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2章 姐妹暗战,偏心的父亲

第272章 姐妹暗战,偏心的父亲

凌克清大晚上被宫里的太监从被窝里挖了起来,得知北宁帝的召见后,他急忙换上朝服,戴上官帽,急匆匆乘坐马车入宫,也不知道在宫里与北宁帝商谈了什么,第二天清晨,他才带着一身的疲色,缓缓走出宫门,连早朝也没去参加,回到丞相府后,他便打发下人收拾行囊,准备离城。

“爹爹。”凌雨霏小跑着进入前厅,脸上挂着甜美的笑容,挨着凌克清坐下,“听管家说,您要出远门?”

“恩。”丞相慢悠悠放下了手里的茶盏,淡淡的应了一声。

“爹爹要去哪儿?”凌雨霏好奇的问道,自从凌雨涵出嫁,凌若夕自动离府后,她的日子过得是风生水起,在这丞相府,隐隐有了大小姐的架势。

“皇上有令,差我前去办事,你问这么多做什么?”凌克清横了她一眼,不仅没告诉他自己的去向,甚至还将她教训了一顿,凌雨霏顿时委屈的红了眼眶。

又是这样!从小爹的疼爱就只会给二姐,如今二姐出嫁后,他的眼里仍旧看不到自己,凭什么?

回忆起曾经,他每每出城办差,总是会提前告知凌雨涵,再看看自己的待遇,凌雨霏心底的怨气愈发加深,却又不敢直白的露出来,只能垂下头,将委屈往肚子里咽。

“府里的大小事务,你帮着你娘处理,若有不会的,去三王府找你二姐,让她帮衬着些,听到了吗?”凌克清提醒道。

“爹,你就放心吧,在你回来之前,我定会帮着娘亲,把府里打理得服服帖帖的,绝不会让爹失望。”凌雨霏拍着胸口,说得自信满满,她下意识忽略掉他的后半句话,找二姐?她怎么可能去向那个人求助?

凌克清点点头,在马车准备好后,他才抬脚步出府宅,后院的女眷齐齐围聚在府门前,准备送他上车。

忽然,一道人影疾步从府外这条幽静的青石板路前方走来,曼妙的身姿,精美的妆容,美丽的发髻上,几支金色步摇发出清脆的碎响,人还未走近,一股淡淡的花香就已迎面扑来。

凌克清转过身,眸光一亮,含笑看着不请自来的凌雨涵。

“怎么有空回府?”他柔声问道,一副慈父的姿态。

凌雨涵彬彬有礼的向各位姨娘行礼,尔后,才娇笑道:“爹要出远门,女儿怎能不来相送?”

“你有心了。”凌克清老怀安慰,重重拍了拍她的肩膀,眼底的慈爱浓郁得几乎快要溢出来。

站在女眷前列的凌雨霏看得暗暗磨牙,手中的绢帕险些被她给扯烂,又是这样!只要二姐一出现,爹的眼里就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人了。

“爹,女儿送你上车。”凌雨涵装作未曾看见身侧那些羡慕嫉妒恨的面容,温柔的搀扶着凌克清,架住他的手臂,将人扶上马车。

他静静站在甲板上,冲众人挥手道别:“都回去吧,别在外面站着。”

车夫恭敬的挑开车帘,凌克清这才钻入其中。

马鞭咻地挥下,抽打在马儿的臀部,双蹄凌空蹬起,马车咕噜噜朝前方挺近,很快,便消失在了道路的尽头。

直到车轮声渐渐远去,凌雨涵这才收回了目光。

“诸位姨娘还请进府歇息,小心着凉,今儿这风可大着呢。”她拿着一方白色的丝绢,遮挡住脸上娇弱的浅笑,提醒道。

几位姨娘承了她这份情,且不论这话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至少听着够舒坦,也给足了她们颜面。

等到这些如花美眷进入府宅后,门前,便只剩下凌雨霏与凌雨涵这对姐妹花,下人们退得很远,眼观鼻鼻观心,未曾将目光转向她们,这二小姐和三小姐打小就是这样,只要一碰上,不是冷嘲就是热讽,大概也只有在欺负昔日痴傻的大小姐这件事上,两人是同步的。

“二姐,听说最近三王爷又纳了几门小妾?”凌雨霏咯咯的笑着,眉宇间尽是得意。

这个二姐打小就爱慕三王爷,用尽了手段,将王爷从大姐的身边给抢了过来,可如今呢?不也一样没能得到善果吗?

凌雨涵嘴角的笑蓦地一僵,她这话分明是在往自己的伤口上撒盐。

想到凤奕郯回府后,接连纳的好几位美人,她的心就开始滴血。

“男人嘛,不都这样吗?”她强忍着心头的痛苦,故作善解人意的说道。

但凌雨霏太了解她,她刹那间扭曲的面容,她是看在眼里的,不禁笑得愈发开怀:“二姐要真能这么想倒也好,毕竟啊,王爷的红颜知己可是遍布北宁,若是二姐不放宽心,那还不得气死在府中吗?”

这话不可谓不恶毒,但凌雨涵即便心里再痛恨,再恼火,也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出任何有失颜面的事,她强笑两声,“三妹这张嘴是越来越利索了,倒是和大姐有些相像。”

“说到大姐,听说二姐这次前往南诏为南诏新帝大婚送去贺礼,还见了大姐一面?而且似乎还闹得不太开心?”凌雨霏笑盈盈的问道。

“三妹的消息果真灵通。”岂止是不开心,凌若夕那阵分明是将她的颜面狠狠的踩在了脚下!

“哪儿是妹妹我消息灵魂,这件事早就疯传两国,就算妹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可能不知道啊。”她这是在暗指凌雨涵丢脸丢大了,出丑的事,众人皆知。

“都是过去的事了,即使大姐她对我有所误会,我也不会放在心上,毕竟是自家姐妹不是?”凌雨涵说得振振有词,不知情的,还以为她同凌若夕有多姐妹情深呢。

凌雨霏自小最讨厌的,便是她这副装腔作势的模样,不屑的冷哼道:“二姐,比起大姐,你才是我最讨厌的!知道我最厌恶你什么吗?明明不是小白兔,却偏要装得纯良、无辜,哼,只可惜啊,你费尽心机,也没能得到王爷的心,不知道二姐每天独守空闺,心里可是一点不怨?”

她这是冲着凌雨涵哪儿疼,往哪儿戳呢。

“三妹。”凌雨涵即便有再好的修养,此刻也难再维持下去,她怒声低喝道,俏丽的脸蛋,已是一片狰狞。

“哟,二姐这是不打算装了?”双手环抱在胸前,她气焰嚣张的反问道。

凌雨涵深深吸了口气,不愿再理会她,拂袖离去。

冷眼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凌雨霏鄙夷的从鼻腔里挤出一声轻哼,“装什么大度?”

凌克清丝毫不知道在他离开后,所发生的一切,他此刻正闭眼静坐于马车内,车轮咕噜噜转动的细碎声响,不断徘徊在他的耳畔。

他微微拧起眉头,开始思考着,如何才能完成皇上下达的旨意。

劝说那个逆女回到南诏国帝王身边,促使两国战火停止。

她当真有这个能力能够做到吗?

凌克清不认为凌若夕有这个资本,两国交战,岂是一介女流能够阻止的?皇上未免太高看她了。

哪怕凌克清曾亲眼目睹过凌若夕的狠辣,以及她可怕的手段,但他依旧不曾对她高看半分,甚至隐隐对这个女儿,有着一分怨恨。

若不是因为她一时气愤,杀了二姨娘,他也不会在轩辕勇的面前抬不起头,随时随地担心对方会迁怒于自己。

“真不知道本相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有如此不孝的女儿。”他咬着牙,一字一字沉声念叨着。

不管她能否阻止两国战火,他只要完成皇上交代的事,就够了,抱着这样的想法,凌克清打了个哈欠,靠着车壁,缓缓睡了过去。

在他离开后,北宁帝急忙修书一封,差人快马传到南宫玉手里。

这封信上,写明了北宁帝的打算,并且也注明,他已派出凌克清,游说凌若夕的事,他提出,希望暂时停止战争,让南宫玉助凌克清见到他的女儿,从而达成父女俩见面一事。

南宫玉在得到书信后,只犹豫了一阵,便答应下来,“立即放出风声,就说北宁国丞相正在四处寻找皇后娘娘,想要同她相见。”

他相信,一旦这则消息传扬开,以她的个性,定会前去一见。

阿大立即领命,将风声传出,并派人在暗中故意扩散传言。

小丫第一时间打听到这个消息,她急忙将这件事飞鸽传书给凌若夕,并且写明,此事极有可能是个全套,希望凌若夕慎重考虑。

“凌克清?”凌若夕饶有兴味的眯起眼,单薄的身影稳坐在正厅的木椅上,黑色的长衫衣诀摇摆,一双马靴轻踩着曳地的白老虎皮坐垫的边角,她一边把玩着指缝间夹住的密信,一边托住腮帮,嘴角勾起一抹戏谑的笑。

“师姐,凌克清是谁?”正在用鸡毛掸子打扫房间的小一,好奇的问道,他从没听说过这个人名。

盘着腿坐在地上与黑狼玩闹的凌小白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好像娘亲以前的爹爹就叫这个名字。”

“啪嗒。”鸡毛掸子瞬间滑落,小一错愕的瞪大眼睛,一句话脱口而出:“师姐居然有父亲?”

“……”这话听着怎么那么不对呢?凌若夕嘴角一抽,斜睨了他一眼:“我有父亲很奇怪?难道你以为,我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么?”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小一赶紧摇头,“我只是从没听师姐提起过,所以有些惊讶。”

他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笑得颇为勉强。

“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有必要提起吗?”她淡漠的问道,话语透着丝丝凉薄的意味。

小一茫然的眨巴一下眼睛,他不认为凌若夕是那种亲情淡薄,且不孝的人,只看她对凌小白的宠爱程度就能看出,对待在乎的人,她有多纵容,有多重视。

那么,也就是说,这凌克清定做了什么事,让她失望,以至于,连提也不愿提起。

不得不说,虽然小一认识凌若夕的时间不久,却把她的个性琢磨得一清二楚,并且将她和凌克清之间的恩恩怨怨猜到了七八成。

“娘亲,怎么好端端的,突然提起那讨厌鬼?”凌小白蹬蹬的跑到她身边,蹙眉问道,神色略显不满。

他可没有忘记过,在凌府的那段日子,他们母子俩遭受到了多少的白眼,其实,也不乏有凌克清的漠视与冷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