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56章 冰晶凤凰

第756章 冰晶凤凰

那把剑原来是一把冰剑,不过却在慢慢融化,最后这把剑的中央却是一个小剑的挂饰,落了下来。

凌若夕一把捡起来,然后收好这小冰剑的挂饰。

这个时候,被冰剑刺穿的那个生物忽然动了一下,接着它速度飞向天空,竟然是一只浑身带着冰的凤凰。

这还不算,周围的温度开始急速下降,原本的湿地到处都是凝结了厚厚的一层冰。那凤凰竟然冲下来,攻击凌若夕。

这时候巫落却对着凤凰给了一枪,但是这凤凰却是浑身结冰的,并且是蓝色的,几乎什么武器都没用。

不仅如此,它看见凌若夕就和看到仇人一样,开始不断对凌若夕开始攻击,又是冰刀,又是冰花的。

凌若夕觉得这只凤凰实在烦闷,于是手中的力量凝聚成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那只凤凰比那冰凤大许多,一把抓着冰凤狠狠地砸向地面,将地面上上那厚厚的冰,硬是砸出了一个冰窟窿。

这只凤凰瞬间安分了不少,不过凌若夕却不会这么简单地放过那只凤凰。

云井辰瞬间抽出一把剑,燃尽抵住凤凰的脖子,这可是血煞,杀一只奇怪的冰凤凰算得了什么。

这只凤凰好像有灵智,知道自己掉下来被抓住了,看了看凌若夕,又看了看云井辰,接着变成了人的样子。

竟然是一个有着蓝色眼睛的少年,少年穿着一袭蓝色的衣裳,皮肤发白。倒是有些像外国人。

“你们要干什么!”少年惊恐地看着云井辰。

凌若夕现在只是冷笑,一来就攻击她,她倒是想问问这个少年想干什么!

“为何攻击我妻子?”云井辰也开门见山地道。

“你妻子?不,不一定是搞错了,她明明是剑神的妻子!”少年道。

“我不是剑神的妻子,我叫凌若夕。”凌若夕道。

“你不是九天玄女?”少年呆呆地看着凌若夕:“好像是有那么点儿不一样,你身上的气息和她的不一样,你没有她强大。”

“九天玄女?”怎么又是九天玄女。

“哈哈哈,你不是九天玄女,看来是我弄

错了,那个女人,用冰剑封印了我九百年,还和剑神将我的同族全部灭杀!”少年对凌若夕道。

后面凌若夕才知道,原来九天玄女当时讨伐魔族立下战功,却只选择和火凤凰一族联合,排斥冰凤凰。

火凤凰答应帮助九天玄女讨伐魔族,但是却有一个条件,那便是要将这冰凤凰一组赶尽杀绝。他们两个凤凰宗族已经水火不容很久了。

不过后面的事情就有些逗了,九天玄女的相公,也就是剑神,果真和她一块来灭杀冰凤凰,为了让火凤凰加入他们。

但是等到灭魔完了后,火凤凰一族竟然也消失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凌若夕不知道这只冰凤凰说的是真是假,但是这九天玄女倒真是厉害,一下子就灭掉了冰凤凰一族。“可惜自己并不拥有那样的实力,若是自己有那样的实力,说不定就可以保护身边的人,就在这一瞬间,凌若夕竟然有些贪心实力了。

“娘子,我知道你心中在想什么,但是你要相信,实力的提升是循序渐进的。”云井辰在一旁提醒,实际上凌若夕的想法是十分危险的,这样很容易被魔族钻了孔子。

“我知道。”凌若夕不再去想。

接着这根可怜的冰凤凰就一下子成为了凌若夕的宠物,甚至巫落还拿出一个画满了阵法的笼子,来关押它,它变得无比凄惨。

“说你还有没有同伙?”大家的逼问下,这个冰凤凰却无奈摇头,说它只有一个人。

凌若夕将它装着,离开了这个峡谷,准备走下一片地方。

却见这里有许多大红色的鸟,和凤凰长得有几分相似,不过却完全没有凤凰的感觉,反而是见人就上来攻击。

这种鸟凌若夕杀了很多,也吃了很多,除了肉十分美味外,也没什么特别的。

“这么大个地方,怎么去找火凤凰啊!”巫落看了看周围,关键是云凌现在竟然没有和他们在一个地方。

而是被单独送走了,这是不是鸠的阴谋还两说!

而且为何只有云凌不是和她在一块的啊!就那么凑巧吗?凌若夕开始觉得这倒是有些奇怪。

这时候,却有一袭白衣的男子出现在了凌若

夕的面前。这个人赫然是鸠。

“想不到你们火凤凰没有找到,却是找到了冰凤凰。”鸠笑着对凌若夕道。

“你果然是知道的。”凌若夕看着鸠。

“是啊,我不仅知道,还能够预知未来,还有玄力,你难道就不想知道我究竟是谁吗?”鸠道。

“我自然是想知道的,但是你会告诉我吗?”凌若夕问。

“哈哈哈,凌若夕不愧是凌若夕,我其实也是巫宗之人,或者说,我应该是大巫。只是,我原本的身体已经被巫火烧干净,我受到了本不该属于我的天罚,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哈哈哈哈!”鸠公子竟然仰望天空笑了起来。

“我现在的身体,不过是霸占了别人的而已,而且我霸占的是一个即将死去之人的身体,真正的鸠公子,虽然名动天下,奈何不会玄力一生坎坷,最后因为容貌,竟只能沦落为达官贵人的玩物,最终被折磨致死。我和他也算是有些缘分,我在生前的时候,给我留了一个转生术,然后这个身体便成为了我的,因为我的天命之术还未到,因此我可以复生在他身上,他其实还能活下去,但是却不想受到这样的折磨,我没有身体,他不想活下去,我们都不是该死之人,我却被我的亲妹妹谋害而死。这也是一个讽刺。”他忽然道。

“那么你是想向巫宗复仇吗?”巫鸦道。

“不,我巫宗之人,哪里有那么多的仇恨,况且我现在成为了鸠公子,就该履行我自己的使命,整个巫宗,乃至大巫都必须履行一个使命,不是辅佐什么毫不起眼的云启国皇子,而是辅佐龙华之主。说罢他单膝下跪,这一跪却是对着凌小白的。”他这一举动将凌小白吓了一大跳。

“我身为巫宗的大巫,要宗之事,自然就是帮助龙华之主,我们整个巫宗存在的意义都是如此。我从得到正统的大巫传承便有了如此的记忆,我并非是有凤命之人,但是王思雨,却是我的徒弟,唯一一个龙华之后。”他看着凌小白道。

这时候王思雨这个小女孩却害羞地道:“师傅从小便教导我,一定要跟着小白哥哥,并且嫁给小白哥哥。”

凌小白的脸色却不怎么好了,他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他知道什么是娶媳妇,在他看来,多了一个女人粘着他是不好的。

虽然他们都

还小,不过这个王思雨他看上去就非常不喜欢,还不如巫咸呢!巫咸总是对他露出甜甜的微笑,然后对他很好。

小白摇摇头,然后果断地对王思雨说:“不,我不要娶你做媳妇,我不喜欢你!”说完便看着王思雨一脸厌恶。

“小白哥哥不喜欢思雨吗?”王思雨却是满脸疑惑。

“师傅,我要嫁给小白哥哥!”她忽然看了一眼鸠。

这个时候,天上一道光芒下来,巨大的力量在反复涌动,力量之中却包裹着一个小女孩,她是巫咸。

那个善良又乖巧,又古灵精怪的巫咸。

她虽然也是十二岁,不过却是小小年纪就散发出一股贵族气质,这和她在巫宗受人尊敬有关。她慢慢睁开眼睛,然后看着到了小白:“小白,太好了,巫宗的密术果真没错,我一下子就找到你了。”

和王思雨不同,巫咸是单纯而又快乐的,她很善良。

“小白哥哥,她是谁!”王思雨不喜欢巫咸拉着凌小白手的样子。

这时候巫咸却回过神,看见了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女孩,然后好奇地打量着她,后面问:“你是谁?”不过她眸子里却并无恶意。

“我是要做小白哥哥媳妇的人!”王思雨道。

“哦。”巫咸点点头然后对凌小白道:“小白哥哥,原来这是你媳妇。”

凌小白这时候粉嫩的脸上却是脸色铁青,尽管只有十二岁,他却把巫咸拉到身后,然后道:“才不是,小白不要她做我媳妇,如果她都要做我媳妇,那还不如是巫咸做!”

凌若夕倒是一愣,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儿子的气话,不过巫咸却小脸红扑扑的,但是王思雨的笑容却不见了。

“师傅,你说我会成为龙华之主的妻子,但是我现在却不是,你骗我师傅!”她对着鸠公子道。

“既然凌小白没有选你,那你便失去了这个资格,我们一族都必须去尽力辅佐龙华之主,想不到有圣巫的传人直接去嫁给龙华之主,这当然是最好不过的了。”鸠公子脸上却是一抹释怀。

“好了,这场赌约,依旧是凤凰,凌若夕,去找到凤凰的羽毛吧,我依然会为你们占卜一次。”说罢

鸠公子拉着王思雨走了。

但是临走前,王思雨却回头看了一眼,她是看巫咸,眼里都是怨毒,后面又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凌小白。

凌若夕知道,这是孩子们之间的事情,但是王思雨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城府,若是长大了,应该是个心机深沉的女子。

小白没有选择她是正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