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42章 真正的对手

第742章 真正的对手

何谓真正的对手?云凌虽在皇宫长大,尝尽了皇宫的人情人暖,却无杀戮之心。她更多的是有一颗仁者之心。不过帝王光是仁慈还是不够的,凌若夕虽未叫云凌以暴治理天下,不过云凌任然要培养自己的实力。

云凌很快就有了一支自己的军队,只不过这支军队是死尸。凌若夕从巫宗将小一叫了出来,圣雪则带着云乐乐去了巫枫家里居住。

小一说,巫枫自从巫落走了后,变得十分想念巫落,说感到孤独,硬是要将圣雪接过去。

“这些傀儡你看看,能不能用。”凌若夕对小一道。

小一帮忙看了看道:“这些人是呈现出了假死状态,只是死了一部分而已,我可以用起死回生之术让他们的大脑重新活过来,但是身体会出现百倍的强化。不过一部分人已经死透,只能靠着本能活动。”小一摇摇头道。

“究竟是何人如此残忍?会在人的身体里种植这种控心蛊?”小一问道。

“是叶柳。”凌若夕简单的三个字让小一惊了一跳。

小一知道叶柳也懂得医术,但是没想到他会用医术害人。

“不过从这个城中留下的东西看得出,叶柳应该不是要尸体,他是在制作一个强悍的身体,虽然表面上很像是想制作出傀儡军队,不过他都失败了。”小一道。

“可是你却有办法?”凌若夕觉得小一虽然解不了她身上的血咒,不过却能够让一部分没有完全死去的人活过来。至少是大脑活过来。

“本来,我是没有办法的,但是我在巫宗,通读了许多巫宗的药术,我自己研制出来了这种药剂,能够救治一部分人,他们的身体已经被叶柳弄得十分强,所以我们也只是捡了一个大便宜而已,只是这些人已经不再是普通人,他们因为身体强壮,可能已经和我们吃的东西不大一样。”小一皱着眉头道。

“比如?”凌若夕感觉小一说话吞吞吐吐。

“比如他们要吸食新鲜的血液,不过我会尽量不让他们一定要是人血,也可以是家禽的血。”他皱着眉头。

“能救多少人?”凌若夕问。

“一部分已经是傀儡,我大概能救二十多个人吧。”小一道。

“云凌,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若是想要力量就想办法让那些被救好了的人当你的暗卫吧。”凌若夕说完后便走了。

云凌点点头,等小一把药剂给那二十多个人饮下去的时候,云凌却走进牢房里,对那些人说了什么,那些人竟然都表示愿意当云凌的手下。

这些人的身体异常强壮,甚至有的还出现了自动增长修为的情况。

“我没有死!我没有死!”有一个小女孩跌跌撞撞地冲了出来,她看上去十分瘦弱,大概只有十六岁的样子。

她速度却非常快,让大家是一惊,也让凌若夕一惊。

一股金色的光芒将女孩抓了回来。

“小一,她是死的还是活的。”凌若夕的意思是说,她死了还是能救。

凌若夕用力量固定着小女孩,小一帮她仔细检查了道:“只是有些神志不清,不过身体得到了很大的强化,但是也永远会是这个样子,只能说是一个半死不活的傀儡,不过有自己的思维和感情。”小一道。

凌若夕立刻释放出自己的威压,女孩在威压下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已经和原来不一样了,也回不去了,即便是回去你也和大家不一样,但是我能够让你以别的形式活着,你愿意吗?你如果不愿意,我也可以现在送你去死。”凌若夕认真地道。

小女孩眼睛睁得很大,她第一次感觉有人是如此强大,这种强大却让她很安心,她一个村子的人都被抓来了,她看见她的父母种下了蛊毒后立刻变成了怪物,可是她却没有,但是她只是害怕,她在这里杀了很多看管她的人,吸干了他们的血逃了出来,她只想逃。

可是有一个人,她杀不了,给她一个选择,她眼睛里面一时有了迷茫,不过她也找不到别的人,只有眼前这个女子,让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她能够感觉到她身体里流淌着的热血,她不是怪物。

她点点头。

“你的名字叫什么?”凌若夕问。

“我忘记了一部分记忆。”她对凌若夕道。

“日后你就叫幽吧。”凌若夕看到她刚才的速度,鬼魅一般的身影。

“这是我的名字吗?我叫幽,你是谁?”她问凌若夕。

小一悄悄对凌若夕说,幽失去一部分记忆很正常,虽然控心蛊未能完全控制她,但是她还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他会用草药帮幽恢复一些不过恢复不了多少。

“我叫凌若夕。”凌若夕道。

“凌若夕。”女孩喃喃地道。

后面幽就被小一带走了,小一说要帮这个孩子调理,让她不要胡乱嗜血,等到三日后,他们准备离开这座城的时候,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和云凌差不多大的年纪,不过却很爱笑,穿着粉色的衣裳,只是她没有什么体温。小一告诉凌若夕他已经尽力了,幽和那些人不一样,她可以吃东西,只是她的身体已经和过去不一样,得到了强化,若是修炼玄力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只是她的力量来源会有些奇怪,她若是修炼玄力并非吸收天地灵气,而是要吸食鲜血。

只是现在幽却是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

“主人。”她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点头,然后上了马车,她却不上马车,她跟着大部队在外面走,说自己并不觉得累,但是她更多是想看一看路上的风光,她总是对小一说活着真好。

后面云凌到了国都,四皇子的死,当然谁都没查到,本来四皇子在干这些事情就是一个秘密,自然没人知道他来到这里。

凌若夕更是把他的尸首毁了,因此云启国的四皇子就此失踪。

凌云把瘟疫的事情说了一遍,不过却隐藏了许多东西,云启皇帝夸奖了一翻凌云,但是却在朝堂上咳嗽出了血。

三皇子回朝,给皇帝献药,说是药宗炼制出来的丹药。

凌云看着那药觉得很奇怪,凌若夕也觉得奇怪,因为若是巫宗的大巫占卜的没错,云启国的皇帝活不了多久,那么他吃这药应该是没有什么效果的,但是吃了下去却精神抖擞,让云启国的皇帝对他青睐有加。

三皇子一下子变成朝堂之上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人选,凌若夕认为他是一个大威胁,应该除掉才是。

不过她又一想,应该巫冥他们不是辅佐三皇子,既然巫冥不是,那么白虎巫青和玄武也不是。那三皇子的手段可见非常高明了。

原因是因为他有药宗撑腰,又联想到药宗现在的宗主是沈茹梅,那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云凌现在和过去不一样了,因为得到皇帝的重视,几个皇子也不敢欺负她,她慢慢有了自己的势力。

只是她的竞争对手也不是吃素的。

“父皇,我为您炼制的药,您还在服用吗?”三皇子对着云启皇帝道。

云启皇帝道:“在服用,几个孩子中还是你最有孝心。”

这惹得站在一旁的大皇子有些不高兴,按照道理来说,他应该是太子才是,但是他却这样夸奖三皇子,于是他决定去做一些事情。

等到会议散去的时候,云凌却忽然在大皇子耳边道:“其实我认为,大哥才是我们众位兄弟之中最辛苦的一位,陪伴父皇许多年,为父皇分忧,可是啊,三皇子不过就炼制了一个药材,却让父皇如此觉得。”说罢云凌便摇头离开。

她是故意这么说,她说完之后,大皇子就应该会做些什么了。

大皇子其实是一个很中庸之人,年纪最大,但是却没什么才华,不过却有一些小心眼。

他应该会设法去扰乱药宗,顺便和三皇子斗个你死我活。

“云凌,看来,这一招用的不错。”凌若夕道。

“这都是师傅教导的好。”云凌经过傀儡之事后也有了自己的决定,过去的她稍微有些懦弱,但是凌若夕告诉她,要皇位就必须有流血,但是不能胡乱杀人。

接着药宗便出现了几件大事情,不过这大事情后面被三皇子查到是大皇子所为,报告了云启皇帝,云启皇帝大怒,立刻将他关入了牢房之中。

并且这辈子都没有皇位的继承权。

大皇子轻松出局。

云井辰在帮凌若夕按摩。

这个时候一道黑影闪过,另外一道黑影追了出去,那道黑影却被一个人抓住带了进来,却是一个黑衣人。

幽面无表情地抓了一个男人进来,那人也是脸上一脸惊奇,幽不过是个小女孩而已力气还这么大。

“你是谁派来的?”凌若夕问。

“别杀小的,我是六皇子派来的,六皇子说,五皇子已经和二皇子联手,他问七皇子是不是要和他联手。”那个人修为不是很高,所以才会很容易被幽发现,不过幽却在跟着云井辰学剑法,她现在变成了凌若夕的暗卫。

“我想知道的是,谁是辅佐六皇子之人。”凌若夕道。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辅佐幽之人是我。”这时候一个人出现在了凌若夕面前,他的修为应该和巫冥还有自己不相上下。

并且相貌也和巫冥不相上下,不过巫冥虽然是巫宗的一员猛将,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十分正直,无私。

他却不同,他给人的感觉是十分温和,无害。

“我是巫宗白虎,也许你没有在巫宗见过我,因为你来巫宗的时候我并不在宗内,我是辅佐六皇子的,巫冥辅佐的是五皇子,他们和二皇子联合,要除掉其余的几位皇子。我想你应该和我联手。”白虎对她道。

“我若是不答应呢?”凌若夕回答。

“你这女人,别不知好歹。”这时候玄武出来,她是巫宗玄武,也是巫凤的徒弟之一。

“我给你一日时间考虑,你若是不答应,我们便在这场比试之中,是仇人了。”说罢白虎带着玄武走了。

“他怎么办?”幽道。

“丢出去,给他主子报个信。”凌若夕不想看被抓住的那人。

那人忽然就觉得自己被举了起来,接着是举他的人飞快地速度跑到门口,然后将他丢了出去。

干完了幽拍了拍手,然后道:“主人,我没有发现那两个人是我的失误。”

“日后勤加练习就好了,还有你刚才手上的伤口去找小一包扎下吧。”凌若夕道。

“是”幽立刻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