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797章 海面奇景

第797章 海面奇景

海面上风平浪静,凌若夕倒是知道,星月族的排行她恐怕是排不上了,她在那个空间裂缝之中,最起码呆了半年。

这半年来,她的实力达到了仙期间,这对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也有一个坏消息,那便是这半年来,估计星月族的排行争夺已经结束。

迟来的半年,凌若夕决定还是先飞去云启国的皇宫,但愿星月族人没在云启国闹出什么乱子,却看外界全部都是警戒,到处都是剑宗弟子,在皇宫之中走来走去,竟然是剑鬼亲自带队。

当剑鬼看见凌小白的时候,远远地激动了一把。

“皇上,皇上回来了。”众位臣子前呼后拥。

后面凌若夕才知道,裂缝之中的一年,只是代表着显示之中的七日,而这七日,那些进入秘境之中的人,还没有出来。

“剑鬼发现有能量的异动,剑神前辈已经让我们守好这里,说是星月族在这里比试。”剑鬼对云井辰道。

他倒是十分好奇,为何云井辰边上站的不是凌若夕,而是这个看似相貌平平的女子。

不过他虽然有些耿直,并不说明他就是个呆子,一瞬间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于是道:“还请各位好好休息。”

凌小白把自己的房间让出来给自己的父母,然后带着巫咸去了别的房间。却远远听到一个声音。

“凌小白!”是王思雨,她已经长成一个美人了,宫中许多贵族都在追求她,但是她一个都看不上。

她看见凌小白身边的巫咸,然后道:“巫咸,你怎么在这里?”她似乎没有想到巫咸会来,并且巫咸的美貌一点儿也不输给她。

若是说,她的美貌带着贵族的气质,则巫咸,像是一个超凡脱俗的仙人,白衣飘飘,两种不同的美,显然巫咸要更胜一筹。

巫咸只是甜甜地笑着道:“思雨妹妹,多年未见,出落的越发美丽的。”

“我看这句话是夸你才对。”王思雨也笑了,然后拉着巫咸去参观皇宫。

众人都被这一对美若天仙的小姐妹给惊呆了。

凌小白却松了一口气,总算那个吵死人的王思雨离开他了。于是一个人走了。

凌若夕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特别是王思雨,总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

鸠公子还是白色的衣裳,他走过来,看着凌若夕,一别多年,孩子们都长大了他倒是一点儿都没变。

“叫鸠伯伯。”凌若夕对着云欢欢和云乐乐道。

“鸠伯伯。”两个孩子乖巧的叫了一句。

鸠看着两个孩子,女孩虽然看上去高贵,但是眸子里透着邪魅,皎洁。男孩子就是当年传说的魔王之子,看上去却有一些呆愣,不过眼里却满是坚毅。

女孩子老是会逗弄男孩,但是云乐乐知道,要保护好妹妹,这是娘亲交代的。不过若是凌小白知道了,便会想,这妹妹哪里还要什么人来保护,简直狡猾的像只狐狸!

“今日是第七日,按理来说,应该有人出来了吧。”凌若夕倒是有些担心幽和小天,他们还在里面。

“没事的,剑神前辈都已经出来了,幽和小天应该也会出来,别担心。”云井辰安慰凌若夕道。

此时却已经过了半个月,这么久,秘境却毫无再开启的迹象,难道秘境之中的人都遭遇到了不测?

“小白,乖,留在这里,娘要回海岛。”凌若夕当然没有忘记她和桃花的约定。

芋头也进入了秘境生死未卜。

但是剑神出来后,除了对剑鬼交代了一下,就失踪了,其余的什么都没说。剑鬼只是叫人到这里巡查着。

“鸠公子,不知这秘境你能不能测算出,他们究竟还在不在秘境之中,是死是活?”凌若夕问。

“干娘,我已经占卜了,这里面好像被人施了一个巨大的力量会影响占卜的结果,我只能占卜出,芋头姑娘还有幽和小天都没事,不过其它的我却怎么也占卜不出来,但是我占卜了一个集体卦象,却是无人生还。这两个卦象好矛盾啊。”巫咸一下子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是巫宗的巫咸,拥有着和圣巫差不多的力量,当然这力量还未觉醒,若是觉醒了,恐怕修为远远不止于此。

“看来你这丫头的力量正在慢慢觉醒,已经能够占卜到我所不能占卜的东西了。”鸠别有深意地说了一句,然后走了。

留下巫咸一个人在那里呆愣愣的。

凌若夕为了履行约定,带着云井辰去了陶花所在的岛屿,如今她已经是仙期的实力。

桃花见她如约而来显得有些高兴。

“嗯,你很不错,竟然守了这信用。”桃花点头。

“你应该高手我那具身体在哪里。”凌若夕对桃花道。

“哈哈哈,我知道你那里有一把屠龙剑,你可以凝结成一把斩凤剑,你将两把剑用力量的方式合并,当然你还请了一个帮手,你们可以试试合力将这岛屿劈开。”桃花道。

凌若夕只有点头,凝聚力量,这一刻天地变色,天上的云层变得十分不对劲,金光闪闪,然后,凌若夕一剑劈了下去,那气势恢宏,将岛屿从中间撕裂,这一击,完全是凌若夕和云井辰的全力一击。

凌若夕一开始以为没有什么效果,要不要再批出一剑的时候,整座岛屿开始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缝,然后开始崩塌,接着有一道银色的光芒从中飞出,升到天空,光芒之中是一个女子,银色的发丝飞舞,碧蓝色的眼睛。

这个时候天空之中的星月仿佛将她围绕,好像星月为她而生。

这就是半神的力量吗?

她飞到凌若夕的身边,然后一道光芒打入了凌若夕的身体。

“凌若夕,这是我对你的帮助,给你一颗星辰种子,若是它能够在你体内发芽,你便可以用星月之力量,说不定还能到达半神之境,不过它发布发芽,你能不能到半神之境就看你的造化了。”说完银色的光芒飞走。

凌若夕看着她然后问:“前辈,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个身体在哪里!”

接着有飘渺的声音响起:“那个身体,就在星月总岛上。”声音十分飘渺。

看来凌若夕要去星月的总岛屿了,但是她必须混进去。

这个时候,云启国的皇宫稍微有些震动,一束光出来,附上的幽带着芋头还有小天,他们三个人偎依在一块。

小一很快的在救治着他们。这时候却有一个意想不到之人也从秘境之中出现了,原来这个人是叶柳,而站在他身边的,却是圣雪。

叶柳受了重伤,圣雪扶着他。

凌若夕找不到星月总岛,想回去问问巫咸能不能占卜到那岛屿的位置,却看见了受重伤的众人,当然也包括叶柳。

“救救他,求求你们。”圣雪已经哭的很厉害了。

“叶浅。”叶柳醒来一直在叫着叶浅的名字。

可是他一睁开眼睛,看见的却是凌若夕。

“凌若夕?哈哈,凌若夕?”他忽然有些疯癫,凌若夕不知道为何他会这样,然后道:“把他看好。”

倒是她比较关心幽,幽的情况其实还好,只是她本来是类似傀儡,不过这时候她却失去了所有的味觉,并且身上连痛觉都没有。

小一说是她超过极限发挥了自己的力量所致。

“我把芋头姐姐救出来了,还有小天,我再也感觉不到疼痛了。”幽忽然哭着说,她知道她再也不是人类了,也吃不出那些东西的味道,她不需要吃东西了,因为她喝了血,喝了那里很多高手的血。

她的力量一下子提高了很多,那些高手全部都是被秒杀,她记得清清楚楚。

可是那个高手漏算了,她虽然能呼吸,是人类,但是她实际上还是半个傀儡,在她变成傀儡的时候,人类的那一半就死了,因此她拼死将他们救了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会治好你的。”小一道。

“小一哥哥,真的吗?你会治好幽吗?你说话算话。”幽对小一道。

“嗯。”小一点头。

“我要见若夕主人。”幽忽然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坐在了幽的旁边,然后抱着幽,这个孩子实在受了太多苦,幽觉得凌若夕抱着她的感觉应该是温暖的吧,但是她此刻什么都感觉不到。

“主人,你知道是谁将我们弄成这个样子的吗?”她道。

“谁?”凌若夕问。

“是剑神。”她重重地说了两个字。

凌若夕却一颤抖,心里猛然一跳。

“果然。”她梦里的时候,外婆就让她当心剑神,但是她就是没有听。

“这怎么可能?我的师傅。”云井辰似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一身的武艺都是剑神传授给他的。

“的确是剑神。”叶柳支撑着身子,圣雪扶着他,但是小一看着圣雪搀扶着叶柳的时候,心里感到很难受,他不知道为何难受。

“凌若夕,你知道我为什么做那些事情吗?就是为了阻止剑神,我早就发现了他的动机,我想告诉你的是当日劫走长孙灵儿的,根本不是什么魔王的家臣,是剑神,剑神其实已经练成魔剑,因此他才会不要自己的血煞将它送给云井辰,血煞是为了屠魔而生,心中已经入魔的他怎么会得到血煞的认同?还有就是他和魔族合作,哈哈哈,他把你们都骗了,当初在山上屠杀众人的时候,他把你们都骗了,魔族的家臣?那不过是他请来的,还有叶宗的事情你还记得吗?那根本就是他和叶宗的老祖宗联手,可惜最后他还是没有暴露,他这人隐藏的太多。你根本不知道。”叶柳道。

“不可能,师祖不是这样的人,那么剑宗呢?剑之初呢?也是因为他吗?”这时候换做剑鬼歇斯底里。

“你知道剑之初是如何入魔的吗?剑之初的剑法,一部分是剑辰亲自传授的,剑之初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好,他不是什么天才,而是因为他修习的剑法和你们不一样,所以进步的才比较快而已。那时候,他内心已经被剑辰种上魔种,为他办事,剑宗许多弟子都被外派,去调查一件事。当然他轰起叶宗的**也是为了一件事,那么多的秘境你以为那真的是找你的麻烦吗?凌若夕,其实不是的,他在找东西你没发现?”叶柳道。

“找东西?”凌若夕心里有一件很不好的预感,她到过的那么多秘境,看上去没有共同点,但是其实都有一个共同点。

她看了看身上的首饰,这些共同点就是里面有外婆留给她的东西。

“她在找首饰?”凌若夕问。

“凌若夕,你怎么那么笨,他找首饰有什么用?这首饰只能女子戴,她找的是这首饰的主人,换句话说是第二任九天玄女的身体。”叶柳这颗重磅炸弹丢下来,凌若夕只觉得炸的她的脑袋疼。

“我的娘亲,就是被他亲手杀死。”圣雪道。

这让小一显现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