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46章 那是他的女人

第346章 那是他的女人

寒气围绕在云井辰的身侧,那好似寒冬腊月里刮出的凉风,让暗水愈发的不安,脑袋垂得更加低了。

“云族少主,这件事非暗水的过错,凌姑娘一心心系小少爷,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绝杀冷静的劝说道,他虽然也气暗水抛下凌姑娘一人赶回来,但他却能够理解。

“呵,那你们谁能告诉本尊,她一个人要如何离开深渊地狱?”云井辰怒极反笑,满是寒气的笑容,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绝杀一时哑然,他担心的,何尝不是自己所担心的?深渊地狱通往外界的通道,早已在他们离开时被摧毁,短时间内,只怕很难重建,再加上,如今山谷里滞留的人,实力大多普通,没有三五个月,只怕凌姑娘很难离开。

“没话说了?”云井辰冷笑一声,“本尊现在不会同他计较,若凌若夕安然也就罢了,但凡她有任何损伤,暗水,本尊不管你是不是她的心腹,必要亲手宰了你。”

说罢,他纵身一跃,妖娆的身影,迅速消失在这夜幕之中,他必须要赶去深渊地狱,只因为,那是他的女人。

目送他的身影彻底消失,绝杀才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冷眼扫过暗水:“你好好想想怎么同大家解释吧。”

云井辰的怒火虽然过去,但尖刀部队的人,如今还不知道这个消息,若是晓得了,暗水的下场可想而知。

暗水面色颓败,沉默了半响后,他才咬牙道:“我会去带凌姑娘回来的。”

他早就做好了准备,在把回魂草送到后,马上赶回去,救出凌若夕。

“你去做什么?就凭你紫阶巅峰的修为,能做什么?”绝杀一针见血的问道,“我敢保证,若你出现在云族少主的面前,你的小命可就真的危险了。”

永远不要去怀疑一个知道心爱的女子,身陷险境后会有多愤怒。

绝杀方才看得真切,云井辰是真的对暗水动了杀心,他不敢保证,暗水莽撞的赶过去,那男人会不会在愤怒之下,一掌劈了他。

“那我该怎么办?”暗水缩了缩脑袋,好吧,他承认他还不想死。

“等着,有他前去,凌姑娘离开的机会又大了几成。”毕竟,那人的修为已到天玄巅峰,有他帮忙,对凌若夕而言,必定是如虎添翼,反正总比暗水独自跑去,要好得多。

一场闹剧总算是结束,云井辰一夜飞奔,踏碎一地星光,到达了悬崖上。

体内丰盈的玄力,如今已所剩无几,初升的旭日,划破浓雾,洒落下淡淡的霞光。

此时,凌若夕正拧着眉头,站在那处还未完全封掉的通道口外来回踱步。

“凌姑娘,你打算从这条隧道离开吗?”一直缠在她身边的男人们,此刻出声询问道。

他们不会认为,凌若夕会久留在这里,却没想到,她才来了一天,就在开始琢磨离开的途径。

“我先下去看看再说。”她必须要清楚,这条隧道究竟被损坏到怎样的程度,纵身跳下洞口,借着窸窸窣窣的阳光,朝漆黑的通道前方走去。

碎石遍地,她微微眯着眼睛,才能看清山洞内的情形,情况比她预期的还要糟糕,从洞口往前不到四十米,整条隧道全部塌陷,巨石完全将这窄小的隧道封堵住了,要想将石头全部清理掉,工程不可谓不大,而且,极其浪费时间。

凌若夕摇摇头,心情好似堆了块石头般,有些沉甸甸的。

她顺着原路返回,还没离开洞口,耳廓猛地一动,听见了从洞外传来的打斗声,眉心一拧,立即飞身而起,刚落地,空气里传来的那股熟悉的玄力波动,让她不自觉愣住了。

这股气息……

“妈的,天玄巅峰,比绝杀老大还要厉害!兄弟们,大家一起上。”原本围聚在洞口外的男人们,此刻战意澎湃,准备向那擅闯深渊地狱的外来者扑去。

“都给我住手!”混杂了紫阶巅峰玄力的声音,好似一道惊雷,炸响在众人的耳畔。

不论是正在打斗的两人,还是正准备出手群攻的男人,纷纷停下了动作,他们茫然的转过头,瞧着站在洞口旁的那抹墨色人影。

凌若夕还未来得及解释,眼角一抹红影飞速闪过,下一秒,她整个人已被对方紧紧的抱住。

“= O =”男人们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纷纷傻了眼,那啥,谁能给他们解释解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毛他们会见到凌姑娘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紧抱在怀中?

许是四周投来的目光太过强烈,凌若夕只在短暂的惊愕后,便立即回过神,手肘用力朝后击去,却轻而易举的被云井辰化解。

“女人,你想让本尊担心死么?”喑哑的嗓音,传入她的耳畔,那毫不掩饰的担忧与关切,让凌若夕冷硬的心房,瞬间被击中,有淡淡的涟漪,在她平静的心潮内,荡漾开来。

心头的抗拒,似乎也在此刻烟消云散,她能够感觉到,抱着自己的这具身体,正在轻轻发颤。

“隐瞒本尊跑来这里,又一个人留下,女人,你可知道本尊会担心?”云井辰恨不得一把掐死这个只会让自己生气的女人,她还能再没心没肺一点吗?

凌若夕一时有些哑然,面对他夹杂着痛心的质问,她无话可说。

“还好你没事,否则,本尊定要将那暗水千刀万剐。”云井辰咬牙切齿的说道,松开手,将她的身体掰了过来,从头到脚把人打量了一番,最后,目光落在她的右边肩膀上,眸光一沉:“你受伤了?”

那略显臃肿的肩膀,让他想不发现也难。

“小伤而已。”凌若夕满不在乎的开口,在她看来,只是骨头错位,根本不值得大惊小怪。

“小伤?”云井辰怒极反笑,阴冷的笑容带着一分怒火,他迅速出手,手掌用力握住她受伤的肩头。

尖锐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让凌若夕平静的脸色,微微一变。

纵然她早已习惯了疼痛,但这并不代表,她感觉不到痛苦。

“松手。”她冷下脸,略带薄怒的眸子,死死的瞪着他,冷声命令道。

“你也会痛吗?”云井辰没有松手,但掌心的力道,却减弱了几分,他终究是舍不得让她疼,让她痛的,哪怕只是一丝丝,他也不愿意。

“不会痛的人,还能叫做人吗?”凌若夕厉声问道,身体一转,迅速将自己的肩膀从他的掌下解救出来。

若不是他表现出的关切太过真实,在他动手时,她就会采取反击了。

“那你可知道,本尊得知你来到这里后,又未曾归来,本尊的心里有多难受?”云井辰痛心疾首的问道,神色看上去委屈极了,那愤怒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让凌若夕眼底的薄怒,烟消云散。

这个男人是真的在关心她。

心里说不动容那是假的,她甚至隐隐感受到了从心尖升起了那丝喜悦。

“你怎么下来的?”她不愿去细想心里的情绪究竟是什么,总觉得答案,不会是她想要知道的,随口将话题转开,定眼将眼前的男人打量了一通后,眸光微变。

他的形象不可谓不狼狈,羽冠早已落下,三千青丝,凌乱的堆积在肩头,名贵的锦缎,布满了被风刃割出的细小裂痕。

“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她略显不悦的问道,或许连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这番话里,带着的几不可查的担忧与恼怒。

云井辰心头一甜,她的反应让他很是喜悦,至少,她在关心着他。

持平的嘴角,缓缓扬起一抹惊心动魄的笑,“从悬崖上跳下来,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了。”

他说得极其无辜,但凌若夕却听得眉头紧皱。

“你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吗?”那道结界对于实力高超的人而言,威力大到怎样的地步,她清楚得很。

可想而知,他在闯入结界时,受到了怎样艰难的难关,才会把自己给弄出这副样子。

云井辰莞尔一笑,笑得眉眼弯弯,似两道弯月,煞是好看,“女人,本尊很高兴,你的关心。”

说罢,他的身影诡异的在原地消失,下一秒,凌若夕就感觉到了唇瓣上传来的温热触感,深邃的黑眸瞬间放大,这个突如其来的吻,让她惊呆了。

“嘶!”围观的男人们倒抽了一口凉气,他们不认为这样的举动有多惊世骇俗,只是在惊讶,居然有人找死的敢去亲凌姑娘?

呼啸的凉风环绕在他们二人的身侧,衣诀翻飞,青丝乱舞,那些好似丝绸般柔顺的发丝,早已分不清是她的,还是他的。

“云井辰,你……唔……”动怒下的言语,瞬间化作了一记深吻。

她的腰肢被他紧紧箍住,龙舌滑入唇齿,霸道却又不失温柔。

凌若夕又急又气,垂落在身侧的手掌,立即凝聚起两团庞大的玄力,瞬间朝云井辰的胸口击去。

这一击带着她十成的力量,但云井辰的修为着实比她高出了太多太多,以至于,他利落的松开手,身躯宛如飞燕,朝后滑行,衣袖轻轻一挥,便轻而易举的将她的攻击解除。

“你找死!”脸蛋蓦地爆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凌若夕一声怒喝后,便朝云井辰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Fuck!今天不好好的教训他一番,她就对不起自己。

云井辰且战且退,她的雷霆攻击,来势汹涌,但他却应付得有条不紊,一黑一红的两道人影,在空中交缠。

围观的众人,此刻才逐渐回过神来,看着云井辰被动挨打,却不反击的模样,他们立即打了个寒颤。

谈恋爱果然有风险,必须要谨慎再谨慎。

但同时,他们心里又对这突然冒出的男人,升起了一丝钦佩,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有勇气去征服一座巨山,尤其是一座充满荆棘的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