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54章 鸠公子

第754章 鸠公子

江南,一个梦幻一般的地方,梦里水乡,美丽的风景,还有团团的雾气。凌若夕不知道其它国家的江南是什么样的,但是云启国的江南却是这样的。

而鸠公子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地方。

鸠公子的名气不在于他有多大的实力,也不在于他有多大的气势,实则是因为他实在是一个妙人。

首选,传闻他拥有绝世的容貌甚至比女子更胜一筹,反是见过他真正样貌之人,便会被他的容貌所吸引,其次,据说他能够预知未来,有比巫宗更加厉害的占卜术。

但是最具有传奇色彩的是,这个鸠公子,能够实现人的愿望,传说他一出生,便父母双亡被一户大户人家收养,接着这个大户人家随着他长大却慢慢的富甲一方,即便是什么都不做也会财源广进,后面他受到家人的欺负,离开大户,被人收留,收留他的人又视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再后来这个鸠公子便成为了江南大户人家争先恐后请入府中作客的对象,即便是他去小住几日也是好的。

他可以旺家财,不仅如此还懂得占卜。

这可是抢占天机,况且他长得十分美丽,平日里都是戴着薄薄的冰晶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有时候他也会将面具摘下,这时候欣赏他的人就会慢慢欣赏。

直到前年,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小姐竟然将鸠公子请进了府,并且好吃好喝的照顾着。这位大户人家的小姐还终日向他求婚,不过每次都被拒绝。

凌若夕来到这户人家的时候,这户人家听闻是七皇子殿下的朋友于是感到十分高兴立刻将她请了进来。

这人是江南首富,家里却比当日云井辰创建的东方家族主宅还要奢华。这哪里会是一户人家,简直就是奢华的怕是没钱花。

这里竟然所有酒池肉林,而且还有十分名贵的花草。

这里任何一颗花草,若是运出去卖,都够一户小户人家吃一辈子的了。

并且这里每一样东西,都是股东居多,有前朝的古物,甚至连上古的东西都有。

当然还有许多雕琢精美之物,反正他们家里整个就是非常大,这家人的姓氏却很简单,是江南的王家。

这王小姐长得只是

中上之姿,却见这位王大小姐的父母很是宠爱自己的女儿。凌若夕等人被安排在了西面的厢房,这里很大,虽是给客人用的,但是吃穿用度一点儿都不差,许是贵客的房间。

当然,两日后又来一人,却是五皇子,还有巫冥和巫璃。

王家小姐显得十分高兴,因为她已经听闻了云启国皇帝对众位皇子提出的要求,若鸠公子真的是人中之凤,那么到时候辅佐君王,并且自己能够嫁给鸠公子,这无论如何对自己都是一件好事。

凌若夕在这府中漫步,只是这鸠公子却并未出现,说是这几日不想见他们要过几日见,即便是王小姐苦苦哀求也不答应。

于是王小姐只好失落的对两位皇子赔了不是。

凌若夕倒是和云井辰漫步,凌小白也不忘拿着乾坤袋打劫中的东西,当然他是卖萌了好一番,才让那个王家小姐开口,说看上什么便能随便拿走。

这凌小白倒是不客气,一般的东西他还真看不上,倒是那些精美的装饰他却拿走了许多。

对此王小姐也不怪罪,随便凌小白拿,这王家似乎是有源源不断的钱财一样。

这日王小姐沐浴更衣,却换了一深白色的衣裳,来到一个别院,别院的门口站的是云凌和云铭,不过此时他们也 穿上了较为肃静的衣裳,不是平日那般花红柳绿。这个鸠公子最喜欢黑白二色的衣裳,不喜大红等耀眼的颜色。

过了一会儿,王小姐出来道:“你们可以进去了。”凌小白却觉得十分开心,因为他也很想看看传说中的美人哥哥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小孩子就别进去了。”巫冥对凌小白道。

小白撇撇嘴。

“不,鸠公子特别叮嘱我,让我带小白进去。”王家小姐道。

巫冥便是一愣,云凌看了一眼小白不说话,然后凌若夕等一行人都进去了,一进入院子之中却有抚琴的声音。

却是有一人坐在一个凉亭之中抚琴,这声音果真好听,虽然没有乐宗那样参杂着乐宗密术能够渗透人心,不过以凡人之力却能弹得如此好琴声也算是一个琴艺高手了。

“这是在下对各位的一个小小见面礼不知各位还喜欢吗?”鸠公子从凉亭之中

走出来,脸上却戴着水晶面具,让人看不清他真正的容貌。

“我知道各位的来意,实在我可以告诉各位,你们遇见过的烟云姑娘,乃是真凤,但是烟云姑娘说过要得到我的许可才可以选择人,那么今日我便要出题目来考各位,不过既然是考,怕是还要人来齐了才行,你们之中还有二位没来。”鸠公子道。

“两位?不是一位吗?”云凌皱了皱眉头。

“反是皇子都必须接受我的考验,当然在场的各位也可以参加我的考验。当然,也包括巫宗之人。”他看了看巫冥。

“不过各位和四位皇子不同,参加我的考验只是单纯的若是通过了,我能够为他占卜一次,但是若是皇子,我便给他一样我的信物,让他得到我的认可。”鸠公子道。

于是众人离开了鸠公子的别院,等待着另外二位皇子的道来。

当巫雪依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的事情了,她和二皇子只有两人进来,巫冥见到巫雪依的时候也是很惊讶,这个在圣巫旁边服侍的侍女,一向是那样不起眼,却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实力。

可见圣巫旁边都是人才济济的。

当日夜里,巫冥便以特殊的方式向巫宗的大巫,巫紫报告了这件事。

“好啊,圣巫,原来你给我留了一手,是不服我的安排吗?”说罢他便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却来到了圣巫的圣堂。

那个穿着白色衣裳俊美的男子此刻正在剧烈的咳嗽,他连手中拿着汤药的手都颤颤巍巍。

巫紫赶忙上前去帮了他一把,然后一勺汤药喂进他嘴里。他开始想拒绝,但是后面终是喝了下去。接着巫紫又拿一勺子,他小心地吹了吹,送入圣巫的嘴里。

等到药喝完,巫紫又将丝帕拿出来,给他擦了擦嘴巴,这才后退正色道:“圣巫大人,我有一件事不明白,为何这次您要派出您的侍女?”巫紫紫色的眸子中闪着璀璨的光芒质问着他。

“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你回去吧。”圣巫对巫紫道。

“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你现在的身体!”巫紫甚至有些紧张。

圣巫摆了摆手,对旁边的侍女和护卫们道:“你们都退下吧。”

接着众人便告退。

整个房间之中,只剩下巫紫和圣巫二人。

巫紫妖艳的紫色长发,圣巫一袭白衣,却也是个美男子。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天命不可违,巫紫,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的身体已经不重要了。”圣巫摇头。

“但是我担心!”巫紫此刻已经不像是刚才那样强势了。

“我们一块长大,你当上了圣巫,我变成了大巫,你知道我只想在你身边,我手中已经沾了多少人的鲜血!现在我的土地巫冥,为了保护他的妹妹巫咸,也在和我做着同样的事情!你有没有考虑过我,你要让我一个人孤单地活下去吗!”巫紫忽然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声音变得越来越柔弱,最后竟然变成了一个女子,还是紫色的长发,紫色的眼睛。

“你为了我杀死了你的双胞胎哥哥,然后变成了大巫,从一开始大巫根本就不是你,当时代替你天罚的只是一具你从上古弄来的傀儡。巫紫,你不该毁了你的幸福,离开巫宗,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是你却选择了我。”圣巫摇头。

“你我青梅竹马,我必须选择你,我往后也会一直选择下去,也许你觉得巫宗很重要,不过对我来说,并不算什么。巫宗的一切都不重要,你才是最重要的,为了我会不择手段。”说罢巫紫一下变回了男人的样子,然后他消失在原地。

巫咸此刻却撤去了周围对自己下的巫术。她知道大巫原来不是哥哥,而是姐姐,从很早就知道了。

她感觉那个对她严厉的大巫,似乎是要对凌若夕干点儿什么,她干脆心一横,然后她出了巫宗。

悄悄地出去。

而在另外一边,凌小白这几日总是觉得有人跟着他,最终,他抓住了跟踪他的罪魁祸首,原来是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女孩。

“你是谁?”他一下子想起了巫咸。

只是巫咸是强悍的,刁钻的,虽然有时候也很乖巧。

不过这个小女孩却十分乖巧,并且骨子里并没有巫咸那种刁钻古怪的感觉。

“我叫王思雨,是王家的二小姐。”小女孩回答,看着凌小白。王思雨和她的姐姐不一样,她从小便是一个美人胚

子,长大后必定倾国倾城,只是王家却隐藏了这么一个二女儿。这到底是为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