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647章 圣雪的秘密

第647章 圣雪的秘密

山谷幽兰,却下起了小雨,凌若夕在房中修炼又一日,出来的时候却没有看见小一。连桌上的饭菜都变得十分简单。

圣雪见凌若夕出来脸上微微有些着急:“我不小心划破了手,小一从下午去帮我采摘草药,却一直没有回来。”

小一,凌若夕顾不得下雨,便和圣雪一道冲出去找小一。

“就是这里,这里就是小一采摘草药的地方,上次我们见这里草药有许多。”圣雪带着凌若夕来到一块地方。

可恶,小一不见了也就算了,冶儿那只小白狐狸也跟着不见了。凌若夕张开自己的玄力寻找着小一的气息。虽然很淡,不过雨下的不大,她还是隐约可以感觉到。不过小一毕竟是人,所以她又转而去感受那只妖狐的气息。

她来到一个山洞门口,这小一真的在里面吗?她走进去,却发现里面有结界,似乎是专门为了拥有力量的人而设置。

她用力气一扫,结界只是动了几分。

“小一,你在里面吗?”圣雪在外面叫着。

“圣雪我在里面。”说罢,小一从里面跑了出来。凌若夕看见小一平安无事便道:“你乱跑到哪里去了,莫非是这只臭狐狸带你来的?”凌若夕目光冒着寒气的看着小冶。让小冶整个人一惊差点想拔腿就跑。

可惜他现在毕竟是一只小小的狐狸,被凌若夕用手一抓道:“你想化成人尽管试试啊,你一幻化,这个叶家内宗都会感受到你的存在。”慕容冶本来就是半人半魔兽,若是化成人又未自封血脉,那么强大的妖气能不被感受到吗?

慕容冶此时只觉得凌若夕是一个恶魔,他随意地叫唤了几声,便不说话。

凌若夕将冶儿一丢,然后她感受到山洞之中还有一个人。

手中集中着自己的力量,然后她对着山洞一击,瞬间山洞的结界被打破。里面果然冲出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衣服的女人。

这个女人真是说不出的诡异,她看了看小一,又看了看凌若夕。

“你就是凌若夕?”她语言里面不带任何感觉,即便是冰冷都感觉不到,好像面前的人就是一个杀神。

凌若夕可不信杀神,她也释放出杀气。这倒让黑衣女子微微一愣,想不到这么浓郁的杀气,她也能放出来。

自己当时修炼魔道玄力的时候,杀了多少人,才有现在的杀气,看来面前这个凌若夕确实不好对付。

“你别打了,她是我师姐。”小一忽然冲上去。

“师姐?”黑衣女子看了一眼小一,然后对凌若夕道:“今日,我就暂且放过你一码,等到内宗少宗主选拔,我便要取了你的性命!”说罢她化作一道黑色的残影消失在了凌若夕面前。

凌若夕看着她消失也没上去追,只是这里果然出了一个要她性命之人,这样才有趣,她反而笑了,嘴角闪过一丝嗜血的杀意。

“师姐,对不起,我不知道她会是想要你的性命。”小一好像做错了什么。

凌若夕不等小一解释,她只是定定看着小一,晚上用过晚饭,小一便在老实交代,说自己采集草药的时候在山洞里发现了那个女子,不过似乎很虚弱,身上还受了伤。因此小一烂好人的心肠有开始发作,帮她处理了伤口。

而且那个女子体内也有魔气,只是不是魔毒,她似乎也在极力压制着这个魔气。

凌若夕稍微一愣,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她丝毫不掩饰想杀了自己,本来这叶族内宗的宗主选拔,都会以叶族子孙的性命为依托,定然不会乱杀人。

可是她却放出如此说话,这说明她来的目的是为了杀自己,并非去参加什么少主选拔。现在她忽然觉得这里还有人想杀她,越来越好玩了。

当日夜晚,雨停了,一股银色的玄力淡淡地飘出,显得十分霸道,周围狂风大作。神玄期,凌若夕终于突破了神玄期。她也没想到天玄到神玄的瓶颈,几乎被她一口气突破,这要多感谢叶家的密术。

她运用了密术之力来冲击玄力,又用了玄力和密术结合的力量来压制自己玄力暴走。她轻轻一笑。下了床,这样,起码多了一份资本吧!

这个夜晚,注定是不眠之夜,不仅她突破了神玄期,一股强大的气势迸发而出,密术四层。相当于神玄期的修为,叶心儿成功了。

自从慕容冶被抢后,她便一直闭关,现在她终于得以出关,去参加那个该死的少主选拔。凌若夕这些日子也在谷中听说过一些这次少主选拔的传闻。

说是说,内宗的小辈都可以去,不过最大的赢家还是叶家四长老的那些徒弟。叶宗内宗一共有四位神玄期的长老坐镇,这四位长老最差的一个级别也是神玄五阶。个个都实力不凡,更加是收了几个徒弟。

叶心儿不是任何一个长老的徒弟,不过却是叶家内宗宗主的嫡传弟子。叶家的内宗宗主,也有着神玄期的实力,强悍的可以和叶宗内宗长老媲美。

其中四个长老的排名,自然是大长老拍在守卫,其次是二长老,再来是三长老,四长老虽说实力想比其他几位长老稍微差一些,不过也不弱。

叶兰是四长老的土地,叶柳是大长老的亲传弟子。二长老的弟子据说是叶红,不过却是一个叶家的叛徒,曾经为了得到强大的力量而不知道去哪里修炼了邪门歪功,完全将叶家的密术弃之不顾,她一生被严禁修习叶家密术,却被二长老关了起来,长期闭关。

叶红,看来就是她了。凌若夕打听到这个人的时候,心里忽然感叹了一句,叶红啊。

除去大长老的几个嫡传弟子之外,叶家还有叶飞,才华极其出众的一人,是宗主的儿子,也是大长老的嫡传弟子。

当然宗主的儿女不止这一个,可是只有这一个能够和长老们亲收的弟子一较高下。

至于长老们的嫡传弟子,那至少都是天玄巅峰的实力,有的或许已经进入了神玄期。只是他们除非传达长老的信息,否则很少在谷中修炼,也不听命于内宗主,直接听命于几个长老,因此大家对他们也不是很了解。

凌若夕想了想,也许那些人之中,最应该担心的就是这几个人吧,这些人才是她强劲的竞争对手。

至于其他人,她没有过多的接触,比如叶家的内宗宗主,据说他除了叶飞之外还有四个孩子。不过那四个孩子的天赋都没有叶飞高,因此在叶家并未得到那么多的重视!

可是最差的一个也是天玄中期,天玄真的和白菜一般啊。

小一不知道凌若夕的压力有多大,只是对自己的师姐十分有信心。圣雪和凌若夕一行人相处了许久。对凌若夕起初的观点便是:霸道、嚣张、心狠手辣。但是越是和她相处久了,便越佩服她,她一个女子却有着巾帼不让须眉的本色,男子恐都要臣服于她的脚下。她是天生的强者!这是她给凌若夕的定义,强者并非一出生便是强者,而是拥有一颗强者之心。

凌若夕拥有一颗强者之心,她的坚韧,她的毅力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一个人!越是相处,越是佩服,越是佩服,圣雪就越来是迷茫。

她该不该将那件事告诉凌若夕呢?那个秘密一直隐藏在她心里压得很难受。不能!那件事绝对不可以让凌若夕知道,否则的话,一切都会完蛋!她的母亲,她的母亲是这个世界的人,血咒,她不能让凌若夕解开!

“圣雪你怎么了?”小一走过来,看着圣雪洗完的时候洗得发呆。

“没,没什么。”圣雪吞吞吐吐,对不起,凌姑娘,谢谢你一路上没有计较我跟着你们,但是我不能用亲人的性命去帮你解除血咒。

此时的云井辰,也正在刻苦练习,他身上全部都是伤口,这伤口,来自于剑伤。

“你身上的血脉未被完全激发,在第一位面的时候,虽然云族是我宗留下来的一道血脉,终归是沉寂太久了。”男人叹了一口气道。

“前辈。”云井辰皱着眉头。

“你要记住,我乃是七大宗族第二大家族剑宗的剑神,你现在也是密力双休,这种力量,很难领悟,另外要配合血脉之力,你也算是我的后人,若是你没有足够的能力,我是不会让你去见我的小夕儿的,你明白吗?你够不够格当她的男人,得由我手中的剑说了算!”那人只是看着云井辰,对云井辰道。

云井辰再度握起来了手中的剑,又开始了一场生与死的残酷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