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41章 祭天,少年天子卑微的愿望

第141章 祭天,少年天子卑微的愿望,腹黑娘亲带球跑,五度言情

“快看,那就是咱们的皇后。龙撵途经街头,有百姓指着珠帘内隐隐若现的身影惊呼道。

“咦?这身影好像有些眼熟。”曾有幸目睹了小霸王被杀于街头的百姓,奇怪地嘀咕一句,想了半天也没将这抹倩影与那日的女人联系在一起。

一间还未营业的青楼外,小丫惊愕地捂住嘴唇,傻乎乎地盯着龙撵上熟悉的人儿,那不是她想要追随的小少爷和小姐吗?原来她竟是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皇后?联想到她给自己设下的目标,小丫顿时豁然开朗,紧接而来的,便是一股剧烈的觉悟。

她一定要将这间青楼开起来,绝对不能丢掉这最后的机会。

凌若夕敏锐地察觉到那束火热的目光,立即转头,透过朦胧的珠帘,看见了站在一所房屋前的少女,淡漠的嘴唇缓缓扬起,她相信这个试图抓住最后的机会翻身改变命运的少女,一定不会让她失望。

“娘亲,你在看什么?”凌小白眨巴着一双灵动的大眼睛,低声问道。

“没什么。”凌若夕收回视线,拍了拍他的脑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让他能靠得更舒坦。

龙撵缓缓抵达祭坛,长达百米的云梯映入眼帘,文武百官跪地相迎,匍地叩首:“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齐声的高呼直冲云霄,紧接着,百姓齐刷刷跪地,呼喊声震耳欲聋,如同浪潮一波接着一波朝远方而去。

阿大和阿二一左一右将珠帘掀开,南宫玉与凌若夕的身影清晰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之中,他摊开手掌,向她发出无声的邀请。

凌若夕将手放入他的掌心,任由他牵着自己踏下龙撵。

“那是……姐姐?”隐藏在人群中的凌雨涵瞠目结舌地望着不远处熟悉到她永生难忘的人影,“她是南诏国的皇后?”

这种事怎么可能?

“王爷,她……”她立即转头,急匆匆想要对身旁冷峻的男子说些什么,却在见到他阴冷的脸色时,话消失在了舌尖。

“哼,难怪本王翻遍整个北宁也不曾找到她的影子,原来她躲在南诏!”凤奕郯咬牙切齿地说道,想到她赐予自己的羞辱,心头的怒火蹭蹭地朝头顶上冒着。

怨毒的目光犹若毒蛇,狠狠刺向凌若夕,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老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凌雨涵失了分寸,她怎样也无法想到,在北宁早已声名狼藉的女人,竟会翻身成为南诏的国母!

“急什么?”凤奕郯冷冷地睨了她一眼。

凉飕飕的眼刀让凌雨涵颇为委屈,她柔弱地垂下头,五指一紧,流苏长袖下的双手黯然紧握成一团。

“放心,本王不会让她如此安稳的过上好日子的。”再羞辱了他以后,还妄想能够安然无恙?这种事绝不可能!

凤奕郯阴恻恻地笑了,他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

“皇上,请。”南宫归海拂袖起身,侧过身体,迎他们二人登上云梯,准备进行祭天的仪式。

凌小白不安分地在娘亲的怀中挣扎几下,一溜烟顺着她的身体跳到了地上,嘿嘿地笑着紧握住她的手指,学着南宫玉的动作,沉稳地迈开步伐。

三人缓慢踏上云梯,明媚的阳光从头顶上散落下来,为他们度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画面和谐且绝美,气息冰冷的女子,温和儒雅的帝王,再加上一个可爱至极的小奶包,好似幸福的三口之家,让人好不羡慕。

登上祭坛,顶端早已摆放好了案几,香烛、器皿整齐地放置在桌面上。

三人静静站在英魂碑前,脚下是柔软的蒲团,南宫玉轻轻看了凌若夕一眼,冲她露齿一笑。

“祭列祖列宗。”南宫归海身为如今健在的唯一一位长辈,又是摄政王,自然充当了临时的司仪。

话音刚落,南宫玉燎泡跪下,神色肃穆。

凌若夕也没矫情,既然是做戏,就得做到逼真,她只当自己正在执行任务,膝盖缓缓弯下,笔挺地跪在蒲团上,背脊笔直如松柏,未曾弯过半分。

“列祖列宗在上,子孙南宫玉今携心仪的女子特意前来祭拜,望列祖列宗在天有灵,能保佑子孙能够与之结为夫妻,生生世世不离不弃。”南宫玉合上眼眸,嘴唇轻轻蠕动着,在心底暗暗祈祷。

他知道,或许在她的眼里,所谓的大婚仅仅只是一次合作,可他仍旧希望能够借这个机会,真正地打开她的心房,成为她名正言顺的爱人。

为此,他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凉风在耳畔呼啸而过,吹动他的鬓发,南宫玉睁开眼,清澈见底的眸子,此刻只剩下近乎决绝的坚定与偏执。

跪过天地后,三人焚香插上,钦天监在一旁神神秘秘地捣鼓着罗盘,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

忽然,罗盘内的铜板哗啦啦落在地上,指针嗡嗡地颤动着,彻底失去了效应,甚至不受外力的控制,这诡异的变化让钦天监的官员脸色骤然大变。

“大凶,这是大凶之兆啊。”他惊慌失措的惊呼道。

百官**,祭天时,用罗盘祈福乃是南诏国的传统,但多年来,从未出现过这等奇怪的事。

“难道这是祖宗的意思?”

“上天不愿祭天完成?迎娶皇后,难道会导致社稷大乱?”

“这可如何是好?”

……

惊呼声,哀嚎声在耳畔此起彼伏,一道道愤怒、怨恨、责怪的目光,从四面八方落到凌若夕的身上,仿佛她是什么祸国殃民的妖孽似的,恨不得将她处置而后快。

凌若夕好笑地挑起眉梢,余光淡淡地瞥过一旁作壁上观的南宫归海,别告诉她,这件事和他没有关系,好端端的,怎么可能发生意外?难怪最近他没有任何动作,敢情是在这儿等着她呢。

南宫玉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先是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铜板,再看看罗盘内失控的指针,最后冷冷地瞪着脸色惨白的官员,“闭嘴!莫要胡言乱语。”

“可是皇上,这等奇怪的事,前所未闻,这一定是上天的旨意,请皇上三思。”钦天监身体一抖,手中的罗盘哐当一声掉落在地上,他直挺挺跪下,叩首请求南宫玉收回立后的决定。

“请皇上三思。”

“请皇上三思。”

百官紧接着跪请,一声声络绎不绝的请求声,极其刺耳。

南宫玉猛地握紧拳头,到了此时此刻,他们竟还敢说出这种话?

“皇上,当初钦天监推算出您与若夕姑娘八字不合,您不肯轻信,如今列祖列宗已做出了指引,您难道还要一意孤行吗?”南宫归海沉声问道,一副苦口婆心的口气,气得南宫玉险些控制不住心里的怒火。

“朕不信!”这分明是有人在从中作梗。

“哎,皇上既然不愿听信祖宗的寓意,老臣也无话可说。”南宫归海幽幽叹了口气,拖着沉重的身躯朝英魂碑缓缓拜了下去,“臣无能,无法阻止皇上的决定,臣有罪。”

他的身躯微微颤抖着,双肩好似承受着难以言喻的压力,徐徐叩首。

百姓看不见祭坛上方所发生的一切,只是奇怪地盯着立在云梯之巅的三道背影,不明白皇上和皇后娘娘怎么会动也不动。

“呵,”凤奕郯身负玄力,祭坛上发生干的一切根本逃不开他的耳朵,他凉凉地勾起嘴角,眸光阴狠:“看来除了本王,还有人不愿见到她坐上后位啊。”

活该!这女人走到哪儿都是这么惹人嫌弃。

真以为勾搭上南诏国的皇帝就能安枕无忧?呵,如今有群臣力荐,阻止她登上皇后的宝座,他倒要看看,这女人还能使出什么手段来。

南宫玉怒不可遏,愤怒的视线恶狠狠瞪着南宫归海的背部,这个男人根本是在逢场作戏!

无耻!太无耻了!

“娘亲?”凌小白虽然不大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能够感觉到这凝重的气氛,他不安地扯了扯凌若夕的衣摆,担忧地望了她一眼。

凌若夕眸光微冷,任由南宫归海一个人唱着独角戏,抬脚走向钦天监,淡漠的视线轻轻扫过他手里的罗盘,一抹精芒自眼底闪过。

五指凌空摊开,一股巨大的吸力从掌心迸出,罗盘好似受到了指引似的,滑出官员的手掌,落在她的手里。

“啊!你要干什么?”官员被吓了一跳,失声惊呼。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齐齐落在她一人的身上,有愤怒,有责怪。

“阿二,你说她到底要干嘛?”阿大一头雾水,替南宫玉和凌若夕暗暗着急,蹭到阿二的耳边,与他咬着耳朵。

阿二摇了摇头:“不清楚,不过姑娘不会做没有目的的事,且看着吧。”

凌若夕仔细检查过手里的罗盘,嘴角一弯,原来弄得是这种把戏。

她深邃幽冷的黑眸里,闪烁着洞悉一切的睿智,纤纤手指拨开被吹落到肩头的秀发,出声道:“你们刚才说,是逝去的英灵传来的寓意?”

南宫玉一脸不解,难道她看出了什么玄机?

南宫归海背脊微微僵了僵,撩袍站起,一双恶魔般阴鸷的眼睛扎根在她的身上。

“恩?你刚才是这么说的,对吗?”凌若夕握着罗盘,挑眉看向钦天监的官员,她漫不经心的模样,让这位大臣莫名的有些心底发怵,总觉得她似是看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