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12章 巨大的蓬莱

第812章 巨大的蓬莱

龙华大陆第四位面被分割成了许多碎小地方,它们被称作秘境。然而有一座蓬莱仙岛,却是这些秘境之中最大的。

这里也当之无愧是龙华大陆的第四位面,而在这个秘境之中,却有一位仙女,一直沉睡在这,已经沉睡了数万年,在这数万年的时间当中,第四位面之中的四大家族,却在不断地爆发战争。某一天仙女醒了,让四大家族停止战争,并且把战争变成了要命的比试,并且在比试之中,排名最后的两个家族,将被仙女毁灭。四大家族人心惶惶,谁也不愿意就此毁灭,因此展开了一场争斗,一场生死存亡的争斗。

凌若夕觉得表面上好像是这样的,但是好像另有隐情,这些家族,虽然都在争斗,也是生死争斗,不过她觉得派的都是一些外围人士,难道一个家族那么大,连一个顶尖的高手都没有,却让如此之多的外围者去参加斗争,这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难道,他们在密谋着什么?这几个家族,真是让人匪夷所思。真正的高手去了哪里?

“第四场比试在西门家族的城池,不过我们从来没有去过,那里也不对任何人开放,据说是一个很诡异的地方,并且西门家族都是杀手,我们曾经也派人去过那里,不过所有的人都没有回来,此次是仙女的安排,那里才对我们开放。”白公子道。

凌若夕听了这些话的第二日,便启程去了那里,他们坐着马车,进了这城池。进去一看,这城池却和其它三个有很大的不同,窄窄的街道,满满的房屋,他们被安排在了一个大宅子里。另外的两个家族也被安排在这里。

“切勿在城里随意走动。”这是带路之人和他们说的话。

“多谢。”白公子还是礼貌地道了一句谢,不过那人却没吭声。

“啊!”一声惨叫声发生在院落的墙外,原来是一个白家的小厮没有太快进院子,而被杀,一刀毙命,死相凄惨,他连反抗都来不及。

“站住!”此时有人忍不住了,他对着那个送他们来的杀手道。

“还有事吗?”那个带路的人问。

“你们西门家族就是如此待客之道吗?为何在你们这里,我们的人被杀了,你竟然一点儿反映都没有!”这人也是义愤填膺。

凌若夕却在这里感觉到的全部都是杀气,除了杀气还是杀气。这个城,又叫杀手之城,里面全部都是杀手。

“我已经说了,必须留在这个院子里,这里有足够的水和粮食,刚才那个人出于什么原因想出去我不知道,但是他只要一出去就是死。”那人冷冷道。

“岂有此理,你们西门家族竟然无法保证我们的安全,真是可恶!今日我便要你的命!”这个白家人转眼和那个带路的杀手打了起来。

凌若夕看着两人交手数百回合,竟然实力不分高低。

这让白公子皱着眉头。凌若夕是见过这个白家人的,他是负责另外几场比试之人,在白家,实力也不算弱,叫做白羽尘。

但是这次几百回合,却连对方的边都摸不到,这个西门家族,到底有多么的强悍,连一个引路人都有此等实力。

并且,这个西门家族的引路人,还在处处避让,没有出手。

“怎么样?难道你怕了吗?不敢出手?”白羽尘道。

“还请这位客人不要闹,我们西门家族有规矩,凡是出手,必将取人性命。”他一面打一面说。

因此他才不出手的吗?

可是外面的杀手杀的那么欢快。

这时候一只白色的美丽的鸟飞了进来,落到了白公子面前,这鸟化作了一张白纸,白公子看了看,然后看见上面的字立刻道:“停手,白羽尘!”

见白羽尘,还未停手,他立刻上前制止,将两人分开。

“为何不让我和他打?”白羽尘问。

“看这个。”他将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了白羽尘看,见他脸色立刻变色,不过后面又脸上堆满笑容对那个西门家族之人道:“刚才多有得罪,实在不知道这是仙女定的规矩。”

凌若夕现在知道,西门家族之人基本都是面瘫,只是看了白羽尘一眼,然后便转身离开,也未显得不高兴,也未显得高兴,只是身上带着淡淡的杀气,不过这杀气显然被隐藏起来,就和凌若夕一样,她将自己的杀气隐藏起来,只是让人感觉杀气的似有若无,这是一名高级杀手才具备的素质。

“你们看。”白公子将东西递给了剑辰,剑辰看了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这仙女竟然如此过分,这城中,放了三面旗子,四个家族拿到旗子方可没事,不然仙女决定先灭掉一个家族。没有拿到旗子的家族,将被仙女毁灭。不过只要走出每个家族的院子,外面即使被杀,也不可以寻仇,因为这里有许多杀手,不仅是西门家族的,还是仙岛上的许多杀手,也不仅是仙岛上的,还有许多从其它位面来这里居住的杀手。”剑辰将那上面的东西说出来。

凌若夕恍然大悟,难怪白羽尘,不打算对他动手,因为每个家族的宅院之中,算是最安全的地方,不可以在这里里面杀人,否则算输。

接着白公子和白羽尘互相对望了一眼,然后心照不宣,什么都没说。

幽从外面回来,在房间里面看着凌若夕和云井辰道:“主人,这外面有个杀手情报屋,只要能付得起加钱,可以给出各种情报,相信这旗子的情报也在这情报屋中。”

凌若夕则点了点头,i只有三面旗子啊,那么意味着总有一个家族要淘汰,不过她的目标并非这旗子,而是西门家族的至宝,一套暗器。

据说西门家族有一套暗器,是很早流传下来的,这暗器的历史比龙华大陆的历史还要久远,并且威力巨大,但是这暗器,不能杀魔,也不能杀人,只能杀有九天玄女血脉之人。换句话说,这暗器是用来杀仙女的。

当然也可以杀了凌若夕。

不过这暗器,毕竟是暗器,即便有人拿着这暗器去杀人,那也是还没见到仙女的照面,就被一招弄死的节奏。

因此有归有,用不用又是另外一回事,再说也没人吃饱穿了撑着去杀仙女。

但是凌若夕却很想拿到这暗器,当然其它三个家族也保管着这样一个东西,白家的是一把能够杀死拥有神女血脉之人的武器,而公孙家族的是迷药,曾家则是毒药。

但是他们却不会去用,因为这些东西只对拥有神女血脉之人有用,就是对仙岛之人有用,但是仙岛之人,用普通的武器也可以杀死,只有进入了神期,听剑辰说会有一个叫做实力台阶的东西。

叫做众神之下皆为凡人,凡人想要弑神,这是何等的不可能,即便是一个半神巅峰的高手,想要杀了仙女,也不可能,他的力量对仙女几乎没用。

因为进入神期,就已经又是一个层次,低于神期层次之人,都无法用任何力量伤害到神期之人,除非对手也是神期。

不过这四个东西却不同,只要能够靠近仙女,便能够一举杀了她。

当初凌若夕听到也很吃惊,后面她才知道,这比试为何这些家族没有派出高手,虽然是生死相搏,并且搏命之人似乎也很厉害,原来是,他们三大家族,公孙家族、曾家、白家都在联合起来,准备杀了这个仙女。

因为这个仙女的存在,对所有家族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即便是有两个家族幸存下来,但是这个仙女保不准日后还会对这两个家族做什么。因此他们想出了一个计划,将两个家族的精英高手,都集中在一起,然后训练,再然后用特殊的方式,比如那个树的果子,让所有的家族高手都强行提高力量,他们三个家族,竟然想要联手打造出一个神期之人,然后让那个人杀了仙女。

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凌若夕和云井辰听到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因此凌若夕这次,并不是去打听旗子的下落,而是她要进入西门家族的总部,去拿到西门家族的至宝。

一套金针!

凌若夕并未急着打听金针的下落,她是穿上了黑衣,来到了情报屋,打听的却是旗子的下落,因为这样直接花钱买这个,恐怕西门家族之人也是不会告诉他们的。

她穿上了夜行衣,周围都是似有若无的杀气,街道看上去是如此安静。但是却比任何时候都危险。

她打听到了旗子的下落,是三面,这三面旗子,两面好拿,一面很难拿,因为有一面在一个有着众多杀手保护的地方,据说那里住了一个人。

那个人是西门家族的少主,凌若夕不知道这位少主是谁,但是她决定和剑辰去那里。

原因很简单,他们要说服西门家族也加入到他们反抗魔女的行列,一是他们想找一个在西门家族里面说话有分量的人说,还有一个是若是西门家族不同意,他们便将西门家族的少主绑走。

当然,这次,幽和小天都被云井辰拍到了凌若夕的身边保护着她。

这个地方实在太清幽,竟然不是在西门家族内,这里是一个十分雅致的地方,一个小庭院,这个西门家族的少主竟然在这个地方,并且这里没有杀气?

剑辰大模大样的走进了屋子,因为这西门家族的少主是杀手,杀手的感知当然不会低。

但是屋子里,却有一张桌子,桌子上,却摆放了五个茶杯,显然,此人是连幽和小天的份也算进去了。

接着从内堂之中走出一个人,这个人是个男人,姿貌中上,但是这张脸,凌若夕却是知道的。

“小一……”幽难得开口说了几个字。

“好久不见,师姐。”小一看着凌若夕,微笑着道,但是凌若夕却知道,面前的人既是小一,又不是小一,因为他的变化实在太大了,并且他的修为竟然是仙期,身上还收敛着一股杀气。

她映像中的小一,是一个从不杀人,并且心地善良的大夫,但是现在他身上则是杀气。

“师姐,我知道你们很好奇,为什么我在这里,放心茶水里没有毒,不若我们坐下来慢慢聊吧。”小一笑了一下,坐了下来。

众人也跟着坐下来。

“其实,那日走投无路,我以为自己要死了,却被西门家族之人找到,原来我的娘,是西门家族的人,而鬼医则原本是西门家族的一个大夫,也是我的爹,他们原本是这蓬莱之人,后面,因为某一次的战争,三大家族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联手攻打我们,我们西门家族之人四处逃窜,我爹带着我跳入了位面裂缝之中,而在跳之前,我娘则死在了他面前。因此,但是后面不知为何,我的血脉被封印了,直到西门家族之人找到了我。”小一道。

不对,凌若夕皱着眉头,小一变成这个样子一定不是他所描述的身世,为何他的血脉会被鬼医封印,为何鬼医会自毁修为,按理来说,仙期之人,足以在第一位面纵横天下,但是鬼医当时也只是地玄期的修为。

那就说明,鬼医自毁了修为,然后重新修炼,是什么让他那么害怕?

自然是这蓬莱之人!

“他们应该有派人来找过你吧。”凌若夕道。

小一道:“没错,一切如你所想,来灭杀我的人是白家,当然还有其它的三大家族,但是在那场战役之中,我娘亲并没有死,她还活着,成为了现在西门家的族长。”小一笑着道。

“我娘很想见见你。师姐。她知道你是为何而来,不过我现在和我娘想得一样,那就是报仇,其它三个家族不灭,我西门家族将永远的报仇!”小一说这句话的时候,身上涌上了一股杀气,不过后面又被压制下去了。

这杀气很浓郁,至少斩杀千人!凌若夕的感觉不会有错,这么浓郁的杀气,小一这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是那个懦弱的小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