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19章 神秘组织

第119章 神秘组织

一夜赶路,在天亮时分凌若夕已抵达距离南诏边境不足千里的城镇。

一路上,整个南诏的国情清晰地展现在三人的眼前,以京师为中心,附近的城镇繁华、喧闹,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当穿过南诏国中央的城镇,越是靠近边境,民生越是潦倒、贫穷。

进入城门,凌若夕本打算在这里选一家客栈落脚,但城镇内的街道却空无一人,所有店面通通紧闭,犹若一座空城,冷风呼啸着从街头刮来,地上的尘埃与落叶被风吹起,呼呼的细碎声响,犹如厉鬼的低泣,让人毛骨悚然。

“娘亲,这儿是不是闹鬼啊?”凌小白浑身一抖,只觉得全身发凉,一向胆子大得出奇的他,此刻也难免有些害怕,身体不住地朝凌若夕贴近。

“怕了?”她戏谑地勾起嘴角。

“宝宝才不怕!宝宝是好奇!”凌小白死鸭子嘴硬地反驳道,他可是娘亲的儿子,怎么可能害怕?

凌若夕也没揭穿他的谎话,闭上眼,调动体内的玄力朝外扩散开来,寻找着这座城镇是否有活人的存在。

“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地方应该是半年前闹瘟疫的重灾区。”云旭蹙眉说道,刚毅的面容略显凝重,甚至透着一丝愤慨,“半年前,南诏国遭遇了一场百年难得一见的瘟疫,五座城镇在三天内被全数感染,大夫、炼药师通通束手无策,最后南宫归海下令屠城,将城镇中所有百姓活活困死,为了防止瘟疫扩散,尸体被运送到深山中,进行火化。”

“是吗?”凌若夕收回玄力,并没有因为听闻这起噩耗,而产生任何的怜悯与不忍,一脸冷漠,“今夜我们就在这里歇息,明日再启程。”

“娘亲,宝宝想快点见到小黑。”凌小白扯了扯她的衣袖,“我们一直赶路好不好?”

“你的身体吃不消,把精力全部浪费在赶路上,等到回京,必定会全军覆没,现在留着力气,到时候才能讨债,明白吗?”凌若夕重重揉了揉他的脑袋,态度一如既往的强硬,凌小白只能举白旗妥协。

三人在城镇中一家满是灰尘的客栈里落脚,整个客栈空无一人,房梁上,甚至布满了蜘蛛网,桌椅凌乱的倒落在地上,想来,这里必定经历过一场慌乱。

推开卧房的大门,一股浓浓的灰尘迎面扑来,凌若夕立马捂住口鼻,抱着凌小白走了进去,索性房间里的家具还算齐全,她麻利地将床榻清洁一翻后,便吩咐凌小白去打水准备洗漱。

云旭在隔壁屋子住下,找到一张信纸,提笔将这段日子发生的事写在纸上,尔后,推开窗户朝天空吹了一声响亮的口哨,没过多久,一只身负玄力的低阶魔兽便扑闪着翅膀飞来,稳稳地落在窗柩上。

“小家伙,拜托你把这封信交到少主手里了……”云旭将信纸塞入纸筒,顺了顺信鸽的羽毛,放它离去。

如果这次少主还没有回音,等到轩辕世家的事情解决,或许他也该回族里一趟了……

云旭忽略掉心头的那抹不安,目送白鸽飞走后,这才转身准备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吃的。

夜色微沉,凌若夕盘膝坐在床榻上,双目紧闭,吸取着天地间的玄力,凌小白裹着被子睡得昏昏沉沉,时不时嘴里还吐着泡泡。

忽然,一声凄凉的惨叫打破了整个城池的宁静,她蓦地睁开眼,眸子漆黑如墨,身影一闪,跃出窗户。

“有人?”云旭也被这惨叫声惊醒,尾随凌若夕跳窗而出,站在空荡荡的街道上,沉声问道。

“是那边。”凌若夕敏锐地感觉到左侧有高手的气息,她微微眯起眼,抬脚朝那方走去。

街尾,一座荒凉的宅院内,三名身穿白纱,面戴纱巾的女子正在围攻一名浑身染血的少女,整个宅院被一个结界笼罩着,玄力的波动根本无法从里面传出。

“这身装扮……”凌若夕躲藏在角落里,凝视着战局,却惊讶地发现,这帮人的打扮与她在雪域中见到的紫阶高手如出一辙。

“傲雪,你这个叛徒还不快束手就擒?”一名白衣女子手持长剑,冷声命令道,剑刃染血,面纱后,一双冷冽的眸子,正狠狠地瞪着被包围的少女。

“我只是想救他,如果没有灵山水,他会死的!”被唤做傲雪的少女咬牙说道,神色哀切,白色的纱裙早已被鲜血染红,身上布满了深可见骨的伤口。

“哼!身为圣女最宠爱的侍婢,你竟与尘世中的废物暗生情愫,如今居然还偷偷取走圣水,妄想给那废物服用,已犯宫中大戒,今日,我要代圣女杀了你这个叛徒。”白衣女子明显被她激怒,浩瀚的玄力自体内放出,威压席卷整个大宅。

凌若夕眸子一缩,这帮人的实力竟都在蓝阶巅峰?她们是什么人?

“傲梅,我知道背叛圣女是死罪,但我恳求你看在多年的姐妹情谊的份儿上,让我在临死前,救醒他好不好?没有灵山水,他活不了多久的。”傲雪苦苦哀求着,希望能让白衣女子网开一面,即便要死,也让她完成这最后的心愿。

“冥顽不灵!”白衣女子怒声高喝,身影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已然出现在傲雪跟前,手掌重重拍在她的丹田之上,下手毫无留情。

“噗。”傲雪喷出一口鲜血,被这股巨大的力量掀飞,如同断了线的风筝重重撞击上后方的灰墙,肋骨尽断。

“你还有脸和我提姐妹之情?圣女有令,若你不知悔改,以死论罪。”傲梅无情地看着倒在地上如同一滩烂泥的傲雪,一字一字漠然说着。

“求求你……”傲雪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她还没有把灵山水送到那人的手里,还没有见到他苏醒,她不能死。

傲梅提着长剑一步一步朝她逼近,绣花鞋停在傲雪的面前,她吃力地拽住傲梅的衣摆,“救他,求你,救他。”

“放心,他很快就会到地狱去陪你。”话音刚落,一束森白的银光笔直地落下,锋利的剑刃,直直刺入傲雪的胸口,断了她最后的生息。

“傲梅,快点找到灵山水,我们该回去了,这种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多待。”站在院子里少女娇滴滴地说道,嫌恶地看着地上死去的同伴,眸光满是讥讽。

傲梅拔出长剑,弯下腰从傲雪的怀里取出一个白玉药瓶,随后,挥手撤掉结界,带领着属下离开了城镇。

直到四人的气息完全消失在城镇之中,凌若夕才从暗中走出,她深深拧起眉头,望着她们离去的方向,心头产生了巨大的疑惑。

据她的了解,这片大陆中,紫阶的高手少之又少,而在妙龄时便达到蓝阶巅峰的,更是难得一见的天才,可这两次她撞见的人,似乎实力都很强劲,且还是来自同一个地方,什么时候龙华大陆上竟也有了这样的庞大组织?

“她要怎么办?”云旭指了指血泊中无声无息的傲雪,询问道。

“你想要多管闲事吗?”凌若夕轻飘飘望了他一眼,“如果你同情心过盛,可以将她安葬,我没意见。”

“……”云旭被她讽刺得一阵语结,同情心?身为云族的护法,他早已没有了这种东西。

见他没有帮忙的念头,凌若夕这才点头,转身朝客栈走去。

“你觉得这帮人是来自什么地方?”回去的路上,她淡淡地问道。

“不清楚,只能确定他们绝不是大陆中的顶级世家。”云旭老实的摇了摇头,脸色略显凝重。

这帮人实力非凡,且出手狠辣,到底是来自什么地方?

龙华大陆中,第一世家乃是云族,但云旭自问,云族内的年轻一代门生,绝比不上方才的这几名女子,不论是实力还是手段。

“罢了,左右与我们无关。”不论这些人来自何处,都与她毫无关系,凌若夕比谁都清楚,好奇心会害死人这个真理。

可她能漠视这帮人的出现,但云旭却做不到,他连夜修书一封,再度传回云族,希望能通过云族的情报网,调查到这帮人的来历。

此时,云族内却早已是硝烟横生,暗潮涌动,大长老的死被查出乃是被人下药,再用匕首刺中心脉,这个消息让云族中的弟子人人自危,总觉得那杀人凶手就在族里。

议事堂中,几位长老分别坐在下首,宽敞的大厅,气氛略显压抑。

“少主,大长老之死,必定和灵药被盗一事有关,我提议请族长出关,揪出这心狠手辣之人。”二长老义正严词地说道。

“哦?二长老这话的意思,是在指责本尊办事不力?”云井辰慵懒地倚靠在木椅上,挑眉问道,眉宇间邪气肆虐。

二长老哪里敢说是?只能悻悻地闭上嘴,但心里却对云井辰太过霸道的姿态隐升薄怒。

如果不是少主私自离开族里,害得灵药失窃,又将这件事交给大长老调查,大长老也不会惨死。

“大哥,二长老也是为了云族的安定着想,你又何必动怒呢?”云井寒似笑非笑地开口,“虽说爹把灵药失窃一事交托给大哥,但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无法控制的地步,为今之计,应当将此事告诉爹,由爹定夺。”

“呵,本尊乃是云族少主,爹不在,族内大小事务都该由本尊做主,大长老之死,本尊定会调查清楚,无需让爹烦心。”云井辰睨了他一眼,一口回绝了云井寒和二长老的提议。

“可若是大哥久久给不出交代,又如何是好呢?”云井寒咄咄逼人地问道,“大哥若是有办法,也不会到了今日仍旧找不出杀害大长老的真凶,更找不到灵药的下落,不是吗?”

“本尊不行,难不成你行?”云井辰轻轻拨开肩头的一缕青丝,笑得邪魅如妖,但口气却透着一分不屑一分冷傲。

云井寒最讨厌的,便是他这副永远比自己强的姿态!如今他这个少主深陷困局,他还有什么底气说出这种话?

“大哥不行,二弟我自然也就更不行了……”云井寒以退为进,仿佛未曾听出云井辰的不屑般,“我只是觉得,既然大哥一意孤行,想要独自追查,至少也要给出一个期限,让大家心里有个底。”

他就是要让云井辰表态,若是在期限内查不出凶手,找不到灵药,他这个少主必定会民心尽失,到那时,就该是他云井寒出头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