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274章 决定见他

第274章 决定见他

北宁国边关,凌克清已在此处逗留了整整七日,每日好吃好喝的被人伺候着,甚至让他有些乐不思蜀,北宁帝听闻了他在边关的举动,立即震怒,勒令他马上找到凌若夕,并劝说其现身,主动向南诏示好,停止这生灵涂炭的战争。

没人知道凌若夕藏身何方,凌克清在接到旨意后,再不敢怠慢,急忙向城镇中屯扎的南诏国将士寻求支援。

无数的探子在两国四处寻找凌若夕的身影,却始终一无所获,她就像是失踪了,任凭他们将两国掀过来,也不曾出现。

“可恶!”又一次无功而返,凌克清气得暗暗咬牙,“她究竟躲在什么地方?”

“凌丞相。”边城的守城将军穿着一身威风凛凛的盔甲进入他居住的营帐内,一双虎目虎虎生威,单手搭上腰间佩刀,挺直腰杆道:“皇上传信,问你究竟何时才能找到我国的皇后娘娘。”

南宫玉的来信措词犀利,其中隐隐透着对凌克清的不满。

他尴尬的笑笑:“本相正在尽力寻找这逆女,还望将军多宽限些日子在皇上面前替本相说说好话,毕竟这事代表着两国长年邦交。”

“哼,你心里明白就好。”如今南诏胜利在望,又重兵在手,这位武将自然对凌克清没什么好态度。

他赔着笑,好不容易才把人送走后,便坐在椅子上,神色略显狰狞:“这个逆女!难道是故意不肯出现吗?”

思前想后,他还真的觉得以凌若夕的性子,不是做不出这种事来,顿时,心头一凝,若是这件事办砸了,皇上怪罪下来,那……

不行,他决不允许自己在皇上面前丢脸,更不能让皇上对自己失望。

双眼危险的眯起,一抹阴恻恻的笑,爬上了他的嘴角。

没过几日,凌克清在四处寻找凌若夕的路上,遇到劫匪,身受重伤,于北宁国一座小镇上休养的消息好似长了翅膀般,传遍各地。

凌若夕也收到了信,她噗哧一笑,笑容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嘲讽:“他居然会相处这种把戏。”

难道她往日表现得有这么善良么?在听到他遭难的消息后,便会冲动到自动现身,前去探望?

凌若夕开始回想自己的一举一动,想了半天,仍是没有想到她究竟做了什么事,导致凌克清产生这种想法。

“娘亲,你干嘛笑得这么可怕?”凌小白蹬蹬的跑到她身旁,蹲在地上,仰着头,凝视着她,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生可爱。

“你说,我是不是该给他一个机会,让他好好抒发抒发这么多年来的父爱呢?”凌若夕挑眉问道,她真的很想知道,若给凌克清一个机会,他会说出怎样无耻的话。

凌小白一脸茫然,没听明白她在讲什么,但秉着娘亲要做的事自己得全力支持的原则,他立马点头:“娘亲想做就去做吧,宝宝会是娘亲最忠实的后盾。”

“正好,我有些话也想问问他。”打定主意后,凌若夕便从椅子上站起身,墨色的衣诀顺势垂落,马尾摇曳,“去,把暗水找来。”

凌小白幽怨的撅着嘴:“娘亲,宝宝不是跑腿的。”

“哦?”凌若夕饶有兴味的笑笑。

“想要宝宝跑腿也不是不行啦。”他立马换了口气,手掌在身前轻轻搓动几下,一副极其猥琐的表情。

“……”他每每露出这种表情代表着什么,凌若夕太清楚不过,“你确定要问我要跑路费?”

额……

为毛他有种不详的预感?但对银子的贪婪,让凌小白选择性的忽视掉了心头的不安,他重重点头:“娘亲说过,等价交换,宝宝替娘亲跑腿,这可是力气活,娘亲当然得给宝宝一点甜头。”

“是吗?”凌若夕不打算培养他在自己这儿妄想赚银子的想法,当即道:“那咱们就来算算,从你出生,哦,不对,从你出现在我的肚子里,一直到今日,为了让你安全出世,让你平安长大,我付出了多少心血。”

她作势掰着手指,打算和凌小白算算总账。

卧槽!要不要这么精打细算?

凌小白吓得浑身一抖,脸上的表情立刻换做了讨好:“哎哟,宝宝是同娘亲说笑的啦,娘亲是谁,咱们俩是什么关系?母子之间的情意怎么能用银子来衡量呢?宝宝可是立志要做视金钱如粪土的人啊。”

他骄傲的说出了自己的愿望,手掌砰砰拍着胸口。

视金钱如粪土?凌若夕嘴角一抖,忍不住伸出手掏掏自己的耳朵,她很怀疑,是不是她的听力出现了幻觉,否则,她怎会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么让人难以相信的话。

“行了,这种话你说得不害臊,我听着都替你害臊。”凌若夕懒得理会凌小白的抽风,他要是视钱财如粪土,这世上大概就没有贪财的人了。

屈指重重在儿子的脑门上一弹,凌小白顿时委屈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丫丫的!他说的是真的有木有?和娘亲相比,银子算什么?虽然它的确挺重要的。

将凌小白打发前去为自己跑腿,凌若夕这才放松的重新坐回椅子,身体慵懒的斜靠在木椅上,指腹轻柔眉心。

大夫人的死,不知道凌克清是否知道些内情,再怎么说他们曾经也是多年的夫妻,若大夫人当真与云族有何联系,照理说他不该一无所知才对。

眼底一抹精芒转瞬即逝,不管怎么样,先见到凌克清再说。

当天,凌若夕便带着暗水、云旭、凌小白、黑狼四人出发,赶赴小镇。

“娘亲,咱们干嘛要去见那讨厌鬼?”凌小白不满的拧着眉头,在入城时,紧紧握住凌若夕的手掌,问道。

冷清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将四人的身影笼罩在内,镇上此刻少有人烟,安静的街头,只有若有似无的打更声时而传来。

凌若夕淡笑道:“他不惜放出风声,让天下人知道,他是为了见我,被匪徒所伤,你说,他做到这个地步,我要是不见他,岂不是说不过去?我可是很善良的人啊。”

话音刚落,众人忍不住抖了抖嘴角,善良?这个词真的能用在她的身上吗?

“怎么,你们有不同的意见?”凉凉的眼刀刷地一下,刺向他们,好似他们若敢点头,她便会好好教训他们一番似的。

没人想体会她的暴力,就连好战的暗水,此刻也不自觉生出了一丝惧怕,这女人前两天可是独战深渊地狱的众多高手,且只受了一些轻伤,虽然他善战,也好战,但他可不想随随便便的找虐。

“姑娘是这天底下最善良的女子。”暗水殷勤的笑道,脑勺后的小辫子一摇一晃。

凌若夕这才满意的收回了眼刀,抬脚继续朝情报中所说的那间客栈走去。

凌小白和云旭以一种我鄙视你的眼神,白了暗水一眼,丫的,这男人平时看不出来,献殷勤的能力居然如此超凡。

他们的鄙视对暗水而言,毫无任何意义,他甚至特骄傲的昂首挺胸,尾随着凌若夕的步伐前进。

客栈的大门大大的敞开着,柜台后,守夜的掌柜正趴在台面上,昏昏欲睡。

云旭立即上前敲敲桌面:“掌柜的。”

“啊?”掌柜迷迷茫茫的醒来,擦擦眼睛,“几位是要住店?请问要几间房?”

没想到大半夜居然还有客人上门,掌柜顿时犹如打了鸡血,浑身的睡意也在刹那间烟消云散。

“北宁国丞相凌克清在哪个房间?”云旭顶替凌若夕出声问道。

掌柜脸上的笑顿时一凝,他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几人一番,最后目光落在了凌若夕的身上,这女人,似乎在哪儿见过。

他放肆的打量让云旭顿时有些不悦,手掌轻轻握住了刀柄,想要教训他一番,让他知道,觊觎云族未来主母的下场。

或许是他身上散发的杀意太过骇人,掌柜立马警觉,尴尬的笑了笑,“几位是来找凌相的?他在天字一号房,小的这就带几位过去。”

“不必了。”凌若夕果断的拒绝了他的提议,抬脚踏上二楼的木梯,钝钝的脚步声在安静的走廊上响起,她目不斜视,顺着一排排林立的房间走过,最后脚步停在悬挂着天字一号房木牌的房门外。

锐利的眼眸不经意扫过四周,强悍的玄力威压,犹如一张密网,将周围的一切动静通通尽收在内。

房间里只有凌克清一人的气息,四周也无隐藏的人。

凌若夕轻轻拧起了眉头,这状况有些出乎她的预料,凌克清身边怎么可能无人保护?

诡异的情势,不仅没让凌若夕放下警戒,心头反而愈发戒备了起来,抬手轻轻敲响了房门。

“谁?”一道许久未曾挺过的熟悉声音从屋内传出。

“是我。”她抿唇开口。

屋内顿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碎响,很快,紧闭的房门便被人从内打开,披着一件黑色披风,面容苍白的凌克清出现在她的眼前。

他深深的看了凌若夕许久,神情似欣慰,似愧疚,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对凌若夕有多么身后的父女情呢。

但凌若夕却没有看漏,在他那双精明的眼眸深处,暗藏着的狂喜与得意。

“有什么话,进来再说吧。”凌克清缓缓侧过神,叹息道。

凌若夕也不矫情,带着云旭等人径直步入房间,尔后,犹如主人般,在屋内的圆桌旁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