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38章 刁难,颜面无存

第438章 刁难,颜面无存

凌克清在城门口足足等了半个时辰,可眼前这扇紧闭的大门,却愣是没有开启,别说是凌若夕的人影,就连上方的守城将士,也没有搭理他,就当他不存在似的,这毫不掩饰的漠视,让他的脸面有些挂不住,心头升起一股巨大的羞辱感。

想他年少踏入仕途,又引来轩辕世家大小姐的仰慕,从那以后,一路顺风顺水登上丞相宝座,谁敢不卖他三分面子?可是如今呢?不过是一些无名小辈,竟在他面前摆谱。

炽热的烈阳高挂在苍穹上,火辣辣的日光,让凌克清心头的那把火烧得愈发旺盛,一滴滴热汗顺着他铁青的面颊垂落下来。

“可恶,这个逆女是打算让本相活活等死在这儿吗?”他低声咒骂道,对凌若夕的印象又厌恶了几分。

“丞相大人,不然我们冲进去吧。”一名士兵提议道,在这里干等着也不是事儿啊,谁知道对方打算晾他们多久。

“冲?怎么冲?贸然采取动作,万一三王爷有个好歹,你我担当得起吗?”凌克清直接把火撒在了身边的属下身上,噼里啪啦一顿怒骂。

“哟,大白天的,某些人这肝火还真旺啊。”暗水似笑非笑的声音,忽然从上方落下。

凌克清立即抬头,一眼就看见了站在城头,一脸小人得志的男人,鼻腔里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哼:“本相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你们为何迟迟不肯开门迎本相进城?这就是南诏的待客之道吗?”

暗水一脸无奈的摊摊手:“那个谁?”

凌克清心头一堵,他会不认得自己?笑话!他分明是在用这样的方式羞辱自己才对,即使心里知道,但他却不能流露出来,毕竟,在南诏手里,还握有一个举足轻重的人质,“本相乃是北宁国当朝丞相。”

“哎哟,失敬失敬啊,我这人吧,有脸盲症,尤其是这最近,对一些长得不太出色,没什么特点的人,愣是记不住。”暗水恍然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向凌克清主动致歉,但有耳朵的人都能听出他话里的奚落与讽刺,身边不少士兵捂着嘴,暗暗憋笑,这皇后娘娘身边的人可真够妙的啊,一张嘴气死人还不偿命。

“哼,本相已说明来意,还不快打开城门?”凌克清不愿计较他的无理,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救出三王爷,至于其他的,稍后再说。

“不好意思啊,没有凌姑娘的命令,就算我有心想要尊老爱幼,也没这个权利啊。”暗水唏嘘道,一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模样,可把凌克清气得够呛。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间,卫斯理踏着石阶缓缓步上了城墙,他莞尔笑道:“娘娘有命,开城门,请北宁国的贵客入城。”

闻言,暗水有些遗憾,他还没发挥多少呢,就不能再玩下去了。

士兵很快就执行了军令,紧闭的城门缓缓开启,凌克清扬鞭挥下,就往城门内闯,却在刚刚入城时,被两把锋利的刀刃阻拦了去路。

好在他紧急勒住缰绳,否则,这刀片绝对会把他的脑袋给削下来的。

一滴冷汗滑下脑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卫斯理风度翩翩的和暗水一起,走下石阶,他含笑解释道:“抱歉啊,凌相,根据我南诏国国法,敌国贵客入城,必须得缴出兵器,下马步行。”

“本相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这种事?”他们分明是在故意刁难,什么国法,南诏国何时有了这种无厘头的规矩?凌克清又不是第一次造访南诏,以前可从来没有被这般对待过。

暗水急忙接嘴:“以前没有,不代表现在也没有啊,这规矩是今天刚定下的,军令如山,凌大人,请吧。”

“大人,他们根本是故意的。”年轻的士兵难忍心中的愤怒,冲暗水怒目相视,凌厉的杀气在空气里弥漫着,无声的硝烟,围绕在两帮人马的四周,气氛僵持不下。

暗水挑挑眉,一副我就是故意的,那又怎么样的嚣张表情,气得这士兵险些拔刀砍过去。

好在他脑子里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只是心头那把火烧得更旺了。

“罢了,入乡随俗,按照他们的话去做。”凌克清想要息事宁人,不愿在这个节骨眼上,再同南诏起任何的争执,第一个交出了腰间的佩刀,有他作为先例,五千士兵即使心头再不甘愿,也只能妥协。

“哐当。”

“哐当。”

刀戬掉落在地面的清脆声响此起彼伏,卫斯理满意的笑笑,“凌相,请下马吧。”

欺人太甚!

凌克清紧了紧手中的缰绳,眸光晦暗不明。

“不是来谈条件的吗?这就是你们的诚意?”暗水在一旁激将道,完全不放过任何一个羞辱他的机会。

凌若夕和凌克清之间无法缓和的僵硬关系,他有所耳闻,甚至于,在得知了她幼年在丞相府中遭遇到的一切,对这位所谓的丞相,更是不可能有任何的好脸色。

没一刀宰了他,已经很给面子了。

“哼。”凌克清冷冷的哼了一声,利落的翻身下马,“现在,能带本相前去见三王爷了吗?”

“不不不,”卫斯理笑得云淡风轻,“三王爷作为人质,怎能轻易的让凌相见到呢?请凌相先随本官去见娘娘,娘娘自有打算。”

凌克清不自觉蹙起眉头,他看得很清楚,卫斯理在提起那逆女时,话里话外都透着一股发自内心的尊敬,态度甚至称得上谦卑。

是因为她的实力和身手吗?除了这个理由,他想不到别的,点点头,神色漠然的尾随卫斯理往大宅走去。

至于他所率领的五千士兵则被扣在城门口,不得离开半步。

一路上,城镇中繁华热闹的景象,让他分外错愕,这里距离战场不远,在不久前,还是被北宁攻下的城镇,那会儿,这个地方,处处萧条,甚至很难在街道上看见百姓的影子,但现在呢?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整座城池似乎完全变了样,反而透着一股生机。

“丞相大人,暗大人,早上好。”百姓们在见到他们两人时,纷纷停下手里的工作,友善的笑着,同他们打招呼,甚至还有不少摊贩,主动将刚刚出炉的热包子塞到暗水手中,免费赠与他们早膳。

凌克清看得双眼发直,即便是在北宁,也不曾有任何的官员与平民百姓这般亲近。

他的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但脸上却不显山水。

大宅正厅,凌若夕正和凌小白坐在紫檀的木椅上,无声的享用着早膳。

“娘亲,宝宝一点也不想见到那个坏蛋。”凌小白一边咀嚼着嘴里的食物,一边糯糯的说道,两个腮帮圆鼓鼓的,活像只可爱的仓鼠。

凌若夕眼也没抬,“你可以先离开,我不强求。”

“可是,万一他对娘亲图谋不轨怎么办?宝宝得留在这里保护娘亲的安全。”一口吞下嘴里香喷喷的饭菜,凌小白义正严词的说道,完全一副孝子的模样。

“你保护我?”凌若夕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般,眉梢高高抬起,“你确定?就凭你这小胳膊小腿?小白,已经天亮了,你也该从睡梦中清醒过来了,懂么?”

次奥,他哪里有说梦话?他真的很认真好吗?

凌小白神色幽怨,握住手中的筷子,狠狠戳着碗里的白色米饭,明明他真的是关心娘亲,却总是被娘亲误会,不仅没有讨到夸奖,还被泼了一身的脏水,这日子没法过了。

趴在地上吃着盆子里盛满的食物的黑狼,对他们母子俩之间幼稚的对话各种不屑,更别说对凌小白产生任何的同情了。

他根本是自找的,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蹬蹬蹬。”零碎的脚步声在大宅外的幽静道路上响起,凌若夕眉心一跳,第一时间感应到了有外人造访,她缓缓放下筷子,凝眉向大门的方向看去,目光越过厅外的小花园,直勾勾,盯住那扇打开的红漆木门。

没过几秒,卫斯理和暗水并肩走来的身影,就映入了她的眼睛,在他们后方的,不是凌克清还能是谁?

“切,宝宝不吃了。”凌小白把筷子一扔,不满的瞪了凌克清一眼后,这才乖乖坐在椅子上,打算看戏。

哼,这个老头一直欺负娘亲,小爷才不要和他打招呼呢。

他在心底愤愤不平的嘀咕道。

“哟,稀客啊。”凌若夕不阴不阳的笑笑,只是那笑不达眼底。

“逆……”在见到凌若夕时,凌克清差点脱口而出了对她的专属称呼,但好在,他还没傻到那个地步,及时的把话收回,还故意缓和了一下脸色,“若夕。”

“嘶,好冷,好肉麻。”凌小白抱住自己的臂膀,做出了搓胳膊的动作。

小孩子的童言童语,凌克清要是计较,岂不是说明他毫无风度吗?以至于,明知他在挑衅自己,他也只能选择忍耐。

“别叫得这么亲密,我们现在各为其主,是战场上的敌人,如果你是来谈私事的,门在那边,慢走不送,”修长的手指指着大门的方向,她的话一如既往的淡漠,“如果是来谈公事的,劳烦换个称呼,我这人不太喜欢不相干的人与我太亲近。”

“啊,娘亲,这是不是你以前说过的,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凌小白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狡诈的笑道。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只是刚巧能够让屋内屋外的人听得一清二楚而已。

“噗哧,”暗水第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小少爷,您老博学。”

他冲着凌小白高高竖起拇指,后者满脸骄傲,凌若夕仿佛看见了他背后有一条尾巴,正在左右摇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