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34章 一条命换来一株草药

第534章 一条命换来一株草药

凌若夕先是狂喜,随后,心头便泛起了疑惑,锐利如刀的目光落在这五人的身上:“你们这是何意?为何会突然交出续魂草来?”

“哈哈,想来摄政王您还不知晓,杀害小姐的真凶昨天夜里已经认罪,没想到,犯下这等杀人案的竟是摄政王身边最为信赖之人。”那名长老仰天大笑,将昨晚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告诉了凌若夕。

在几近凌晨时分,暗水突然敲响了他们的房门,并且主动承认他杀害红鸾一事,甚至连过程也说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长老等人不疑有他,立即布下结界,携手向暗水发动攻击,并且趁机挥洒药粉,将他迷晕,连夜送出皇宫,送往药王谷由谷主亲自惩戒。

凌若夕昨夜被云井辰点了昏睡穴,又有结界布下,宫中无人得知是理所当然的。

闻言,她神情愕然,“你说什么?”

略带颤抖的嗓音从唇中挤出。

“按照约定,我等已将续魂草送到,摄政王,按照规矩,血债必须血偿,还望您见谅。”长老担心她会因为暗水而迁怒于药王谷,索性把话挑明:“谷主一生只小姐一个孩子,小姐的死,是我们药王谷最大的遗憾,如今凶神已经认罪,摄政王您……”

他的话还未说完,凌若夕的身影便越过龙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冰冷的手掌握住他的咽喉,将人硬生生提在空中,神情狰狞:“他人在哪儿?”

该死!他这时候冲什么英雄?

她就奇怪昨天暗水为何会对红鸾死时的事这般关心,原来从那时候起,他就打着这种念头。

“长老!!”四人齐声惊呼,见凌若夕失去了惯有的冷静,纷纷对视一眼,向她出手,想要救人。

凌若夕侧身躲开来自背后的攻击,顺势将那名长老抵挡在自己身前,“都别动,否则,我掐断他的脖子!”

气势汹汹的四人慌忙卸下掌心的玄力,不敢再出手。

“说,暗水他人在何处?”凌若夕加重了力道,沉声逼问道。

长老痛苦得根本说不出话来,整张脸已泛起了青色,气若游丝。

“说!”凌若夕怒从心起,此刻,她恨不得将这人给千刀万剐,“告诉我,他究竟被你们带去了哪里?”

长老自知,若他说了,药王谷必将引来一场浩劫,嘴角颤抖的朝上扬起,一抹古怪的笑在他铁青的面容上浮现,凌若夕暗叫不好,刚要出手阻止,却是晚了一步,他已经咬断了舌根,吐血倒地。

剩下的四人见状,同时咬舌,身体踉跄几下后,便尾随着长老,奔赴皇权。

五具还未失去体温的尸体横尸在凌若夕面前,她脸色大变,有些不可置信,“可恶!”

澎湃的玄力失去了控制,以她为轴心,向四周扩散,门窗砰砰的颤动着,桌椅与地面不停碰撞,发出乒乓乒乓的巨响。

正在教导凌小白的云井辰若有所感的抬起头,目光直逼御书房的方向。

“你干嘛走神啊?”凌小白一边蹲着马步,一边问道。

可云井辰却没来得及回答他,便纵身飞出数丈,几个起落后,身影就消失在了这万丈蓝天之下。

次奥,这是第几次了?他被抛弃第几次了?凌小白心里各种不爽,可人已经走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在原地不停的跺脚,以此来发泄内心的不满。

当云井辰抵达御书房时,这座奢华的宫殿已然倒塌,变作了满地的碎石,他慌忙寻找着凌若夕的身影,总算是在废墟尽头,找到了。

“发生了什么事?”他拔脚走到凌若夕身后,迅速将她扫视了一番,确定人没受伤后,心头的大石才落了下来。

凌若夕的脸色很是难看,身体紧绷着,似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分外危险。

“快快快!”听到声响的御林军急匆匆往这边赶来,等他们聚集后,却惊讶的发现,御书房倒了!他们纷纷匍匐在地上,向凌若夕请安,却没能得到她的任何回应。

云井辰心底隐隐有些不安,她这般失控,一定发生了什么事。

“传本宫口谕,诏告全国,寻找药王谷所在。”凌若夕蓦地转过身来,眉目森寒,一字一字命令道。

众人不知发生了何事,但她铁青的脸色,却昭显了她此刻并不愉快的心情,没人敢怠慢,皇榜立即招贴出去,并且以最快的速度传遍全国的大街小巷。

卫斯理等大臣闻讯进宫,想要求见凌若夕,却被她置之不理。

回到寝宫,凌若夕的情绪仍旧处于混乱的状态中,根本无法保持冷静,一想到暗水落入药王谷的手里,她就忍不住担心。

那个傻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告诉本尊,恩?”云井辰陪在她身旁,耐心的询问道。

凌若夕深吸口气,勉强稳住即将爆发的絮乱心情,“暗水他替我认罪,如今下落不明。”

闻言,云井辰脸色微变,“他怎么会突然……”

“谁知道!他以为他是谁?英雄吗?雷锋吗?我的事,何需他那命去拼?”凌若夕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是,续魂草对她来说极其重要,但这并不代表,她愿意牺牲暗水的命,去换取它。

云井辰心尖有些颤动,联想到昨天夜里自己病发的事,或许,他能够猜到暗水的想法。

“你急也没用,现在最要紧的是找到他的下落。”云井辰显得格外的冷静,“本尊的心情同你一样,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无需让外人来付出。”

是,他很想继续活下去,很想摆脱这该死的伤势,可是,这一切不该建立在暗水牺牲性命的前提条件下。

若是早知道他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昨夜,他就该把人打晕,不让他有机会这么做。

“我只怕会来不及。”凌若夕苦涩的闭上眼睛,身体瘫软在软塌中,“药王谷的位置我们一无所知,而他如果先一步抵达……”

谁也不敢保证在痛失爱女后,药王谷的谷主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凌若夕不敢想象暗水落在对方的手里,会遭受到怎么样的酷刑折磨。

云井辰紧紧握住了她柔软的小手,无声的安慰着她的情绪。

下午,宫门口的侍卫传来消息,有一个女人想要进宫求见凌若夕,并且声称,她是凌若夕的属下,侍卫不敢怠慢,只能将话转达,凌若夕亲自赶赴宫门,看见的,是小丫形单影只的身影。

心头咯噔一下,她挥手命侍卫通通退下,走到小丫跟前,凝眉问道:“你怎么突然进宫了?”

她得知了什么风声吗?

小丫凄凉的笑了,眸光颤动,隐隐有水汽闪烁:“夫人,求你告诉我,暗水他究竟在哪儿?”

果然……

凌若夕不愿她担忧,想要用善意的谎言将这件事敷衍过去,但小丫却没有给她这么做的机会,“我今早醒了,就在房间里发现了这封信。”

颤抖的手指缓缓探入袖中,从里面取出了一封信笺,凌若夕急切的接了过来,展开一看,薄唇用力抿紧。

这是暗水的笔迹,除了他在不可能有人会把字写得这般潦草。

信上说,他要去做该做的事,让小丫不要等他,找个人对她好的人嫁了。

“shit!”凌若夕气得爆了粗口,“你不要慌,他是替我办事去了,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她眼下也只能用这拙劣的谎言稳住小丫的情绪,没敢把实情说出口。

他们俩是在她的怂恿和鼓励下走到一起的,小丫有多在乎暗水,凌若夕看得明明白白,爱正浓,在这种时候若是被她知晓了噩耗,连凌若夕也不敢保证,她会冲动的做出什么事。

小丫如同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手掌紧紧拽住她的衣袖,“真的?他还会回来?”

她近乎祈求的目光,让凌若夕心有不忍,连带着,甚至对自己也生出了几分厌恶。

“我保证,他会平安无事的回来,回到你的身边,”凌若夕咬着牙一字一字说得极其笃定,“你忘了吗?我先前说过,会替你们主婚的,你不要胡思乱想,以他的本事,天底下能够伤到他的又有几人?他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和你完婚。”

也许是凌若夕柔声的安抚起到了作用,小丫的情绪也逐渐平息下来,她用力吸了吸鼻子,双眼红彤彤的嘟嚷道:“谁要嫁给他啊,哼,他都让我随便找一个人嫁了,我才不要等他。”

这分明是赌气的话,凌若夕也没当真。

“你若是真的另找了一个,暗水回来可是会气到抓狂的,你舍得看他伤心难过吗?”她强笑道,不愿让小丫发现任何的异常。

“我才不管他呢。”小丫羞恼的跺跺脚,“夫人,你说他要几日才能回来?”

这是暗水第一次用书信的方式和她联系,也是他第一次,做出这么不符合他个性的事,虽说有凌若夕的保证在前,但没能确定暗水的平安,小丫的心里仍旧残留着些许不安。

“很快。”凌若夕的答案模棱两可,“这段时间啊,你就好好的待在清风明月楼里,做待嫁新娘,等他回来娶你过门。”

她的调侃让小丫很快就忘记了担忧,提到嗓子眼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在宫门口同她说笑一阵后,这才依依不舍的道别。

凌若夕站在原地,目送着她的身影缓缓消失在街道的尽头,心情说不出的复杂,有苦涩,有难过,也有几分埋怨。

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是这样?自以为是的替女人做出决定,自以为是的玩着消失。

凌若夕发誓,等她救回暗水,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他一顿,让他知道,自作主张的代价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