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28章 生命里无法承受之重

第428章 生命里无法承受之重

“要战,我们会做先锋部队,你们集结所有兵力,在后方埋伏,整个峡谷的地形,我已经提前观察过,易守难攻,只要能把他们引入峡谷里,占据高地,绝对能打一场漂亮的反击战。凌若夕冷静的说道,手指缓缓从衣袖中取出了一张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描绘出的地形图,上面清楚的勾画着整个峡谷的地形分部,以及两军对持的方位。

“娘娘的意思是,由你们将人引入峡谷,再由我们进行伏击?”卫斯理眸光一亮,“这个主意可行!”

“不,前去吸引敌军的,不能是他们,这个任务应该让我们的人去做。”于老提出了反对的意见,他对凌若夕的怀疑并没有消失,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间倒戈,出卖南诏?让她的人做先锋,隐患太大,他不放心。

“你这老头!”暗水气得够呛,妈蛋,他们好心好意跑来支援,没得到一句感谢也就罢了,他还三番四次的挑衅他们,真以为他们是什么软柿子吗?

“够了,吵什么?”眼见他们俩又要杠上,凌若夕再次呵斥了一句,身上散发的冰冷气压,让整个营帐的氛围愈发凝重,比起方才,还要沉重几分。

古井无波的目光扫过暗水,再扫过于老,明明那双眼里什么情绪也没有,却愣是让两人心尖发颤,隐隐有一种害怕的感觉。

“不说就不说嘛。”暗水悻悻的瘪瘪嘴,没有再对于老怒目相视。

“如果你认为你们的人可以安全的突出峡谷,并且成功将敌军引入,我没有意见。”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却是一针见血,这个计划的确可行,他们久经沙场,怎么可能没有想到过?但难就难在,以他们手里握有的兵力,根本没办法从峡谷里突围出去。

“要离开峡谷只有一条通道,而这条通道外,屯扎的是北宁的大军,一旦贸贸然出现,呵,会有什么下场,老将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凌若夕冷冷的勾起嘴角,姿态不卑不亢。

于老老脸一红,嘴唇蠕动几下,终是没能再说出什么话来。

“娘娘言之有理。”卫斯理急忙点头,“不如这样吧,娘娘的人留下一半,同我们一起埋伏在峡谷中,另一半则率领一支骑兵突围,你们看这法子可好?”

为了打消于老的顾虑,同样也为了不让凌若夕动怒,卫斯理将两人的建议折中,想出了这么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于老的脸色总算是好了几分,“老夫没有意见,就是不知道皇后娘娘会不会愿意。”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通通聚焦在凌若夕一人的身上,有猜疑,有审视,如果她不愿意答应,就代表她是别有目的的。

凌若夕抿唇轻笑,眼底有淡淡的寒芒闪过:“我没问题,你们做主。”

她的松口让卫斯理心头大大的松了口气,整个营帐的氛围也为之一松,那股凝重的压迫感,骤然间烟消云散了。

“那么,就这么定了。”

敲定了大概的计划后,卫斯理和凌若夕单独留在营帐内,商量战斗力分配的问题。

整个白天过去,夕阳西下,火红的晚霞将整片天空点缀得宛如绸缎般绚烂、美丽,深渊地狱的二十人,分成两队,一队跟随暗水,与南诏国的一千骑兵从峡谷突围,诱敌深入,至于剩下的人,则由凌若夕亲自率领,和大军埋伏在高地上,准备伏击。

很快,军令下达,未曾受伤的士兵们纷纷行动起来,一个个整装待发,做着战前的准备工作。

“娘亲,那宝宝呢?”凌小白围着凌若夕不停打转,他也想出一份力有木有?这么好玩的事,为毛都不算上他的?

凌若夕眉头一蹙,凌厉的目光咻地落在他的身上:“你?你想做什么?”

就他这小胳膊小腿的,还想上战场?去当人肉包子么?

“宝宝人小可力气不小啊。”凌小白觉得自己被看低了,丫的,别以为他做不了事,他也很能干的有木有?

“所以?”好看的眉梢朝上翘起。

“宝宝也要加入。”他斩钉截铁的说道,“宝宝也要出一份力。”

一个爆栗重重的敲打在凌小白的头顶上,疼得他哇哇直叫,“娘亲!不许乱用暴力。”

不知道男人的头就和女人的胸一样,只能看不能碰吗?

凌若夕云淡风轻的收回手指,“乖乖的军中等我回来,不要胡闹。”

在战场上,她根本不可能抽出心神去照顾他,哪怕只有万分之一受伤的可能,她也不愿自己的儿子承受,这是身为母亲的责任。

凌小白委屈的昂起头,嘴巴厥得几乎能挂壶,“可是宝宝想去嘛,宝宝从来没有上过战场,娘亲,你就让宝宝跟着一起去,宝宝发誓绝对不会给娘亲捣乱。”

三根胖乎乎的手指高高举起,他说得十分认真,那双明媚动人的大眼睛,此刻如同朝阳般璀璨。

凌若夕微微眯起眼,平静的眸光竟出现了一瞬间的恍惚,真的好像,这样的神情,与那个不告而别的男人何其想象,手指无意识的抬起,缓慢的靠近凌小白的面颊,似是想要触碰他。

“娘亲?你肿么了?”凌小白茫然的眨了眨眼睛,站着没动。

突然间响起的童音让凌若夕恍惚的思绪迅速恢复冷静,她这是怎么了?竟会错把小白当作他……

手掌凌空握紧,她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朝着自己的营帐走去,夕阳的余晖将她单薄的身影紧紧笼罩住,这一刻,在她的身上,好似透着些许落寞,些许苍凉。

凌小白怔怔的站在原地,完全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隐隐觉得,刚才娘亲离开时候的样子,让他有些心疼,嘴唇不安的紧抿着。

“小少爷?”小豆子奇怪的瞧了眼孤零零站在军营外的小小身影,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小豆子,”凌小白撅着嘴转过身,唇红齿白的小脸,此刻爬满了幽怨:“小爷又被娘亲嫌弃了。”

小豆子脚下一滑,险些栽倒,嫌弃?贵人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娘亲她居然不带小爷一起去参加明天的事,连一点小事也没有安排给小爷去做,现在还把小爷一个人丢在这儿。”凌小白越说越委屈,眸子里明亮的光晕,正在逐渐黯淡。

趴在他肩膀上的黑狼懒懒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小少爷又开始忽悠人了,明明女魔头是关心他的安危,怎么到他这儿就变成了另一种样子?

“小少爷,我想,贵人她这么做一定有自己的理由。”虽然小豆子现在顶着书童的身份,不过,在他的心目中,最重要的人,仍旧是凌若夕,哪怕是凌小白,也得排在她的后边。

“切,你们都替娘亲说话。”凌小白瞬间有种自己被全世界抛弃的无助感,吸了吸鼻子,狠狠瞪了小豆子一眼,拔脚就跑。

“诶?小少爷你要去哪儿?”小豆子赶紧跟了上去,两个男孩在人潮拥挤的军营里如同躲猫猫般,开始互相追逐,互相追赶起来。

凌小白跑了半天,几乎将整个军营绕了大半圈,累得汗流浃背的,红润的面庞此刻粉扑扑的,他双手插在腰间,不停的喘息。

忽然,左侧陌生的蒙古包里,有细弱的呻吟声传出,没过多久,就开始出现骚乱。

他奇怪的探出脖子,小手轻轻挑开帘布,往蒙古包里面看去。

不少杵着拐杖,浑身绑着白色绷带的士兵,正背对着帘布,聚集在一块木板前,不知道在做什么。

“吱吱。”别看啦,管什么闲事?黑狼用爪子扯了扯他的衣裳,想要让凌小白趁着没人发现,及早离开。

但他的好奇心已经被勾起,哪里能领会小伙伴的心思?小跑着进入了营帐,在围聚的人群外,不停的蹦跳着,努力想要看清里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哎,伤势恶化,已经没救了。”老军医半跪在地上,收回正在把脉的手指,摇头叹息道。

骤然间,整个伤兵营内的气氛变得格外悲伤,这些周身是伤的士兵们,迅速红了眼眶。

“怎么会这样?明明昨晚他还和我说话,怎么会这么快就没了?”

“都是那帮贼子的错,要不是他们,他也不会……”

“我还记得他说,他家里有娘子和刚刚出生的儿子在等着他回家。”

……

士兵们哽咽的话语,不间断的响起,他们捂住双眼,任由热泪夺眶而出,即使是哭泣,竟也哭得无声,哭得刚毅。

凌小白也被这气氛所感染,眼圈不自觉红了,虽然他还小,但他也能猜到刚才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军医无力的叹了口气,用一张白布将那具还没有失去温度的尸体盖住,再由伤病们,拖着残缺的身体,将木板抬起来,准备挪出营帐带出去火化,用这样的方式放置瘟疫出现。

他们已经禁不起任何的打击,承受不了任何的病痛折磨,每个人都红着双眼,心里憋着一团火,那是眼睁睁看着同伴无力惨死在面前的愤怒,是对敌人的痛恨。

很快,整个营帐就只剩下凌小白一个人,待到小豆子气喘吁吁的追来,他才迈着沉重的步伐,缓慢的从蒙古包里走出,古灵精怪的小脸,此刻布满了凝重与老成,完全不像平日里任性、卖萌的样子。

小豆子显然有些不太适应他突然间变得严肃的神情,糯糯的动了动嘴角,脸上浮现了几分关切,几分担忧。

“小爷讨厌战争。”凌小白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但小豆子却意外的听明白了。

他抬眸向前方有灰色的浓烟窜起的方向望去,心头像是堵了块大石头,沉甸甸的。

“虽然小爷不喜欢这个地方,也不喜欢这个国家的人,可是,他们是无辜的,他们也有亲人,也有人在等着他们回家。”脆脆的童音从他的嘴唇里蹦出,话语成熟得完全不像是一个六岁大的孩子会说出来的。

这不是凌小白第一次见到死亡,可是,他忽然间有种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那种难以言状的沉重感,让他鼻腔发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