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33章 出谷,深渊地狱的真实

第233章 出谷,深渊地狱的真实

药童嘿嘿一笑,黝黑的面容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我看师姐似乎很想要知道山谷外的事情,所以才去打听的,师姐,你不开心吗?”

“你没有必要做这么多,我是不会感谢你的。”凌若夕不愿欠下任何的人情,虽然老头时常折腾她,甚至让她每日生活在毒药的折磨中,但她却能够感觉到,这具身体正是因为在那一次次的毒药淬炼中,才会恢复得如此迅速。

这份情,老头没说,她也没问,只是默默的记在了心里,还有这个只认识了半个月,却单纯的把她当作亲人看待的师弟小一。

“师姐,你先听我说,你知不知道我出去时,偷听到他们说十五号山谷里,来了一个陌生人。”小一显得激动万分。

凌若夕眸光一沉,陌生人?据她这段时间的了解,这深渊地狱数十年也难有一个外来者进入,更别说是活着进来的人。

“那人还活着?”她沉声问道。

“是啊,不仅活着,而且据说醒来后,还和十五号山谷的小木打起来了呢,不过他没能打过小木,还差点丧命,他一定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小一流露出了一丝对那人的同情与怜悯。

“所以呢?”凌若夕双手环在胸前,挑眉问道,“你特意告诉我这件事想做什么?”

“师姐,你也是从外面来的,说不定他是你的朋友,你要不要去见见他?”小一提议道,一双灵动的眼睛含着期盼的光芒,紧紧盯住她,凌若夕仿佛看到在他的背后有一条尾巴,正在左右摇摆。

这种狠不下心拒绝的想法是闹哪样?她怎么有种在面对凌小白的感觉?

指腹无力的揉搓着眉心,“小一,以你师姐我现在的身手,一旦离开这个山谷,马上就会被人给咔嚓掉。”

她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顿时,小一脸上的光芒逐渐黯淡下去,他失落的垂下脑袋:“哦。”

“……”靠!为毛她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负罪感?

她欺负他了么?她明明说的是实话好不好!她还想留着这条命回去行么?

心头无奈的叹息一声,她终是没舍得让小一这个单纯得犹如白纸的少年失望:“好吧,你自己去告诉老头,只要他点头,我陪你出谷。”

“真的?万岁!师姐最好了。”小一手舞足蹈的在原地蹦蹦跳跳,明明是十三四岁的少年,却偏偏有一副不谙世事的单纯个性,像极了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凌若夕摇摇头,目送他如同一阵风般离去,这才转身,准备继续研究炼药的书籍,她迫切的需要找到能够将破碎的丹田重新修复的方法,上一次她也是丹田受伤,但那只是无法凝聚玄力,而这次,则是整个丹田被彻底震碎,几乎沦为了废人。

就连老头也时不时用一副怜悯的表情盯着她看,可凌若夕不甘心,她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找不到一种灵药,能够让她重新恢复修为。

她不信命,不信神,她只相信人定胜天!

面对她的固执,连老头也没有办法,只能随她去了,堆满了整个书柜的书籍,被凌若夕在这半个月中看得七七八八,她尝试过自己炼制各种灵药,炼药的技术已达到中段,虽然比不上老头那般妖孽,但作为辅助能力,倒是够了。

但让她失望的是,她仍旧没能找到任何一种记载着和自己的情况相似的治疗药方,揉揉发酸的眼睛,她默默的将书籍放回了原位,刚转身,立马被身后悄无声息出现的人影给吓了一跳,“老头你走路都没声的?”

“哼,我看是你看这些书看得太着迷,连这么一个大活人站在这儿也看不到了。”老头不悦的哼哼两声,对她的无视很是不满。

有时候凌若夕总觉得这老头倒像个老顽童,虽然性子古怪,脾气喜怒无常,但不抽疯时,还是挺好说话,挺可爱的。

“谷里又救了一个人,他出现的时间和你是同一天。”老头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话,瞬间将凌若夕的注意力拉了过去。

“什么?”她猛地蹙起眉头,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她不相信!

“那人穿着黑衣,昏迷了足足半个月,前两日才苏醒,听说他在昏迷中,始终唤着两个人。”老头意味深长的眯起眼,他看着凌若夕的目光似乎透着些许深意。

“你有话直说,别拐弯抹角,这不符合你的作风。”凌若夕懒得去猜,直截了当的开口,反正不管她问还是不问,他都会说给她听,这半个月足够她摸清楚这老头的品性。

老头被她通透的目光盯着,顿时有种自己心里的小算盘被看穿的错觉,他心虚的摸了摸鼻尖,有些恼怒的开口:“你最近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怎么,不怕我了?”

“……”凌若夕连一个正眼也懒得落在他的身上,一副装作没听见的模样。

老头气得两颊瞬间窜红,“你这个不尊师重道的混蛋!”

“是你为老不尊吧,捉弄徒弟能满足你变态的饥渴?”论毒舌,十个老头加起来也不是凌若夕的对手,自从知道他对自己没有性命威胁后,凌若夕就鲜少在面对他时,如最初那般戒备,甚至连说话也多了几分随意与轻松。

“说吧,那人在唤谁?”眉梢朝上扬起,她出声询问道。

“哼,什么凌姑娘什么少主,是不是在说你啊?”老头眼冒精芒,神色颇为好奇。

凌若夕浑身一怔,“你确定?”

这世上会如此称呼她的,除了云旭,不做他想!

可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云玲已经丧心病狂到连自己的亲生哥哥也能下手了?深邃的黑眸极快的隐过一丝血腥。

“你在想什么?表情很扭曲哦,真该让我那笨蛋徒弟来看看,他心里头美好单纯的师姐,骨子里到底是个什么德性。”老头略带讽刺的说道,但话里却没有任何的恶意。

“你随意。”凌若夕一心扑在了十五号山谷的陌生人身上,哪儿还顾得上他?她立即抬脚,绕过老头准备出谷。

“喂,你别忘了,就你这点三脚猫的腿脚功夫,一出去,立马就会挺尸的。”老头在身后乐呵呵的提醒道。

凌若夕脚下的步伐猛地一顿,“老头,惹怒我小心我一把火烧光了你的药田。”

她说的出就做得到!

山谷里的两块药田可以说是老头的**,一听这话,他立即炸毛:“你敢!”

“要试试吗?”凌若夕冷笑道,鼻腔里发出一声轻哼,神色颇为得意。

“……”老头顿时犹如被太阳烤恹的茄子,双肩无力的耸搭下去,“算老头我说错话还不成吗?”

“跟我一起去。”凌若夕命令道,这老头果然欠教训,非得给他点颜色,他才会乖乖的。

“不要,我又不认识他,收留一个你那是看在你能够做我的药人,帮你去见他,对我又没好处,不干,不干。”老头摇头晃脑的拒绝答应她的要求,费力不讨好的事,他才不要去做。

“你忍心让两个任劳任怨的徒弟在山谷外挺尸?”凌若夕悠悠然反问道,一副你爱去不去的模样,气焰极其嚣张。

老头被她气得跳脚,但当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凌若夕已踏上了出谷的小道,他忙呼唤着追了上去:“哎!你等等我啊。”

三人如同闲庭信步般从两座山壁之间的崎岖小道中走出,这天然形成的屏障,极其壮观,历经百年风雨的打磨,石壁光滑得仿佛隐隐发光,时不时有水珠顺着石壁间的缝隙垂落而下。

小一一路上像是个闷葫芦,许是有老头在身旁,他哪里还有平时在凌若夕面前的活泼?

刚走出山谷,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从前方迎面扑来,凌若夕当即蹙起眉头,站在一个小山坡上,朝下看去,在两个山谷间的空地上,两名蓝阶巅峰的高手正在进行生死搏斗,仅凭她的眼力,根本无法看清他们的招式,没有了玄力,她也不过是一个身手比正常人敏捷的普通女人而已。

嘴角弯起一抹自嘲的微笑,眼底隐过一丝落寞。

“师姐?”小一第一时间察觉到她身上散发的低迷气息,急忙扯了扯她的衣袖,眼露关切。

“我没事。”凌若夕很快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沉醉在打击中可不是她的性格。

“你师姐啊,这是触景伤情。”老头逮着机会就开始戳凌若夕的伤疤,谁让她刚才气他的?这就叫现世报!

小一一脸的茫然,“触景伤情?师姐不是从没离开过山谷吗?”

“不用理他,他更年期到了。”凌若夕白了老头一眼,转身,顺着泥泞崎岖的山路,朝十五号山谷走去。

山谷外的景色极其宏伟,一大片渐次相连的山壁,形成一个个小山谷,一眼望去,仿佛漫山遍野尽是山丘丛林,如同一个世外桃源,但隐藏在这看似葱绿美好的景象下的,却是此处随处蔓延的血腥与杀戮。

一路走来,凌若夕已看到四五场生死决斗,胜利者带着满身的鲜血激动的欢呼着冲入自己的新房,失败者则死不瞑目的倒在地上,永远失去了心跳。

不断有人在旁边加油助威,他们**着上身,如同野人般疯狂的挥舞着双手,那些吼叫声,叫好声,是男人最原始的本性,对暴力的崇尚,对鲜血的向往,让人听得热血沸腾。

凌若夕隐隐感觉到体内的战意已处于蠢蠢欲动的状态中,只可惜,就算她有练练手的想法,以她目前的能力,也只有挨打等死的份儿。

“师傅,师姐她变得好奇怪。”越是单纯的人,越是能够感觉到外界的善恶,以及气场的转换,小一第一时间发现了凌若夕浑身萦绕的那股骇然气势,吓得躲到了老头身后。

“没事,是你师姐身体里的野兽苏醒了。”话虽如此,但他仍旧为凌若夕释放出的那股森寒的杀意感到心惊。

这得杀了多少人,才能够凝聚出这般浓郁的杀意?

或许这女人远比他以为的,还要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