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10章 男人间达成的约定

第510章 男人间达成的约定

“没关系,哪怕你永远都这样,本尊的心里依旧只有一个你。”明明是最动听的情话,可偏偏从他嘴里说出来,愣是多了几分漫不经心。

凌若夕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看着他背部湿润的白发,眼睛有些发涩,她缓缓伸出手,从后圈住了他的腰肢,脑袋轻靠在他的背部,云井辰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但立马又放松了。

“不要再玩失踪,云井辰,是你自己闯入我的世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离开。”她的口气十分霸道,甚至带着几分决绝。

她从不接受背叛,从不接受莫名其妙的别离,既然当初,他不顾她的反抗,撬开了她的心房,就得为她负责到底。

“好,”云井辰不假思索的给出了承诺,“只要本尊还活着一日,就会陪伴你一日。”

他没有告诉她,他的身体或许撑不了多久了,她大婚那天,他从那位陌生的女大夫口中得知了这件事,然后忽然间就想,在离开这个尘世前,再不顾一切的任性一次,冲动一次。

然后,他就来了,来到她的身边,也许他仅剩的时间没有多少,但他希望,最后的这段岁月,能够和她一起度过,那样,即便是到了黄泉路上,他也能够死守着这些回忆,在奈何桥上,静静的等待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说这些有的没的,我不喜欢听。”凌若夕挥着毛巾,抽打了他一下,力道很轻,“小一的医术很好,他会找到治好你的方法的。”

人活着就得有希望,有信念,否则,和行尸走肉有什么分别?

“好,本尊不说了。”如果真的可以找到,他何尝不高兴?只是,他担心希望越大,她得到的失望就会越大。

两人在浴池里磨磨蹭蹭半天,才终于洗完了澡,凌若夕先一步上岸,身上衣衫滴水,浑身湿漉漉的,十分难受。

云井辰刚想起身,却被她呵斥了:“你等我走了再起来。”

她还不能完全坦然的面对他的果体,哪怕他下边有一条白色的亵裤。

云井辰饶有兴味的欣赏着她脸上淡淡的红潮,原来她也会害羞啊。

捉弄的话语脱口而出:“刚才你不是已经和本尊有过亲密接触了吗?现在害羞,会不会晚了一点?”

卧槽!凌若夕脸上的温度再度升高,她气恼的紧了紧拳头,却偏偏拿这男人没办法,“哼,随便你怎么说,我去更衣。”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冲出浴室,那狂奔的背影,怎么看似乎都像极了落荒而逃。

云井辰好笑的摇摇头,都是老夫老妻了,她又是何苦呢?

凌若夕用最快的速度将身上的衣物换下,然后,离开了寝宫,她没有同云井辰打招呼,谁让这男人没事调戏她来着?就得把他晾着。

凌小白早就在御花园里等得不耐烦了,见凌若夕回来,他喋喋不休的抱怨着,满腹的委屈。

云井辰披着湿润的长发从浴室里出来时,凌若夕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他有些无奈,瞅着自己的长发,目光略带幽怨。

看来,他故意没有将头发弄干的行为完全白费了,还以为今天能够享受由她亲手替自己擦头发的待遇呢。

心里有些遗憾,体内的玄力在经脉中运转一周全,发丝上的水珠,在玄力的影响下,变作了朦胧的白雾。

云井辰慵懒的靠在软塌中,姿态悠闲,还时不时捧起一旁的茶盏,润润喉咙。

小一抱着手札来到寝宫,就见到他一个人,他有些不知道怎么和云井辰相处,只能犹犹豫豫的站在原地。

“好久不见。”云井辰邪笑着,率先开口,尴尬的气氛,随着他友善的态度,消失得无影无踪。

小一点点头,礼貌的同他打着招呼,然后问道:“你知道师姐去哪儿了吗?”

“和小白去逛院子了。”

“哦,那我去找她。”小一立马转身,想要离开这儿,他来这里是为了找凌若夕说事的,既然她不在,他也没有待下去的理由。

身后,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等等。”

小一疑惑的停下步伐,站在殿门口,“请问还有事吗?”

他和云井辰的关系不是太熟悉,以至于,面对他,小一总带着几分恭敬。

“你替本尊诊过脉。”云井辰含笑说道。

小一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只能点头:“是。”

“本尊的身体如何?”

“额……”他该说实话还是该说谎话?

“你只管实话实说。”他不需要善意的谎言,既然他师承鬼医,或许他会有办法替自己找到解决体内这两股玄力的方法。

小一犹豫了几秒,才开口道:“其实你的情况不太好,肝脏受损严重,急速老化,而且,那股不属于你的玄力,一直停留在你的体内,所以……”

原来她没有说谎。

那名死缠烂打非要跟在自己身边的女人,最后替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诊脉时,也说过类似的话。

“你的意思是,如果无法将这股力量驱逐,本尊会死,是吧?”明明是最可怕的后果,可偏偏他的神色却是云淡风轻的,仿佛将生死置之度外。

但小一却察觉到了,他放在扶手上,青筋暴跳的拳头。

“话是这么说,可是,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的。”小一不愿意他太悲观,出言安慰道。

“呵,本尊的身体本尊自己心里有数,”他低垂下眼睑,眸光略显黯淡,还好,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仅仅是有些不甘心而已,不甘心就这样被宣告了死刑,不甘心这么快就要做离开她的准备,不甘心和她还没有度过一段快乐的二人世界。

他有那么多那么多的不甘,可在现实面前,即使是他,也只能选择低头。

云井辰身上散发的死寂,让小一心里十分难受,他动了动嘴角,却笨拙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场合。

“能拜托你一件事吗?”云井辰很快便收拾好了所有的情绪,他含笑问道,姿态不复昔日的高傲,甚至眸光带着淡淡的祈求。

小一连忙后退,“不不不,你有什么事直接说就好了,别这样啊。”

“本尊的病情,希望你能够隐瞒她,不要把本尊的真实情况告诉给她知道。”云井辰一字一字缓声说道,如果说他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无法和凌若夕长相厮守,那么,至少,在剩下的这段岁月里,他希望她是快乐的,是幸福的。

人只有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以前曾经浪费过那么多宝贵的时间。

小一顿时纠结了,“可是这……”

隐瞒师姐,他做不到啊。

“就当是本尊求你。”这是云井辰第一次对一个外人用上这么沉重的字眼,“本尊只是希望,她不要在最后的这些时光中,还过得不快乐。”

他的嘴角轻轻上扬起一抹清浅的笑。

小一似乎有些明白了他的心情,正因为爱得太深,太浓,所以他才不愿意让对方背负上这么沉重的现实,而是选择一个人默默的承担。

“师姐将来若是真的,她会很伤心的。”小一讷讷的说道。

“无妨,那个时候,就算她恼怒本尊,记恨本尊,本尊也瞑目了。”云井辰恍惚一笑。

“你不能这么想,我一定可以找到办法,你相信我!”小一一咬牙,“现在还有时间,而且你的情况还不到最糟糕的时候,你这么早就放弃,又怎么会有奇迹发生?”

明明是互相深爱的,为什么要选择这么悲观?只要大家齐心协力的话,总会有办法能够度过这个关卡。

云井辰怔然看着冲自己大吼大叫的小一,有些意外,记忆中连说话都软绵绵的小绵羊,竟也有化身为猛虎的一天。

小一失控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看着云井辰露出诧异的神情,他这才惊觉,自己都说了些什么,一时间,有些手脚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我刚才,我刚才只是……”他结结巴巴的想要解释。

云井辰却阻止了他:“没关系,你说的对,本尊不该这么早轻言放弃,但你能否答应本尊,替本尊保守住这个秘密,在她的面前,只报喜,不报忧呢?”

他深邃得好似一片深海的目光定定落在小一的身上。

小一有种错觉,拒绝这个男人是一件很残忍的事,他闭上眼,用力的吸了口气:“好!我答应你,可你也要答应我,必须要配合治疗!”

“就这么说定了。”两人击掌为誓,为了时刻了解云井辰的情况,小一还和他说定,每天都要让他去自己的房间诊脉。

这点小小的要求,云井辰并未拒绝,在小一离去时,刚好和回来的凌若夕母子撞了个正着,他吓得三魂没了六魄,手里的手札差点掉到地上去。

“你看到我怎么跟看到鬼似的?”凌若夕困惑的皱起眉头,总觉得小一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躲躲闪闪的。

她心头微微一沉,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了吗?

“没,没有。”小一不敢直视她的目光,害怕自己的隐瞒,会在她的目光下无所遁形,他埋着脑袋,抱着手札就从凌若夕的身边小跑着离开,没有和以前一样,留下来同她聊几句。

“越看越奇怪。”凌若夕狐疑的眯起了眼睛,抬脚走入寝宫,云井辰正坐在她的专属座位上,悠然饮茶。

她双手环抱在胸前,睨着这姿态闲适的男人:“你和小一是不是说了什么?”

不然,他的转变怎么会这么大?而且十分的可疑。

云井辰抬起眼皮,“本尊和他除了交流病情,还能谈什么?”

“只是这样?”凌若夕隐隐觉得哪里不对,但仔细的审视过他的神色后,她勉强选择了相信。

“最好真的只是这样。”不然,她会让他知道欺骗她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