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07章 端茶嗑瓜子看戏

第307章 端茶嗑瓜子看戏

凤奕郯也说不清为何会突然间做出这种举动来,只是莫名的觉得,身旁原本貌美如花的妾侍,变得很是碍眼,就连那曾叫他惊艳的哭泣,此刻也从楚楚动人变作了面目可憎。

他眸光晦涩的盯着半空中被一帮气势逼人的男人保护在后的女子,眉宇间掠过一丝复杂。

“王爷?您这突然间是怎么……”妾侍被这变故吓傻了,她弄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何事。

王爷他平日不是最喜欢自己梨花带泪的样子吗?甚至为了自己,不惜冷落王妃,可是为什么现在却变得如此陌生了?

“住嘴。”凤奕郯冷冷地朝她扔去一个眼刀,“你若再哭,回府后便收拾行囊回家吃自己。”

这是警告也是威胁,果不其然,妾侍面上的泪珠顿时止住,她委屈的垂下头,即使知道他这话有多伤人,但她也不敢更不能流露出半分的反抗。

这副唯唯诺诺的姿态,更是让凤奕郯心情骤降,不是她,这些女人纵然再美,终究不是她!

“混蛋丫头,看看那边,他从刚才就一直在望着你呢,啧啧啧,瞧瞧这小眼神,要多哀怨有多哀怨,我说你是不是对他做过什么坏事啊?”鬼医一脸奸笑的凑近凌若夕的耳畔,手指轻轻指了指殿宇顶端。

这贵气逼人的男人一脸悔不当初的表情,怎么看怎么腻歪,也难怪他会想歪,甚至误会凌若夕是不是曾抛弃过他,否则,干嘛他会是这副样子?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那么炽热的目光,凌若夕怎么可能看不见?只可惜对凤奕郯,她除了漠然,还是漠然,他曾经的诋毁与羞辱,历历在目,这具身体的本尊本该是他未过门的未婚妻,却被他从小嫌弃,这也就罢了,纵然是在六年前的变故发生后,他却任由旁人对她肆意诋毁,如今,见自己势力渐成,于是就想要后悔?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么?

凌若夕甚至连一个正眼也未曾朝凤奕郯看去,只把他当作空气。

鬼医挨了骂,也不郁闷,耸耸肩。

“你们太嚣张了,二少爷,不能让这些人在族里肆意妄为,不然,云族百年的威名,今日就会彻底葬送掉。”下方一名云族弟子恶狠狠的说道。

能够被收为云族的入室弟子,他们心里的骄傲不言而喻,可是如今呢?区区一个女人,带着一群莽夫,竟敢无视他们,蔑视他们,这口气,他们不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云井寒阴恻恻的盯着正与鬼医谈笑风生的女人,紧抿的唇瓣勾出一抹笑,那笑参杂了扭曲的愤怒,一样的!她这副目中无人的表情,与云井辰简直如出一辙!

可恶!可恶至极!

“动手。”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两个字,带着冲天的戾气。

话音初落,守卫在他身侧的弟子瞬间从原地消失,宛如出笼的猛虎,朝空中猛扑而去。

“来得好。”壮汉杀得兴起,眼见敌人自动送上门,当即大喝一声,率先截住两人。

紫阶的威压迅速爆发,一股股可怕的气浪刮得众人几乎快要睁不开眼。

除了凌若夕与鬼医,尖刀部队的队长倾巢出动,在半空中形成一道保护墙,将所有袭击凌若夕的攻击,通通截下。

“哎呀,打得好!”鬼医连连叫好,兴奋得面容染上了一丝红潮。

凌若夕悠然悬空站定着,在这骇然的气浪中,稳如泰山。

“卧槽!”暗水刚一脚踹飞正面袭来的敌人,左侧立即有劲风呼啸而至,他忍不住心头一凝,身体诡异的在空中九十度旋转,敏捷的躲开:“特么的,偷袭这么不要脸的事,你们居然做得出来?我可真替你们的父母丢脸啊。”

“放肆!”他带着侮辱性的言语,彻底激怒了这帮弟子,一个个怒红了双眼,下手愈发不留情。

只可惜,实力的悬殊是**裸的,他们的一招一式,甚至连众人的衣摆也没能碰到。

“喂喂喂,他们这是在耍猴吗?”鬼医无力的揉揉太阳穴,明明有一击必杀的能力,却偏偏要捉弄着这帮人玩儿,果然,就连暗水他们也被混蛋丫头给带坏了。

“你这是什么眼神?”凌若夕接收到他投递而来的诡异目光,顿时,眸光一寒。

鬼医只觉一股凉气从背脊蹭地窜上了头皮,忙不迭讪讪笑了两声:“哎哟,我哪有什么眼神?我这是在心里夸你调教有方呢。”

妈蛋!他容易么他?做师傅做到这个份儿上,他快要泪流满面了有木有?

天底下还能找到一个比他更加悲催的师傅么?被自己的徒弟威胁神马的,真心够了。

话虽如此,但鬼医的脸上却没有半分生气,那双眼闪烁着的,是温暖的纵容与淡淡的宠溺。

他到底在一个劲的想什么?表情怎会这般猥琐?

凌若夕无奈的叹了口气,将目光投放在战场上,眼前的局势与其说是厮杀,更像是单方面的捉弄,那帮云族的弟子宛如被暗水等人牵住锁链的猴子,全力挥出的攻击,通通被避开,不仅如此,每一次落空,还得忍受他们的奚落与嘲笑。

简直是身体和心灵的双重打击。

“我记得他们以前没有这么恶劣吧?”凌若夕顿时有种刮目相看的错觉,什么时候,她心里耿直的代言人们,也学会了这般无耻、猥琐的手段?

鬼医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双手环抱在胸前,嘟嚷道:“这就叫近墨者黑。”

“谢谢,我更喜欢你形容成近朱者赤。”凌若夕用眼角腻着他,反驳道。

“你这分明是在给自己的脸上贴金。”鬼医撅着嘴,神色很是不忿。

明明就是她把暗水他们给带坏的,还什么近朱者赤?有这么拐着弯自己夸自己的吗?

“速战速决,你们若是不行,就退下来,换我上。”眼见暗水他们似乎有打消耗战,继续捉弄的迹象,凌若夕当即下了命令。

解决这些弱小的敌人,还需要这么多时间?那他们完全可以回家吃自己了。

她清脆冷峻的声音涌入战场,原本还想继续发挥恶趣味癖好的众名队长立即停下了躲闪的脚步,周身的气息瞬间暴涨,火力全开。

“哇擦,紫阶巅峰?”要不要这么给力?围观的宾客通通吓得双眼脱窗,原本以为高手只有一两个,可谁能告诉他们,为什么这些人,每一个都是紫阶的强者?

这些让人窒息的压迫感,源源不断的徘徊在空气中,即使是站在下方远处,仍旧能够被这股压力弄得胸口闷痛,更别说直接承受的云族弟子了。

甚至不用暗水他们亲自出手,这批虾兵蟹将便一个个口吐鲜血,如同胸口中了炮弹般,被轰地砸下。

“砰砰砰。”身体犹如流星陨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个深坑,平坦宽敞的浮云地,出现了道道裂痕。

“太弱了太弱了。”暗水悠悠然收回外放的气势,咂吧咂吧嘴唇,一脸没尽兴的表情。

“同感。”壮汉连连点头,“这些人也就有些嘴上功夫,真要动起手来,也不过如此。”

“不要把每一个人都想得和你们一样暴力。”就连最稳重、冷漠的木尧梓,也在一旁吐槽着。

那一句句如同刀子般刺人的讥讽话语,从天空中落下,他们可没有当面羞辱人的心虚感,反而说得愈发过火。

“好凶残。”一名宾客悄悄咽了咽口水,湿滑的舌尖舔舔干涩的唇瓣,双腿有些发软。

“好暴力。”

“这就是凌若夕手里的筹码吗?”难怪她敢只带这么点人,就杀上云族,原来是手里握有王牌啊。

有这帮高手助阵,就算是面对上百人,上千人,她也不需要害怕。

那些赞叹的,惊愕的目光,极大程度上满足了众人的虚荣心,他们挺起胸膛,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喜悦的笑容溢出嘴角,脸上的笑,如花儿一般灿烂。

“我好像看到他们后边有一条尾巴正在摇晃。”鬼医无力的叹息道,他很想问,只是被人夸了一句,真的至于这样吗?很丢脸有木有?

“欠调教。”凌若夕眸光一闪,没好气的说道。

“我看啊,肯定是你平时太严厉了,不然,怎么会只是几句赞美的话,就把他们变成这副德性?”鬼医开始抨击凌若夕平日里惨绝人寰的训练手段。

正所谓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瞧瞧,眼前这不就是么?

“……是他们心理素质不过硬,与我无关。”凌若夕立即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真这么喜欢听赞美,回去后,我派人一天十二个时辰,日日夜夜在他们身边说给他们听,保证给他们把这病给治好。”

她一点也不想将来每次战斗,就出现这一幕。

鬼医顿时愣了,他嘴角不自觉**几下,朝着凌若夕高高竖起了拇指,“你够狠。”

妈蛋,这么操蛋的事,也就只有她能想的出来,甚至有可能真的照做。

“多谢夸奖。”凌若夕勾唇一笑,坦然的将他的‘表扬’收下。

卧槽,这女人的无耻已经登峰造极了,有木有?他那是夸奖么?是么?

鬼医再一次领略了什么叫做哑口无言,面对这样的凌若夕,除了保持沉默,他啥也做不到。

“喂,还有人吗?老子还没尽兴。”壮汉轻轻抬着下巴,冲下方的云井寒和云玲嚣张的叫嚷道。

就这么点敌人,连给他塞牙缝也不够的。

“哼,不愧是他看上的女人,还算有点本事。”云井辰阴鸷的目光愈发冷了,话意有所指。

“谁看上你了?”鬼医头顶上浮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凌若夕眉心一跳,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双眸冷峻如冰川,凉凉的从空中落下,刺在云井寒的身上,“这种本事一般人可学不来。”

“牙尖嘴利,就算你有高手坐镇那又怎样?今日,你必将死在此处,绝不可能有逃生的机会。”云井寒咬牙切齿的低吼着,态度极其笃定,也极其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