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85章 神女?魔女?

第785章 神女?魔女?

凌若夕的怒火一发,便惹来了鲛人国王。这位年纪老迈的国王看着凌若夕,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是心中一惊。

他感觉不到!这就意味着凌若夕的修为至少是半神期!要中单鲛人族上下,也只有一位半神期之人,可是他正好不在族内。

“鲛人族,你欺人太甚,竟然敢将我女儿囚禁于此地!”凌若夕一字一句道。

“凌姑娘,还请听我解释,并非我将云欢欢囚禁在这里,这一切都是……”他未说完,神蓝田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都是什么?”她说话的声音十分威严,根本就没有平日里的半点儿笑容,而是板着个脸。

“没什么。”鲛人国王闭嘴然后道:“其实,这是为了你女儿好,祭祀说她三岁前会夭折,我们为了帮助她,将她保护起来,现在活过了三岁,可以将她还给你。”他道。

凌若夕不是傻子,一听就知道这鲛人国王根本就是在放屁!什么三岁前会夭折,她女儿又不是睡美人!

神蓝田道:“凌若夕,你看,鲛人族长一看就是好心,你就别生气了。”神蓝田道。

凌若夕带着女儿慢慢飞了下来道:“那我可以将女儿带走了吗?”

“可以,当然可以,如今她不已经三岁了吗?”鲛人族长满脸堆着笑容道。

凌若夕看了他一眼,暗道,若是自己的实力不强,恐怕这个阵仗这鲛人族长还要强行将自己的女儿留下来不可。

“欢欢,你还记不记得,你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里?”凌若夕对着云欢欢道,他们被鲛人族长视为贵客。

“娘亲,其实欢欢是不是和比人不一样,欢欢一岁的时候就能说话,现在欢欢只有三岁,却能够明白很多大人的谈话,他们说欢欢是怪物!”云欢欢这时候忽然哭了起来。

凌小白眯着眼睛道:“妹妹不是怪物,妹妹是小白最疼爱之人。”

他抱着自己三岁的妹妹,手在云欢欢身上捏来捏去,真的这个妹妹圆滚滚啊,白里透红,看来伙食很好。

“娘亲,你也不要怪鲛人国王,其实是欢欢吓着他们了,欢欢两岁便被送来这里,但是只要欢欢一哭,海里就会和发地震一样,所以他才把我送入那个塔,但是会有人来看欢欢,还给欢欢送很多好吃的。”云欢欢道。

“嗯,那娘亲就放心了,不过你吃的是什么啊?”凌若夕问。

“苹果,橘子、还有牛奶,后面欢欢可以吃米饭,还有好吃的菜。”云欢欢道。

凌若夕皱着眉头,这深海,怎么会有这些东西呢?难道是他们特意找来给欢欢吃的?凌若夕听到便感觉有些欣慰。算他们除了囚禁起云欢欢没有对她做别的,若是她看见云欢欢受了委屈或者吃的不好,会直接把这里拆了。

她哪里知道,这个云欢欢其实是一个比凌小白性质还恶劣的混世魔王,若是她知道,这个云欢欢刚刚来的时候,把这里搅的鸡犬不宁,那她估计会吐血。

于是,在大家的欢送声中,大家送走了云欢欢和凌若夕,还是神蓝田,当然还有小白。

云欢欢就是抱着这只狐狸,怎么也不敢想松手。狐狸也任由云欢欢抱着,反正它在这里吃饱喝足,这个小女孩的气力大,也对他十分体贴。

然后他们回了星月族,云欢欢十分开心地在星月族呆了下来,接着和凌小白还有月曦几个人成为了星月海族的混世魔王,在这里混吃混喝,并且凌若夕发现她这个女儿哪里是神女,简直是魔女啊!

凌若夕只想说两个字——坑爹!

不过这里的人还是十分喜欢云欢欢的,毕竟有着传说中的神女这个金字招牌,就是性格有些恶劣。

而小白更加是疼爱自己的这个妹妹,不管要什么,都给她弄来,月曦也只是笑着。

凌若夕肯定,月曦将来一定是个小受,她不管怎么说都重重点头。

而此刻,凌若夕也在盘算着怎么取得那句身体,毕竟她还不想死,最多两年之内,她必须取得那身体。

因为她的血咒发作过一次,她会一直吐血,若不是她的修为提高了,可能血咒在几个月内便会要了她的命!

可是这些日子又没有那个身体的任何消息。

“小白,你必须走了。”月曦对小白道。

“月曦哥哥,你是不喜欢欢欢吗?为什么要赶欢欢走。”云欢欢道。

“不是我不喜欢你,你们不要在一座岛屿长时间逗留的比较好。”月曦只是叹了一口气。

这一个夜晚,凌若夕却遇刺了,这刺客竟然是出现在梦中,她在梦中和一个黑衣蒙面刺客打斗,并且这名刺客的修为竟然是仙期,比自己要整整高了一打阶!

凌若夕知道自己的在梦里,但她还是感觉到危机生命,她明显打不过对面,越发吃力,但是她不甘心,于是还是拼死相搏。

这个时候她的梦中却又出现一个女子,将她一推,推到一个角落,那个女子赫然是她的外婆,上一任的九天玄女。

她却开始代替凌若夕打斗,一下子将对面打伤。

对面只有落荒而逃。

“你下次若是再次来我梦中,我比定让你有来无回!”这是她说的话,不凌厉,很温柔,但是却极其有威慑力!

“小夕儿,你没事吧,让外婆看看。”这是在梦中。

“刚才那人是谁?”凌若夕问。

“这是星月族一种古老的法术,叫做入梦之术,能够在梦里开始战斗,但是这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法术,因为一旦开启,梦中一方被另外一方打死,现实也会死去。”她将凌若夕扶起来,看了看凌若夕的伤口。

“这伤口你不能带回去,你必须在梦里恢复,不然醒了,你身上会有伤。”她道。

说罢她手一摆,帮她修复好了内伤和外伤。

“不会幸好是在梦里,这个和现实隔绝的地方,因为我就藏在你的梦里,时时刻刻守护着你,夕儿,你是我唯一的后代。也是我唯一的爱。”那个女子对她道。

凌若夕可以感觉到她是真心的。

“我留下来的原因,就是为了你,不然我的灵魂早就转世了。你要面临一场巨大的浩劫,而这浩劫却是我带给你的。”那女子道。

“刚才那人不敢来了,夕儿你好自为之,他们在梦里杀不了你,便会直接派人来杀你。”说罢那个女子不见了,凌若夕醒来,却是午夜时分。

凌小白和月曦却一股脑地冲进了凌若夕的房间,见凌若夕已经穿好衣服在喝水,才松了一口气。

“娘亲,你没事?”小白睁大眼睛看着凌若夕。

“是谁说我有事?”凌若夕问。

“月曦说,你今晚会被人刺杀。让我赶忙叫醒你。”小白道。

“哦?月曦,你究竟知道些什么?”月曦瞬间被凌若夕问,凌若曦的眼睛看着月曦。

他愣了半响道:“有人要杀你,是星月族的祖母,只要你在星月族一日,她就会派人来杀你。”月曦毫不掩饰地道。

凌小白却一把推开月曦:“你不是我的好兄弟吗?为何你不告诉我?”

“对不起,小白,我不能告诉你,因为祖母有令,不得让任何星月族人告诉凌若夕,估计爷爷也知道了。这是向星月族十二仙岛岛主人下的命令,其他人都不知道,看见凌若夕必须想办法杀了,这杀你之人可能在这座岛上。”月曦道。

然后他转头:“你们快些离开吧。”

“小白,你带好云欢欢,去找老太太。”凌若夕直到海族人不敢动老太太,而凌若夕却自己去了一个人的地方。

那个人便是海星流。

海星流见有人敲门,忙把那些沾了血的棉花收起来然后开门。

“刚才有人刺杀我,你可知道?”凌若夕冷冷地问海星流。

“哦?这里好像并未发生打斗。”海星流第一次打了马虎眼。

“他是在梦里刺杀的我,你屋子里的香味,我若是没记错,这应该是蓝羽公子用的吧,好像可以入梦。”凌若曦道。

“还有,你的伤口!”她一把抓住了海星流的手臂,这伤口是被自己的外婆打伤,海星流也许伤口会愈合,但是她的外婆却告诉自己,这伤口并非那么容易愈合,能够愈合的伤,不是真正的伤,坏就坏在能够一直阻止伤口愈合的伤。

这伤口会放慢疗伤的速度。

接着殷红的血渗透出来。

“果然是你。”凌若夕道。

“老祖宗的命令没有人能够违抗,今日我刺杀你,也受到重伤,你赶紧走吧。”海星流道。

凌若夕转头。

“等等。”海星流又道:“日后我还会杀你,你虽不是我徒儿,但是我们任是有师徒之情分,今日便断了吧,日后你杀了我或者我杀了你,都怨不得什么。”

“好。”凌若夕没有回头走了。

她拉着小白和云欢欢连夜走,奇怪,为何这个星月族的老祖母要给所有人下令杀了她,她并不感到自己有什么威胁,她自己不过也只是一个半仙期的高手,和半神期更加是有天差地别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