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183章 被发现的秘密

第183章 被发现的秘密

凌若夕动了动嘴角,不知该从何解释,难道她要告诉儿子,其实她是在那一夜风流后,才穿越而来,对那一夜的事,根本无从知晓,更和云井辰没有任何的感情,而凌小白的存在,只是源自于一场意外?

饶是凌若夕见多识广,经历了不少大场面,但此刻,她也有些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向儿子解释。

“娘亲,坏叔叔真的是宝宝的爹爹吗?”凌小白歪着脑袋,低声喃喃道,他真的无法接受啊,为什么他的爹爹会是他?

“他是又或者不是,对你来说很重要?”凌若夕缓缓蹲下身体,眸光郑重地望入他那双大眼睛里,轻声问道。

凌小白想了想,随后摇了摇脑袋:“不重要,宝宝只要娘亲就够了。”

是的!他这辈子最重要的存在是他的母亲,至于所谓的爹爹,对他而言,根本无关紧要,即使有,对他也没什么差别。

反正懂事后的这些年,没有爹爹他不是一样平安的长大了吗?

凌若夕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就够了,至于他的身份,等你再长大些,你自己去发现。”

如果凌小白够聪明,一定能够听出她这番话里的敷衍与躲闪,显然就连凌若夕自个儿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六年半前的那一夜,只能含糊其辞的用这样的说法轻描淡写的转移开去。

“也对哦。”不过,他才不会就这么罢休呢,他一定会靠自己弄清楚,坏叔叔和娘亲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坏叔叔做了对不起娘亲的事,他绝对要代表娘亲消灭他!

凌小白在心里许下了宏远,给云井辰灌上了红杏出墙的莫须有罪名,甚至连一个辩驳的机会,也没有给他。

他挪动着步伐,轻轻靠近凌若夕的怀中,亲昵的贴在她的胸口上。

母子俩相互依偎的画面极其温馨,两人的身影被烛光拖曳在地上,不知何时,融汇成了一道,寝宫内,气氛分外安宁。

“皇上。”阿大小跑着追上了步伐匆忙的少年天子,担忧的目光时不时落在他的身上,他们三人正走在从寝宫往御书房的长廊中,四周那股飘荡的血腥味依稀还残留着,草丛里,时不时有虫鸣声窜起。

南宫玉阴沉着一张脸,周身的气息极其阴鸷,好似一只处于盛怒状态的猛虎,让人毛骨悚然。

阿大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立即将目光收回,转向一旁的阿二,示意他快想个办法,解决现下这可怕的局面。

阿二无能为力的耸了耸肩,他又不是叮当猫,怎么可能什么事都能顺利的解决掉?

“你们说,朕难道真不如那个男人吗?”脚下的步伐猛地一顿,南宫玉蹙眉说道,眸光冰冷至极,那完全不是人类应该有的眼神,似两束冰刃,刮在阿大和阿二的身上,让他们顿时低下了头去。

“为什么不说话?难道在你们的眼里,也是这么认为的?”南宫玉用力握紧拳头,白皙的面容此刻阴沉得好似厉鬼,一条条青筋布满了他的容颜,额角更是凸凸的跳动着,呼吸极其沉重。

阿大吓得连大气也不敢喘,只能屏住呼吸,感受到从头顶上传来的逼人的压迫感,他的背脊弯得愈发朝下,脑袋几乎快要低到胸口上去了。

“皇上,奴才并没有这样的想法,皇上你是最好的。”阿二低声说道,但眼神却有些闪烁,与那惊鸿一瞥的红衣男子相比,他们的主子似乎真的没有什么胜算,更没有任何的可比性。

论容貌,是对方更加出众,论势力,对方手握天下钱财,更是有着第一富商的头衔,论手段,一个能将悦来酒楼开遍整个大陆的少东家,会弱于一国帝王吗?他可不这么认为,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这番话,打死阿二他也不敢说出口。

想到刚才他们陪同主子欢喜的前往寝宫,想要寻皇后娘娘一起用宵夜,却无意间瞥见那抹红色的人影从花园内优哉游哉的踱步进殿宇,没过多久,便飞身离去,寝宫内没有传出任何打斗的声响,也没有争执的声音,按照皇后娘娘的个性,若不是熟人,若不是对那人有所不同,她又怎会任由他来去自如?

皇上当场就将手里亲手提着的盒子打翻在地上,头也没回的离开了,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既然朕远比那个男人要好,为什么她的眼中却永远没有朕?”南宫玉狠声问道,似在问着他们,又好似在问着他自己,他不明白,他是一国天子,坐拥整个南诏的万里河山,有哪一点不如区区一介商贾?为什么她宁肯与那男人独处一室,也不愿对自己表露出一分的真心?

阿大和阿二默不作声的低垂下头去,不敢接话,只在心里盼望着,他能够把这口恶气出掉后,早些恢复平静。

阿大有些埋怨凌若夕,身为皇后她居然在后宫中与一个男子私自会面,她还有没有把主子放在眼里?还是说,她仗着对主子有恩,就可以肆意妄为?

“走,随朕去天牢。”南宫玉咬着牙,一字一字狠声说道,打算亲自去会一会这个胆大包天到敢对他的女人生出觊觎之心的男子。

金灿的衣袖凌空挥下,滑出一道凌厉的弧线。

“皇上,天色已晚,不如明日再去吧?”阿二不自觉蹙起眉头,担心他的龙体会受到天牢内的湿气导致身体抱恙。

南宫玉冷哼了一声:“你以为朕今夜还能睡得踏实么?”

只要一日没有杀掉东方夕朝这个隐患,他哪里睡得了一个安稳觉?

见他态度坚决,阿大和阿二也只能舍命陪君子,提着宫灯连夜护送他离开皇宫,朝天牢的方向走去。

幽森的天牢内,只有火把滋滋焚烧的声音不断的在空气里漂浮着,弥漫着,守夜的狱头早已趴在桌上进入了梦乡,牢笼中的犯人睡得昏天暗地,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时辰还会有贵人前来探监。

阿大将宫灯扔到一旁干的角落中,手指重重敲了敲桌面。

“谁啊!”狱头从睡梦中被惊醒,手指不停揉搓着一双眼睛,没好气的嘟嚷道,但当他看见那抹明黄的身影时,双眼瞬间瞪大,整个人吓得双腿发抖,“皇……皇……皇上?”

膝盖一软,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连嘴唇也变得哆嗦起来。

天哪,皇上怎么会来到这儿?

“东方夕朝在哪里,朕要见他!”南宫玉沉声吩咐道,眸光深沉得好似一泓枯井,完全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但萦绕在他身侧的低沉气压,却足够让这狱头吓破胆。

“是是是,小人,不,奴才为皇上引路。”狱头战战兢兢的从腰间取下钥匙,刚想带路,却被阿大一把推开。

“滚开!岂有你走在皇上前面的道理?”被他那双虎目凶神恶煞的瞪着,狱头吓得险些大小失禁。

“是奴才的错,请皇上恕罪。”他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仿佛眼前站着的,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而是一尊杀神。

“带路。”南宫玉的耐心已到了极限,他再度命令道。

狱头浑身颤抖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弓着身体为他引路。

一行四人凌乱的脚步声在天牢窄小的通道内交杂着响起,在这忽明忽暗的火把灯光下,四人的面容也被映照得晦暗不明。

气氛略显阴森、恐怖,忽然,狱头的耳畔响起了南宫玉略显低沉的嗓音:“除了朕,以及上次皇后曾来过外,还有谁曾来探视过此人?”

阿大和阿二错愕的对视一眼,他们分辨不出皇上问这个问题的用意,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狱头背脊一僵,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顿了一下,他是该说实情呢,还是该撒谎呢?

“若你口中有半句假话,可就犯了欺君之罪!”南宫玉似是看穿了他心里那些小心思,冷声警告道,冰冷的目光宛如刀子,狠狠地扎在狱头的背脊上。

狱头浑身僵硬如石,若是供出皇后身边的人,他势必会玩完,可若是隐瞒皇上,又会犯下欺君之罪,他究竟该选择哪一个?

“说!”南宫玉的耐心彻底宣告失去,他重声呵斥一句。

本就心里有鬼的狱头刷地一下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皇上饶命,求皇上饶命啊!奴才不是有意要欺骗皇上,请皇上网开一面,奴才上有八十老母,下有……”

“说重点!”他可不是为了听这些废话的。

狱头宛如小鸡啄米般,用力点了点头,“是!”

略带颤抖的声线在这安静到近乎诡异的天牢内响起:“早在几个月前,皇后娘娘曾来过天牢探望那名犯人,不过奴才真的不知道他们说了些什么,之后没过几天,娘娘身边的随从,曾多次前来天牢,秘密探监。”

完了……

阿大甚至不敢回头去看南宫玉的脸色,仅仅是靠从他身上飘出的气息,就能知道,他此刻心里有多愤怒。

眼前顿时一黑,额头上已有冷汗不自觉渗透出来。

“呵,来过多次么?”南宫玉意味不明的呢喃了一声,那双清澈的眸子,此刻彻底失去了温度,只剩下一团漆黑。

他的好皇后看来隐瞒了他不少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