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78章 剑鬼的选择

第778章 剑鬼的选择

凌若夕昏迷了多久,剑鬼就在门外跪了多久。

云井辰走的时候,将乾坤袋留给了凌若夕。他只给凌若夕留了一张纸条,然后便跟着剑神走了。

不过凌若夕最终还是原谅了剑鬼,因为剑宗的掌门和云国皇室有约定,必须成为云国皇室的暗卫。

云凌大军溃败,云启国的皇室血脉又被云凌斩杀殆尽。凌若夕没想到云凌那么残忍,不仅是云启的那几个皇子,在这短短一年之内,云凌几乎把所有威胁到她皇位的亲王也全部杀了。

弄得现在云启国群龙无首,众人只有让凌若夕暂时代理朝纲。

可是出现在云启国宫殿之人,却是凌小白和王思雨。

这让凌若夕大吃一惊。

“娘亲,小白好想你。”小白抱着凌若夕道。

“好了,小白没事就好。”凌若夕难得露出了微笑。

“谢谢你救了小白。”凌若夕对鸠公子道。

“我救他是我分内之事,如今你回来,我就应该将他归还于你。王思雨,我们走吧,你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修行。”鸠公子对王思雨道。

“师傅,能不能让我在小白哥哥身边修行。”她瞥了瞥嘴,很不想离开小白。

“儿子,乖,娘亲要回一趟星月族,这些年你就做个三年皇帝吧,三年后娘亲来接你。”凌若夕倒是打起了马虎眼。

“啊!”凌小白意识到自己中计了,打死也没想到怎么又是轮到他来当皇帝啊?

“比如,你可以让鸠公子当国师。”凌若夕看了一眼鸠。

鸠只是笑了笑道:“好。”

“师傅,那我们可以留在皇宫来陪着小白哥哥了?”王思雨很开心地道。

鸠公子立刻点头。

“乐乐我要带走。”凌若夕道,现在她知道能够抑制云乐乐身上魔气的地方,只有星月族。她要去找海星流帮忙,她要去星月族,她现在不够强大,一个云凌就把她搞的元气大伤,夫离子散。

倘若到时候,魔族真的兴起,弄得生灵涂炭,那个时候,若是她没有力量能够保护身边之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娘亲,你要早点回来。”凌小白也越来越懂事了,然后拉着凌若夕的手。

“嗯,娘亲会想念小白的。娘亲不在的时候,你就跟着鸠公子学习,回来的时候,娘亲可不想看着你还是神玄期。”凌若夕笑着对凌小白道。

剑宗的任务依然没变,只是现在整个剑宗都负责辅佐凌小白的安危,这是凌若夕让剑鬼赎罪的方式,也是他自己提出来的。

凌若夕不知道魔族什么时候会复苏,只是此时的她,已经启程登船去了星月族,这次的修行恐怕不容易。

海星流是星月族十二岛其中一个岛主,但是她具体还是不知道,海星流是在哪里,只有先去蓝羽那里问问情况。

船,前往大海。

可是凌若夕却在登船的那一刻,听到的,不是欢声笑语,却是哭声。

是香怜的哭声,因为蓝羽公子死了。并且不知道被谁杀了,这件事情惊动了星月神族,星月族祖母命人来调查这件事。

不过很巧,来调查这件事之人,也是预计今日到来。

之间一人下了船,却是一个女子。

“带我去见蓝羽的尸首。”她下船看了一眼凌若夕,那种高傲的眼神,但是长相却了蓝羽有几分相似。

“这是?”凌若夕问。

这时候芋头跑过来,将凌若夕拉到一边道:“这是蓝田,是蓝羽公子的亲姐姐,不过她一般不回来看公子。”

凌若夕看着蓝田的背影,这个女人似乎很强势。

海星流接着也下了船。

“等蓝田调查完这里,你就跟我一起走。”海星流对凌若夕道。

“为何?我也想知道他的死因。”凌若夕直接道。

“不行,这是一个高手做的,修为已经超过神灭期,恐怕在我之上,不然也不会让蓝羽来调查。星月神族被赐了蓝字这个称呼之人,都有着无上荣誉,这个蓝田可是和她的弟弟完全不一样,不仅有极其优秀的天赋,更加是个努力认真之人,脾气更是火爆,虽说是蓝羽的姐姐,但是却对蓝羽没什么感情,除了家族的大会每年会和蓝羽见上一面,其余时间几乎是不见面的。”海星流将凌若夕拉到一旁。

“所以?”凌若夕问。

“所以她也是十二岛岛主之一,你要跟我走,你来不是查谁杀了蓝羽,而是要变强。”海星流道。

凌若夕点点头。

芋头没有香怜那么伤心,但是也很伤心,她不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傍晚来到凌若夕的房间,问海星流是不是要带凌若夕走。

凌若夕点头,芋头哭着说,要她也带她走,并且芋头决定做凌若夕的丫鬟。

凌若夕第二日还是硬着头皮跟海星流说了,不过海星流却也点头。

结果,蓝田果真只在这里呆了一晚上,然后便坐着自己的船走了,脸上也没有一点儿不高兴,连伤心的表情都没有。

仿佛死的不是她弟弟,只是一个没有关系的陌生人。

到了晚上,她还和穿上的人们一块大口喝酒大块吃肉。蓝田的船很大,有些玄力高超的水手,并且上面装备了武器。

凌若夕他们也在这船上被邀请出来吃肉喝酒。

蓝田没有不开心的样子,但是芋头怎么也吃不下东西。

凌若夕知道芋头将蓝羽视作亲人,这次他死了,自然她是吃不下东西。但是面前的这个娇艳的女人却端着一盘肉,丢给了角落里的芋头。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将这盘子肉吃下去,要么我把你丢到海里去喂海怪。”蓝田对芋头道。

“可是,这是我的亲人啊,他死了,你怎么吃得下,他也是你弟弟!”芋头忽然爆发了,完全忘记了自己是在和谁说话。

“哦?你的亲人,有趣,这么说你是不吃了?行,来人将她丢下去喂海怪。”说罢就有水手来。

一下子芋头被抓住,连反抗都没法反抗。

“且慢。”凌若夕这次走过来,手中也端着一盘子肉。

“芋头并非不吃,只是有些不舒服。”接着凌肉夕便将肉放进了芋头嘴里,然后在她耳边说了什么,芋头便开始吃了起来。

“我们走。”蓝田看了一眼凌若夕转身走了。

接着芋头拿着肉,然后了凌若夕走到了后船,凌若夕张开了一个很小的结界。

“你是说?蓝羽公子没死?”芋头惊讶地道。

凌若夕点头:“嗯,这是香怜传音给我的,让我带你走,不要回岛。”凌若夕道。

“可是公子没死,他为何不告诉我?”芋头道。

“不知道,也许这件事有什么隐情,但是香怜既然不告诉我,就有她的道理,我们不要追问,日后你就跟着我,我相信蓝羽也不会再呆在岛上了。”凌若夕道。

芋头点头,开始吃起肉来。

可以说,芋头的食欲还是相当大的,她喝着酒吃着肉。

伤心了几日终是舒心。凌若夕却走下了船舱,然后来到最底下,她敲了敲船身,发现有一处是松动的。

接着她发现那里有个暗板。

“蓝羽?”凌若夕惊呆了,她的推测竟然是正确的。

但是里面还呆了一个人,那便是香怜。

“姐姐说要带我去本家将我保护起来,我的死只是假消息。”蓝羽道。

“你可知道是谁杀了你?”凌若夕问。

“没看清,他是一个修为很高的人,我不明白他为何要杀我,但是我却没有死。其实当时我还差一口气,后面香怜发现了我,对我立刻用了起死回生。这一招,不止我会,我传授给香怜过,尽管一辈子只能对一个人用一次。”蓝羽道。

“我知道了,你藏好。”蓝羽点头。

可是身后却多了一个人。

“姐姐,别担心,她不会将事情说出去的。”蓝羽道。

蓝田看了一眼凌若夕道:“若是你说出去了,我便要你的命。”

“我不会的。”凌若夕也冷冷地回了蓝田,接着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