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24章 虚假的光明

第824章 虚假的光明

凌若夕看着完全改变的龙华大陆第一位面,南诏国呢?北宁呢?两个国家似乎在短短的三年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龙华大陆第一位面已经彻底的变成了和第二位面一样的地方。

这里是一个不容许犯一点点罪的国度,凌若夕来的的地方,竟然是她当初在的那个小镇,时间过的很快,一晃十年过去。

小镇上还是十分热闹,只是人们做事都很小心,生怕犯错,这是一个不容许犯罪的位面,所有人都信奉光明神,都信奉九天玄女,这里的唯一神。

凌若夕一行人走在街上太过于显眼,他们在茶馆里喝茶,这时候一个人走过来,战战兢兢,这是一个老人。

“你是凌若夕吗?”他问凌若夕。

这个老人心里憔悴了许多,凌若夕一眼认出,他便是当年的那个茶馆老板,凌小白不知在这里骗吃骗喝了多少次。

小白也一眼认出了他,或者说是他一眼认出了他们。这人已经有几根白发,因为凌若夕几乎没有变化,因为修习玄力的缘故,并且达到她这种造诣,若是活个几百年,也不是问题。毕竟是伪神,若是她不隐藏自己的修为,恐怕她走在这条街上,她本身有意无意释放出的威压,就足以将这条街之人杀死。

这就是伪神期的可怕,白公子告诉她,伪神期到神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其实伪神期实力之人,神期也会有,只是他们之间的区别在于神明的认同。人想要有强大的力量,并且这种力量甚至能够逆天,便要得到神明的认同。

如果没法得到神明的认同,那么便是不被承认的存在。

所以冬梅才经过万年,都只是伪神期,而现在的魔族,若是万年前也许可以被现在的凌若夕打败,但是万年后的今日,却已经是不可以了,魔族已经有崛起的迹象,并且只要在哪里随意弄出一些动静,便是要大批的高手去镇压。

可是这些凌若夕并不关心,她关心的是云井辰,那个她一生挚爱的男子,那个穿着红衣妖艳的男子。

小白穿着白色的衣裳,然后看着老伯,道:“你知道我是谁吗?”他笑得十分皎洁,这些人早算作他的同乡,小时候他十分调皮,总是喜欢蹭他们的吃的,这里的人没有排斥他们,却接纳了他们这对母子,给他们送吃的。

“你是?”那人看了半天,都没有认出小白来。

“我是凌若夕。”凌若夕笑了,她现在看这些人异常亲切。

“那你是?小白?”他认出了小白。又看了看巫咸,好一对金童玉女,老板瞬间高兴起来,让他们去楼上的包厢,非要他请客,请他们吃东西。

“这里不是不用付钱吗?”凌若夕皱着眉头问道。既然这样,为何还要包厢。”凌若夕又道。

“是的,这里不用付钱,但是要付出别的东西,付出的东西叫做光明其实就是这个,一种水晶。你看我们这里的人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块,睡觉越纯净,就代表光明越多,你但是你要干什么都必须支付这些东西。若是水晶变得浑浊,那你可要当心了,听说这种人会失踪。”老板小声地道。

“那这水晶之中的东西总有一日会用完。”小白道。

“不是,我们每隔七日  看:书网.男生 便会去每个城池的管辖地带,过去是官府,填满这个水晶。这个水晶如果是你平日吃饭还是做什么安分过日子还是够的,但是有些人却贪图享受,便会支付过多,我还好,是开茶馆的能够养活得起家人,日子还算好。”老板道。

“因此我们要去拿这个水晶?”凌若夕道。

“是的。”老板点头。

接着他们一行人离开了茶馆,来到当地的府衙,这里有当差之人,也是原来府衙的人,只是府衙门口一块巨大的水晶,然后他们见到凌若夕都感到十分震惊,因为她一点儿也没变老,还带着孩子回来了。

每个人发了一块水晶,凌若夕的水晶里面发出的是金色的光芒,大家都惊呆了。

可是云乐乐的水晶里面却是浑浊的,云乐乐想把水晶收起来,但是云欢欢却夺走了云乐乐的水晶,然后将自己的水晶给他。

当云欢欢触碰到水晶的时候,云乐乐那块水晶瞬间变成了透明的,十分清澈。

“告诉我,我怎么样才能见到那所谓的神使。”凌若夕道,她看着手中的水晶,这水晶她注入了玄力,这里面的确很清澈,但是是个人的灵魂姿态,换句话说,这是个人内心的善恶,他们交出去的,应该是内心的善面,但是剩下的会是丑恶的东西,当人的水晶变得不清澈了,就容易犯错,然后会被抓,但是那些被抓的人回去哪里,凌若夕就不知道了。

有一个男人被抓住,他刚才偷了东西。

走进了府衙后院,所有的囚犯都要送往过去南诏的国都,有一部分会被送往北宁的国都。凌若夕干脆在城中回到了茶馆,然后让老板高他们吃白食,开始老板也很为难,但是在凌若夕再三请求下他还是做了。

凌若夕一行人就这么被关押进了牢房,和其它的犯人一并要押去过去北宁的国都。

马车在路上前行,凌若夕越来越发现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走了半个月,终于到达北宁的国都,这里的人个个都穿着黑色的斗篷,他们没有被关进大牢,却是传说要接受圣光的洗礼。

当凌若夕看见一个高高在上的祭祀的时候,凌若夕简直就觉得嘲讽,这个祭祀竟然是一个魔族,瞬间她的威压放了出来,手中的链子变得粉碎,连同起来的还有凌小白,凌若夕冲上去,一把按住了那个祭祀的头,那个祭祀想挣扎一下都不可能。

“说,这一切到底怎么回事。”她目光冰冷地望着他,此时凌若夕本来披着粗布麻衣帽子的头露出来,这脸竟然和大厅中央的雕像长得一模一样。

一时间大家都以为是玄女显灵,许多人开始跪拜。

“哈哈哈!主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凌若夕,想不到你来到了第一位面!”那人却似乎发了疯,凌若夕的威胁似乎根本对她构不成威胁。

“啪——”地一声,他的头顺便爆裂,血浆飞溅。

接着凌若夕看着下面之人道:“谁能告诉我,最高的祭祀在哪里?”凌若夕知道北宁这个祭祀只是一个摆设,他只是一个代言人而已。

“哈哈哈,凌若夕,你终于来了,或者说九天玄女!我魔族现在已经统治了龙华大陆第一位面,你拿什么和我们争,魔王即将觉醒!”一个穿着黑色斗篷之人出现。

凌若夕一下子就察觉,他竟然有相当于半神期的实力。

那个人顾不得下面那些信徒的眼神,然后他手一挥,黑色的种子注入到那些人的身体,接着开始发芽,那些人好像被控制,然后开始变成训练有素的魔族士兵,正朝着小白他们靠拢,一声龙吟,一个结界将他们保护起来。

“你是不是想知道北宁的国都为何变成这个样子,北宁的皇帝呢?哈哈哈,他们早就变成了魔族,凌若夕,你来这里简直是自投罗网。”凌若夕看了周围一眼,她知道这些人已经没救了,这一开始就是一个圈套,魔族要的就是他们的善良,纯净,全部都没有,这样的人入魔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于是她手一挥,那些人瞬间变成了一堆黑色的粉末,消失不见,整个大厅变得空旷极了。

“凌若夕,想不到你这么厉害,我就来会会你。我是魔王的骑士。“他开始冲了过来,魔王的每个骑士都有半神期的实力,骑士应该是魔王极为重视的武将,凌若夕和他打斗起来,但是半神期那里是她的对手,没有几招对方就支持不住了。

“说,你们把我的夫君,云井辰关到哪里去了!”凌若夕问他。

“哈哈,他已经死了,被魔王杀死了,因为你三番五次破坏了魔王的好事,所以他杀死你了你的夫君。”说罢他冲上来,还是想反手杀了凌若夕。

却被凌若夕金色的刀结果了下来。

“小白,企鹅,去南诏。”她手一挥接着毁掉了这个国都,然后所有堕入魔道之人,全部在这一刻灰飞烟灭。

她在这一刻才知道,玄女的血脉是一种多么恐怖的力量,为何冬梅会将别人视作蝼蚁,因为真的是挥手之间,便会毁灭一个世界。

南诏却是有一个穿着白色衣裳的男人等着凌若夕,他长得十分俊美,甚至看不出他是魔族。

“我是魔王的十二骑士之一,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和你打架的,我想告诉你老十二实在是太心急了,你的夫君云井辰并没有死,但是他的下落,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会告诉你。”他笑着坐在龙椅上面。

“如何你才能告诉我他的下落?”凌若夕冷冷地道。

“我这个人啊,最喜欢闯关了,我这里有一道关卡,你若是能够闯过去,我便让你见你夫君一面,也许你会知道一些他的线索。”他笑着对凌若夕道。

“若是不能呢?”凌若夕问。

“我打不过你,而且天底下没有人能够为难你,所以我用这个方式,让你去那个世界,是魔族的世界,我想让你知道魔王是个什么人,我们魔族不是那么的可怕。也许这个关卡会改变你对魔族的看法,不过最终的选择就要你来看了。”他道。

凌若夕看了一眼凌小白,然后一挥手一道结界布置在他们周围。

她来到一片花园,蔓藤后面便是她要去的地方,云井辰就在那里面,她必须在那里当上王,才能够换见云井辰一面的机会。

或者说一个线索,她进去后,魔王的骑士看着她的背影,然后笑着好像对谁道:“是你说的,考验一下她,不过若是她不是和我们一路的,你可要杀了她。”然后她再度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