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43章 要红杏出墙了

第143章 要红杏出墙了

凌若夕敏锐的探查了四周的动静,确定暗地里无人后,这才抬脚踏上石梯,红漆木门紧闭着,她刚抬手准备推门进去,鼻尖微微一动,一股熟悉的味道从门框的缝隙里传出,眉头不自觉皱了皱。

“吱嘎——”房门应声开启,浓郁的血腥味从殿内飘出,她神情冷淡,站定在殿外,一双波澜不惊的黑眸冷冷地盯着屏风后若隐若现的人影。

红色的衣摆垂落在白色的地毯上,衣角从屏风后露出些许。

“你来做什么?”凌若夕一边出声,一边走入寝宫,绕过屏风,那抹熟悉的身影笔直地映入她的视野。

男人姿态慵懒,坐在木凳上,火红色的名贵长衫包裹着他峻拔的身躯,邪肆如妖,三千青丝被银冠束起,发丝松垮,从肩头朝胸前垂落,遮挡住衣襟内隐隐若现的春光。

这个男人,即使什么也不做,就足以让人失神。

“本尊若是再不出现,恐怕就会永远失去你了。”富有磁性的嗓音从他翘起的红唇里滑出,语调缱绻、暧昧,长而卷的睫毛微微扑闪,狭长的眼眸流转光华,好似两颗熠熠生辉的黑曜石,此刻正倒影着她的倩影。

凌若夕微蹙的眉头紧了几分,薄唇紧抿着,锐利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拖着重伤的身体,你就是为了来说这句话的吗?可笑!”

什么叫失去她?她和他之间何时多了这层关系?

她何时有属于他过吗?

“你是在关心本尊吗?”云井辰眸光一闪,身体愈发放松地朝后靠去,轻轻倚靠在屏风上。

“你不仅脑子有问题,连理解能力也有问题,你值得我费心去关心吗?”凌若夕讥笑道,却在注意到他那不同寻常的苍白脸色时,心里泛起一丝陌生的恼怒。

“呵,你这女人还是一如既往的狠心啊。”云井辰眸光微微一暗,一抹自嘲的暗色划过眉宇,但转瞬,他便缓缓从木凳上直起身体,举手投足间,贵气十足,“本尊听说你打算嫁给南宫玉?”

“是又怎么样?”凌若夕反问道,“这和你有关系吗?”

她要嫁给谁,与他何干?

“带着本尊的儿子,嫁给其他男人,你居然还敢说与本尊无关?”语调勃然加重,他苍白的面容浮现了些许冷怒,但嘴角那抹妖艳的笑,却愈发扩大,一股不怒而威的压迫感,从他身上发出,寝宫内,气氛骤然间变得剑拔弩张起来。

凌若夕恼怒地冷哼一声,“你说小白是你的儿子,他就是吗?抱歉,我不记得曾和你有过一、夜、情!”

一字一字咬重的字眼,如同刀子,蓦地刺在云井辰的心窝上。

她居然面不改色地否认了六年前的那一夜?

胸口因怒火微微起伏着,他轻吸口气,勉强压下心里的火气,一双深幽的墨色眸子愈发漆黑,深深凝视着眼前冷气逼人的女子,“跟本尊走。”

既然他来了,就绝不会允许她嫁给别的男人。

这个屡屡见面却能牵引他情绪的女人,他怎能让她逃掉?

他不容商量的强势态度,让凌若夕忍不住动怒,“凭什么?”

他以为他是谁?一句话就想让她跟他走?不可能!

“就凭本尊是你的男人!是小白的爹爹。”云井辰的耐心正在逐渐消失,他大步流星朝凌若夕逼近,五指凌空抓去,重重握住她的手腕,力道紧得像是要将她的骨头给捏碎似的。

“放手!”冷光在她淡漠的瞳眸里闪烁,凌若夕咬牙命令道,体内的力量蠢蠢欲动,却又不知为何迟迟没有出手反击。

“不放,本尊今天定要带你走,除了本尊,你别妄想还能嫁给其他男人。”云井辰霸道的宣布道。

“呵,”凌若夕冷笑一声,一股澎湃的玄力凝聚在掌心,朝他的肩头击去。

云井辰身体一怔,另一只手迅速挥出,两股庞大的力量在空中碰撞,空气被挤压得几乎扭曲,大殿内,狂风大作,衣诀被这股飓风吹得猎猎作响。

两人肩头垂落的青丝随风飞扬着,不知何时交缠在一起,如同疯狂滋长的海藻,缠绵不清。

“你不是本尊的对手。”云井辰陈述着这个事实,蓝阶与紫阶,就好似天和地的差别,她的攻击在他眼里,就犹如小孩子的打闹。

凌若夕嘲弄的笑了,身影迅速逼近他的身前,一掌击出。

两人一攻一守,转瞬已过了足足十多招,云井辰一味的防守,不曾伤她分毫,甚至为了不愿误伤她,连自身的实力也收敛了三成。

凌若夕越战越勇,每一招都带着一股要与他拼命的决然杀意,攻击的目标是他的要害。

凌厉的掌风迎面劈来,云井辰刚要避开,谁料却在转身时牵扯到背部的伤口,身体微微一顿,露出了破绽。

凌若夕的攻击来不及收回,仅仅只是一秒的空隙,对于她而言已经足够,参杂了十成力量的一击击中他的腹部,丹田一荡,体内丰盈的玄力似是受到了挑衅般,疯狂的在经脉中旋转着。

“唔!”云井辰闷哼一声,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落下,本就苍白的脸色,此刻更是惨白如雪。

凌若夕也没料到会真的打中他,毕竟他的实力高出她太多,即使是受伤,也占上风,她紧抿着唇瓣,收势站定在原地,眸光略显复杂。

“同本尊走。”云井辰随手抹去嘴角的血渍,一字一字沉声说道。

“你……”凌若夕刚张开嘴,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是没有打伤过他,但此刻,却丝毫没有偷袭得手的喜悦。

“少主,走!”一道急促的声音从窗外传来,两人还未来得及反应,来人已强行打晕了云井辰,将他带走。

凌若夕面色一冷,匆忙追出寝宫,却只看见一抹黑色的残影在天际消失不见。

夕阳西下,云旭抱着在御花园内玩累了睡着的小奶包返回凤溪宫,殿门朝外敞开,整个寝宫内,桌椅家具凌乱地倒在地上,空气里还残留着淡淡的血腥味道。

他朝四周张望一眼,却未曾发现云井辰的身影,只有软塌上静静坐着的凌若夕一人。

“凌姑娘,少主他……”云旭疑惑地问道。

该不会他们俩大打了一场吧?不然,如何解释眼下这狼藉的场景?

凌若夕猛地回神,漠然启口:“被人带走了。”

“带走?”云旭倒抽了一口冷气,究竟要在怎样的情况下,少主才会被人给带走?“少主受伤了?”

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别的理由。

“恩。”凌若夕淡淡地应了一声,手掌在眼前摊开,她仿佛还能感觉到,这只手打在他身上的感觉。

双眼蓦地合上,她强行压下胸腔里的烦躁与恼怒,平静的面容变幻莫测,云旭本想再多问几句,却在见到她难看的脸色时,将到了舌尖的话语吞下。

急匆匆将凌小白放到寝宫内室的床榻上,他这才转身:“凌姑娘,我这就去寻找少主的下落。”

他不放心云井辰的安危,抛下这么一句话后,便离开了寝宫,将玄力扩散,以皇宫为中心,搜寻着云井辰的气息。

南诏国京师内,一所茶室的客房中,镶金嵌玉的八仙架子**,一男一女盘膝坐着,双目紧闭,少女正调动着玄力为男人运功顺气,一缕缕温热的气流从她的体内缓缓传入对方的经脉中,引导着失控的玄气重新回归丹田。

两人的身侧萦绕着乳白色的蒸汽,如梦似幻,房间内的温度节节攀升,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炉。

“噗——”云井辰忽然喷出一口淤血,紧闭的双眼蓦地睁开,朝后看去。

“少主。”云玲爬下床榻,跪倒在地板上,她的脸色略显苍白,带着运功过度后的羸弱与憔悴,却无怨无悔。

能够为少主疗伤,别说仅仅只是受累,哪怕让她耗尽一身修为,她也心甘情愿。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云井辰危险地眯起双眼,拂袖坐起,双腿在床沿悬空,妖艳的红衣衬得他那苍白的面容愈发青白,独独那双眼,仍旧神韵暗存。

云玲不敢隐瞒,解释道:“属下原本遵照少主的命令在族内领罚,却听闻二少爷秘密逃离地牢,害怕他对少主不利,于是私自离开云族,前往神器出土的深山,只可惜等到属下赶到时,只看见云族隐卫的尸体,属下竭尽全力救活了云十四,从他口中得知一切,又听说了南诏国的事,猜想少主会赶来此处,所以才会日夜兼程赶来。”

数日前,她从濒临死亡的云十二嘴里打听到云井辰负伤而去,一路追寻他的下落,却在听说了南诏国即将迎娶国母的消息后,联想到云旭传回的消息,以及凌若夕与南宫玉之间的关系,于是猜测他会不顾重伤前来阻止大婚举行,所以才马不停蹄赶来,没想到,真的被她猜中了!

只是,此时的云玲丝毫没有猜中他心思的喜悦,一想到少主为了见那个女人,负伤而来,她的心就难受得揪成一团,恨不得将那女人碎尸万段!

低垂下的眸子溢满了阴鸷刻毒的冷光,她跪在地上,不愿让他发现自己的表情。

“是你打晕了本尊?”云井辰冷声问道,丝毫没有因为她的忠心而有任何的动容,身上散发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被他那双毫无温度的眸子盯着,云玲心尖忍不住微微一颤。

一股惧意从心窝里荡开,她硬着头皮轻轻点了点头。

“砰!”凌厉的气浪无情的拍来,重重击打在她的肩头,肩胛骨咔嚓一声被震碎,疼痛从神经末梢传遍浑身,云玲口中发出一声冷嘶,却不敢呼痛,身体颤抖几下后,便平静下来,恭敬的保持着跪在地上的姿势。

她知道,少主最厌恶的就是属下自作主张,只是,让她眼睁睁看着主子被打伤,她做不到!

“少主,属下知错,可是,属下不服!”云玲咬着牙,霍地抬首,夹杂着怨气与不甘的视线笔直地撞入云井辰的眼眸中:“那个女人根本不值得少主为她做到这种地步!更不配少主为她付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