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3章 付出生命又如何?

第393章 付出生命又如何?

暗水浑身一抖,苍白的面容缓慢的朝她转来,嘴角讪讪的朝上扬起,“凌……凌姑娘……”

凌若夕眸光森冷,脸上爬满了浓浓的不悦,视线扫过他微微打颤的双腿,眉心拧得都快能夹死一只苍蝇了,“暗水,不想活你就直说,还给我省了疗伤的药材。

明明是关怀、担忧的话语,可偏偏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愣是带上了几分嘲弄,几分讽刺。

暗水面颊一热,战战兢兢的垂下了脑袋,他只是觉得自己的力气恢复了一些,总不能什么也不做,就待在这里让他们去努力吧?虽然他别的做不了,但替他们守卫,还是可以的,只是,他没有想到,会被凌若夕发现,没有料到,他们会出来得如此之快。

“姑娘,里面到底有什么动静?”暗水笨拙的想要将话题转开,却被凌若夕一眼看穿。

她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你以为呢?里面什么也没有,我们更没有受到任何的危险,你的好心还是省省吧。”

暗水悻悻的闭了嘴,再也不敢吭声。

“他也只是想要尽一点力所能及的力量。”云井辰难得的替暗水说了句好话,却换来了凌若夕凌厉的眼刀,她狠狠的刮了他一眼。

“尽微薄之力的代价有可能是他的命!简直是胡闹!”她责备了几句后,这才勉强将心头的怒火发泄出来,强横的伸出手,替暗水诊脉,确定他体内受到的内伤,没有出现反弹后,冷峻的面容这才缓和了几分,“我看,还是先送你离开这里,在外边静等,省得你自作主张。”

暗水立即惨叫:“不要啊,凌姑娘,我真的没事了,这点小伤在深渊地狱里,什么也算不上。”

“半条命都快没了,你还敢逞强?”凌若夕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他如今的身体早已是强弩之末?打定了主意,要先把他安全的送出去,却没想到,遭到了暗水强烈的拒绝与反抗。

“凌姑娘,咱们来这里的目的还没有达到,我真的没事!你不要担心我,先办正经事要紧。”

“若夕,罔顾他本人的意愿,不是一件好事,你勉强将他送走又如何?只会让他更加着急,说不定在久等后,焦虑攻心,反而会导致伤势恶化。”云井辰手腕一翻,擒住了她的手掌,柔声劝说道,暗水也在一旁用力点头,第一次觉得,这男人也挺顺眼的,不是那么可恶嘛。

两人一唱一和的表情,让凌若夕嘴角忍不住**了几下:“你们的感情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

平时不是总互相调侃,互相斗嘴么?啥时候统一了战线,调整枪口,整齐对准她了?

二人尴尬的对视一眼,又迅速将目光转移开去。

“凌姑娘,你真的不能让我走,没有亲眼见到小少爷平安,就算我安全了,我也不会好受的。”暗水急得都快哭了,凌小白的失踪,山寨的惨案,是他胸腔里的一根刺,只要稍微触碰,就会传来钻心的疼,如今好不容易杀到了这里,眼看着就快要成功,可是,他却因为伤势的原因,要被隔绝在外,他怎么可能愿意?怎么可能答应?

凌若夕眉头一蹙,暗水那副带着期盼模样的表情,让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她不忍的闭上了眼:“那你想怎样?”

“我和你们一起去,就算以我现在的身体什么也做不了,但至少,我可以替你们护法,替你们警戒。”暗水按捺着内心的激动与雀跃,急切的向凌若夕表达着自己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见她仍面露犹豫,他继续说道:“而且,姑娘你不是也受伤了吗?你的伤势并不比我好多少,你能够坚持,为什么我不可以?”

“……”他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犀利了?凌若夕顿时哑然。

“若夕,他说的是事实,而且,我们需要有人在外边守卫,神殿的守护者是否会络绎不绝的赶回来,没人知道,这里还藏着什么秘密,也无人知晓,你懂么?”云井辰提醒道,在他看来,暗水纵然身受重伤,但以他固执、倔强的个性,一旦有敌人归来,必定会宁死一战,若他们不敌那神秘的族长,或许他还能帮忙牵制住些许敌人,为他们换来生机。

他的想法很卑鄙,也很无耻,但云井辰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坦荡荡的君子,为了在乎的人不择手段,牺牲掉一切,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即使他对暗水有一份敬重那又怎样?该牺牲掉他的时候,他不会有半分的犹豫,两个男人的目光隔空撞上,这一刻,暗水似乎弄明白了云井辰忽然同他站在一条战线的理由,但他却不觉得愤怒,若是可以为了凌姑娘,为了小少爷牺牲掉这条性命,他心甘情愿。

男人的协定悄无声息的达成,凌若夕未曾看见他们俩一瞬间交织在一起的目光,她正在思考云井辰的话,沉默了半响后,她才勉强点头:“好,不过凡事以你的安全为重。”

暗水心头狂喜,用力的点着脑袋,如同小鸡啄米一般。

“带路。”凌若夕朝云井辰动了动下颚,示意他别磨蹭。

顺着一条康庄大道绕过主殿,后边院落的景象,顿时映入三人的眼帘,成排而立的建筑群,与主殿的风格如出一辙,但高度却明显降低了许多,就像是躲藏在一栋高耸洋楼后的平民房一般,只有最边缘的两座白色古堡建筑,最为宏伟、显目。

“本尊上次便是被囚禁在那里。”云井辰眸光冰冷,指了指右侧古堡的方位,“看见顶端了吗?那扇房间,就是族长居住的地方,不过本尊进去时,里面黑灯瞎火,当时情况紧急,本尊走得匆忙,未曾查出里面是否有暗道,是否有秘密通道。”

“去看看。”凌若夕一边释放出体内的玄力,一边抬脚朝古堡移动过去,今天,不管怎么样,她也要把凌小白找出来,刚抵达古堡下,她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一般,脚下的步伐微微一顿,俯身凑到暗水的耳畔,交代了几句。

“凌姑娘你就放心吧,这种小事包在我的身上。”暗水连连点头,拍着胸口应承下来,却不小心用力过猛,口中不自觉倒抽了一口凉气。

数条黑线从凌若夕的额上垂直落下,这男人是猴子派来的逗比么?要不要这么搞笑?

“咳,”云井辰也有些忍俊不禁,明明这次的行动,极其危险,但此刻,因为暗水的不着调,似乎为这气氛增添了几分闲适与轻松,倒不如最初那般凝重了。

暗水讪笑着摸了摸脑后的小辫子。

“记住我刚才的话,一旦遇到危险,你只管逃命,懂么?”凌若夕再度提醒了一遍,她若是不再三重复,只怕这男人会傻到真的有危险降临,站在原地拼死一搏的。

她太过犀利的目光,让暗水有种自己心里打着的小算盘,都被她看得一清二楚的错觉,他有些心虚的躲闪着目光,举起手,忙不迭开口:“是,凌姑娘你放心吧,我真的很爱惜这条命,绝对不会浪费它的。”

他说得信誓旦旦,勉强让凌若夕信了一分,她转过身来,抬脚准备跨入古堡的大门。

那是一扇与主殿截然不同的纯白色铁门,像是栅栏,上边没有攥刻任何的纹路,反倒是两侧的皑皑白墙上,镶嵌着含着豆大夜明珠的石狮头像,石狮子栩栩如生,尤其是那双眼,似被赋予了生命力一般,正盯着他们三人。

凌若夕向来敏锐的第六感,正在拉响警报,一种被人偷窥的感觉,让她背脊蹭地窜起一股凉气,眉头狠狠一皱,眼皮霍地朝上抬起,但除了眼前这座高耸的建筑外,别的,她什么也没有看到。

是错觉么?

“怎么了?”云井辰将她古怪的脸色看在眼底,柔声问道,顺着她的目光朝上方看去,但得到的结果与她一样,一无所获。

“没什么。”凌若夕摇摇头,微微吸了口气,左脚猛地抬起,对准眼前的白色铁栅轰地踹出,糅杂了玄力的一脚,将这扇重达近百斤的铁门踹飞,哐当一声,砸落在里面的白玉地板上。

淡淡的气浪从里边传出,仍旧是空荡的大厅,但与主殿不同的是,左侧多出来了一条通往楼上的螺旋楼梯,凌若夕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走了进去,如果里边有人,必定会听见这巨大的声响,但整个大厅,只有他们二人的脚步声不停的徘徊、浮现。

“你确定是这里吗?”这里给她的感觉,与主殿相似,完全察觉不到一丝的人气,冰冷、幽森。

云井辰紧紧握住她的手指,含笑道:“本尊的记忆还没有衰退到连这么深刻的地方也遗忘掉的地步,是这里,不会有假。”

当时,他正是被囚禁在这个大厅中,外部有结界防御着整座建筑,他为了寻找逃离的方法,顺着楼梯一路直上,找到了族长的房间,并且从里面偷走了灵药,这才突破结界,杀出重围,重返了龙华大陆。

那夜的事,对云井辰而言,记忆犹新,他怎么可能忘记?

“上去看看。”凌若夕暗自警惕,浑身的玄力处于蠢蠢欲动的状态,对这个诡异的地方,她完全不敢有半分的松懈,往往越是平静的环境,越是暗藏着危机。

一只脚刚刚踩上楼梯的第一节,忽然,一股浩瀚如大海般的威压,从头顶上笔直的倾泻下来,直挺挺落在她的肩头。

凌若夕浑身一僵,好似被人点住了穴道般,在这股威压下,完全动弹不了。

她一边疯狂的调动着体内的玄力,试图反抗,一边用余光偷瞄着云井辰的情况,他的处境同她相比,好不了多少。

这股威压太过庞大,太过强悍,饶是他们二人,也难靠自身的修为扛下来。

这根本不是神阶的威压,远比神阶还要可怕,还要高深莫测!

凌若夕眼底闪过一丝惊骇,她紧抿着唇瓣,迅速逼迫自己恢复冷静,不管怎么样,现下最要紧的,是快点摆脱这该死的束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