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娘亲带球跑

第845章 梦魇

第845章 梦魇

凌若夕做了一个梦,梦中的她周围都是海水流动的声音,然后她整个人开始下沉,后面越发的冰冷。

她不知道她在做这个梦的时候,一瞬间她睡着的房间里面全部都凝结满冰霜,然后是寒气肆无忌惮地席卷而来。

这个时候有人将门推开,寒气转眼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凌若夕也忽然醒来。

“娘亲,别睡了,你都睡了好久了。“云欢欢把门推开,小不点儿屁颠屁颠地跑进来,对着凌若夕蹭了蹭。

凌若夕睁开眼睛,发现了云欢欢:“欢欢,怎么没有和哥哥在一块玩?”

“娘亲,你给我的功课我们都做完了,巫咸姐姐的脸还没好,小一叔叔和幽去远游采集药草去了。”云欢欢欢乐地说着。

“乐乐呢?”凌若夕问。

“乐乐,那个笨蛋,哼!根本就不跟人家玩,在那边扎马步。”云欢欢撅着嘴,似乎不满意,明明他们长得差不多,可是云乐乐却是一块死木头,就知道练习练习,什么时候能够陪着她玩一下也好嘛。

“让雪依姐姐带你去吃点心吧,娘亲有点儿事情。”凌若夕道。

“好吧。”说罢云欢欢走出了屋子,她可不会打扰凌若夕。

凌若夕等到云欢欢走出后,才发现这个屋内有些冰冷,然后看见了角落上未融化的寒冰。自己这是怎么了?

一连几日,都在做这种恶梦。

这个时候,剑辰却和戴着面纱的巫咸走了进来,然后好像很急,看着凌若夕。

“你刚才有没有做什么梦,或者最近几日会不会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剑辰开始担忧凌若夕。

“怎么了?”凌若夕看着剑辰,他的脸上有着丝丝担忧,这种担忧是她从未见过的。

“刚才皇宫后山所有的花都冻死了,池塘的鱼也一下子翻了白肚。”他愣了一下才道。

“我只是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一个寒冷的地方。”凌若夕道。

凌若夕见剑辰和巫咸忽然沉默,而且是一种可怕的沉默。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件事一定是关于自己的,而且是一件也许很严重的事情。

“让巫咸和你说吧。”剑辰道,他将门关好,然后在房子周围设置了结界,这话竟然不能让人听到。

凌若夕又加上了一层结界,这下确保没人会进来了。

“干娘,今日我本是要和小白出去游玩,但是因为感觉到了我的力量正在减退,所以我才知道你出事了,你可知道我们巫宗,在没有受到玄女的血脉影响之时,本就是龙华大陆上面唯一一个可以占卜的种族,圣巫更是有这种力量,圣巫生下便要辅佐这片大陆的统治者,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但是我刚才心头一跳有十分不好的预感,我看着小白没事,也许,是您有事。”巫咸道。

“直接说吧。”凌若夕道。

“您知道神期意味着什么吗?传说远古看书’^>?网武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