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32章 面具下的脸

第832章 面具下的脸

虽然有结界,但是九天玄女的眼睛却扫了一旁的云辰。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她却反问了凌若夕这么一句话。

她的手慢慢的摸到了凌若夕的面具,但是却没有勇气摘下来。凌若夕站在那边没有说话。

然后她道:“我看过一个少年,小时候就见过,但是他现在已经不记得我了,我出生的时候,便受到了神光的祝福,我的力量是与众不同的,我从来肩负着使命。”她看着凌若夕,一字一句。

“但是这样活着真的很累,占卜,我比任何巫宗都会占卜,治愈,我比任何精灵族都会治愈,观星,我比任何星月族都会观星,傀儡,我比任何叶宗之人都更会制作傀儡。但是我却不快乐。”她看着她。

凌若夕知道了,占卜,她比任何人都会占卜,也许她早就知道,她是谁了。

只是她还是没有勇气摘下面具,去面对那张脸,那张和她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因为她就是她自己。

“我没法占卜出自己的命运,不管技术多么高超的占卜,都无法占卜出自己的命运,但是我却占卜出了,你。”她对着凌若夕道。好像显得有些激动。

“你是我的转世。”她道出了凌若夕的由来。

凌若夕没有否认,也没有点头,这件事她早就知道。

“我想体验一下不一样的人生,这里的云辰不属于你,但是也不属于我,我有自己的使命,我会带领大家剿灭魔族,我不可以占卜有关自己的东西,但是我可以占卜到星月族的命运,他们会打败魔族,得到我的一丝血脉,这是结果。”她道。

是的,他们会打败魔族,得到你的一丝血脉,但是那个时候,你已经死了。凌若夕在心里对她说,可是她始终说不出口。

因为这是命中注定的,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种感觉。

“因此我不让你走。”说罢凌若夕的一小团火焰出来,落入了九天玄女的手中:“这火焰不属于你,你已经有了你那个时空的火焰,答应我,帮我一个忙,这个忙对你来说只是一个小忙,却是我的一个乞求,对于你,一个乞求我一点儿也觉得难为情,因为你是我。又不是我。”她顿了一下说了最后几个字。

凌若夕点头,知道她要的是什么。

结界再度解开,九天玄女依然高高在上。

而凌若夕依旧戴着面具。

“我想这里没有我要找的东西,我们继续动身吧。”这时候凌若夕开口对云辰道:“你说过,会陪着我要找我找到的东西。”

“嗯。”云辰点头。

他们离开了巫宗,要去寻找别的东西。

“玄女大人,咱们应该商议一下如何对抗即将出现的魔族。”有人叫住了九天玄女。

九天玄女点点头,然后转身,和巫宗人开始商量如何对抗魔族,接着她回去了,天空之中全是金色的光芒。

她身边不需要有一个人,她飞了一会儿,然后停下来,缓缓看着天空:“一个月的约定啊!”她慢慢地说出来。

一只巨大的金色凤凰被召唤出来。“那么这一个月我该去哪里呢?”“玄女”忽然笑了,是冷笑。

不知不觉,她已经飞到了海岛上面她知道她的脸,会在万年前产山轰动,但是她不可能再戴面具,只有戴着面纱。

那她就代 替她做一回九天玄女吧。

很多族都出现了魔气,她必须去清除,她知道这个世界,只有九天玄女有这种力量。当她再次来到星月族的时候,这个巨大的海岛,上面住着的是神逸。

那个少年那时候应该也是十八岁,但却是星月族少主,九天玄女想到这里住一段时间的消息,让他觉得很高兴。

他总是停在她身边,在讲着海上的事情,将他们和海兽族是如何友好,讲鲛人族的歌喉是多么的美好。

他带她来见了自己从小一块长大的鲛人族少女,但是却看不清凌若夕面纱下面的脸是哭还是笑。

只是她安静地听着,她在做神女应该做的事情。

“我想在这里呆一个月,我非常喜欢星月族。”凌若夕道,她喜欢这个地方,因为她曾经呆过这个海岛,这里曾经有芋头给她做菜,她擦过海岛上面的每一块礁石,它们只要擦干净了,会在月光的映照下发出彩色的光芒,她曾经去过海兽族,他们会变成人的样子,大的时候十分笨重可爱。

可是那是万年后。

这时候,海岛上面的警报响起,这片海水下面,的海兽族来求助星月族,原来这海兽族许多海兽被魔族污染了,然后开始不停地攻打自己的同类,甚至还来攻打星月族。

海兽族比星月族的历史悠久的多,一大片海兽,它们眼睛红色,飞来攻打星月族。

大家都吓坏了,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于是所有人都眼巴巴地看着九天玄女。

但是这位玄女好像并不打算帮忙,她教给了这些星月族对抗海兽的方式,然后将这些抓住的海兽她治疗,消除了他们身上的魔气。

海兽族对玄女表示感谢,接着其中一只海兽幻化成一个样子耿直的少年。

“嘿嘿,我们海兽族也受到了魔气的污染,真的是不好意思,我是海兽族的少族长。”他灿烂的笑容,看着就让人十分精神。

“作为回礼,我带你们去控制浮岛。那里可是海兽族的圣地,里面的灵气很大,有助于修行。”他这话不是对玄女说的,而是对神逸说的。

一部分星月族去了那里,接着他们在上面玩耍了一段时间,凌若夕也在那里,她总是安静地坐在那里。

神逸端着一篮子果子过去,然后将果子掰成两半,给了一半给凌若夕。

凌若夕接过果子,这是这个漂浮的岛屿上面特有的果子,这里是海兽族的圣地。

“你总是很忧郁,我觉得,也许做玄女并不快乐。”神逸看着天空的月亮道。

“我们星月族能够吸收星辰之力,长老说,玄女拥有整个龙华大陆最好的血脉。也能够吸收星辰之力。”他看着凌若夕。

凌若夕看着天空的星月,身上立刻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然后她将光芒慢慢地集中在手中,幻化出了一只小鸟。

神逸明显感受到了那只小鸟所蕴含的力量会有多高。

接着小鸟从她手中飞向天空,然后在天空之中爆炸,变成了一个璀璨的烟花。

“你知道力量的形态吗?”凌若夕缓缓开口。

神逸摇摇头,尽管神逸在星月族是天才,但是他却从未考虑过这些。他只是循着星月古法,然后修炼。

“真正的力量,是没有形态的,但是你却可以引导它,让他变成你想要的形态,不论大小,就像是那只鸟一样。而刚才的力量,便是我利用那一刻的星辰之力,凝聚的,你也许认为无法吸收那么多力量,那是因为你将自己看作自然之外的人,但若,你就和这满天繁星一般,是天地万物之中的一渺呢?”玄女没有看神逸,似乎是自言自语,她只是看着天空的星河。

神逸看着玄女,她说的话,他不大领悟,但却给了他一种启发,他道:“谢谢。”便离开了玄女身边。

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比自己的修为高太多,他们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了,他和云辰不一样,他很理智,不会义无反顾地追求喜欢的东西。

云辰是一个很执着之人,若是他喜欢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办法将它摘下来,也许明明知道那根本是办不到的事情。

若是他决心守护一个人,便会用生命去守护,即便是毁灭天地。这是他没有发现的,但是神逸和云辰从小长大,他是知道的。

可是神逸并不是云辰,他知道适可而止,他知道他还有他的族人,他知道他的父亲从小对他的教诲。

因此,他把对高高在上玄女的爱意埋藏在心里,因为他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凌若夕看着天空的星辰,想到了云井辰,她从未有一次是如此的想念云井辰,一个月的时间似乎过的很慢,她每天都被自己的思念所覆盖。

难道她会是这样一个怨女吗?她自认为不是,也许是前些日子有云辰的陪伴,起码他长得像是云井辰,或者是他的前世。

而这个晚上在天空的另一边,云辰却发现凌若夕忽然对他很好,虽然她还是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但是这个人竟然要向他下厨。

“你不是说你有丈夫吗?”云辰问。

“那是为了让你死心,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会离开这里,我不是这里之人。”玄女撒了谎,因为她根本就不是凌若夕,她是九天玄女,高高在上。

可是此时的她,只有冒充凌若夕。

“那就让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了,你不要走,不就行了吗?”云辰道。

“嗯。”对方点头。

不过当云辰看见玄女做的那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瞬间他想到,果然他还是应该学做饭。这一个月,云辰的厨艺见长,因为他已经认定面前的女子不会做饭了。

凌若夕在海边吃着烤鱼,鲛人少女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吃的鱼,然后自己苦闷地啃着海藻,心里想,自己怎么不是人类。

吃饱了后,鲛人族的少女开始展开她美丽的歌喉,巨大的尾巴甩的凌若夕和神逸一脸的水花。

甚至打湿了凌容夕的的纱巾,一下子,大家可以看到凌若夕的真面目。

大家赶忙跪下,因为玄女是不可亵渎的。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九天玄女,是因为玄女戴着面巾,此时,大家却看到了她的样子。

凌若夕将面纱取下来,然后道:“也是湿了。这一个月,你们就当我不是玄女就好了,不过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凌若夕笑了。

她真的很好看,鲛人族少女已经觉得她们鲛人族的女子最美了,但是玄女的美貌比过了任何一位鲛人族女子。

但是她却没有嫉妒,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玄女应该有着完美的容貌,绝对的力量,因为她是神明的宠儿,从小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