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21章 无法挽回的结果

第821章 无法挽回的结果

凌若夕回来,但是云井辰却没有回来,一家人陷入了沉重的气氛之中。许久不见的圣雪和叶柳也终于出现在了白家。

小一则是呆呆的看着圣雪,那个美丽的女子,此时竟然不看他,她的眼里完全是叶柳。这让小一有些难受。

幽别过头去,看向小一。然后攥紧了拳头。

有一天,幽问过小一,是不是他喜欢圣雪,如果他愿意,她可以帮他把圣雪夺回来,但是小一却是摇头,因为他不可以这么做,不可以让圣雪伤心,圣雪喜欢的现在应该是叶柳了吧?小一如此想着,心情在起伏不定的摇晃着,尽管他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能够在这里生存下来,但是他毕竟还是小一,那个心思善良的小一。

这一夜注定难眠,凌若夕担心云井辰,这是她第一次觉得对手于她来说没有把握,因为她知道冬梅是一个活了上万年岁月,并且有着极其深心计之人,论智慧她完全不输给自己,论心计她比自己更胜一筹。

从她一开始来蓬莱,恐怕就是在冬梅的算计之中,她为了得到她的血脉各种设计她,这才是敌人真正的可怕之处。

凌若夕抬着头,但是她骨子里明白,更可怕的地方,在于这个女人,一直爱着云辰。她比九天玄女更爱云辰,现在她应该把云井辰当作了云辰。虽然他是他的转世,但是凌若夕爱的人,一直是云井辰,虽然她承认,在见到云辰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是动心的,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因为她是先爱云井辰的。

凌若夕现在都是担心,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担心。

“凌若夕,你不是很强吗?”她看着天上的月亮自言自语。

白公子一身白衣飞上了房顶。

“凌若夕,你的确很强,你现在的力量,已经到达了和仙女几乎相同的修为,你知道,有的时候,力量越大,责任则越大。你是对自己没有信心吗?”白公子也看着天空的月亮。

凌若夕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月亮,是啊,她为何会没有信心?

“那你过去的勇气去了哪里,我第一次见到的凌若夕,是在桃花林之中迷路的你,你知道那时候我在你眼里看见的是强者的影子,我想,那时候你不管多么的弱小,终有一日会变成强者,即便是我当时知道我师弟的计划,我也知道,只要有你在,他就一定会失败。而现在面对的是仙女,你却有些犹豫不决,最重要的目的,还是在云井辰身上。凌若夕,你若是不相信自己足够强大能够保护他人,你就不应该去那个时代。其实,我虽然没有见到过最初的九天玄女,但是你却只是到了那个时代,那个她霸道的时代,你却不知道她为何会受到神光的祝福。”白公子道。

“传闻九天玄女开始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少女,后面走上了强者之路,再后面被神明选中,传说被选中之人,神明会在梦境之中问他一个问题,会根据答案决定他血脉之中的神力大小,虽然不知道她回答的是什么,但是她一夜之间成为了龙华大陆的第一人,她虽强势,却从不向任何人低头,可是这次却向魔族低头,所以大家才会群起而攻之,因为她背叛了大家的信仰。而你也将要肩负这种责任,凌若夕,你的命运,在一开始便决定早已不是你自己的了。”说罢白公子跳下屋顶。

只有凌若夕站在屋 顶上,她伸出自己的手,然后忽然握紧拳头,然后看着白公子远去的背影道:“白公子,你错了,那是你的命运,不是我的命运。”

接着她好像抓住了什么,狠狠将拳头握的更紧了。

幽也在这个晚上做了一个决定,她决定去杀了叶柳,于是冲进了叶柳的房间,则发现他房间之中有一个女子。

这个女子不是圣雪,但是却是一个眼睛看不见的女子,甚至连耳朵也听不见。

可是她还是感觉到有人进来了。

“是谁?”女子的声音很好听。

幽没有说话,她想小一想要的无非就是要叶柳死,或许挟持这个女人,叶柳便会轻易去死,这个女子似乎对叶柳很重要,她看见过的。

她刚想走近,却被一股力量打过来,幽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然后别过头去。

“不许你碰她!”叶柳死死地将这个女子护在身后。

“那你死。”幽冷冷地道,然后和叶柳打了起来,每招都是要叶柳的命。他们从屋子里面打到了屋子外面。

这时候屋子里面却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等到叶柳进去的时候,屋子里的人已经全身是血,或者说是七窍流血,她几乎死了,叶柳马上将她抱起,然后想要救治,这个时候,那个女子却忽然浑身开始融化,变成了一滩血水。

突如其来的变化不仅让叶柳也让幽措手不及。

“不是我。”圣雪想极力争辩一下,真的不是她,她根本没打算对这个无辜女子下手。

“我知道,你知道来杀我的,杀她的不是你,我大意了。”叶柳身上全部都是杀气,这时候圣雪走了进来,不过她已经不是过去的圣雪了,她眼里都是冷冷的杀意。

“你为何要这么做?”叶柳盯着圣雪。

“为何?要这么做?你说的真是简单,你不知道我是喜欢你的,但是你却抱着你的叶浅不放,她可不是你妹妹,她是你覃梅竹马的爱人,后面因为特殊的原因死了,你用了叶宗的禁术将她复活,不过复活过来只是一个小女孩,还是一个体弱多病的小女孩,后面小一为她救治,她不体弱多病了,可是你却贪心不足,和魔族做了交易,魔族说会有办法给重新铸造她,但是你却发现那个办法是让她变成魔族,你不答应,开始了各种实验,要给她做一个新的身体,她的身体做好了,可是有致命的缺陷,眼睛和耳朵都听不见,你才来到蓬莱,求仙女,只要仙女给她自己的一丝血脉,她的感官便可以听见,因为她听不见的原因是因为经过两次制作已经很逆天了,违反天理,失去眼睛和听觉其实很正常,但是你还是将她做了出来。但是我喜欢你啊,她存在我就喜欢不了你。”圣雪忽然笑了。

幽知道这里也许根本就不是她呆的地方,她确实是来错了。

她转身想走,逃离这里,叶柳和圣雪当然对她没有兴趣。便看着她跑了。

幽走后,叶柳也笑了道:“你别开玩笑了,你喜欢我?你喜欢的是小一,但是剑辰杀了你娘,你没法原谅他,魔族控制了你娘,你恨魔族,所以你开始发现,你对凌若夕的仰慕慢慢变成了恨。因为她最爱的人毁了你最爱之人,她周围全部都是谎言,所以你才跟着我过来不是吗?叶浅你杀了我可以再做过,只要我有办法召唤她的灵魂,叶浅是不死的!”叶柳忽然道。

“叶浅是不死,但是你死不死,就不一定了。”说罢两人开始打了起来,一个巨大的结界笼罩在周围。

这一站,竟是叶柳败了,他只剩下一口气。

“你的修为,为何如此之高?”叶柳抬头看着圣雪。

“是啊,我的修为为何如此之高呢?高得连仙女都没发现的我存在,因为这是魔王大人给我的啊,我是魔王的骑士。”圣雪这个时候忽然笑了,她身上竟然没有一丝黑气,但是她手中的散发着魔气的双剑,一剑刺入了叶柳的心脏。

“永别了,叶柳,我虽然曾经感谢过你,不过你也是给我带来不幸的人之一。”圣雪的脸上果断而又决绝。

小一捂着幽的嘴巴,他们已经在结界里,然后静悄悄地看着圣雪。

后面结界消失,他们离开了。

“幽,今天你看到的事情,对谁都别说,包括师姐。”小一皱着眉头。

幽点点头,她消失在了小一的面前。

小一知道圣雪已经不是过去的圣雪,也许她早就被魔族操控了。

魔种之所以难以祛除,并不是因为它本身的可怕,而是它会将人们心底的弱点和负面情绪引诱出来加以操控。

这是小一多年来研制延缓入魔的药物得出的结论,他的药物都是降低人的感情,若是人没有感情也就不那么容易入魔了。

圣雪从小没有母亲,对她母亲的执念太深,现在她的母亲又被剑辰杀了,她自然要报仇,并且他们说的更大的秘密。

小一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他不打算告诉凌若夕,因为凌若夕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这一日,发生的事情太多,白公子集结了队伍,队伍浩浩荡荡的前往远古战场,这个时候,西门家族大批杀手组成的军队,也集结起来,还有圣地的那些白衣祭祀,一黑一白汇聚在一起。

两方人马见面便开始打了起来,白衣祭祀为杀手疗伤,用了特殊的密术,而公孙家族也为白家疗伤,这两只军队竟然是不分伯仲。

但是后面仙女开始飞了起来,接着她周围全部是金色的光芒,然后圣光照耀,几乎被照到的白家和长孙家的人,都被限制了行动,接着金色的光芒打下来穿透他们的心脏。

就犹如在万年前,真正的九天玄女用的那一招。凌若夕冲了上去,她必须去阻止冬梅,巨大的凤凰放出来,一个光幕的结界,阻隔了光芒。

此时的凌若夕已经开了六成的血脉之力,周围的军队都感觉到了圣光的照耀,变得异常亢奋。

对方也不示弱,两方的人依旧是打的十分惨烈。

接着是凌若夕和冬梅的较量,金色的梅花在空中飞舞,梅花想缠绕着凤凰,但是凤凰却灵巧地躲开。下面的军队,小白指挥着,巫咸不断地用巫宗密术为军队进行着治疗,企鹅变回了麒麟的样子。

还有黑狼、小凤凰。

就连云欢欢也都会去慰受伤的人们,虽然他们没有治疗的密术,但是云欢欢和云乐乐两个小孩子却会端着一篮子水果,递给受伤的人们。

在这道结界的上面天空之中却闪耀着耀眼的金色,两股金色的力量互相碰撞着。这两个人显然力量早就部分伯仲。

凌若夕此刻一点儿也不敢大意,对方的力量若是满算,是和她一样的。

因此她需要集中精神,对抗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