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12章 秘境南部望穿楼

第712章 秘境南部望穿楼

若是说,秘境的北部是蛮夷之地。寸草不生,那么秘境的南部,则是一个活脱脱的销金窟。原本凌若夕会以为望穿楼的女子残忍、嗜血。不过事实却并非凌若夕所想象的那样,这里建设的十分好,许多残垣断壁得到修复,恢复了往日的繁华。

甚至街道上还有绸带作为装饰,各色小商贩在叫卖着。只是其中大多数都是女子。这里的街道上无论是摆摊、做生意的。都是女子。

凌若夕一行人走在街上倒是十分显眼,特别是凌若夕怀有身孕,还有巫冥和巫璃二人。

“请问是要住店吗?”一个店小二笑嘻嘻地道,却是个女子笑脸迎人。

“住店。”云井辰道。

“这位公子,是这样的,若是要住店或者吃饭,请拿出望穿牌,不过这里的女官倒是不用。”那个女小二道。

“望穿牌?那是什么东西?”凌若夕听了一挑眉。

“是这样的,我们这南方的所有城池,男子都必须登记,到底是哪个女子的家属,或者爱人,还有来这里的富商公子等,若是没有拿到望穿牌之人,都会划分为身份来历不明之人,会被立刻绞杀。看你们身上的打扮,想必是大富大贵之人,还是去城中的望穿楼拿望穿牌吧。”女小二打量了一下他们,不过并未有接待他们的意思。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她没想到望穿楼是如此显眼,这么大,里面分为四层,一层是登基的地方。

凌若夕和云井辰还有巫冥、巫璃来到这边。

“你是这位姑娘的爱人?是全家出来的?”帮他们登记之人也是一个女子,她看了一眼凌若夕和云井辰,不过看到云井辰之时表情却有些呆了,这么美丽的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却看见云井辰对凌若夕关爱有加,又十分护着她,又看到她怀孕了便道:“既然怀孕了就应该让丈夫操持家务,这个是给你们的通行牌,看你们也是外来人员,北方那边都是住着一些野蛮的男人,你们千万不要去,你怀孕了,拿着这个同心结可以到城里居住或者吃饭享受折扣。这是给孕妇特别的优待。”接着她便不说话。

凌若夕拿着这个同心结,想不到会有如此优待。

他们办理完了登基再去刚才的那家客栈,却又是那个小二,笑嘻嘻地看着他们道。

“这么顺利就办好了,还有同心结,我们这里可以打八折,楼主十分善待怀孕的姑娘,我们这里你也知道男人少,若是一个女子怀了孩子,那必定是十分恩爱。”说罢便帮凌若夕他们准备了房间。

巫冥便和巫璃也称作兄妹住了下来。

只是登基的时候,必须让他们把财富拿出来,财富要超过一定的数量,才可以在这城里入住,也就是说身无分文是不可以入住的。

秘境南方人少,且十分有次序,外围一个巨大的结界,凌若夕在城里走来了走,又来到结界边缘,看见无法进来的人,他们都是些男子,并且瘦的皮包骨,但是却被守卫拦着不能进来,这里显然不欢迎他们。

到了傍晚一队女子出城,都穿了盔甲,去那边看着那堆男子。

“请问这位姑娘,她们在干什么?”凌若夕忽然来了兴趣。

“这位夫人,你怀孕了应该让你的夫君多加照顾你,可别来到这边境啊,你看到外面的那些男子没,应该是这城里有大户人家的小姐缺了伶人,才到这些男子里面找长得好看的进去。他们都是商品,被抓走了就是拿着卖钱的,一个人看姿色可以卖不同的价位,也算是救了他们了,不然他们早晚饿死在外面。”那个守城的女士兵对此见怪不怪,这里一个巨大的结界,只有这里有一个缺口让人把手,为了防止他们进来。

凌若夕看着这里摇了摇头,却道:“这里看来法律真和外面不一样。”

“你从北方来的吧?那里可都是些臭烘烘的男人,其实很多年之前,这个秘境之中的女子,可是饱受欺负,女子没有力气,不能保护自己,后面我们楼主的先人来了,才将女子团结起来,见了望穿楼。”她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点头,看来这位先人也是一个有胆识的女子。她倒是有空想见一下这个女子。

这个时候,外面有几个样貌好看的男子从凌若夕身边经过,不过他们都有气无力的,不过其中一人经过的时候竟然看了一眼凌若夕,似乎是认识,但是凌若夕怎么也记不起她的记忆里有这号人吗?

那个男子看凌若夕的时候,笑了一下,是邪恶的笑。

那种邪恶让人感觉和他的虚弱完全相反,她看着这个男子有什么不好的预感,但是并未多说什么。

“今日的收货挺大的,想不到有这么多的伶人,可以卖个好价钱了。”那些人说这话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忽然挣脱了她们的枷锁,飞快地跑。

“抓住他!”那个带头抓人的人道。

“不要,不要,我不要!”那个男人似乎十分惊恐,然后竟然跑到了凌若夕的身边。

云井辰握着手中的剑,似乎一拔剑,就会将那人杀了。

“这位夫人,求你救救我,将我买下吧,我不要和那群人在一起!”他下跪哭着求凌若夕。

凌若夕皱了皱眉头,她知道他指的并不是那些女士兵,而是那群男子。

“这位夫人,对不住,我这就将他带走。”那个女官见到这男子惹出如此大的祸事来,觉得十分不好意思。

“慢着,我将他买下就是。”凌若夕忽然开口。

“买下?”她愣了愣:“好吧,夫人,这个男人也是他们几个中姿色最不好的,便宜卖给你吧。就二十五枚营养石如何?”那个女官道。

凌若夕点点头,将二十五枚营养石给了她。

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连一匹马的价值都不值。

“多谢。”他忽然对凌若夕道。

“我买你下来是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何不肯和那些人呆一起,难道做伶人不比你在这里饿死强么?”凌若夕问道。

“不,做伶人是我修来的福气,的确不会饿死,还会好吃好喝的,若是被主人宠爱,更加是荣华富贵,但是那些男人,好可怕,我不想和他们呆一起,我会死的。”他道。

“他们不是和你一样吗?”凌若夕问。

“一样?一样他们身上能发出黑色的气息吗?他们一到了晚上可就不是这副样子了,你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吗?不知道吧?晚上他们喝的都是那些快死的人的血每天晚上都要喝,不然你看他们的皮肤为何如此白皙。白天却是奄奄一息的样子,太可怕来了。”他还心有余悸地道。

凌若夕摇摇头道:“你走吧。”

“姑娘还请您收留我吧,我为你做牛做马。”他对着凌若夕磕头。

一个男子连自己的尊严都没有了,收留又有什么用?凌若夕再度摇摇头,然后道:“给你五块营养石,别跟着我,不然我杀了你!”说罢云井辰丢了五块营养石给她。

“是不是我长得不够好?所以姑娘才不要我?”他看着云井辰道。

云井辰眼皮子跳了跳,真想一剑杀了他!

“你走吧。”凌若夕只说了这三个字,便回了城。

那人捡起五块石头,然后看着凌若夕的背影道:“我一定会让你看得起我的。”说罢他支撑着身体也走了。

凌若夕可没想那么多,压根没将这个人放在心上。

她只是继续在城里走动着,料想这城里或许要出大事了,若是按照那个人所说的,那几个男子本就不寻常。

云井辰陪着凌若夕,对她无微不至地关怀着,连在下面用餐端来的一碗热汤都会帮她吹了又吹,就差给凌若夕喂饭了。

“哇,你看,那个夫人的相公,对她可真好,他们应该共结连理了吧?真好,我也想要那样一个人结为连理。”一个女子道。

“唉,哪里有那么容易啊,来咱们这里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少爷,也有一些小少爷,可就是脾气不好,若是通不过真爱石的试练,是无法共结连理的,你也知道在这里定居的人,若不是连理却怀了孩子,孩子即便是出生,父亲也要被处死。”几个女子摇摇头道。

凌若夕却感到了好奇,原来这里女人是不能随便怀孩子的,若不是真爱,怀了孩子,孩子一出生,孩子的父亲便要被处死。

这倒是一个完全女权的地方呢!

不过云井辰却似乎没将那些女子说的话听进去。

“楼主,我今日被两个孩子算计了!”却在望穿楼的最高层一个女子愤愤不平地道。

“被一个孩子算计?红俏,你别闹了,怎么说你也有天玄初阶的实力,北方就没几个男人是你的对手,怎么会被孩子算计?”一个女子躲在纱帐后面道。

“真的,楼主,那两个小孩起码有神玄初阶的实力,把我打劫了,我的衣服还被脱光了。”红俏娇羞道。

“哈哈,我倒是要看看是什么样子的小孩有这种能力啊,竟然把你衣服脱了。”这个纱帐后的女人倒是也笑了。笑得十分爽快,看来是一个爽朗之人。

“什么?叫小爷是来路不明的孩子,不可以来!你才是来路不明,小爷是娘亲生出来的好吗?”凌小白一屁股坐在地上,他们想看他的乾坤袋,还说他来路不明不可以进这里。

“对啊,对啊,凭什么说小白哥哥来路不明,还有你怎么能随便看小白哥哥的乾坤袋呢?”况且这乾坤袋还是她送给凌小白的,虽然凌若夕那里还有一个。

小白才不要将私房钱随便给别人看。

“你又不给人看你的钱财是否到标准,年纪又如此小,我们可不能收下你,你卖萌也没用。”对面是一个女子,凌小白真的很可爱,但是她们不能违抗楼主定下的规矩啊,于是违心地对凌小白说。

“哼!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小爷直接把这里拆了!”说罢凌小白运起玄力,神玄四阶段的玄力,可不是闹着玩的,还真的是能够拆了望穿楼的。

“小爷,小爷别激动。”说罢有一个穿丝绸的女子进来,打扮的浓妆艳抹,看见了凌小白和巫咸。

“她们不收留你,我收留你,我们走。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她道。

“谢谢婶婶。”巫咸忽然道。

那女子眼角一抽,不过还是笑呵呵地道:“没事,婶婶就婶婶吧。”然后用密音对那个女子说了些什么,就将凌小白和巫咸带走了。

那个人却飞快地上了望穿楼四层,然后说两个孩子来过,差点拆了望穿楼,幸好被云菇大人带走了。

“对,就是那两个孩子!”红俏忽然道:“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啊!”

“是吗?我倒是要见见这两个孩子,这望穿楼倒是还真来了不得了的人了,神玄期的强者,还是两个孩子,竟然来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