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33章 我不会,但我可以努力去学

第133章 我不会,但我可以努力去学,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闻言,少女既激动,又不安,她握紧拳头,第一次鼓足勇气对上凌若夕那双漆黑的眼眸。

别怕,小丫!现在你绝不能示弱!要给他们看到你的勇气!

深吸口气,她一字一字坚定不移的说道:“我会刺绣,会做事……”

“只有这些?”凌若夕摇摇头,“随便在大街上找一个人,这种小事她们也会。”

“我不知道小姐您需要我做什么,但我可以努力去学!求小姐给我一个机会!”少女砰地一声跪在凌若夕的脚边,神情极其坚决。

或许她这辈子做得最出格的事,就是今天固执的想要留下报恩,但她不后悔,她已经一无所有,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他们的身份一定非富即贵,只要跟着他们,或许她的人生就能够被改变!这么善心的小少爷,她想要追随,想要用余生去伺候他,保护他。

凌若夕几乎一眼就看穿了她的真实想法,讥笑道:“你是因为看出我们来历不凡,所以才动了想要留下的念头?以此来改变自己接下来的人生?”

阿大和阿二不屑的看了这少女一眼,难怪呢,只不过是救了她一次,就换来她一天的跟踪,原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

呸呸!又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

如果说方才他们还对这名少女的坚定有些许的敬佩,那么此时此刻,在得知了她的本意后,就只剩下满满的不屑与鄙夷。

凌小白表示这些话他通通听不明白,小嘴轻轻吮吸着食指,盘算着多养一个丫鬟需要花多少银子,而她又不知道值不值这些银两。

少女的想法被一针见血的指出,脸色顿时一白,惶恐不已。

“我说错了吗?”凌若夕不紧不慢地捧起桌上的茶杯,浅浅抿了一口。

“不,小人的的确确心里抱着这样的想法,”少女破罐子破摔,将自己的真实念头剖开,袒露在众人的面前:“可是,小人也是真的想要伺候小少爷,想要报答诸位今日的恩情。”

“就凭你?”阿大心直口快,他觉得自己被一个女人给愚弄了,原本以为她是滴水之恩百倍相报的好人,没想到,却是个心思诡异的小人,心头的鄙夷化作怒火蹭蹭地燃烧着。

“我……”少女欲言又止,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卑鄙,可是,她无悔!一个已经一无所有的人,出现在她面前的最后的机会,哪怕拼尽全力,她也想要去抓住,去握住。

相较于他们俩的愤慨,凌若夕反而对这名少女有些赞赏,轻轻放下手里的茶盏,“我给你一个机会,一百两银子,一个月的时间,在京城里替我开出一间青楼。”

“噗——”南宫玉惊得一口茶直直喷了出来,“青楼?”

是他听错了吗?她怎么可能说出这种话?

凌小白啧啧两声,嫌恶地看了眼地上的茶水:“脏脏!”

他难为情的擦了擦嘴角,面颊微红,“抱歉,一时太吃惊了……”

别说是南宫玉,在场没有一个人不因为凌若夕的话惊诧的,青楼?她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以一种堪称平淡的语调说出这番话的?

“有问题吗?”凌若夕反问道,“青楼,最容易汇集京师名流,商贾、名门、百姓的地方,也是最容易掌控消息,掌控民生百态的组织。”

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南宫玉惭愧的羞红了面颊,“你说的对。”

“能做到吗?一个月的时间,让我看到你的作用。”见他们接受后,凌若夕这才看向小丫,等待着她的回答。

一个月,一百两银子,开起一间用于收集京师情报的青楼。

小丫定了定神,沉默了几秒后,大声道:“能!小人一定不会让小姐失望。”

“说不如做,云旭。”

接收到她的眼神,云旭从怀里拿出一锭金元宝,放在桌上。

“一个月后,我会找你验收成果。”是否能够留下来,一个月后自然会有分晓。

解决完小丫的事,众人才离开茶室,临走前,云旭不动声色的与大堂的掌柜对视一眼,回到皇宫,刚准备返回凤溪宫,谁料在御花园内,与正在悠闲赏花的常在撞了个正着。

“臣妾拜见皇上,拜见皇后娘娘。”虽然还未正式进行册封仪式,但凌若夕的身份在宫里早已经不是秘密。

“起吧。”南宫玉挥挥手,态度虽然温和,却带着几分生疏。

“你们聊,我先回去了……”她可不想留下来和宫里的女人交流感情,头也不回的转身,未曾留意到少年皇帝黯淡的眼神。

但凡她有丝毫在乎他,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漠然吧?

南宫玉自嘲的笑了一声,但很快便打起精神,没关系,他还有很多的时间,能够进入她的心里。

云族。

云井辰阴沉着一张脸,死死地瞪着刚传回来的密信。

“册封为后?还替皇帝对付南宫归海?”这女人难道对南诏国的皇帝动心了?不然,为何不惜自毁清誉,替他出力?

不行,他不能再放任他们俩接触下去,否则,迟早有一天她会被抢走的。

五指猛地握紧,信笺被浩瀚的玄气震碎,纷纷扬扬从指缝间滑落下来。

在离开前,族里的闹剧应该结束了,持平的嘴角浅浅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淡笑,当夜,一抹黑影悄然闯入二少爷云井寒的房间,寻找着线索。

地牢内。

血淋淋的云玲被人从刑架上释放,整个人如同坠蝶,狼狈的跌坐在地面上,青丝染血,俏丽的面容白得近乎透明。

“怎么样,被发誓要效忠的主子遗弃的滋味,好受吗?”云井寒阴凉地嗓音在这幽森的牢房里回荡着,嫌恶的看了眼地上凝固的鲜血,小心翼翼的避开,他可不想被这些东西沾上。

云玲紧咬着牙关,即使身影狼狈至极,她也不愿在他的面前示弱,“这不管你的事。”

“云玲,事到如今你对他还抱有希望?别忘了,他可是为了外面一个普通的女人,对你下手了啊……”说着,云井寒轻轻蹲下身,视线灼灼,从上到下将云玲打量了一番,“下手还真狠,换做是本少爷,可舍不得如此对待一个追随多年的女人呢。”

云玲平静的眼眸里迅速掠过一丝不甘的暗光,她知道云井寒是在挑拨她和少主之间的关系,可是,她仍旧做不到无动于衷!她不明白,她究竟做错了什么?她是为了少主好,却换来一顿毒打,甚至被少主丢弃。

只因为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

“你从小就爱慕大哥,一心一意替他办事,可他却这么对你,云玲,你真的甘愿吗?”如同恶魔般蛊惑的话语,缓缓飘入她的耳膜。

云玲心头一颤,用力握紧拳头,“你别想挑拨离间,我不会上当的。”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只不过是想利用自己来对付少主。

“对,我承认,我是在挑拨离间,可是,你敢说本少爷说得话是错的吗?”云井寒反问道,“承认吧,他已经不要你了,哪怕你再对他忠心,也比不上那个女人的一根汗毛。”

虽然他还没有调查出,究竟是哪个女人有能耐让他的大哥动心,但从蛛丝马迹之中,他可以找到对方的存在痕迹。

“我和你没什么话好说。”云玲索性闭上双眼,不愿被云井寒的话引诱。

“你好好想想吧,与本少爷联手,或许你还有机会能够以妻子的身份站在大哥的身边。”云井寒很明白什么叫过犹不及,抛下这么一句充满蛊惑的话语,他便拂袖起身,随手将身上的轻裘取下,任由它落在云玲的肩上,抬脚离开地牢。

直到那沉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云玲这才弯下腰,将脸深埋在膝盖上,无声的哽咽着。

“为什么……少主,那个女人究竟有什么好?”混杂了满腔的嫉恨与不甘的话语,缓缓从她染血的唇瓣里流淌出来,回荡在地牢的各个角落,凄苦且哀凉。

入夜后,整个皇宫燃起无数宫灯,月光从苍穹上簌簌的落下,仿佛为这座宫闱增添了些许柔色。

阿二将卫斯理的生平调查得一清二楚,呈到南宫玉的面前。

他仔细翻看几遍后,暗暗点头:“的确是个人才,难怪摄政王会屡次接近他,试图将他收入门内。”

卫斯理学富五车,是难得的文官之才,对治国安邦有独到的见解,若不是宁死不愿与南宫归海同流合污,也不至于落到无人问津的地步。

“主子,您打算将他招入朝堂吗?”阿大出声询问道,他可没有忘记凌若夕对此人的评价。

“恩。”南宫玉点点头,“朝廷需要向他这样的人才,朕也需要。”

与南宫归海做对,他必须要尽快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此番秘密离宫,他在宫里的人也被牵连,被抹杀,被肃清,导致如今成为了光杆司令。

他不允许自己一辈子附庸在一个朝臣的麾下,更不允许自己终其一生只能眼睁睁看着毒瘤称霸朝堂。

他必须要反抗!

“可是,这次科举的主考官,是摄政王的人,想要提拔卫斯理,很难啊……”阿二提醒道,以往,他们何尝没有在科举中动过手脚?希望能够从中找寻到可以用的人才,只可惜每一次都被南宫归海明里暗里阻止,如今的朝堂,几乎八成官员,是出自他的门下,说他权倾朝野也不为过。

要想从中作梗,难度颇大。

“朕必须要好好想一想,这件事不能外传,除了你们二人,朕不想有其他人知道。”南宫玉合上手里的信笺,沉声说道,属于帝王的压迫感席卷整个御书房。

阿大和阿二心头一凛,立即跪地,“是,奴才谨遵圣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