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21章 是什么力量让她改变主意?

第421章 是什么力量让她改变主意?

“你!”武将气得脸红脖子粗,脖颈上,青筋暴突,凌若夕毫不怀疑,若是他现在没被绑得严严实实的,他绝对会冲上来,找暗水拼命。

“好了,丞相大人是什么人,和我们没有关系,”她在暗地里狠狠瞪了暗水一眼,示意他少说话,小心暴露了他们的身份,“这位将军,我想你大概要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男人自认为自己给出的承诺已经够高了,但他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还不肯放了自己,甚至还要将他扣留下来。

“你们难道不是南诏人?是北宁的探子?”他脑海里灵光一闪,怒声质问道,在他看来,但凡有血性的南诏国国民,都不会对国家眼下的局势视而不见,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应该会立即放他走,投奔前方战场。

可是,凌若夕的话,却打破了他美好的幻想,这让他不得不怀疑他们是否是北宁国派来的探子,埋伏在南诏国境内,有所图谋。

“探子?区区一个北宁,够资格用上我们吗?”暗水讥笑道,不论是北宁还是南诏都没被他放在眼里,这两个国家给他的印象,都不怎么好,一个半斤一个八两。

男人暗暗松了口气,看样子是自己想多了。

“把他们带下去,押回柴房。”凌若夕不愿多谈,挥挥手,立即有两个身材健壮的男人,推搡着三人,往柴房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男孩放声大哭的声音,和少女不断安抚的话语,顺风传来。

凌若夕揉了揉眉心,眼眸深邃得看不出任何真实情绪,如同汪洋大海。

“姑娘,留着他们只怕不行啊,万一他们逃走,那咱们这儿可不就曝光了吗?”暗水小声提醒道,“不如咱们斩草除根,一鼓作气把他们给做了!神不知鬼不觉,姑娘你不是说过吗?只有死人才能保守住秘密。”

“你太暴力了。”凌小白一惊一乍的惊呼道,那控诉、指责的目光,让暗水忍不住嘴角一抖。

喂!别说得他自个儿好像是白莲花好么?

“不,暂时先把人留着,或许会有用。”凌若夕心里还有别的打算。

“那好吧,就依姑娘的意思。”暗水很快就妥协了,他也就是建议建议。

“娘亲,宝宝去给你盛饭。”凌小白咻地一下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小跑着到饭桶旁边,主动请缨,想要替她盛饭。

“小少爷真懂事啊。”小一坐在椅子上,感慨道。

凌若夕冷眼看着儿子大献殷勤的举动,心头冷笑连连,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这小子又犯了什么错,还是又有什么事想要请求自己了?

不是她故意曲解凌小白的做法,而是因为,他实在是前科累累,每次对自己献殷勤,总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了凌姑娘,我刚才见你进屋前,似乎有话想说。”暗水不知道她心里此时正在想什么,回想到她在刚抵达大堂时,欲言又止的模样,赶紧出声询问。

“哦,也没什么,”凌若夕顿时恍然,手掌轻轻拍了拍额心,他不说,她或许会忘记了这件事,“如今两国战火连连,卫斯理在边境散播我会帮助南诏的传言,这事,你们应该都清楚。”

“是啊,那人简直太可恶了,自己的实力不行,就想出这种方法来拖姑娘你下水。”暗水说到这事,那叫一个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即冲到边关去,把卫斯理给揪出来,暴揍一顿。

凌若夕听着他一个劲的熟络卫斯理的不是,眼底暗潮闪烁。

暗水说了大半天,说得是口干舌燥,好不容易喘过气来后,他拍拍胸口,抬眸,就被眼前这一双双复杂的眼睛给吓了一跳。

“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他浑身一抖,戒备的问道。

丫的,他有说错什么吗?

“二哥,我们还是第一次发现,你有做女人的潜质。”一个男人高高竖起拇指,向他夸赞道。

“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的表扬啊?”暗水的脸黑乎乎的,如同一个锅底。

“好了,吵什么?”这些人半刻不斗嘴会死么?凌若夕心头各种无奈,她怎么觉得,自己身边全是一帮逗比?

“凌姑娘,你刚才突然提起南诏和北宁的战事,是啥意思啊?”暗水立即将话题转到了正事上,困惑的凝视着她,不明白她这番话的言外之意。

“这都不懂么?娘亲肯定是想参加进去!”凌小白大声嚷嚷道。

“这怎么可能?”暗水摇摇头,对他的说词分外不屑,如果凌姑娘要参与这件事,早就出手了,哪儿还用等到现在?

“哼,小爷绝对没有说错。”他的娘亲,他最了解了,一定是他猜的这个意思。

“凌姑娘你就别吊咱们的胃口了,到底什么事,你说。”暗水实在不喜欢这种模棱两可,左猜右猜的事,只想凌若夕给个痛快。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纷纷聚焦在她一个人的身上,说是万众瞩目也不为过。

“事情的确如小白所言。”凌若夕也没再逗弄他们,斩钉截铁的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卫斯理既然用我的名义诏告天下,我若是躲着不出现,岂不是会被人非议么?”

她什么时候也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暗水想不明白,毕竟,凌若夕平时可一点也不像是会在乎这种小事的人啊,再说了,她若是在意,干嘛不提早出手?非要等到现在?

暗水总觉得,这个理由绝不是真正的。

“好,就该让这些妄自动用姑娘名号的人付出代价。”深渊地狱的男人们则没暗水想得那么多,他们好久没松动松动筋骨,如今有这等好事,怎么能不让他们群情激奋呢?

一双双被战意蕴染的眼眸,璀璨夺目,一股股起伏不定的玄力波动,在这宽敞的大厅里来回涌动着,似一波接一波的浪潮,前仆后继。

凌小白骄傲的挺起了胸口,看吧,他就知道自己没猜错。

从小在娘亲身边长大,哼哼哼,没人比他更了解娘亲了。

黑狼无语的趴在他的膝盖上,小爪子吧唧一声,遮挡住了自己的双眼,它一点也不想看到小少爷抽风的样子,这种骄傲、自豪的表情是在闹哪样啊?

“姑娘,咱们要怎么做。”众志成城,几乎所有人都在暗中激动着即将开始的行动。

看着这帮神情亢奋的男人,凌若夕的眼前却出现了另一幅画面,那时候,尖刀部队的人都还在,每次有大战即将发生,他们也总是这样,用着期盼、激动的表情,看着自己。

平静的黑眸里,有黯淡的光芒闪过,她很快稳定住情绪,沉声道:“收拾一下东西,尽快启程,带上柴房里的三人,一起出发赶赴前线。”

她得去会会这个胆敢用她的名义散播谣言的丞相大人。

一整天,整个山寨全部活动起来,女眷们帮忙收拾着行李,男人们则聚集在一起,议论着此行会遭遇到什么事,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出发,想要启程。

“娘亲,”凌小白一边叠着衣裳,一边问道:“为毛你会突然改变主意啊。”

“你不是说在山寨里待着无聊么?”凌若夕用力将包袱装好,轻轻拍了拍,放到桌上。

凌小白眼眸蹭地一亮,但随即,他又摇摇头:“才不是这个理由呢!娘亲不准糊弄宝宝。”

他不是傻子,才不会相信她是为了给自己找乐子,才决定参加到这种事情里呢。

“被你看出来了啊。”凌若夕毫无愧疚感的耸耸肩:“知道了我的目的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不做什么呀,宝宝只是问一问而已。”他就不能有点好奇心么?

“以后离暗水远点,别跟着他学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小小年纪好奇心这么强,将来还得了么?

又一次无辜躺枪的暗水,若是在此,一定会欲哭无泪的大叫冤枉。

凌小白乖乖的点头,“可是娘亲,宝宝真的很想知道理由嘛。”

他只是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原因,居然能让他说一不二的娘亲改变主意。

凌若夕没搭理他,任由凌小白在身边一个劲的嘟嚷抱怨,她却稳如泰山,第二天清晨,天空上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凌若夕得到小丫的传信,确定了前方战线的方位后,立即率人出发,她只带了以暗水为首的二十人,至于其他的,则被她残忍的丢在了山寨里看家。

被选漏的男人们幽怨的站成一排,整整齐齐站立在山寨外的空地上,看着同伴蓄势待发的样子,心头说不出的羡慕嫉妒恨。

“娘亲,他们看上去好可怜,要不然……”凌小白同情心大发,想要为这帮人说说话,多一个人多个帮手嘛。

“知道这一路的路费开销么?”凌若夕言简意赅的一句话,顿时让凌小白打消了想要为他们说情的念头,双手合十在胸前,“抱歉啊大家,不是小爷不愿意帮忙,而是小爷真的有心无力,你们可别怪小爷啊。”

靠!这个小财迷。

原本还对他感激涕零的众人,齐刷刷在心底为他竖起一根中指。

小少爷翻脸的速度比翻书还快,不就是舍不得银子么?需要装出这么可怜巴巴的样子来么?

小一将装满伤药的小行囊递给凌若夕,“师姐,你千万要注意安全,别受伤了。”

“小爷怎么有种看见娘子送相公出门的即视感?”凌小白顶住来自四周的压力,小手轻轻摩擦着下巴,总觉得眼前这一幕说不出的古怪。

暗水在一旁偷偷朝他递了个眼神,表示他也有同感。

凌若夕伸手接过包袱后,利落的挂在凌小白的脖子上,把儿子往怀里一抱,双足蹬地,人已化作一道墨色的残影,迅速消失在了半空中。

“哟西,出发!”暗水大手一挥,率人跟上,徒留下满地的男人,仰着脖子,目送他们的影子消失在天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