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4章 大婚惊变

第304章 大婚惊变

夜色微凉,南诏国的使臣被安排在主事堂旁的殿宇中,落脚歇息,随队前来的侍卫们,严阵以待把守着殿宇的四周,殿宇内此刻,有微弱的烛光传出。

“皇上,依微臣看,这云族十分诡异,这场大婚也到处透着不同寻常的气息,您不该贸然前来的。”卫斯理站在房间的书桌外,神色复杂的看着此刻占据主位,在椅子上坐下,一身侍卫打扮的某皇帝,叹息道。

自从得知身为云族少主的云井辰即将大婚,皇上他不仅四处宣传这个消息,甚至于,还乔装打扮,混入随行的侍卫中,无论自己如何反对,也没能让他改变主意。

南宫玉面色森寒,并没有因为他的话,而有任何的动容,“找到她的行踪了吗?”

他之所以来这里,不过是想看看,面对云井辰的大婚,她会做出什么事,她不是在意他么?可是如今,她所在乎的人,却背叛了她。

她定会失望吧。

曾经,他有多在乎她,如今,他就有多痛恨她,只要一想到,云井辰背叛她后,他的心就忍不住一阵畅快。

看吧,她放在心窝里的人,也不过如此。

“回皇上,微臣一路前来,始终未曾发现凌姑娘的行踪。”别说是她的人影,就算是她身边的那帮人,他也没有见到。

没有出现吗?

南宫玉毫不失望,因为他坚信,那个女人绝对会出现。

眼底一抹寒芒迅速闪过,他勾勾手指,示意卫斯理附耳过来,凑在他的耳畔轻声吩咐几句,只见卫斯理的脸色在瞬间大变,似惊愕,似难以置信。

“皇上,这……不太好吧?”他下意识想要反对。

“朕的命令连你也不肯听了吗?卫斯理!朕任你为宰相,重用你一介书生,你应该知道什么叫君令如山。”冰冷的警告脱口而出,让卫斯理满腹的话语,通通消失在了唇齿。

他一脸颓败的低下头去,“微臣,领命。”

“很好。”南宫玉满意的笑了,起身从龙椅上站起,手掌轻拍了几下他的肩膀:“那么,这件事朕便全权交由你去办,朕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

卫斯理只觉压力山大,苦笑着应承下来。

自古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皇上已说到这个地步,除了答应,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一场腥风血雨,在这无垠的夜色中悄然出现。

大婚之日到来,大清早,终年白云环绕的云族,被喜庆的红绸占满,放眼望去,整个山巅尽是红色的海洋,穿着月牙白锦缎的弟子们,正忙碌着引赶来观礼的宾客入席,三千流水长席,摆满主事堂外的空地,两侧鲜花璀璨,一条红毯从山道的尽头一路延伸到主事堂的正门,白玉铺成的地板,熠熠生辉。

“怎么没看见新郎官啊?”有宾客交头接耳的嘀咕道,他们来到云族也有两三天,却连新郎新娘的面,也没见到一次,这事怎么想怎么诡异。

凤奕郯坐在距离主事堂最近的圆桌旁,闻言,眼底一抹精芒迅速闪过,他拥着身旁的妾侍,一边饮酒,一边等待吉时到来。

云族的弟子们捧着菜肴送上席间,更有不少蓝阶修为的高手,充当大婚的守卫。

凌若夕低垂着脑袋,坐在末首的圆桌旁,一双眼睛时不时打量一下四周,眉头暗自一皱。

“姑娘,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太对劲?”明明是大喜的事,怎么总让他觉得心神不宁呢?暗水凑到她耳畔,略显担忧的问道。

凌若夕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先看看情形再说。

不止是他们,此刻坐在这儿的宾客,都有这样的感觉。

“皇上,事情已经办妥了。”卫斯理在得到侍卫的答复后,立即向南宫玉禀报道,在外人眼中,他不过是起身与随行的下属耳语交谈,谁也没发现,这名侍卫,竟是南诏国现任帝王。

“吱吱吱。”不对劲,太不对劲了!黑狼趴在凌若夕的大腿上,不停的叫嚷着。

少主成亲,族长竟没有露面,而且,这里的弟子们,全是云井寒的亲信,根本没有一个是少主的人。

凌若夕轻轻替它捋了捋因不安竖起的绒毛,示意它放松一些,不管怎么样,且看下去再说。

“吉时到,请新郎新娘入场。”一名穿着白衫的弟子站在主事堂门前,朗声说道,蓝阶巅峰的威压,将他的声音扩散开来,响彻山巅。

谈笑声戛然而止,所有人纷纷朝后转过头去,望向红毯尽头。

两道人影缓缓从林间踏上红毯,精美的火红霞帔,垂落着珠帘的凤冠,女子曼妙的身影,映入众人的眼帘。

“这就是新娘?真漂亮啊。”人群里有人不自觉出声赞叹道。

“的确是位佳人。”凤奕郯执杯淡笑,一双深沉的眼眸不着痕迹的扫过四周,似在寻找着什么。

凌若夕面色微沉,尤其是当她见到站在新娘旁,那张熟悉的面容时,身侧平稳的气息,竟出现了一瞬的波动。

“有杀气!”能够来此的宾客哪一个不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高手?即使那道杀意转瞬即逝,但仍然没能逃脱他们的感官,众人立即警觉,握住随身携带的武器,紧张的张望着四周。

站在南诏国随行侍卫中的南宫玉瞬间抬起头,目光精准无误的刺向凌若夕所坐的方位,嘴角勾起一抹阴鸷的笑。

她果然来了!

凤奕郯更是手臂一颤,杯子里的酒水摇晃着溅到他的手背上。

绝杀等人担忧的看了眼此刻已然恢复平静的凌若夕,方才凌姑娘居然失态了?这种事,平日里他们连想也不敢想。

心头愈发好奇这云族的婚事究竟同她有怎样的关系。

“嫂子。”云井寒笑盈盈的从主事堂内走出,身影峻拔、高挺,他穿着一件深红色的锦缎,从红毯的前方,缓缓踱步而来。

云玲面露一丝略显羞涩的浅笑。

“大哥,恭喜啊,今日竟能抱得美人归。”云井寒刚走到二人面前,便大笑道。

“没想到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会这么好。”不少放松下来的宾客,瞧着眼前这副兄慈弟恭的画面,暗暗感慨。

越是庞大的世家,越是暗潮涌动,他们原本以为云族也会是这样,但是他们却意外的发现,这二少爷云井寒,竟如此和颜悦色的恭喜哥哥成亲,心头的情绪颇为复杂。

似羡慕,又似嫉妒。

云井辰邪笑着微微颔首,修长的手指轻轻握住云玲的,与其十指紧扣。

“快,请新郎新娘入屋拜堂。”云井寒似是突然间清醒过来,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侧过身体,让开了通往主事堂的道路。

凌若夕身侧的气压成直线骤降,当那对新人一步一步朝她走来时,她心头那股想要施虐的冲动,愈发浓郁,浑身围绕着的空气,似也在这一瞬间被彻底冰封。

“姑娘……”暗水一脸担忧的拧起了眉头,虽然他不清楚凌姑娘同云族之间到底有怎样的恩怨,但他看得出,自从这对新人出现后,她的情绪始终不太对劲。

“蹬蹬。”

“蹬蹬蹬。”

轻缓细碎的脚步声,在耳畔变得愈发清晰,凌若夕紧握住拳头,脑袋垂得愈发低了。

就在二人抵达她的面前,那两双镶着金丝边线的鞋子突然间停下。

“姑娘,小心——”一声爆喝,从暗水的口中发出,凌若夕只来得及侧身飞起,下一秒,一道凌厉的掌风便轰然砸向她方才落座的位置。

“哗啦啦啦。”桌椅在顷刻间变作了碎片,木屑的残渣被气浪卷入空中,惊变在一瞬间出现。

凌若夕拧眉傲立在半空,身后,尖刀部队的队长们一字排开,寒风刮动着他们的衣诀,猎猎作响。

一击不中的云井辰面无表情的退到云井寒身边,火红的喜袍,此刻在杀意中翻飞。

“怎么回事?”宾客们惊呆了,谁也没想到,在这会儿就会出现这种变故,纷纷从椅子上站起身,北宁国的侍卫们立即将凤奕郯和他的妾侍团团围住,护在中央。

南诏国的人更是将一身侍卫打扮的南宫玉保护住,唯恐他被战斗殃及。

轩辕世家的使臣们,悄然退到人群后。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上下两方无声对持的人影上。

“那是哪方人马?”

“好像是玉门。”

“难道他们同云族有仇?”

无数的疑惑在宾客们的心窝里升起,他们紧张而又兴奋的观察着,只要被攻击的不是他们,他们就不用担心,现在最要紧的是看戏,是围观。

八卦的癖好,可不是只有现代人才有,他们也同样不少。

凌若夕气场全开,凌然的气势如同一张密网,席卷整块空地,她眉梢冷峭,漠然道:“二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沙哑的声音从她的嘴里吐出,暗水等人微微一愣,她这是怎么做到的?

云井寒讥笑道:“本少爷可不记得有请凌姑娘你,前来观礼。”

“凌姑娘?”众人错愕的抬起头,将凌若夕等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二少爷,你看错了吧?这分明是玉门的人啊。”

他怎么连男女也分不清了?

云井寒低垂下头,口中不断有嗤笑声传出:“男人?玉门?各位,你们可要看清楚了,她分明是凌若夕!”

铿锵有力的话语掷地有声,如同一道惊雷,霍地炸响在众人的耳畔。

除了凤奕郯与南宫玉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外,其他人,根本不敢相信,他们伸出手擦了擦自己的眼睛,仔细看了看,“不对吧,二少爷她真的是男人,再说了,这凌若夕怎么可能来到这儿?”

质疑声此起彼伏,凌若夕从头到尾除了最初的一句话后,便再未开过口,只是暗自戒备着。

“哼,本少爷难道会认错人吗?就算她化成了灰,本少爷也不会认错,她是凌若夕,将战火带入云族,害得本少爷的哥哥对她痴心一片的贱女人。”云井寒说得咬牙切齿,好似在为云井辰打抱不平一般。

一双阴鸷如毒蛇的眼眸,死死的瞪着半空中傲立的人影,若是眼神可以杀人,或许凌若夕此刻早已在他的视线里被千刀万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