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447章 让她做监国?

第447章 让她做监国?

宫里的太监已经来凤溪宫催促了好几次,凌若夕等到凌小白洗漱完毕,这才带着他和小豆子一起,前往主殿,一路上,小豆子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对他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新奇的,是陌生的。

即使平时再老成,但孩子的天性始终存在在他的骨子里这时候,显露无疑。

“哟,凌姑娘。”刚过迂回的红廊,暗水戏谑的声音就从前方传来,凌若夕驻足一看,他和深渊地狱的人,可不是正站在御花园里吗?一个个穿戴得人模人样,倒像是那么回事。

“都弄好了?”她走上前,审视一番后,才出声问道。

“咱们怎么样也不能给姑娘你丢脸啊。”暗水身后的男人憨笑着,默默脑勺。

凌若夕心头一软,为了她么?眼眶有些发涩,他们朴素的话语,却让她的心潮再难平静。

“姑娘?”暗水有些莫名其妙,话说他真的不喜欢这种沉默的气氛啊,咱能说点话不?

凌若夕很快平静下来,只是眸光有些颤动,“走了,带你们吃好的喝好的去。”

“万岁!”众人欢呼道,全然没有看见太监见鬼的表情,这两个字是能随便说的吗?他们可真是艺高人胆大啊。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抵达主殿,登上百丈浮云梯,殿内的文武百官早就入席坐好,静悄悄的等待着凌若夕的到来,一只脚刚跨入门槛,一抹冷色迅速自她深邃的眸子里闪过,这气氛,不太对啊。

“要打架的节奏?”暗水小声嘟嚷道,眉头暗自皱紧,奇怪的将所有人的表情打量了一番,不是他的错觉,这些人脸上的笑真的太假了,就跟张面具似的。

凌若夕装作什么也没发现的样子,站在原地。

坐在百官最前列的卫斯理急忙起身,勉强挤出一抹笑:“娘娘,请上座。”

眉梢微微一挑,她看了眼高首龙椅旁空置的座位,什么话也没说,登上了台阶,至于暗水他们,则被安排在左侧的空位上,面前的桌案摆放着热腾腾的烤乳猪,夜光杯中盛满琼瑶佳酿。

入席后,宫廷乐师奏响了喜庆的曲子,宴会正式开锣。

凌若夕还没动筷,就听见下边传来的吃喝声,嘴角蓦地一抖,抬眸看去,正大手大脚撕扯着猪腿往嘴里塞的,可不是自己的人吗?

凌小白托着腮帮看得津津有味,他们率性的举动,虽然有些失礼,但在他眼里,却十分可爱。

不少官员面上的笑容为之一僵,虽然没说,但他们的脸上却或多或少出现了几分不屑和鄙视,在他们看来,这些人即使修为再高,身手再好,也仅仅是粗俗不堪的野人,难登大雅之堂。

凌若夕眸光微冷,将他们微变的神情尽收眼底。

“咳,”卫斯理轻咳了一声,将众人的注意力从正在埋头大吃的人身上转移,他拂袖起身,身上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丞相一品朝服,“近日多亏皇后娘娘出手相助,才让南诏能保太平,本相现在就以这一杯薄酒,多谢娘娘大恩。”

凌小白瘪了瘪嘴,什么嘛,一杯酒就完事了吗?说好的谢礼呢?

“微臣附议,此番若非娘娘,我南诏势必会沦为北宁的口中餐,”于老率先起身,执杯面向凌若夕,有他们一老一少作为表率,不少大臣也纷纷起身,向她表达谢意,先不说这些人的感谢是否发自内心,但这场面却极其罕见,谁能想象,一个国家的安宁,竟是一名女子为他们保下的?谁又能猜到,这个人竟是不久前,他们视作红颜祸水的存在?

凌若夕抿唇淡笑,仰头将烈酒灌入喉咙,喉咙有些火辣辣的疼,但对她来说,这种滋味还能接受。

饮酒后,宴会正式进入节奏,舞娘们卖弄着身姿,将生平所学在大殿内发挥出来,席间热闹非凡,欢笑声更是不绝于耳,一派和乐融融的景象。

待到酒过三巡,乐声戛然而止,谈笑的众人齐刷刷闭了嘴,仿佛被人按下了定格键,没有半分声响传出。

凌若夕微微挑了挑眉,似乎重头戏来了。

“娘娘,诸位,如今南诏国群龙无首,皇室已无人可继位,在这样下去,南诏国早晚会被北宁所攻陷,”卫斯理孤身站在桌案前,朗声说道,脸上带着几分近乎决绝的坚定。

“丞相大人说得是啊,国不可一日无君,南诏得有人坐镇才行。”他的话得到了不少大臣的簇拥和认同,这么浅显的道理,谁都明白,可难的是,南诏究竟该由谁来掌权?六部尚书面色严肃,他们如今各自为战,门下的门生在战争时期,扩大了不少,而卫斯理,在百官和百姓心目中,也有一定的威信。

凌若夕好整以暇的品着酒,对下方的闹剧置若罔闻,反正这事和她没有关系,她也不用理会。

凌小白倒是听得十分认真,趁着她没留意,偷偷给自己倒了杯酒,舌头伸到杯子里,轻轻舔了舔,被辣得小脸瞬间爆红,忍不住挥手向嘴里扇风。

凌若夕余光瞥见他卖蠢的举动,额角蹦达了几下,他是逗比么?

卫斯理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待到气氛恢复寂静后,他才继续说道:“为了南诏的未来,本相提议,让皇后娘娘主掌朝政。”

“噗——”喷水声络绎不绝,众人错愕的朝对面看去,只见暗水等人,居然整齐的喷出了一口酒,模样有些瞠目结舌。

作为当事人的凌若夕也是愣了,这剧情的发展,根本没在剧本里啊,搞什么鬼?

她不悦的沉了脸色,目光冷冷的刺向卫斯理。

卫斯理怎么可能感觉不到从上面投来的冷冽视线?他背脊一僵,心头有些发怵,但还是鼓足勇气,继续说了下去:“皇后娘娘对南诏国有大恩,而且修为高深,昔日又为除去摄政王付出许多,结合这些事,本相可以相信,她能够胜任监国,并且能够让南诏变得强大。”

铿锵有力的话语如同石子,掉入了平静的大海,掀起千层巨浪。

无数双眼睛看向高首的女人,百官心里既错愕又吃惊,女人监国?这种事龙华大陆上从未出现过,更不可能出现。

这片大陆虽然说是以强者为尊,但就算如此,还是掩盖不了男尊女卑的事实,而卫斯理的提议,显然震撼了他们的三观,一时间,让众人难以接受。

最先回过神来的,是这些日子一直跟着凌若夕在前线冲锋陷阵的于老,他进行过深思熟虑,终是理智占据了上风,率先开口:“丞相大人的提议,老夫认同,这是现下对南诏最好的方法,相信凭着皇后娘娘的威望,那些豺狼虎豹,绝对不敢轻易来犯。”

“没错,”镇南将军也紧跟着出声,比起朝廷里这些包藏祸心的官员,他更愿意推举凌若夕上位,“丞相和于老所言在理,皇后娘娘不论是名望还是实力、心智,都是监国的最佳人选。”

他们俩的力挺,让一些心怀鬼胎的大臣们,止住了想要反驳的念头,准备暂时先观望观望情况。

“可是,”一道弱弱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一名四品文官颤抖的举着手,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在他的身上聚焦,他吓得脸色一白,却又鼓足勇气,把心里话给说了出来:“可是,娘娘她毕竟是女子,这种事开了先河,那后人会如何看待我们?”

卫斯理早就猜到自己的提议会有人反对,自然也准备好了一番说词:“比起担心这些还未发生的事,我们更应该注意的,应该是南诏国还会不会有未来!没有能够让所有人信服的人主管朝政,当皇后娘娘不在南诏后,虎视眈眈的北宁,定会卷土重来,届时,南诏国被北宁吞并,还谈什么未来?”

他的话让那名芝麻官立即语结,仔细想想,也很有道理。

众人面色犹豫,显然有些拿不定主意,谁都怕被后人戳着脊梁骨痛骂,谁都不愿来背这个黑锅。

主殿里静悄悄的,仿佛连一个针掉下去的声音也能听见。

凌若夕缓缓放下手里的酒杯,清冷的声音,传遍整个大殿:“你们似乎忘记了一件事。”

她冷不防的开口,让众人纷纷一愣,茫然的抬起头来,等待着她的后言。

嘴角弯起一抹好看的弧线,“我有说过,愿意做这个监国吗?”

“轰!”她的话,立即让这平静的气氛爆棚,谁也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种话,监国啊,这可是无尚的荣耀,可听她这话,似乎是还想着不愿接手?所有人通通傻了眼,甚至怀疑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否则,怎么会听到她说出这种话来?

最先提出这个意见的卫斯理,同样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皇后娘娘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凌小白机械的眨眨眼睛,小手轻轻拽了拽她的衣裳,“娘亲,做什么监国,有银子赚吗?”

凌若夕没理他,只是静静看着下方神色各异的大臣,身体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身凛然的气势迅速外散。

“我没有答应过做什么监国,你们南诏的内乱,也与我没有关系,谁愿意谁做。”这个烫手的山芋,她不要接受,她和卫斯理的交易中,可没有加入这一条。

震撼,绝对的震撼。

还有人会抛弃送到眼前的荣华富贵?

“这件事就暂时先搁到这儿,娘娘舟车劳顿,先回寝宫歇息去吧。”于老尴尬的将话题转开,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当事人没兴趣接手南诏,而朝臣们,也似乎有不一样的意见,再谈下去,只会让这热闹的气氛变得纠结、郁闷,所以他才赶紧出声打着圆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