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54章 愤怒的发泄

第354章 愤怒的发泄

‘轰’

冷静的大脑好似被核弹轰炸过一般,完全无法保持清醒,她的眸光涣散得看不见一丝焦距,体内丰盈的玄力,疯狂的运转,似一匹脱缰的野马,全然不受她的控制,衣诀翻飞,青丝乱舞,她浑身的气息,就像那地狱深渊的厉鬼,暴虐且血腥。

云井辰看在眼里,心头不禁一痛,精妙绝伦的五官,此刻冷得好似一块寒冰。

“凌姑娘!”在这股几乎快要与地玄的威压持平的可怕力量下,众人有些站不住脚,身体歪歪斜斜踉踉跄跄的,只能狼狈抱住一旁的柱子,才避免了跌倒的下场,他们惊呼一声。

凌若夕眸光一颤,这才猛地回过神来,勉强将心头的惊怒压下,深吸口气,那股骇然的力量,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先休息,具体的事等你伤好了,再说。”凌若夕强笑道,只是那笑不达眼底,她的眼始终是冷的,甚至隐隐有疯狂的暗潮,在眼底闪烁、涌动。

暗水面露一丝担心,可更多的却是自责,是羞愧。

“你现在最要紧的是休养生息,至于其它的,别想太多。”凌若夕宽慰了他一句后,拂袖起身,带着一身让人压抑的沉痛气势,一步一步走出了房间。

云井辰实在对她有些放心不下,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凌小白在她心目中的地位有多重要,松开手,任由暗水躺在**,纵身一跃,便追逐着她的背影,扬长而去。

徒留下这满屋子的人,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擦着额上的冷汗。

妈蛋!他们刚才真的吓死了有木有?

不过,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对他们的同伴出手?一双双染上疯狂战意的眼眸,残红、血腥,似饥渴的饿狼,正磨着最尖利的獠牙,准备撕烂敌人的咽喉。

云井辰追着空气里那股熟悉的气息一路而去,飞过这层层的山谷,在最末的那片回魂草地中,他忽然听到一声惊天的巨响。

“砰!”

地动山摇后,玄力的波动疯狂的泄出,那近乎残暴、阴鸷的威压,笼罩住整个深渊地狱,让不少人,纷纷心生不安。

云井辰站在半空中,眸光晦涩地看着下方正在疯狂发泄的女人,那片白色的花海,此刻已荡然无存,只剩下满地的破碎花瓣,大地在她疯狂的攻击中,出现了一条条深深的裂痕,漫天的尘嚣如同朦胧的雾气,更是为这场景增添了几分萧条。

凌若夕几乎是在耗尽了身体里所有的力量后,才堪堪停手,双腿软软的朝地上滑去,整个人‘噗通’一声,平躺在了地面上,她抬起手,遮住自己的双眼,青丝及地,在她的身后朴散开来,墨色的锦缎更是将她那落寞、低沉的气息,衬托得淋漓尽致。

“哒哒。”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最后停在了她的耳边,凌若夕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情去理会她,她现在很乱,第一次,有种想要抓狂的冲动。

“本尊很久以前曾养过一只猫,黑黑的绒毛,一双璀璨的金色眼睛,”云井辰抱着双腿,挨着她身边坐下,妖冶的衣摆,拖曳在他的身后,青丝如瀑,顺着他的背脊缓缓垂落下来,“本尊从它出生就一直在照顾它,喂它喝奶,替它洗漱,所有大大小小的事,从不假他人之手。”

凌若夕仍旧是那副样子,好似根本没有在听他的故事。

“本尊从它那么小一只的时候,将它养到能塞满本尊整个怀抱的大小,本尊最喜欢的,便是本尊在练功房时,它在门口趴着,只要一回头,就能见到它等待着本尊的身影。”他不羁的面容,此刻带着淡淡的怀念与恍惚,清冷的月光从头顶上洒落下来,似为他增添了几分淡淡的银白色光辉。

“后来有一天,本尊忽然找不着它了,本尊发了疯一样的向人打听,最后本尊才得知,原来它不小心闯入了大长老的炼丹房,结果,被大长老发现,当作是一只野猫,一掌拍死了。”

凌若夕身侧的气息,顿时大变。

“起初,本尊很生气,甚至和大长老直面对上,那时候,本尊才十岁,哪里是他的对手,本尊用尽了一切的手段,明的不行,就用暗的,可到最后,本尊终于知道,不论本尊做什么,也弥补不了,没有及时阻止小猫进入那间房间的过错,弥补不了,没有在它受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如同英雄般,出现的错过。”他的声音极低,好似动听的大提琴,分外悦耳。

“若夕,小白出事,本尊知道你心里有多恼火,又有多自责,可是,不要让愤怒淹没了你的理智,一味的愤怒,不会让事情变得多好,只会让它变得更坏。”云井辰偏过头,有几缕秀发,从他的面颊上垂落而下,他静静地凝视着她,目光专注且神情。

他明白她此时此刻的心情,但他也希望,她不仅仅只有愤怒。

“本尊相信你不是只会一味动怒的人,你的冷静,才是最好的武器。”他鼓励道,话语里毫不掩饰的信赖,让凌若夕空荡荡的心窝,顿时有一股暖流,悄然注入。

她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静静的躺在地上,透过指缝间的缝隙,仰头望着头顶上这片无垠的夜空。

“这片大陆上,能够有胆子向我的人动手的,我想不出还会有谁。”许久后,她才哑声开口,话语里难掩那丝丝冰冷的戾气!但到底,她还是恢复了几分冷静,“就算他们恨我,恼我,惧怕我,但是,以这些人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让暗水伤到这个地步。”

云井辰眸光一冷,眉宇间掠过一丝复杂。

他欲言又止的说道:“或许本尊知道是谁做的。”

“恩?”凌若夕刷地一下将手臂挪开,翻身坐起,“你知道?”

云井辰苦笑着点点头,如果告诉她实话,说不定他们之间好不容易才有所进步的关系,就会彻底回到原点,一想到,她再次竖起浑身的利刺,拒绝他的靠近,拒绝他的进入,他的心,就好似针扎般,生疼。

他身上散发的沉痛气息,让凌若夕不自觉拧起了眉头,“不要告诉我,这件事同你有关。”她又不是傻子,怎会看不出他的挣扎与犹豫?

能够让他这般痛苦,甚至欲言又止,对方只怕……

脑海中蹭地闪过一个念头,双眼微微一缩,脸色骤变:“是他们?”

她有些不可置信,求解似的看向云井辰,希望他能告诉她,是她想错了,猜错了。

奈何,现实有时候往往就是这般残忍,云井辰苦涩的闭上眼,嘴角仍是扬起了一抹与往常相差无几的笑,但怎么看,似乎都透着些许空洞,些许麻木:“是他们,你猜得没错。”

“为什么?”双手黯然握紧,“因为我们斩杀了那四名所谓的神的使者?”

除了这个理由,她想不到别的,因为她的人杀了那四个女人,所以神殿便来到这里,向她实施打击报复?

“这只是其中之一,”云井辰幽幽叹息道,深邃的黑眸,浮现了一丝坚定,“本尊若是没有猜错,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逼本尊现身。”

“恩?”这是什么话?凌若夕略感意外的挑高了眉梢,“别告诉我,你在进入神殿后,同哪个位高权重的人发生了一些不得不说的故事,然后利用她离开神殿,结果人家因爱生恨,一路追到了这里?”

“……”她的思维需要这么跳脱吗?云井辰在心头无力的叹了口气,眸子里的黯然,被宠溺取代。

她果然还是喜欢看他这种表情,这个男人应该是意气风发的,是狂妄霸气的,颓废、自嘲这种负面的情绪,根本不该在他的身上出现。

凌若夕并不清楚,心头刹那间涌现的那抹心疼与怜惜,是源于什么,她不过是听了自己的心声,不愿他再露出方才那样的表情罢了。

她笨拙的安慰,云井辰怎会不明白?紧绷的五官,骤然一松,身体一歪,居然直挺挺的倒在了她的大腿上。

什么叫得寸进尺?什么叫好心没好报?凌若夕这下通通体会到了。

她果然不该对这个男人有半分的怜惜,去特么的同情!他看上去像是需要她同情的人吗?

垂落在身侧的手臂微微抖了抖,她好想一把将这男人掐死。

“你没骨头吗?”她咬牙切齿的说道,眉宇间涌现着隐忍的怒气。

云井辰抬眸凝视着她,“娘子,为夫接下来要说的话,大概会让你对为夫迁怒,所以,趁着现在,为夫想要最后体会一番,枕在娘子身上的滋味。”

似乎不论是任何的事,到了他的嘴里,总能被他说成是利于他的一面。

凌若夕心头一紧,却故作不屑的将头撇开:“你最好有话就直说。”

这种似乎要生离死别的气氛,是在闹哪样?

云井辰的话半真半假,让凌若夕想要认真,偏偏在见到他这副死皮赖脸的样子时,便忍不住破功,索性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为净。

“知道本尊被神殿强行带走的事吗?”云井辰低声问道。

“有所耳闻。”她绝不承认,当时还认为云井辰是去享福去了。

“呵,那是一个本尊从不曾涉及过的地方,与这里完全不一样的势力格局,近乎疯狂的信徒,被包装成正义使者实则宣扬肮脏思想的邪教。”他眸光微闪,好似透过这无垠的夜空,看见了位于另一个空间里的那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