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30章 杀名在外,初胜

第430章 杀名在外,初胜

闪烁着白白光的拳头直逼敌人的胸口,只要这一击击中,别说是蓝阶的修为,就算他有紫阶,也必死无疑。

那人眼露骇然,慌忙想要横刀拦阻,凌若夕的速度极快,却在即将击中他的身体时,浑身的力量仿佛被一股吸力拉扯着向外冒,丹田中玄力的流失速度快得惊人,她立即收手,果断后退,这才避免了力量被全部抽空的下场。

身躯落在暗水身边,眼底寒芒加重,“他的那把刀果然能吸取玄力。”

她方才那一击,为的不过是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测,现在看来,情况果然和她猜想的一样。

“是啊,不知道北宁的人从什么地方搞来了这稀奇古怪的鬼东西,打不破又抗不住。”暗水的气息很是虚弱,与这人缠斗这么久,他体内的力量早已经濒临干涸,要不是一口气强撑,只怕早就落败了,现在见到凌若夕赶来,心里长长松了口气。

凌若夕凝目看着吸收了自己三成力量的弯刀,在刀身周围,空气出现了诡异的扭曲,像是一个圆形的球体,正在迅速压缩,最后消失在漆黑的刀刃之中。

“哈哈哈,就算你们实力再强,在我这把宝刀前,也是没用的。”男人挥舞着手中的黑刀,仰天大笑。

下方,凤奕郯和凌克清俨然是一副惊滞错愕的神情,他们甚至想要用手擦擦自己的眼睛,好看清楚,上方的那抹熟悉的人影,究竟是不是他们的幻觉。

“真的是她?”凤奕郯哑声惊呼,她不是失踪了吗?为何会突然出现在战场上?“难道那传言是真的?她果然站在了南诏国那边?”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实吗?凌克清率先回神,紧紧握住手中的马缰,“三王爷,就算有这逆女替南诏护法,南诏想要翻身也是不可能的,我们没有必要自乱阵脚。”

这话不止是为了安抚凤奕郯,也是为了说服他自己,毕竟,凌若夕凶名在外,仅仅是表明她的身份,北宁的士气就难保不会减弱。

“她为什么会帮助南诏?”凤奕郯眸光颤动,心头掀起了滔天骇浪,不论如何他也无法相信,会真的在战场上,见到凌若夕的身影出没,而且还是以敌人的身份。

这个问题凌克清自然不知道,但这并不影响他将凌若夕视作叛国贼的想法,“不管她是什么原因,我凌家有此女,乃是我门之祸!早知道会有今天,当初我就该把她掐死在襁褓里,也好过她如今……”

“凌相!”凤奕郯面色一沉,俊美的容颜透漏出丝丝危险,纵然他深知,自己和这女人此生已是错过,更甚,横在他们之间的,是永远无法跨越的恩怨,但他仍是不想听到有任何人诋毁她,羞辱她,哪怕是当今丞相也不行。

凌克清顿时愣了,目光惊疑不定的看着凤奕郯,“王爷?”

他完全不明白,为何三王爷要阻止他,甚至还对这逆女这般维护。

“你乃是当朝丞相,怎可学长舌妇在背后议论他人是非?”凤奕郯一板一眼的呵斥道,说得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但在他这副严肃表情下所掩盖的,却是此生也难说出口的一番心意。

呵,真是可笑,曾经她追逐在自己身后时,他对她视作草芥,连多看一眼,都认为会污了自己的双眼,可是如今呢?

心头泛起一丝苦笑,一抹暗色在他的眼底迅速闪过。

凌克清悻悻的闭上了嘴,没敢在多说什么,只是心头,却愈发怀疑起这三王爷对凌若夕的心思。

“擦,好嚣张的男人。”暗水被对方那句挑衅的话气到不行,妈蛋,要不是拿着一把古里古怪的弯刀,他能这么猖狂吗?

“你去助大家,他交给我。”凌若夕恢复了一下丹田里流失的力量,沉声说道,面容冷若冰霜,透着一股让人难以反驳的威严。

“好,姑娘你自己小心。”暗水未曾犹豫,他相信她一定可以击败此人,当即旋身一转,冲向了不远处的战斗圈中,帮助深渊地狱的人联手击杀强敌。

不止是此人,北宁国的高手手里几乎都带着一把能够吸收敌人玄力的武器,只是效果的强度不一。

“呵,喜欢吸取玄力是么?”凌若夕凉凉的勾起嘴角,强自提起身体里强悍的力量,脚下一股飓风拔地而起,在她的身体周围形成一道强风屏障,“我倒要看看,你能吸走多少!”

任何东西都会有一个极限,她就不信,这武器能够逃脱这个规律。

双足用力凌空一蹬,衣袖翻飞,袖中银针瞬间刺出,从四面八方朝那男人围拢过去。

“叮当”

“叮当”

男人迅速挥舞弯刀,将银针挥落,但当他刚解决掉这些攻击时,眼前哪里还有凌若夕的影子?呼吸顿时一滞,她人到哪里去了?

“在找我吗?”身后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男人背脊一僵,立即抽刀旋身朝后劈去。

虎虎生风的攻击,贴着凌若夕的面颊扫过,几缕秀发竟硬生生被削断下来,身侧的风墙又一次被吸力吸住,体内澎湃的力量无法控制的向外流失,凌若夕冷冷一笑,任由玄力疯狂失去,不仅没有后退,反而不要命似的朝男人逼了过来。

她疯了!

男人骇然瞪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相信在这样的情况下,居然还会有人敢采取进攻,他想要躲闪,已经完全来不及了,一把锋利的柳叶刀,噗哧一声,笔直的贯穿了他的眉心,鲜血如同泉涌,他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睛,最后的记忆,是那张被血珠溅上的冷峻脸庞。

身体失去玄力的支撑,如同断了翅膀的蝴蝶,从空中坠落,轰地砸在地上,那把黑刀也叮当一声掉落在了他的身边,润黑的刀身彻底失去光泽,犹如一块废铁。

凌若夕随手擦拭掉脸上的血珠,冷冷的扫过地上那具还未失去温度的尸体,“就算武器再强,修炼不到家也不管用。”

“嘶。”眼看着请来的高手折损在凌若夕手里,凌克清倒抽了一口凉气,“这……”

“下令撤兵。”凤奕郯立即做出决定,他看得出,己方的高手已经开始出现疲软,而凌若夕他们呢?却越战越勇,在厮杀中,不仅没有减弱士气,反而杀得双眼猩红,再这样下去,北宁落败是迟早的事,等他们解决了玄力强者后,剩下的普通士兵,就如同砧板上的白菜,任由他们乱砍,全无还手之力。

“什么?撤兵?”凌克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王爷,我们兵力强盛,为何要在这时候撤退?”

他们的人是南诏的数倍,这么好的机会,这么好的处境,为何要撤退?

凤奕郯脸色森寒,“你想让将士们被凌若夕当菜砍吗?”

凌克清顿时语结,他不甘心的看了眼被包围的敌人,再看看上方缠斗的众人,就这么放弃,着实让他难以接受,可是,想到凌若夕出神入化的身手,他又只能点头答应。

巨大的擂鼓声,从后方传来,那是鸣金收兵的讯号,正在疯狂斩杀南诏骑兵的士兵们,错愕的停下手中的动作。

“撤兵?”

“快,将军下令撤军。”

一阵兵荒马乱后,士兵们扭头就跑,队列分散且凌乱。

那些个带着诡异兵器的高手立即甩开不依不饶的敌人,飞身追着大部队想要逃走。

“追!”传音入密,宛如惊雷般的声音,豁然炸响在众人的耳畔,被杀得遍体鳞伤的骑兵,撑着最后一口,扬鞭策马,追在北宁国大军后方,深渊地狱的人也在空中进行追捕,远远看去,北宁国数万大军,竟像是被不足两千余人追着砍似的。

不少落后的将士,被高空降落的强烈玄力炮弹击中,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身体就在瞬间粉碎成无数碎末。

“啊!”凄厉的惨叫不绝于耳,凌克清根本不敢回头,头顶上人影快速掠过的呼呼声,如同厉风,他用力挥舞着手中的马鞭,驱赶马儿与上方的敌人赛跑。

很快,伤兵们一个个在后方被深渊地狱的人追上,玄力的攻击不要钱似的,往他们的身上砸着,骑兵们杀红了眼,早已遗忘了身上的疼痛,他们只知道杀戮!

没有体会过失败的人永远无法知道翻身的滋味,就是这些人,残忍的剥夺了他们同伴的生命,就是他们踏碎了南诏的万里河山。

杀!杀!杀!

心头只有这一个声音在疯狂的叫嚣。

“王爷,快走。”凌克清咬着牙,急切的吩咐道,“这些人完全疯了。”

他们难道是活够了吗?居然拖着这么严重的伤势,还要追击他们?

凤奕郯猛地回过头去,只见后方,天上地下两路人马,正在疯狂的进行屠杀,他黯然握紧手中的缰绳,晦涩的目光如同利刃,逼向站在半空中,不停释放玄力,攻击士兵的凌若夕。

若不是因为她,他们怎会被逼撤退?

“王爷,别看了,再不走就要被他们赶上了。”凌克清猜不到他一直注视那逆女是为了什么,但眼下分明不是走神的时候,稍有不慎,分分钟就会丢掉一条性命。

他不敢想象,若是凤奕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出事,回国后,他将面临怎样可怕的帝王之怒。

凤奕郯迅速回神,国家大事面前,儿女私情根本不值一提!他一咬牙,双腿夹紧马腹,手中皮鞭咻地落下:“驾!”

凌若夕几乎一路将他们追出了近万米,直到北宁国那帮高酬劳请来的高手,奋死留下来阻挠,他们才停下了追击的步调,但那帮人却在最后,死伤过半,勉强逃掉的,只有三人,并且身受重伤。

地上鲜血一路延伸,暗水懊恼的啐了一口唾沫:“凌姑娘,我去追。”

怎么能让三只爬虫从他们的眼前溜走呢?

“你是想死在半路?”凌若夕扫了眼他身上皮开肉绽的伤口,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