停地喘气,他就知道,只要跟在大小姐身边,这意外的事,随时都有可能发生。

掌柜不停打量着驻足不走的凌雨涵,想要说些什么来缓和气氛,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侍婢哭得不能自已,刻着刺骨仇恨的眼眸,狠狠地瞪着内室的方向,好似透过那摇曳的布帘,看见了里面的仇人。

“这位大婶,您能不能别用这么深情款款的目光看着小爷的娘亲?娘亲的喜好绝对是正常的,她不可能对你有任何兴趣,小爷也不会允许的。”凌小白双手叉腰,一脸傲然盯着侍婢,话音不大,却正巧能让在场的众人听得一清二楚。

侍女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又碍于他不过是个小奶娃娃,拿他没有办法,呼吸愈发急促。

“哎呀,大婶,你是不是生病了?脸色好难看,要不要小爷帮你找个大夫来治疗治疗?有病啊,就得治,别谢谢小爷啊,小爷一向善良大方,喜欢行善。”

竹意头捂着嘴,将脑袋转向一旁,双肩不停地抖动着,高!实在是高!小少爷这张嘴,根本是继承了大小姐的威力,且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小白,不可无理,再怎么说,她也是小姨的贴身婢女,要有礼貌。”凌雨涵友善地笑着,一副为凌小白着想的模样,不知情的,还以为他们俩的关系有多好呢。

凌小白不屑地瘪了瘪嘴,“小爷和你不熟,干嘛卖你面子?小爷今年五岁,只见过你一次,你说是小爷的小姨,小爷就得承认吗?哼,小爷才不会这么傻,万一你骗小爷,那怎么办?”

“……”凌雨涵顿时语结,谁能告诉她,不过是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到底是谁教他这么多的歪理的?

凌若夕换好衣衫从内室走出时,看见的,便是两人对持的画面,凌小白气鼓鼓地鼓着腮帮,正狠狠瞪着凌雨涵,仿佛和她有什么深仇大恨。

“结账。”她没有理会他们俩之间的硝烟,朝儿子使了个眼色。

凌小白刚战胜敌人的得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站在原地幽怨地望着自个儿的娘亲,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

为什么娘亲买东西,得他付钱?这根本不公平!

“恩?”凌若夕眼底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但面色却沉如寒冰。

凌小白磨磨蹭蹭地摸着腰间的钱囊,时不时用余光偷瞄凌若夕,希望她能接收到自己的眼波,看懂他的请求。

只可惜,凌若夕无动于衷,反倒是一旁的凌雨涵,连忙笑道:“姐姐莫不是囊中羞涩?妹妹这儿还有些碎银子,不如这件衣物,就当作是妹妹送给姐姐的礼物,你看如何?”

凌若夕与凌小白蹭地转过脑袋,泛着狼光的眼眸,直勾勾落在她的身上。

那表情,活像是在看情深意重的恋人,又像是在看一座金山。

但她们心底,却浮现了三个大字——冤大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