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09章 被策划的命运

第809章 被策划的命运

“难道四大家族之人,就不会反抗吗?”凌若夕问道,难道他们甘愿被如此安排吗?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仙女的力量太过于强大了,是神期,绝对的神期。在大陆内已经无人可以超越了,夕儿我知道你看不惯,但是这也没有办法,她任何一招都能秒杀我们。”剑辰道。

凌若夕心里忽然明白过来,这就是力量,绝对的力量,所以所有的家族只有选择臣服,去参加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因此他们才会好好一战。

仙女的心思十分奇怪,人们都说这次仙女醒来,脾气异常古怪,但是凌若夕却知道,她把众人都看作蝼蚁,这场比试也不过是她娱乐的兴趣罢了。

白公子不是傻子,四大家族之人更不是傻子,他们谁也不愿意自己的命运玩弄在别人的鼓掌之中。

因此,凌若夕觉得他们应该在谋划一件更加大的事情,比如如何集体反抗这位仙女。显然他们是找到法子了。

“夕儿,你可知道,这些比试之中,每一场都是死局,也就是说,不管仙女安排什么样的比试,他们只有厮杀到死,从来没有平局可言。这是她定的规矩,因此她第一站定的是打擂,却是她做了一个巨大结界,然后所有人都可以站在周围,她在最上方,看着每个种族派出的五人参加比赛,他们必须有一定的实力。”

凌若夕得到了可以观看比赛的门票,第一场,人们却垂头丧气,但是有人却又想要自己的家族赢,还有许多来观看的普通群众。

当然还有四大家族的附属家族,总之是人山人海,首先是公孙家族对抗曾家,在结界之内,他们在打斗,不过凌若夕却看得一清二楚,这打斗都不激烈,仿佛在划水,根本不像是生死决斗。

“公孙家族,曾家,你们在糊弄我吗?”说罢两道光芒被打了出去,那两人当场死亡。

“公孙家族,曾家,第一轮第一场比赛失力。”这时候有一个祭祀道。

众人都惊讶,这两个家族放在现在简直像是打假球一样的感觉。

“这只是本宫给你们的一次警告,若是敢再犯,你们也就不用继续比下去了,本宫立刻可以宣布比试的结果。”声音在这其中回荡着。虽然清脆,只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子声音,但是却让全场寂静。

“果然,他们的方法还是不行。”白公子坐在那里带着凌若夕的孩子们在这里吃东西。

过了一会儿,便是那个西门家族和曾家的对抗,这场对抗让那个仙女十分满意,因为西门直接一击必杀,杀掉了曾家之人,然后没有说一句话,西门家族几乎是赢了。

白家显然不想敷衍了事,然后杀了曾家之人,当然还有西门和白家的厮杀,不过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被放在了第二日,算是一个半决赛。

凌若夕回到了白家,但是白家的那个人第二日却莫名的失踪了,这可让白家乱了起来。

“怎么办,白公子这场比赛,虽然不是你负责,但是你也不能见死不救啊,我的勇士都没了。”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焦急地看着白公子,这可是关乎着白家存亡的大事,偏偏昨日参赛之人,在今日不见了。

“那就让她来顶替吧。”白公子指了指凌若夕。

“她?她是外姓人。”这时候那人道,他实在是不放心将家族的命运指派到一个外姓人。

“没有关系,因为她是我那负责的几场要参加的人之一,没有规定外人不可以参加,只要是她愿意助战白家。”白公子笑笑。

“娘亲。”云欢欢和云乐乐担忧地看着凌若夕。

“凌若夕,是害怕可以说,我可以换人。”白公子笑着对凌若夕道。

凌若夕却摇摇头,她走了进去。可是今日却十分奇怪,仙女竟然没来。

对面是黑衣人,是浑身散发着杀气,比赛刚开始,那人就不见了。

凌若夕看过他对别的家族的比试,她可不想被对方一招就了结。等到对方显现到她身后的时候,她却反手一刀,刺伤了他。

这时候众人忽然欢呼起来,因为凌若夕那一招挡的十分漂亮。

接着那人看着自己受伤,倒是没有慌张,然后又消失,再次出来的时候,凌若夕又是一刀,凌若夕觉得这一刀一刀两人都快打了一个时辰。

此人也十分有耐力,这人若是作为杀手,便是一个很好的杀手,只可惜今日算是比试。

并且凌若夕过去也是杀手,她了解所有杀手的弱点,便是见不得光。

当然,这里是一直有光的,一只巨大的凤凰飞了出来,照的周围五彩斑斓。金色的光芒幻化成了一把剑。

“你是一个杀手,但是我想让你明白,任何的杀手,在绝对力量面前都是无法防御的!”此时凌若夕开启了一层血脉之力量,金色的光芒照的周围的人觉得很刺眼。

再接着光芒消失,那个此刻受到一层重击。这便是绝对力量!任何雕虫小技在这种绝对力量面前也自动会无视。

不过那人还没死,比赛就不算结束。

可是他已经极度虚弱,一招,凌若夕忽然闪身到他身后,她速度飞快,人们只能看见眼前晃了一道金光。

她下手干净利落,那人轰然倒地,结界消失。

这一场白家胜,胜的毫无悬念,大家都在谈论凌若夕,纷纷在想她是哪里的人,当大家打听到凌若夕是第三位面星月族之人的时候,大家才了然。

这当然是白公子编的谎话,不过凌若夕确实是星月族的一个名誉岛主。

“夕儿,在你没有强大的时候,却对不能让仙女知道你是哪里的人,明白吗?”剑辰又将他们一家子召集过来。

凌若夕知道剑辰似乎知道很多的事情,但是很多的事情没有告诉他,比如他这百年在做什么,游历过那些地方,知道哪里和凌若夕有关的秘密。

可是她也没有多问,知道现在的剑辰是为她好,因为她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他们,即便是要复活她的外婆。

他想害星月族灭,也不会害凌若夕。

“今日大家都累了,不若我们去吃些东西吧。”白公子对着凌若夕笑,这笑容让她感到浑身一震。

这里叫做天方一水阁,是一个很大的馆子,这馆子自然是白家的,第一场比试是白家准备场地。

许多家族的都来了,但是说白了还是那些祭祀在维持秩序。

这城里大多数的店铺都是白家人或者依附白家人的家族开的。

特别是这天方一水阁,便是白公子的妹妹,白云沁开的。

“上菜了。”这是一张巨大的长桌子,有些像是西方的餐桌,然后桌子上面摆着很多的菜,一个盘子空了,便会有人撤下去,然后补齐一道不一样的菜,因此宴会没有结束之前,这桌子上的菜永远都不会少。

小白和云欢欢还有云乐乐在埋头苦吃,凌若夕自然也是,这一点儿小白深深觉得是遗传了他老娘的吃相,深深觉得自己那光辉英俊的帝王形象就在用膳的时候毁了。

云井辰倒是一副妻奴的样子,一个劲儿地往凌若夕的碗里夹菜。

白公子看了一眼凌若夕,然后笑笑道:“其实今日餐桌上之人,我们都认得,以后你们便是我团队中的一员,你也知道,这是一场关于着家族存亡的比试,因此的团都是我亲自选中的人,我将会根据你们自身的长处,去决定你们应该参加哪个比赛,因此你们必须信任我。”白公子道。

凌若夕没想到,第一次见到白公子,他还是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现在转眼间,却变成了一个智者。

这便是战争改变的人生吗?

在这场无硝烟又被逼迫的战争,到底谁能够赢呢?

打架都士气高涨,当然这些人之中也不全部都是白家人,也有一些别的家族之人。

“下一场的比试地点有些不太好,在曾家。”这时候剑辰开始说话了。

众人都沉默,要知道曾家和白家打仗都打了好久了,公孙家族还好说,但是曾家之人却有些卑鄙。

在战场上面他们用尽陷进,这次去曾家的地方比试,他们应该会做手脚。

这里既是餐桌,又是开会的地方。

凌若夕还是一直在吃,但是有有些人皱来了眉头。

天方一水阁的所有包厢都设置的结界,因此这里是绝佳的谈话好地方。

后面大家商量了一会儿后,决定暂时让凌若夕不要参加下一场的比试,却改成了让凌小白上。

因为上一场因为凌若夕力挽狂澜,不到最后一刻,比赛名单是不会被提交上去,他们应该会盯上凌若夕。

结果他们过了几日去曾家的城,果然是凌若夕被盯上了,这个曾家,凌若夕简直觉得那是一家的小人,她这一路上不是被下毒,就是感觉要被人暗杀。

虽然场地是曾家定的,不过却比试还是仙女定的,但是这次仙女没来,代为主持的是一个祭祀。

“这次的比试很简单,就是骑着龙参加比赛。”祭祀一听,众人都惊了。

龙不是上古神兽吗?

“当然这里没有上古神龙,因此只要是龙都可以。”祭祀道。

既然说到龙这里就还有一种龙,那便是恐龙啊,那种个头巨大,有时候还会飞。

“曾城的西面有一个龙穴,你们都是龙,你们可以挑选一只自己喜欢的,然后我会在这空中设置禁制,你们不能用力量飞,只有靠着龙飞,你必须找到龙并且驯服它们,然后三日后在这座城池的上方比赛开始。”说罢祭祀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