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395章 没有人可以用他来威胁我

第395章 没有人可以用他来威胁我

“哇!”一口鲜血从白衣女子的嘴里喷溅出来,殷虹色的血珠,飞溅在凌若夕的身上,她毫不躲闪,虎虎生威的拳头,猛地砸向女子的丹田,云井辰趁机从后夹持她的躯体,双手好似钳子牢牢的固定在女子的肩头,让她难以动弹。

女子无法挣扎,凌若夕的攻击却不曾减少半分,她瞪着一双犹如野兽般猩红的双眸,每一拳都重重的击打在女子的胸口上,鲜血好似不要命的朝外喷出,丹田被毁,白衣女子半生的修为,彻底报废,单纯的依靠肉体,怎会是地玄巅峰高手的对手?

“好了,她已经没有还击的力气了,留下她的命,还有用处。”云井辰终是察觉到了凌若夕情绪的反常,旋身一转,顷刻间便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双手牢牢的将她微微颤抖的身体从后紧抱住,似是这样就能够让她心头那些愤怒与仇恨平息下来似的。

凌若夕一脚将女人踹飞,身体变作了一道华丽的抛物线,笔直的撞击上后方的白墙,然后如同一滩烂泥,缓缓顺着白墙跌倒在地上,四肢轻轻抽搐着,口中源源不断的鲜血,正在不停的往外渗出,哪里还有最初的倨傲与仙气?

她紧握住拳头,牙齿甚至发出了咯咯的细碎声响,体内澎湃的玄力,被她用超乎常人的意志力控制住,她方才所释放出来的力量,以超越了地玄巅峰的修为,甚至有一度达到了天玄!或许比那更高、更强。

云井辰暗暗松了口气,见她僵硬的身躯逐渐变得柔软,眼底闪过一丝担忧,她刚才的情绪明显有些不太寻常,就算这女人以凌小白的安危作为要挟,以她的理智与冷静,断不该会有这般出格的反应,更何况,她刚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着实让他心惊,他第一时间联想到了她曾在山寨中,通过鬼医留下来的毒药孤本,秘密炼制出的秘药,纵然当时他已经用自己的修为,替她稳定根基,但难免不会有后遗症迸发。

这样一想,他心里难免升出了一丝淡淡的不安,艳艳红唇微微抿紧,弧线持平。

“我没事了。”凌若夕淡漠的说道,嗓音平静,那双暴虐的眼眸,此刻只剩下浓郁的漆黑,深邃得如同一口枯井,让人琢磨不透她心里真实的想法,也看不出她的任何情绪。

“当真?”云井辰不太确定的反问了一声,松开手,将她的身体掰了过来,仔仔细细的把人打量了一番,确定她的情绪已恢复平静后,心头这才长长舒出了一口气,这种事,若再来一次,他真的很担心自己会因为过度担忧,而英年早逝。

“方才你可有感觉到,身体有任何不适?”云井辰哑声问道,神色还残留着些许后怕,毕竟,她刚才的表现,与平日截然不同,怎么可能让他放心?

凌若夕摇摇头:“我很好,真的没事了,不过是有人找死,我便满足她的心愿,亲手送她一程而已。”

森冷得犹如冰封般的黑眸,锐利如刀,笔直的刺在地上那不停抽搐的一团血淋淋的物体上,对白衣女子此刻的惨状,她未曾有半分的不忍与愧疚,在她以小白作为把柄,试图要挟她时,就该做好这样的准备!

“真的没事?”她的个性有多要强,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都要了解,如果真的有什么不适,她势必会一个人独自承担,不愿说出来让自己帮着分担一些。

她这个性,让云井辰又爱又恨,他不止一次希望过,她如同普通的女子一般,能够在自己的怀里撒娇,能够偶尔依靠他,享受着他为她带来的呵护与保护。

但偏偏又是这样的她,让他爱惨了,爱到了骨子里,此生,剔不得,挖不去。

“需要让你从头到脚检查一遍吗?”凌若夕强笑一声,但那笑容却分外勉强,落在云井辰眼里,难看极了。

他摇摇头,下颚轻轻抵靠住她的颈窝,喃喃道:“本尊不想再见到你那个样子。”

那会让他的心跳骤然停止,会让他以为,她以被心魔控制。

“恩。”凌若夕眸光微闪,点头答应下来,随后,她挣脱了云井辰的怀抱,抬脚走向地上的女人,垂过膝盖的衣摆,随着她修长的双腿,缓慢的摇曳着,被汗水与血渍打湿的青丝,紧贴在她的脸颊两侧,她的面色透着一股异乎寻常的白,像是透支过度,脚步骤然停下,她居高临下的看着脚边的女人,冷笑道:“你现在还想把刚才的话,再给我重复一次吗?”

她低沉的声音,好似地狱里的招魂幡,让白衣女子浑身不自觉颤抖起来,这女人,根本是恶魔!是族长所说的恶魔之子!

“呵,我只不过是废了你的修为,你就这般害怕,你可知,你方才的话,对我来说,是怎样的痛苦与愤怒,恩?”她半弯下腰,一爪将白衣女人的头发拽在掌心,将她硬生生从地上给提了起来,三千青丝被生提在空中,白衣女子嘴里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她只觉得自己的整块头皮似乎都要被她给剥下来了。

如同针扎般的疼痛从神经末梢传来,让她面纱后的双眸,染上了晶莹的泪花,泪水从眼角滑落,却未曾引来在场一男一女半分的同情与怜悯,人都要为自己说的话,做的事负责,就算她是神殿里高高在上的使者那又怎样?她既然敢用凌小白来作为要挟,就要有承担这残酷后果的心理准备。

凌若夕的面颊紧绷成一条线,轮廓如刀锋般凌厉,透着些许锐气,“他在哪儿?我的儿子被你们关押在什么地方?说!”

脚掌重重踩住女子的手掌,力道重得像是要将她的骨头给碾碎。

“啊!”白衣女子痛苦的呜咽着,惨叫着,身为神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神使,她什么时候遭受过这样的凌.辱?

从天堂掉落到地狱中的痛苦,让女子心灵承受着巨大的打击与璀璨,肉体的疼痛加上心灵的打击,对她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一种难以言状的酷刑。

“族长救我……族长救我啊……”白衣女子用力瞪大双目,紧紧地凝视着楼梯的方向,好似在期待着,期盼着救世主的降临。

凌若夕凉凉的勾起嘴角,微微侧身,但漆黑的楼梯上方,却连半点碎响也没有响起,没有脚步声,没有任何一丝玄力的波动,她讥笑道:“貌似现在,你的族长已经决定要放弃你了。”

这话对一个用生命信仰着的信徒而言,是怎样的打击?不言而喻。

女人脸上的血色刹那间消失得一干二净,她好似听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瞪大的双眼,似要从眼眶里掉落出来,模样分外恐怖。

“不,不会的!族长大人求求你,救救我,救救我啊!我不想死在恶魔的手里!”她拼命的挣扎着,哀嚎着,声音在这空荡荡的大厅中绕梁不绝,可不论她怎样呼唤,怎样呐喊,也没有换来神明的降临。

眼底最后一丝光亮被绝望吞噬,她面如死灰的垂下了脑袋,仿佛已经被这残忍的现实打击得无法在承受的地步。

“呵,这就是所谓的神殿吗?”凌若夕凉薄的笑道,毫不掩饰心头的讥诮与讽刺。

“我在问你一次,我的儿子究竟被你们关押在何处?”气势勃然爆发,她咬着牙,嗓音阴鸷如魔,带着无穷无尽的冰凉与冷漠。

白衣女子跌坐在地上,目光空洞,似是根本没有听见她在问什么说什么,一颗心早已扑在了位于顶层房间中的神殿族长身上,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抛弃,会被遗弃,为什么族长不愿出手救她?

太多太多的疑惑缠绕在她的心窝里,却无人能够回答她。

“恩?”五指缓缓摊开,一点一点慢慢的靠近了她最为纤弱的咽喉,只有这样,她才能更加真切的感觉到,等待死亡,等待折磨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

白衣女子颤抖的想要逃离,但她已没有了玄力,更没有修为,想要从凌若夕和云井辰携手看管下逃出生天,是不可能的。

“不说吗?”五指猛地收紧,直接捏断了这女人的咽喉,她浑身一震,双眼朝头顶翻起,整张脸迅速涨红,尔后变作青紫,到最后,眉宇间逐渐浮现了一丝丝死气。

直到确定她咽下最后的一口气,凌若夕这才松开手,凌厉的目光直直的凝视着后方那处旋转楼梯,如果她猜得没错,神殿中身份最高的族长,就该在顶层,也是她下达了让白衣女子以凌小白作为诱饵,想要诱使自己妥协的指令,否则,这白衣女子的情绪,不会改变得这么快,这么突然。

“走。”凌若夕看也没看地上痛苦失去生命的女人,死在她手里的人头,没有上万也有成千上百,以至于,一条无关紧要的生命,对她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不歇息一下吗?”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她却连喘口气也不愿意,云井辰不肯她就这么轻易的折腾自己,当即提议道。

“人都已经来了,难道还要吃点东西,喝好清酒,热热身,再睡个回笼觉吗?才考虑营救的事吗?”凌若夕讥笑道,对云井辰的提议分外不屑,一天没有找到凌小白,她哪里歇息得住,如今既然已经知道,凌小白被困在哪儿,她自然要权利营救,全力将他从这个见鬼的地方给带出来。

被她这话一堵,云井辰也不动怒,他反而笑得愈发慵懒、邪魅:“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可本尊不能,娘子,就算是为了本尊也不行吗?”

他们俩联手对付一个神阶巅峰,体内的玄力消耗十分巨大,谁也不清楚,在这层楼里,还有着怎样的高手,尤其是那名被尊称为族长的家伙,摸不清敌人的底细,他们又刚经历了一场打斗,稍微调整一下内息,并不是没有道理。

凌若夕微微颔首,算是勉强同意了他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