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36章 无法沟通的世界

第836章 无法沟通的世界

这里人说的语言并非是和龙华大陆另外一边一样。不过好在神逸听得到这种语言,但是凌若夕一句都听不懂。

任何修为,包括金光,她在这里都使用不出来,那片神的土地,她更加是登录不上。不过好在这里的人除了长得和龙华大陆正面不一样,生活习惯倒是一样的。按时的一日三餐,只是女皇在这里是神,早上一般这里的人很早就会起床,然后登上最高的山坡,朝着天空之中的那个隐约的地方祈祷,接着才开始回去用早饭。

没有玄力,就没法飞行,好在凌若夕会的不仅仅是玄力,她有着极其优秀的暗杀和格斗术,这让她在这里找了一份像样的工作。

而神逸却找到了另外一份工作。

夜晚的时候,有一条街道灯火通明,这里的每家店都是酒肆,来这里的人是为了喝花酒,当然,也不过是找几个陪酒之人,好好喝上一杯。

而陪酒人便有男人也有女人,因为这里的人耳朵都是尖的,因此有些像是精灵族,不过头发的颜色却是彩色的。

“我们又见面了,小逸逸。”一个女子走过来,她一头红色的长发,配合婀娜的身材说不清的性感,而就是这样一个女子,每天到了傍晚就会来到酒肆,然后为了见神逸一面,而神逸找的工作,竟然是在这里陪酒。

神逸只好勉强笑了笑,他不会太过于精湛的格斗术,神族人都是这样,若是没了玄力,便什么也不是。

凌若夕一身黑色的衣裳,男装,神逸短短一个月便成为了这里的头牌,然后凌若夕成为了他的贴身护卫。

她总是穿着黑色的衣服站在门外,看着这个星月族的少族长,然后微笑着,这个红发的女子叫做莎琳娜。是龙华大陆背面一个相当有权势人的三女儿。

但是关键是在于她的父亲,是龙华大陆背面的输送管理人员,那个他们在天空之中隐约看见的地方,其实分为很多层,他们来的地方不过连第一层都不是,层次越往上,人们的日子就过的越好,而顶端便是女王的居所。

因此想去上面的世界看,必须要用某种手段上去,凌若夕知道这里没有玄力,因此他们便打上了这个莎琳娜的主意。

当然,这是神逸想出来的办法,于是这个堂堂星月族的族长,就瞬间变成了别人的小白脸,准备忽悠着这个莎琳娜带着他去上面的世界看一看。

凌若夕看着天空,两个月亮互相交替,这里的人好像还不知道他们是龙华大陆背面的世界。但是当凌若夕问道为何魔族不来占领龙华大陆背面的世界的时候。

神逸却到,所谓的背面,并非是一个主导的世界,这里物资缺乏,不仅如此,只要正面的世界一旦崩溃,而背面的世界也会立刻崩溃,这就好比一张纸,你将正面戳破,而背面也会跟着受到影响。

但这又不是一个完全的比喻,因为就算背面的世界完全覆灭,只要正面的世界没有事,他们又会复原。

那要问魔族为何不占领背面的世界,是因为即便是魔族占领了背面的世界,龙华大陆的神明也会将魔族看作是异端,只要正面世界没问题,这个背面的世界便会在某一个时刻重置,然后消除魔族。

这就说明,这个背面的世界,也就是这里只要是有人当了女皇,这里整个世界便会被重置,依然是女皇管辖。

因此也有人说过,这个龙华大陆背面的世界不是真实的世界,只是神明做出来的龙华大陆的一道影子。

反正不管怎么说,凌若夕来这里的目的便是为了得到神明的祝福,这才是关键所在。

在神逸的不懈努 力下,他们终于成功说服莎琳娜要去上面那一层。

去到上面那一层必须要一个传送法阵,这个传送阵很大,这里还放着许多新鲜的蔬菜水果。还有许多绸缎,这都是送到上面那层去的东西,而上面那层的东西便是要再向上输送。

凌若夕站在法阵之中,被传送了过去。

神逸来到莎琳娜的房中,凌若夕一把将莎琳娜打晕。他们要做的事情已经完成了,成功来到了这里的第一层。

这里比下面可不知道好了多少,下面那里虽然土地广阔,但是因为每次要向上面交许多东西,导致人们生活的并不好。

不过这里却是有小镇,还有怡人的风景,还有大片的金色麦田,可是这里要上去可不能用在下面的手法了。

第一层的人是被禁止通向第二层的,只能输送物资。后面几层也是这样,当然除非你是做过特殊贡献之人。

比如,你的舞蹈跳的十分精湛,不过凌若夕却完全不感冒,这根本不是她的强项。

“当时我本来想用别的方式上去一层,但是云辰却说不用,因为去到上面的一层必须得到认可才行,这里的人总是认为越往上越位高。”神逸道。

“如何能上去?”凌若夕看了看云层之中的大柱子,现在的她没有玄力,自然是上不去的,可是她觉得这样太慢了,并且来到这个世界的应该不止是他们,还有许多人想要被神明祝福。

“总之,我们先住下来吧。”神逸摇摇头。

这个时候,这个小镇忽然被一群人包围,原来是强盗,凌若夕真的想不通,为何这一层会有强盗,他们应该比下一层过的好多了,下一层的强盗都不多。

“不用多说了,将这个镇上的人都杀光,还有把所有的物资全部都搬走。”凌若夕听到了这样的声音,大家都觉得十分惶恐。

整个镇上之人都人心惶惶。

而那个强盗的老大,却戴着面具,看不清面具下面的表情。

就在他们要动手的时候,凌若夕忽然冲了上去,她本就是做杀手的,知道什么时机用什么最合适。

这时候那个强盗的面具被凌若夕给砍破了,面具碎了一地,是一个长相极为帅气的男子。不过凌若夕只是面无表情的又一匕首,直接一把刺进了他的胸膛。

本以为对方必死,但是他却一把抓住了凌若夕的手道:“好身手,不过嘛。”说罢他一下子钳制住了凌若夕道:“将他们都杀光,你就随我回去好了。”说罢凌若夕被帮着,然后被拖到了地上。

然后她就这样被拖着那些人的马匹在飞奔,这里顿时血流成河。

她看了一眼神逸,神逸脸色意味不明地看着凌若夕。

原来这一层有强盗,而且为首的是一个凶残的男子。

凌若夕自己也没想到,被这么拖了一路,竟然没死,她反而被丢进了笼子里。身上全部都是伤口,但是对于习惯了疼痛的她来说,这并没什么。

不过她的伤口却比别人愈合的快,几乎是第二天,身上的皮外伤就完全愈合。这让凌若夕沉思了一会儿,这愈合速度,应该是她体内血脉的原因,还有就是玄力。

可是这里又偏偏使不出玄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里不是会让你玄力消失,而是有某种无形的力量,让你不能用玄力吗?她开始闭着眼睛,所谓的力量是自然之力,玄力也是这样的,还有密术。可是她每次想要用力量的时候,就似乎有什么阻隔,让她切断了这里和自然的联系。

还有刚才那个男子抓住她的手,她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了,但是被他非常轻松的拖了下来,他是不是会玄力?

刚才是她的错觉吗?

她拼命地回想着,一个人被刺中心脏还不死,那么只有两个可能,第一就是他的心脏根本不在左边,但是凌若夕身为一个杀手,不会弄错的,她有一项能力,便是可以听到目标的心跳,只要仔细听,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在她这种不带玄力的攻击下,他瞬间修复了自己伤口。

若是这样,那便需要玄力了。

难道这个男人知道这里突破这种枷锁,他用了玄力。

牢房被打开了,这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在看见了凌若夕的时候,他将自己的面具拿掉,然后道:“你果然是好身手,竟然能以区区普通的招数伤到我。”

凌若夕看到对方换了一身衣裳。

凌若夕面色冰冷,身上散发着杀气,也没有回答他的话,更加没有看着他。

“做我的手下如何?”对方显然是看上了她这一点,向她丢出了橄榄枝。

“我从不做别人的手下。”凌若夕简单地说了几个字。

对方也是极其骄傲的,然后打开笼子,将凌若夕一把拖出来甩在地上,这人有玄力,不然是不能将她这样拽出来的。

凌若夕打定主意,可是为何,他可以用玄力,是某种秘诀吗?

而且触碰他的一瞬间,她竟然感觉自己也可以用玄力,又是错觉吗?

“那你就去死吧。”对方手中多出了一把匕首,既然不能为他所用,那么他就没有必要留着眼前的人了。

就在他要了结凌若夕的时候,他的手腕却被凌若夕一把抓住,一道金色的光芒将男子束缚住,他只觉得浑身疼痛。但是凌若夕还是握着他的手腕,甚至男子手中的匕首瞬间化成了粉末。

果然这个男人有问题,只要触碰到他,自己就可以用玄力。

“你是修行者!”男子睁大眼睛看着凌若夕。

“说,为何这里只有你能用玄力。”凌若夕还是抓住了男子的手。

“无可奉告。”对方见自己被钳制住,并且凌若夕的力量被他高太多,但是他还是不说话。

这个时候,凌若夕忽然发现他的脖子上面有一根红色的绳子,她将绳子拉出来,发现了一块紫色的玉佩,这个玉佩,好像是一个保护层一样,能够把一种无形的枷锁去除。

凌若夕一把夺走了他的玉佩,然后放在自己身上。

松开他的手道:“我想,我现在应该恢复力量了,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死,要么做我小弟。”她邪恶的对着那个男子笑了一下。

可是对方却用起了玄力,然后准备对付凌若夕,凌若夕没想到玉佩拿掉了他还能用玄力,随即一挥手,然后将他打在了墙角。

“我想让你知道的是,即便是你的玄力全部恢复,也不可能战胜我。”凌若夕看着那个男子:“因为我比你强。”她把玩着手中的玉佩。

接着她手一滑,那男子的衣服竟然脱在了地上,并且被撕碎,又一块玉佩掉了下来,同样是紫色的。

很好,她就知道他身上有另外一块玉佩。

梁枫此时只觉得自己羞愧难当,竟然被一个男人拖了衣服,当然他一直傻乎乎的认为凌若夕是个男人,因为她总是一身黑色的衣裳,还穿着男装,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杀气。

“你在外面看够了没有?”凌若夕忽然道。

“看够了,看够了,没想到你来这里还真的发现了紫玉的秘密。”神逸走了进来。

“不过你可真够重口味的,竟然把人家的衣服都撕了。”神逸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梁枫。

梁枫只觉得脸色一黑。

的确,他也发现了,凌若夕重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