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562章 婚礼进行时

第562章 婚礼进行时

这个世上,有比忠诚、忠义还要重要的东西,或许对于清莲来说,她深爱着的丈夫的性命,远比东方家族更加重要,所以,她才会做出这种事。

“药王谷吗?”云井辰心头的杀意蠢蠢欲动。

“就算要找他们算账,也不急在这种时候。”凌若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云井辰心里的战意瞬间消失。

“等小丫的大事完毕,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他们慢慢玩!”这笔帐她暂且记下,将来多的是机会和这帮人周旋。

比起杠上药王谷,小丫的婚事才是当务之急。

云井辰见她这般在乎小丫,那种熟悉的醋意又一次浮现在了他的心窝里:“若夕,你对她比对为夫还要好。”

“你是小孩子吗?卖什么萌?”凌若夕啪地一下,将他蹭过来的脑袋拍开,嘴角抽搐的笑骂道。

“为夫心里不舒服,你给为夫揉揉。”云井辰故作委屈的说道,执起她微凉的小手,抚上自己的胸膛。

滚烫的体温透过锦缎,传入凌若夕的掌心,她的面颊有些发烫,眉宇间有属于少女的羞涩闪过,轻轻挣扎了几下,却没能挣脱他的桎梏:“大白天你能不能正经一点?”

他刚才不是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吗?怎么一眨眼,又恢复了生机?

凌若夕深深的觉得无力,可偏偏,她又拿云井辰没有办法。

“娘子……”云井辰得寸进尺的将身体往她面前靠,眼看着,就要香上一下,却被一声突如其来的惊呼打断。

“你想对娘亲做什么?”凌小白蹬蹬的从门口冲了过来,一把推开云井辰,如护犊子的小鸡,双手叉腰虎视眈眈的瞪着他。

凌若夕忍俊不禁的笑了,然后,打算在一旁看戏。

云井辰的面色黑如锅底,他暗暗磨了磨牙,丫的!这小子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要在这么要紧的关头回来,他是故意瞅准了时间吗?

“哼哼哼,告诉你,有小爷在,你别想欺负娘亲。”凌小白说得信誓旦旦,“小爷会保护娘亲的。”

“呵,”云井辰压下心头的挫败感,意味深长的勾起了嘴角,“小白,本尊和你单独聊聊。”

看来上次给他的教训还不够深刻,以至于,他居然有胆量和自己叫嚣。

云井辰敏捷的伸出手,想要去拽凌小白的衣领,却被他侧身躲开,他一溜烟窜到了凌若夕的身后,双手用力拽住她的衣裳,一副求保护的可怜样子。

“身为男人遇到危险就躲在女人身后,凌小白,你好意思吗?”云井辰眉目森冷,对他找避风港躲起来的做法十分不满。

凌小白古灵精怪的从凌若夕的身后伸出了一个脑袋,冲他做了个鬼脸:“小爷为毛不好意思?小爷才不是男人,小爷是男孩!小孩子找娘亲保护,是理所当然的。”

“……”他这是和谁学会的话?够牙尖嘴利的啊。

云井辰气得够呛,可偏偏,他还真拿这样的凌小白没办法,总不能当着凌若夕的面教育他吧?

“娘亲,咱们别理他。”凌小白得了便宜还卖乖,试图让凌若夕远离这个危险的男人。

“行了,”看戏看够了,凌若夕轻轻揉了揉他的脑袋瓜子,“你今天的训练任务完成了吗?”

“额……”被戳中死穴的凌小白面露一丝尴尬,眼看着凌若夕的表情愈发危险,他急忙道:“宝宝这就去。”

说完,他抱起黑狼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阁楼,速度之快,好像身后有猛鬼在追赶一般。

凌若夕无奈的摇摇头,“他现在还真怕你。”

“有畏惧之心是好事。”云井辰可没想过要做慈父,对付这种成天想当电灯泡的儿子,就得狠!

“加强本家的守卫,我不想看到类似的事情在大婚前继续出现。”凌若夕口锋一转,再次说起了正事,没和他打情骂俏。

这事就算她不说,云井辰也会这么做,她重视这次的婚礼,不论如何,他也不会让人捣乱。

这两日,东方家族的本家被一片愁云笼罩,所有的下人绷紧了神经,做任何事都显得小心翼翼,没有人主动提起那天夜里的变故,没有人询问,消失无踪的清莲,他们克忠职守的做着自己的分内工作。

良辰吉日就在明天,这一夜,整个东方本家的人如火如荼的开始在各处贴满双喜的字帖,红彤彤的灯笼高高挂在房梁上,宫灯精致,整个宅院灯火通明。

凌若夕待在小丫的房间里,看着她试穿嫁衣,苏州刺绣的十二层华衣制成的喜庆嫁衣,美丽且耀眼,腰间镶嵌着晶莹剔透的玉石,烛光下,这件嫁衣似乎散发着朦胧的微光。

“夫人,您觉得美吗?”小丫红着脸,站在她身前,低眉顺目的问道。

“很漂亮。”凌若夕扶着她的肩膀,让她在梳妆台前坐下,随后,从怀里取出自己在北宁购买的玉簪子,插在她的发髻中:“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谢谢夫人,我很喜欢。”小丫眉开眼笑的说道,可就算她笑得再开怀,眉宇间仍旧有一抹悲伤残存。

“明天早上花车会从这里出发,途径北宁、南诏两国边境,然后抵达深渊地狱的万丈悬崖,拜堂的地点定在山谷里。”凌若夕向她诉说着明日的行程安排,“那里是暗水的故乡,我相信在那里拜堂,他会很开心。”

这是小丫第一次听说暗水的故乡,她眸光轻颤,看着铜镜里画着精美妆容的自己,神色有些恍惚:“夫人,你说他会在地底下看着我吗?”

看着她穿着最美丽的嫁衣,嫁给他,看着她灌上他的姓氏。

凌若夕五指一紧,强行挤出一抹笑:“会!在他的眼里,你会是最美丽的新娘子。”

“那真是太好了。”小丫难掩心头的激动。

凌若夕陪着她谈了大半夜,等到她睡着,又亲手替她将嫁衣折叠放好,之后,才轻手轻脚的走出房间。

天空上月朗星稀,清冷的月光透过枝桠,斑驳的照耀在地上。

凌若夕站在们门外,眺望着四周喜庆的装饰,可她的心里,却全无半分喜悦,有的只是满满的无奈与苦涩。

这是一场没有新郎官的婚礼,一场未亡人与已逝爱人的婚礼,呵,她这个罪魁祸首,却要做他们的主婚人。

“暗水,你真傻。”如果你知道,在走后,小丫会固执到这个地步,当初自作主张时,可会有半刻的犹豫?

答案没有人告诉她,凌若夕摇摇头,将这抹古怪的情绪从脑子里甩开。

她在大宅内来回巡视,每一个细节都要亲自过问,从花车的装饰,到路线途径的城镇,事无巨细,她都一手安排。

“你应该去歇息。”云井辰在书房里找到她,微暗的烛光在她绝美的五官上投下淡淡的暗色。

凌若夕随手将路线图放到旁边:“我不太放心。”

“这些事各大管事已经核实过多次,不会出现差错的。”云井辰绕过桌椅,走到她的身后,抬手替她捏了捏肩膀,“你啊,就是太逞强了,什么事都想亲自过问。”

“我不希望这场婚礼发生任何的变故。”这是她唯一能够为暗水做的,完成他和小丫没能在最幸福时完成的心愿。

“本尊早已安排了深渊地狱的人全程在暗中警戒,就算药王谷的人想要阻挠,也得掂量掂量够不够分量。”云井辰冷哼一声,“只要他们敢来,本尊就能让他们有来无回!”

他的话决绝如斯,甚至带着一股子冰冷的肃杀。

凌若夕眉心一跳,“我不是担心这个。”

她只是不想婚礼举行的过程中,有任何一个缓解出错。

“好了,不说这些烦心事。”云井辰巧妙的将话题转开,不再提起:“你说,将来我们的婚礼,你是不是也会这么尽心尽力?”

想到有朝一日,他们将共结连理,云井辰的脸上就不自觉扬起一抹幸福的微笑。

“你想得太长远了。”凌若夕白了他一眼,直接浇了一盆冷水,将他心窝里刚刚升起的火苗,刷地一下,彻底浇灭。

他眸光黯淡的从后圈住她的颈窝,下颚抵住她的头顶,轻轻在这柔顺的发丝间蹭了蹭:“本尊不想再等了,等到小丫的婚事结束,你就嫁给本尊,如何?”

“不如何。”凌若夕暂时还没有做好嫁人的准备,或者说,她还不想让云井辰这么快满足。

她最爱的,就是看他一次次失望,一次次锲而不舍的缠着自己时的样子,意外的可爱。

为了满足自己的恶趣味,凌若夕残忍的又一次拒绝了他。

“为何?”云井辰幽怨的紧了紧手臂,却还是控制着力道,没舍得弄疼她。

凌若夕勾唇轻笑:“你什么时候搞定小白,我就什么时候嫁给你。”

“此话当真?”云井辰双眼一亮,搞定儿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尤其是在他已经知道,凌小白的弱点后,对他来说更加轻而易举。

他自信满满的模样让凌若夕笑得颇有深意,她自己一手教导出的儿子,她太了解,那家伙,永远有让人大吃一惊的本事。

她开始期待,这对父子再次过招的场景了。

在书房中对路线图进行核实,等到凌若夕揉着酸疼的肩膀推开门时,天色已隐隐发亮,不少下人此刻早已忙碌起来,伺候着今天的新娘起床洗漱,然后进行梳妆打扮。

花车还未抵达门口,但喜庆的丝竹之乐,却已在门外响起,乐队奏着铜锣,打着锣鼓,整个大宅今日被喜庆的海洋彻底淹没。

婚礼正在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