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33章 被猝不及防提起的男人

第433章 被猝不及防提起的男人

凤奕郯居高临下的望着下方的兵马,一眼看去密密麻麻全是人影,冷峭的眉头忍不住皱紧,他未曾在意暗水的言语,似乎在猜测着,他们打算做什么。

“王爷,我们还是先下去吧,这儿不安全。”凌克清躲在举着盾牌的士兵后方,低声说道。

连日来的大战,让他彻底见识到了什么叫屠杀,什么叫实力,他对暗水可谓是记忆深刻,以至于,对方还没采取什么举动,他的心就乱了。

“怕什么?”凤奕郯感知了一下,确定只有下方这近一万的兵马后,心头暗暗松了口气,“他们的先锋部队中,只有他一个高手,难道他还能单枪匹马杀上来不成?”

他含着鄙夷和轻蔑的口气让凌克清老脸一红,嘴唇糯糯的动了几下,讪讪垂下了脑袋。

“哟,小哥,上边的风景咋样啊?这么久没见面,要不要下来和我叙叙旧?上回我可是好心好意放了你一马,再怎么说,也算是你的恩人吧?见到恩人,还不快下来行礼问安?”这是**裸的挑衅,简直是把凤奕郯的颜面往地上踩。

他听着这些带着羞辱意味的话语,脸色愈发冷了。

“靠,这人太不要脸了,居然敢当众羞辱王爷?”一些年轻气盛的士兵听不下去了,嗷嗷叫着,就想下去同暗水拼命。

“他要说让他说去,不要为了这种小人乱了阵脚。”凤奕郯凌厉的眼刀扫过这帮愤愤不平的士兵,不怒而威的气势,让他们心头的火气,顿时消散,一个个乖得就像是看见猫的老鼠,哪里还敢造次?

暗水大呼小叫了半天,可对方愣是一点动作也没有,他郁闷的摊摊手,“哎呀,没想到堂堂一国王爷,原来也不过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哈哈哈。”不少士兵听得大笑,那猖狂的笑声,让城墙上的人气得是浑身发抖,只可惜凤奕郯有言在先,他们只能隐忍,一张脸阵青阵白,跟个调色盘似的,煞是好看。

暗水足足挑衅了一个白天,说得是口干舌燥,时不时吃点水果,享受午膳,待到夜色降临后,他居然还拽着士兵在城门下的空地上,烧起了柴火,开始烤食物。

这目中无人的姿态,让北宁国的将士怒从心起,但除了用眼刀瞪着他们,也是别无他法。

只是短短一天,北宁的士气已降了三分,尤其是在凤奕郯毫无动作时,他们更是心灰意冷。

凌若夕在得知了前方的动静后,笑得意味深长,这样下去,北宁国自乱阵脚是早晚的事。

“娘亲,你在想什么?为毛笑得这么奸诈?”凌小白蹑手蹑脚的窜进了书房,手里还端着一个托盘。

“这是什么?”凌若夕挑眉问道,抬眸看去,“面?”

“唔,宝宝看娘亲这段时间好辛苦,所以就特地跑去厨房给娘亲做了宵夜。”凌小白殷勤的将热腾腾的面条推送到了她的面前,还亲手把筷子整齐的放在瓷碗上,“娘亲,你尝尝看宝宝的厨艺有没有退步。”

昔日在落日城,自从他懂事后,就包下了做饭的工作,对凌小白来说,做一顿宵夜那是轻而易举的。

“你有什么事想求我,直说。”凌若夕没有急着动筷,通常这小子大献殷勤的背后,绝对是有事相求。

凌小白委屈的撅着嘴,手脚并用,爬到了她的怀里,小屁股在她的大腿上磨蹭了几下,“宝宝哪有什么事,娘亲,你误会宝宝了。”

“不说就算了,我给过你机会的。”一抹戏谑的暗光在她的眼底闪过,凌若夕作势要动筷享受夜宵,似乎真的相信了他没有事要求自己。

凌小白惊讶了,这种时候,娘亲不是该打破沙锅问到底,然后他再半推半就的说出自己的请求吗?为毛没有按照他心里想的剧本发展啊。

凌若夕选择性的忽视掉他那副瞠目结舌的表情,一巴掌将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弯下腰,准备用膳。

“娘亲,”凌小白跺跺脚,心里各种委屈。

“恩?”

“你!你就不问问宝宝是不是有事要说吗?”

“我刚才问过了,你说没有。”凌若夕淡淡的提醒道。

“可是……”哎呦,他怎么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

眼见儿子急得小脸纠结成了一团,凌若夕也没再捉弄他,将筷子放下,双手随意的环抱在胸前:“有什么事,说吧。”

凌小白这次没再傻到说口是心非,他嘿嘿的笑笑,咧开的嘴角里,两排茭白的牙齿立即露了出来,双眼弯成钩月,“娘亲啊,听说暗水叔叔去前线玩去了,宝宝也想跟着一起去,你说好不好?”

他今天可是听大家说了好久,暗水叔叔在前线的壮举,心里头早就痒痒了,这么好玩的事,怎么能少得了他呢?

她就知道。

淡漠的脸庞上隐过一丝了然,“你刚才不是说,没有事要求我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反口了?”

“哎哟,宝宝刚才是不好意思嘛。”凌小白撒娇道,脆脆的童音,听在人的耳朵里,仿佛连一颗心也能融化掉。

凌若夕嘴角忍不住一抖,不好意思?从他嘴里居然也能听到这种话?

“你可以继续保持你的不好意思。”她没好气的轻哼道。

凌小白顿时小脸一跨,“不要啊——”

他真的好想和暗水叔叔一起去玩有木有?好想去打击打击北宁国那帮人有木有?

耳朵被他高分贝的魔音刺激得有些发麻,一个爆栗在凌小白的脑袋上炸开了花,“嗷!”他疼得眼冒泪花,手掌立即捂住吃疼的脑门,水汪汪的大眼睛迅速开始了水漫金山。

“娘亲,你太凶残了。”

“我还有更凶残的,要不要体会一下,昂?”尾音危险的上扬,她深邃的眸子里,有暗潮正在翻涌。

凌小白被看得不自觉打了个机灵,“不要了宝宝不要了。”

傻子才会说要!

见他乖了,凌若夕这才满意的笑笑,准备继续吃饭,凌小白在她身边不停的制造噪音,一会儿来回踱步,一会儿在书架上敲敲打打,试图引起她的注意。

凌若夕知道,他这是在向自己表达不满呢,不过,她什么事都能依着他,唯独牵涉到他安全的事上,绝对不行。

凌小白捣乱了好一阵,见这招没效果,悻悻的瘪瘪嘴,又蹭到了凌若夕身边,胖乎乎的小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娘亲,真的不让宝宝去吗?听大家说,很好玩的。”

“等你把命丢掉,会更好玩。”凌若夕用最快的速度将夜宵吃光,擦了擦嘴唇后,冷笑道。

“不怕,有暗水叔叔在,他会保护宝宝的。”凌小白拍了拍胸口,毫不掩饰对暗水的信任,红彤彤的眼睛,此刻染上了灼灼的光华。

“刀剑无眼,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伤到你,小白,不要任性。”她神色淡漠,略显严肃的一句话,让凌小白顿时泄了气,每当娘亲用这么郑重的表情说话的时候,他就完全不敢再说什么了。

小脑袋低垂着,像是一个受气包,头顶上那戳呆毛,没精打采的恹了,“哦。”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这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凌若夕的脑海里,忽然间闪过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唇瓣用力抿紧,她古井无波的瞳眸,出现了轻轻的颤动。

凌小白奇怪的偷偷打量着她,娘亲这是肿么了?怎么会露出好像和谁有深仇大恨的表情?

“娘亲,你不要生宝宝的气,大不了宝宝不去就是了。”凌小白误以为她是在为自己的请求生气,不安的抓住她的手腕,弱弱的说道。

凌若夕甩掉脑海中猝不及防出现的身影,看着儿子担忧不安的表情,心头一软,“这么想去?”

“额……”他是说实话好呢,还是说假话好呢?凌小白有些纠结,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想去就去吧,多派些人保护你。”凌若夕伸出手指,点住他的眉心,用力的揉搓了几下。

“真的?”凌小白双眼放光,既激动又忐忑,话说娘亲会不会是唬他的?故意哄他高兴?

“如果你不想去也可以拒绝。”凌若夕似笑非笑的激将道。

凌小白赶紧摇头,“不不不,谢谢娘亲。”他踮着脚,吧唧一声,亲吻了凌若夕的面颊一口,混杂了口水的浅吻,直直贴在她的右脸上,触感十分柔软。

凌若夕微微一笑,屈指弹了弹他的脑门:“跟谁学的这一招?”

她可不记得以前凌小白有习惯做这种事。

“啊?”凌小白尴尬的摸了摸鼻尖,小脸难为情的红了,哎哟,这算不算是男女授受不亲啊?

“恩?”凌若夕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着他的回答,她真的很好奇,他这招究竟是从哪儿学来的。

凌小白一看满不过去,弱弱的开口:“是和暗水叔叔学的啦,宝宝有听他说,每次坏蛋叔叔这么亲娘亲,娘亲就会很高兴的。”

坏蛋叔叔……

他嘴里突然吐出的名讳,让凌若夕眸光一颤,嘴角那抹笑,似乎也淡化了几分。

凌小白察觉到她情绪的转变,心情愈发紧张,那什么,他是不是不小心说错话了?

“这样吗?”凌若夕瞬间敛去眸中的情绪,淡漠的笑笑,“下次不要再学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我不喜欢。”

“那如果是坏蛋叔叔这么做,娘亲也会讨厌吗?”凌小白歪着脑袋,满脸的困惑。

他才不承认自己是在吃坏蛋叔叔的醋呢。

放在身侧的手指微微一抖,凌若夕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生硬的将话题转开:“你再在这里和我废话,就别去找暗水了,给我留在这儿好好训练。”

“宝宝才不要呢。”凌小白脚底抹油,一溜烟冲出了书房,临走时,还不忘转过头来,冲凌若夕扮一个鬼脸,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