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07章 严酷的古神战场

第807章 严酷的古神战场

所谓的最难熬的时候,便是这里白天是烈日,晚上是大雪,完全的昼夜交替。当然,这对修行者不算什么,问题是这里的烈日积雪,完全不按常理来,所有的东西都是用特别的力量凝聚的。

因此即便凌若夕是神期,这里的烈日依然让她感到炎热,这里的夜晚依然让她感到寒冷。她就在这冷热交替之中,穿多少衣服都不能抵御寒冷,只能运气身上的力量,然后发出金光抵御。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用,她开始解开身上的一重血脉,然后运起血脉之力,接着她身上才感觉暖和了,似乎感觉不到外面的寒冷。

难道这里的自然环境,只有血脉之力才有效吗?

后面她忽然记起来,这里虽然是古神战场,但是也是蓬莱,这里居住之人全部都是仙族,这里的人夏天穿的是丝绸,冬日里船的是棉袄,这里的寒冷自然也是仙期的力量不足以抵抗。

若是他们来的时候正好碰上下雪什么的,那他们一样也要穿棉袄。

凌若夕在古神战场呆了很久,才习惯这里严格的气温。此时的这里,在不远处有这铃铛的响声,十分整齐。好像有一群人从森林之中走过。

剑辰告诉过她,这里应该没人来,因为这里充其量只是一片废墟,除了凌若夕来这里修炼血脉之力,根本没人来。

凌若夕看着那群人,每个人都穿着白色的斗篷,这白色的斗篷边缘镶了金色的线条,感觉特别华贵。

倒是他们手里每个人都拿着一杆长杖,上面有许多铃铛,但是这声音,他们发的十分统一,完全没有混乱的意思。

凌若夕隐藏了气息躲在这林子里,他们就不嫌弃自己热吗?

这些人走的看上去很慢,但是却很快,经过凌若夕附近的时候,给凌若夕一种虚无缥缈的感觉,好像这些人从来不存在,又好像存在着。

凌若夕决定跟着这群人去看个究竟,这群日到底要去哪里?

于是她一人跟上了这群人,跟了七八天,终于这群人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这里却不是森林,却是一片空地。

忽然他们几个站成了一个圆形,在他们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阵法,接着出来一扇巨大的门。

“没想到,古神庙之门,真的在这里,仙女说的果然没错。”其中有一个人发出沙哑的声音,似乎是自言自语。

另外几个人根本没有理会他,而是一个人将门打开,留下一个人看守,另外的几个人进去。

凌若夕忽然有些好奇,因为她很想进去看看,她感觉在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那门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互换她。

不知道这些人的修为高不高。凌若夕想了想。然后她最终还是决定进去看看,必须将那个祭祀引开。

凌若夕,本想上前去,将那人打晕或者引走,其实她的办法是用力量幻化出一只凤凰,和那个留下来之人打斗。

不过此时却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穿了一身黑色的衣服,带着一块面巾,他和那祭祀过了几招,便剑那个祭祀杀了,然后走了进去。

凌若夕正愁着的时候,来了个这种人,可真是时候,于是凌若夕进入到了那个门之中,却发现自己在一座巨大的神庙废墟之中。

显然那些祭祀和那个黑衣人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凌若夕觉得自己也应该乔装打扮一下,于是她快速的也换了一套夜行衣。

换好后,却听到有水流的声音,接着她去看了看,竟然有一片巨大的湖泊,并且外面的古神战场是白天,这里却是晚上,难道来到另外一个地方了吗?

这时候,有一个人从湖水里面出来,这竟然是一个男人,什么都没有穿。他的皮肤还蛮白的,然后头发是金色的,眼睛是蓝色的。

凌若夕就这么呆愣的看着,因为眼前的男人实在太好看了,虽然她这个时候在心里忏悔了一百遍云井辰我对不起你,但是她还是看了。

这男人到岸上拿了衣服,当着凌若夕的面穿了起来,然后道:“你看够了吗?人类?”

凌若夕木讷地点点头,其实也并非说这男子比云井辰好看,就是她刚才好像着了迷,或者更确切地说应该是着了魔,犯了花痴一样,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这种感觉不对,她已经到了仙期的修为,应该不会受到什么蛊惑,后面她看见这男子的肩膀上面有一个小小的发光点,她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只小小的类似精灵的东西,竟然是这个男子缩小版的模样。

不过长着翅膀。

她脑袋里面的第一句话就是——这货不是人!

“人类,你是和那几个可恶的人类子啊一起的吗?”那个男人对她道。

凌若夕摇摇头。

“那就好,虽然我们精灵不太喜欢杀戮,不过那些家伙不怀好意,想要去偷东西,因此我必须给他们一个警告。”说罢这个男子便消失在凌若夕的面前。

凌若夕皱着眉头,为何在他面前她没有防备,还问什么答什么。

这时候有人拍了一下她的后背,凌若夕几乎本能地跳开,却发现是刚才那个进来的黑衣人。

那黑衣人拿掉了面巾,凌若夕一看,竟然是白公子?

“别说话,找个安全的地方。”说罢白公子拉着凌若夕走了。

“我现在没法和你解释这么多,你的出现确实是我的意料之外,你刚才看见的那个精灵可是邪恶的精灵,当年初代九天玄女,将那个精灵一族全部灭杀,是有原因的,他刚才并不是想不杀你,而是他发现他根本杀不了你。他现在要去找那几个祭祀的麻烦了。”白公子道。

杀不了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身上有九天玄女的血脉,他们这些精炼是不被神明祝福的存在,可不是和他们外表一样,因此他们才有了伪装,比如说他们周围那个发亮的小精灵,那才是他们的伪装,若是你将那个从他们身边带走,那么他们的真实样子你就会看到了,现在跟我来。”白公子对凌若夕道。

“对了,你要一直用血脉之力隐藏气息。”白公子道。

凌若夕点头,运气了血脉之力,隐藏自己的气息,凌若夕发现这里任何的玄力都容易被识破,只有血脉之力,才可用。

“古神战场,是压制了所有人的玄力,只有血脉之力才有效果,毕竟这里是上古的时候,据说是神明战斗队的地方,但是这是上古的事情,是不是这样就不太知道了。”白公子一边用秘音对凌若夕,一面走着道。

他们来到了一座神庙之中,然后凌若夕被白公子要求绕过去,他们绕到后神庙的后面,然后那些祭祀也在那里。

“我们分头找。”其中一个祭祀道,还是沙哑的声音。

“你们谁也不许动我们精灵族的东西!”这时候却来了许多长得十分美丽的男女。

这些祭祀目光有一分钟的呆滞,但是这一分钟,那些精灵却痛下杀手要将他们都杀了,但是碰到他们身上,却又被金色的光芒弹了回去。

“可恶,玄女的血脉!”那些精灵看着面前之人。

“哈哈,这是仙女大人给我们的加持,就是为了防止你们这种肮脏的生物,不过仙女大人说了,你们必须露出本来的面目,不然是不能被消灭的。”说罢其中一个祭祀一抓,那速度之快,将其中一个女人身边飞舞的精炼,活活抓过来捏死了。

“啊!”那女人尖叫一声,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出来,是一股黑色恶臭**。

原来,那精灵身体里面,就是这种恶心的东西,凌若夕在这里都能闻到那股腐臭气体。她都想吐了。

这时候那个祭祀,开始念了些什么,然后那些个东西开始自爆,众人都纷纷走开,那些黑色的**掉在地上全部都将地面烧出了一个个窟窿。

“可恶,你竟然将我们的身体毁了!”这些精灵再也安奈不住,纷纷冲了上去。

但是又无法伤害那些祭祀。

“这下有趣了。”白公子似乎在看热闹,凌若夕也只是冷眼看着,她不打算上去帮任何一边的忙。

不过她知道这样下去,趋势一定会一边倒的。

为何他们不敢碰那些祭祀呢?

“凌姑娘,其实那些祭祀的斗篷是好东西,上面被神女祝福了的,你要不要去拿几件穿穿?”说罢白公子忽然飞出去,然后将他们身上的那些斗篷一口气全部拿了下来,那些祭祀立刻慌乱。

“看来,是有人帮我们。”那个带头的精灵道,不过却不是刚刚洗澡之人。

一下子,那些祭祀和那些精灵打斗了起来,趁着这个时候,白公子对凌若夕秘音,让凌若夕跑到神庙的最里面,看着里面神台上的东西就拿走。

凌若夕跑到了最里面,却发现这里也全部都是残横断壁,但是凌若夕却一把抢走了神台上的东西。

又在触到神台上东西的一瞬间,她好像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她忽然对着地上的一节不起眼的枯树枝有兴趣,然后将它也顺手收了起来。

“你以为,你今日能够活着离开这里吗?虽然我感觉到你身上有神女的东西,不过充其量也就和那些人一样是衣服或者什么信物吧,我可不怕你!”

这时候那个男精灵飞出一道力量,力量里面却全部都是花瓣,凌若夕躲开,然后躲开。

她本能地感觉到那种力量很邪恶,仿佛只是用花瓣作为装饰。

“你倒是很灵活。”说罢对方继续打。

凌若夕却摆了摆手道:“我已经让了你三招,我看了你,现在当是还了你,若是你还是继续选择这样,我便选择杀了你。”凌若夕狠狠道。

“我还希望你做我的食物,我真想吃了你。”对方倒是摆出了自恋的姿势。

若说凌若夕第一次会上他的当,被他迷惑住,但是一想到这种精灵里面是那种恶心的东西,她顿时差点吐出来,然后手中一把凤凰剑,接着对着对面之人一刀,她这一刀不仅是劈开了那个人,更是将他的精灵一刀劈死了。

“太可恶了,你竟然弄坏了我的身体!”他的身体瞬间破裂,里面一个恶心的东西出现。

“我要吞噬你!”那人道。

凌若夕现在发现普通萼玄力对付不了眼前的怪物,必须用血脉之力。

“你用的血脉之力?我可是精灵的王族,你这样杀不了我,除非……”他非字还没说完,就被凌若夕一击,然后溃散。

接着被凌若夕击中的地方散发着金光,然后慢慢侵蚀着黑色的地带,接着那黑色的东西没有了,里面有一只透明的小精灵,对着凌若夕感激对凌若夕鞠躬然后道:“谢谢你,玄女大人,我终于可以出来了,我已经被那些邪恶的家伙关了很久。”这却是个女孩的精灵。

“你是谁?”凌若夕问。

“我才是真正的精灵,只有玄女的力量才可以净化我们,因为我们是被诅咒的,好了现在我要走了,我身上的诅咒不见了,再见了。”说罢她身体的变得越来越淡,最后消失不见。

凌若夕知道那个精灵已经死了,被困住的是她受折磨的灵魂,还有一道残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