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40章 争斗之途

第740章 争斗之途

女子,在云启国,并无皇位继承权,不过也不是绝对的。在云启国历史上虽无女子继位,不过云启国皇宫内却有一条规定,那便是当皇子无能力继位时,女子也可以继位。

“师傅,您不是要我残骸同族吧?”少女只有十五岁,尽管受了许多苦,但是也不愿意残害自己的兄弟。

“不,我并非要你残害同族,只是要你做一些事情,使得自己的名望大起来。”凌若夕道。

少女摇头,道:“我现在没有任何权利,只是空有一些玄力,还有看了一些书,母后自小便不在了,留下另外一位娘娘抚养我,但是她在宫中的日子也不好过,因我无权,又无势,才任由其他兄长欺压。”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凌若夕问她。

“我叫云凌,是男子的名字,不过却是母后起的。“小女孩如实回答。

“那么云凌,你的名字里面两个字我都非常喜欢,你知道为什么吗?”凌若夕问。

云凌睁着眼睛,不知道为何凌若夕说喜欢她的名字。

“因为你的名字之中有一个字是云,是我最爱之人的名字,还有一个字是凌,是我的姓。你注定要成为我的徒弟,你要对自己有信心,你虽然什么都没有,不过有博学的知识,今日我便教导你玄力,以及一些其它方面的知识,这些知识也许是你在龙华大陆从未听过的,乃至治理国家的方式,但是你必须接受它,若是你无法接受这些知识,我也会离开你,你不是我要找的人。”凌若夕说出这一番话,忽然感觉自己是高人啊,有木有,好像高人都是这么忽悠小辈的。

云凌点头。

凌若夕这一个月教导了云凌玄力的运用,还有兵法书,还有一些现代的知识,都是云凌能够用的到的。

“首先,你要组建一支自己的势力,那些老臣都是墙头草,你们云启国虽然有玄力和密术强大的高手组建的一支队伍,但是那支队伍的队长却没人知道是谁,即便是知道了,那队伍也只听从于真正的皇帝。因此在此之外你必须有自己的势力。”凌若夕微微一笑。

她早已飞鸽传书联络了长孙灵儿,乐宗之人在皇宫之中也是有的,乐宗毕竟还是最大的情报网络。长孙灵儿表示会全力帮助云凌。

“现在我要帮你组建这支队伍,但是这支队伍完全要归你规划,我不会去执掌它。”凌若夕对她道。

云凌点头,接着长孙灵儿派出了一些乐伶调度给了凌若夕,然后还有叶兰一听到这件事,立刻将叶宗的一部分精锐调度了出来,给凌若夕差遣。

凌若夕觉得应该先把生意弄上来,于是开始在城里收购了一些商铺,当然这钱是凌若夕借给云凌的,并且他们还签了一份契约,契约的内容都是让凌若夕得尽便宜,不过前提是云凌必须成为云启国女皇。

小云凌按照凌若夕教会的管理方式管理着凌若夕为她创建的一股小势力,不过这势力任然不能够比拟其它六个皇子的势力。

“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呢?师傅?”云凌问。

“不,不是我打算怎么办,而是你打算怎么办。这是你的皇位,必须要自己夺取,我已经从其它宗族调度了人手帮你训练人,你准备怎么办是你的事情。”凌若夕觉得三个月的时间太短了,巫宗难道在开玩笑吗?

“父皇虽然生病,但是每日也理着朝政,我虽然自称体弱多病,不过却是在朝堂之上留了我的位置,我觉得我应该上朝,让父皇把一些任务交给我,然后去赢得民心,您不是说过,得民心者,得天下吗?”云凌道。

凌若夕喝了一口茶,没有表示,但是云凌知道,这样就表示凌若夕同意了,她立刻准备好上朝的衣服。

“我们可是在颠覆一个国家。”凌若夕忽然放下茶杯,她不知道命运不命运,若是巫宗的题目便是改变命运她只能一笑了之,但是她忽然觉得有些蹊跷。

巫宗和云启国到底有什么关系。

忽然她将看了一半的书拿了起来,这是云启的历史,她记得子啊巫宗内记载了一个历代圣巫继任之书。

怎么和云启国的皇位继承日期差不了几日,她放下书,然后道:“难道这不是考验!”是了,这不是考验,云启国的皇室强大,并且有一支秘密的暗卫队伍,里面都是高手。

云启国每一代国王的继任都是因为巫宗的圣巫更换。

难道!操纵云启国的宗族便是巫宗,云启国实际上是巫宗操纵的,龙华大陆第一强国,竟然在一个宗族的操纵下,那个宗族能够决定谁当皇帝,该辅佐谁。

这是何等的诡异,又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看来是这样的。”云井辰道:“娘子,你还记得在第一位面,只要实力足够强大,便真的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巫宗是这样的。当年云族又如何不是?”云井辰稍微叹了一口气。

“罢了,罢了,都是些过去的事情。”凌若夕将书关上,这个巫宗到底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啊!

到第二日,云凌便向云启国现任国王去讨要了一个差事,其实是一个很小的差事,就是在云启国比较偏远的村庄,爆发了一个小小的瘟疫。这件事,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瘟疫已经过了两个月,并未有传播的迹象,但是还是需要人去调查下,那些子女都没有人肯去救治那边的人。

只有云凌接了这个差事。

“当时在朝堂上,是不是还有人推荐你去。”凌若夕道。

“嗯,是三皇兄。”云凌点头。

“果然是,他和药宗的关系十分好,瘟疫之事,他只要随意派一个药宗之人去便可以解决,但是却要推荐你去。”凌若夕道。

“我知道,三皇兄他要杀了我。”云凌眼里闪过一丝失望。

“因此呢?你要如何?你还不忍心对你的手足下手吗?若是你的手足要杀你了,你要洗干净脖子等着吗?是自保还是被杀,你选一个吧。”凌若夕丢下这句话。

云凌考虑了很久,最终眼睛里面布满血丝,对凌若夕说,若是三皇子要杀她,她一定要反击。

凌若夕和云凌一道启程去了那个发瘟疫的小镇,只可惜,小一不在这里,若是在这里就好。

当然启程的还有云井辰,还有巫落了巫鸦。

但是当他们来到这个小镇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山清水秀,一点儿发瘟疫的迹象都没有。

只是这里的人有些奇怪,只穿麻布白衣。

“你们是外来的吧。”有人经过他们身边,看了看。

“是的。”凌若夕回答道。

“我们这里发了瘟疫,已经像朝廷上报了,已经两个月了,你们是朝廷派来的吗?”他问。

“这里发了什么瘟疫?”云凌问。

“其实没什么,现在已经好了。”那人只笑了几句便走开了。

这些人都穿着麻布衣裳,凌若夕在镇上走着,发现这里的作物种植的很好,不过却没有做食物的,家家户户也很早就关灯睡觉。

他们来带一家客栈,客栈的小二十分热情,端着一些很好吃的东西给他们吃。

“这都是我们做的来,尝一尝,我们这里很偏远都基本没人来。”他对大家道。

“我们没点这么多。”巫落看着桌上这一桌子的菜,刚才好像没有这么多菜,这哪里吃的完,都有二十多个菜了。

“没事,没事,当我们掌柜请客,吃吧。”那小二笑得灿烂。凌若夕皱着眉头,巫鸦甚至用银针试了试毒,但是却没有任何毒药。

味道还非常美味,一行人上了楼,却发现这件客栈空无一人。

这时候一个人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他穿的不是粗布衣裳,而是一件丝绸服。

“几位,别住店了,去我家吧,我是这里的镇长,走吧。”说完他带着一帮家丁最快的速度请凌若夕去他家。但是并未对凌若夕动粗,眼睛里面却是着急的神色。

凌若夕点点头,决定不住客栈,随着他回家。

镇长的家里很大,一进门,凌若夕就闻到了一股浓烈气味的东西,却见他家里用黑乎乎的东西画了一个圈。

镇长家里住了几个人。

“镇长,你将她们带回来了吧,还好,都快入夜了。”有人走出来。

“是啊。”大家都是十分惊讶。

这里的人和那的完全不一样,并非身上穿着白色麻布的衣裳,而是各种颜色的衣裳。

“白天可以在外面,但是晚上千万不能,我们这里是有瘟疫,但是得了瘟疫之人他们在白天都以为自己是正常的,到了晚上便会变成吸血的怪物,并且这种怪物喜欢用麻布裹身,不然白天会浑身都觉得痒。宫里已经几个月没有理会我的奏折,我把村里幸存之人集中起来。”那个镇长道。

“他们已经死了,对吗?”凌若夕问。

“是,得了瘟疫之人已经死了,这瘟疫很奇怪,当时我们存里来了一个姑娘,那个姑娘长得花容月貌,让人没想到的是,她去了镇上的青楼,第一个晚上,那姑娘咬了人,后面那个被咬的人便突然暴毙,开始我们没有注意是因为那个姑娘,但是暴毙后,那人又复活,白天和普通人没有两样,到了夜晚便会胡乱咬人,吸食人血。并且力气很大,村里这样的人越来也多,我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道。

凌若夕没有说话,这个瘟疫得的实在太奇怪,严格来说这并不算瘟疫,倒是一种什么密术。

果然到了晚上,不过却是一轮红日升起来。

“不好,门外的东西阻挡不了他们,他们在这种血月夜晚会速度更快,嗅觉更加敏锐,一定会知道这里有人。”那个镇长道。

果然,外面许多人聚集在一块,接着前赴后继准备冲进来,凌若夕张开一道结界,将他们挡在外面,但是他们却不顾自己的身体,一直往结界上撞。

“这些人已经没救了,我可以帮你们消灭这些人。”凌若夕道。

“消灭?我们是要救治你们看,他们白天还好好的,可是到了晚上,就不对了。里面有我的娘子。”镇长越说越激动。

“你是说,你们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凌若夕问。

“整个镇就剩下我们这些正常人了,但是白天还是能和家人在一起的,况且他们都不会记得晚上的事情也不会记得自己死了。”其中一人道。

“这个决定你来做。”凌若夕将决定全力抛给了云凌。

云凌皱着眉头,然后对凌若夕说了什么,凌若夕点头道:“这是你的决定,可不要后悔,这里任何的事情都要由你负担。”说罢凌若夕撤掉了结界,接着和云井辰拉着云凌向上跳。

一大批的人冲了进来,镇长家里瞬间火光冲天,他们在叫着,只有镇长一人在四处奔跑,那些人的脸,到了晚上,完全变成了一具干尸一样的东西。

镇长跑得很快,到了凌若夕所在的山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