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16章 假冒的玄女

第816章 假冒的玄女

这初代玄女,阿方也有讲过,是天之骄子,从出生开始,便与众不同,有仙期的修为,闯荡天下,不仅如此,还一统了八方,自己住的地方却是一座岛屿,这里有神光庇佑。成为了那个时候如同神一般的存在,接受人们的朝拜。

并且精炼族还有神族都愿意追随着玄女。只是后面不知为何,玄女在快要迎击魔族的时候,忽然性情大变,将过去所有和她剿灭魔族之人全部杀了。

也就是那八族,她一日之间剿灭。

凌若夕当然不是为了来调查这件事的,而是为了去假装参加一下剿灭魔族的战斗,然后让神女分一丝自己的血脉给自己。

好像当时参加的人,身体里都会有那么一点点她的血脉,凌若夕只要再得到一点儿这种血脉,就可以使得自己体内的玄女血脉活化。

若是凌若夕没猜错,面前的这些人没有怀疑她,是因为她和九天玄女长得很相似,还有一点就是她体内有玄女的血脉。

虽然很弱,但是这神祝的血脉,应该很难被拆穿。

“玄女,您带来的那个男子又不吃饭了。”这时候从门外跑来一个丫头,脸上都是焦急的表情。

“冬梅,你怎么如此慌张。”站在凌若夕身边两个丫头中其中的一个道。

“是啊,玄女姐姐都没有着急,你着急什么?”另外一个丫头道。

凌若夕见这个丫头如此着急,而真正的玄女她又不知道去了哪里,并且一大早就不在了,她很想脱身,万一正主要是回来了发现了她,那她可真脱不了身了。

“玄女,姐姐,求您帮我劝劝他。”这时候冬梅快要哭了出来。

凌若夕眯着眼睛,这个冬梅,好像有点眼熟,她点点头,跟着冬梅走了很久,然后被带到岛屿的另外一边,岛屿的这边是春天,另外一边却下雪,一株株梅花开的很妖艳,但是却有些荒凉,一个男子穿着红色的衣裳,一头黑色的发丝,在风雪中飞舞。

他见有人来,并未转过头,而是将鼻子凑近了梅花,然后放到梅花身边,闻了闻。

“你将我带来于此,又囚禁于此,这可不是玄女应该做的事情。”男人的声音听的凌若夕几乎心跳加快。

这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她几乎要哭了出来,她不知道她有多么的想念他。

她也真的哭了,想到自己的爱人在仙女手中生死未卜,她就哭了。想到他的黑色发丝她就哭了,他白了头,都是为了她。

她是多么希望,他可以不那么沧桑,不那么执着。

但是她又希望不要那样,面前的这个人,他不用转过脸来,她就知道他是谁,是他了,错不了。

男子却发现背后没了声音,觉得很奇怪,这个女人如此强势,每次他这么说,她都会转身,如此不可一世的女子,却因为他的美貌将他带来了这里,把他囚禁在这里,已经几个月了,她并不打算放他走,却是每日早上都会来看他。

但是他,偏偏不喜欢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女子太可怕,太霸道,他爱的一定是他喜欢上的女子!

但是他这样说话,后面却没有声音?

他不免回头,看见了在哭的凌若夕,他何曾看见她哭过?凌若夕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男子面前哭,也许是他长得太像是她认识的人了吧。

太像云井辰了。

除了头发的颜色,连喜欢穿红衣的习惯都一模一样。

他竟然有些心疼,然后拿出了丝帕帮她擦眼泪,凌若夕任由他擦着。但是他们身后却有一双眼睛,那是冬梅,为什么?她已经照顾了这位公子几个月了,但是他却从来没有正眼看过自己一眼。

玄女大人每天都来看一眼他,她开始以为他不会将玄女大人放在心里,现在他却帮她擦眼泪,擦的如此温情。

凌若夕立刻往后退了一步,他毕竟不是云井辰,她怎么有些忘乎所以了。然后将眼泪收了起来对冬梅道:“你不是说他快死了吗?怎么还没死?”然后准备扭头离去。

“他只是好几日没有用膳。会饿死的。”冬梅小心地道。

凌若夕走了,没有回头,但是那男子却拿着丝帕,看见了凌若夕的背影,她好像有些不同了,玄女?不对,面前的这个女子,绝对不是高高在上的九天玄女。

后面凌若夕才知道,九天玄女在这一个月之内都不会回来,他们来她房间那日只是打扫,没想到她提前回来了。

这让凌若夕松了一口气,这么说就是等一个月,然后等到人魔大战的时候,去混个血脉,假装参战,她懂了,完全明白。

当一个月米虫。

不过还是对那个和云井辰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有些在意,并且冬梅说他好几天没吃饭了,不如端点儿东西去。

“这里有没有人会做酒酿丸子?”凌若夕问。

“玄女想吃?我马上叫厨房之人做。”过不了多久一碗酒酿丸子被端了上来。

凌若夕端了到了那小屋,看见那男子坐在那里看雪景,但是很虚弱。

凌若夕还好懂得一点儿医术,替他把脉,发现他真的是饿了好几日。幸好这酒酿丸子的汤是甜的。

凌若夕坐下来,喂了一口给他吃,然后他又吃了几口。

一个丸子递到他嘴边。

“好了,就莫要装死。”凌若夕一字一句地道。

“我不喜欢吃甜的。”那男子道。

凌若夕把碗立刻放下,然后道:“爱吃不吃,不吃拉倒!”她也是够笨的,竟然把他当作了云井辰,云井辰也不喜欢吃甜的,唯独这酒酿丸子他很爱吃,她是知道的。

“等等,把碗端走。”他道。

凌若夕回头,看了一眼碗里,这丸子竟然被他吃干净了。

凌若夕忽然觉得自己一点儿也不霸气,她把碗拿走了,这不是她啊!她还是那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吗?但是面对这个人,她怎么都冷酷不起来,也许是因为她和云井辰长得很像。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阿方也和云井辰长得很像,她却完全没有这个感觉。

“你不是玄女吧。”面前之人说了一句。

凌若夕马上拿出一把匕首抵住了对方的喉咙,然后道:“你怎么看出我不是玄女的。”她的声音很冷,她知道她要救云井辰,在这里被拆穿了,一切都完了,她可不信九天玄女身边的那几个丫头会是什么没有力量之人。

“哈哈哈,你果然不是玄女,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必装的如此,女人,你帮我逃离这里如何?”他眯着眼睛看着凌若夕。

和刚才的气氛完全不一样,凌若夕也冷着脸道:“这样做,我有什么好处呢?”

“我出去之后金银财宝随你挑选。”他看着她道。

见凌若夕不说话,他便道:“你果然不是为了财宝而来。你有什么条件提出来。”

“我知道一个月之后有一场大战,我要你想办法,让我参加。”凌若夕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哈哈,没问题,我们云族也是要去协助九天玄女的。很不巧,我是云族的少族长。”他对凌若夕道。

“你叫什么名字?”凌若夕问。

“我叫云辰。”他道。

“凌若夕。”不等他问,她便说了。

“好,凌若夕,你帮我逃出这里,我带你回云族,参加大战,我知道你指的是讨伐魔族的大战。”云辰道。

凌若夕点头。

但是躲在他们附近却有一个婢女,他们说萼话,她全部都听到了,她是冬梅。她默默地走开,什么都没有说。

这几日,凌若夕倒是天天来陪着云辰,可是不知道为何,她怎么看都会从他身上看到云井辰的影子,是不是都是因为他们名字相似,又或者都是云族的族长。

原来万年前也有云族,不过那时候龙华大陆是没有位面的,是统一的。

“机会来了,这岛屿上的结界是九天玄女做的,要出去只有两个方法,一就是得到九天玄女本人的允许带出去,还有一个便是破坏这岛屿的结界,但是这岛屿的结界,是和九天玄女的灵魂连接的,因此一破坏我们便要立刻飞走。我已经找到这结界的阵眼了。”他道。

凌若夕点点头,但是她看着这岛屿的结界,是不是在这里九天玄女都无法用力量呢?看着夕阳,她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她跑到岛屿边上,海滩,然后跳进了海水之中,接着她飞了起来,看见了整个岛屿。

云辰也呆了,她能够出去?

凌若夕拉着云辰一块跳下去,然后拉着他飞起来,他们就这样离开了岛屿。

桃花从礁石后面出来,然后看着他们二人。

默默地道了一句:“再见,云公子。”

云辰和凌若夕在飞,云辰忽然对凌若夕道:“想不到你的修为还挺高的嘛,竟然是神期,我们各族神期的都可以当族长了。”

凌若夕只是笑笑。

“也罢,也罢,这岛屿太大,离内陆太远,我去带你见见我的好朋友,在那里暂时落脚一段时间,这么大个海域还不知道往那里走。”说罢他便带她来。

云辰也有好朋友?

这时候他们落到了一座岛上。

“告诉你,这个岛上有我的好友。”云辰来到一间屋子敲了敲门,但是屋子里却传来了**的声音。

这让凌若夕有点想这个好朋友,好真是博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