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16章 终见冰火冥花

第十六章 终见冰火冥花

是夜,月寒如水。那亘古便高悬在苍穹之中的星辰散发着神秘而久远的气息,沧桑而静谧。

穿梭在林间的晚风轻轻拂动着冰魂的鬓发,仿佛摇篮曲一般慢慢地将他送入了梦乡。

妖姬也早就在冰魂的魔宠空间中睡了过去,这些天不断的战斗和产卵让这个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的孩子也十分的疲惫。

而工蜂和兵蜂们则依旧忙碌在林间,已经具有一定智慧的它们已经能够在没有妖姬指挥的情况下独立执行一些简单的工作。而且,它们得到的指令也的确相当的简单:工蜂继续寻找气味与黄昏前搜寻到的一百多种植物的花气味不同的植物,兵蜂负责保护工作。

即使冰魂一直在熟睡,也不断地有妖蜂小队飞回他的身边将采集到的稀有花朵放置在他的面前。这倒是冰魂新发现的功能,拳头大小的兵蜂自然有足够的力气将一朵质量很小的花朵采集回来,这本来十分的正常,倒是以前冰魂小觑了它们。

不时有冰火魔影狼的嚎叫在森林里响起,不过即使如此,冰魂仍然死死地睡着,因为他早已在树上撒好了掩饰气味的水晶研粉,而且周围还有近百只不知疲倦的兵蜂在尽职尽责地巡逻着,一旦有危险他一定可以在第一时间得知。

随着拍打着冰蓝色梦幻般的翅膀的妖蜂们的辛勤劳作,树上各色的花朵就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垒成了小山,浓郁的芳香弥漫开来,让周围巡逻的兵蜂们也不禁沉醉了。

本来正熟睡的冰魂闻到如此馥郁的芬芳也逐渐醒转了过来。

“这么多了?”正睡眼惺忪的冰魂刚一睁开眼便看到了堆积在自己周围的大量花朵,而他自己则置身于花的海洋中。

仿佛感觉到冰魂的情绪变化,和他拥有最直接的精神联系的仆兽也苏醒了过来,并直接从魔宠空间中飞舞了出来。本来只有平等契约才能让魔宠自由地进出主人的魔宠空间,不过因为冰魂默认了妖姬的这一行为,所以它也拥有了这一特权。

嗅到周围的花香,妖姬很是兴奋,快乐地在花山上飞舞着。

“也许喜爱花真的是她的本性啊!”冰魂凝视着快乐舞动着的妖姬,脸上浮现出久违的纯真笑容。

“我发誓,即使拼上性命,一定永远地守护你这种纯真!”他忽然攥紧了拳头,在心里默默道,从那一刻起,在冰魂心里妖姬就不再是一个魔宠伙伴而是一个亲人,就像一个喜欢撒娇的小妹妹。

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想起了他慈祥的母亲,那个总是一夜一夜不知疲倦地为他摇着蒲扇驱赶蚊虫和酷暑的温柔女人。他忽然明白了,为什么在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后,母亲那张疲惫的脸上为什么还总会挂着那么满足的笑靥。

昔日如烟,往事如梦。就那么让自己的思绪慢慢沉浸到过去的日子里,那些他还是个喜欢在母亲怀里撒娇的孩子的日子里,那单纯得幼稚的快乐是那么的让人留恋。

泪水不知道何时已经淌满了他的面庞。

再回首,依旧满面泪痕。

那张温柔而美丽的笑容啊,昔日的少年,当你远离那个因无怨无悔的奉献而苍老的人的时候,是否会时时想起她一直默默的牵挂。

“母亲——”他哽咽着拭去脸上的泪痕,转而向还在飞舞的妖姬望去:“如今我又有人陪着了,你在那个世界还好吧。”

久久,他才从那种深沉的哀伤中挣脱出来。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啊!”他凝视着明亮的米纳斯伊西儿,希望之星,深深地祝福道。

然后,他俯下身开始在那些花朵中寻找冰火冥花的踪迹。

“浓厚的火元素,哦,肯定不是冰火冥花,不过也一定是珍贵的药草。”

“有着冰火的气息?只是没有死亡的味道,也不是。”

“这么浓的死亡气息,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元素气息存在啊。”

冰魂迅速地甄选着,达到三阶后他的元素感知更加敏锐了。作为一种高级而稀少的药草,冰火冥花的信息人们通常知之甚少,但是根据从炼金术士协会流传出来的消息,它是一种诞生自暗夜的怪异植物,一旦遭到光的照射便会瞬间化作死亡气息消散在世间,而且只有在死亡生物的尸骨上才能长到成熟体,再加上只有冰火山脉独有的冰火元素环境才能生长,所以可谓极其的难以采集。据说一株成熟的冰火冥花拥有能够消弭侵体的死亡气息的作用,因此给生气渐尽死气愈浓的垂暮之人作药引通常会有极好的作用!

妖姬开心地在花朵上翩然地跳着蜂族独有的舞蹈,下方的冰魂则是很急切地寻找着。

“这个,这个——”突然,一只摇摇摆摆地垂死妖蜂从林间费力地飞了回来,它的嘴上赫然叼着一片暗黑的奇形花瓣!

赶紧把这只受伤颇重的妖蜂安置在花**,让妖姬召唤几只工蜂回来为它疗治伤势,而他自己则双眼放光地呆呆望着那片花瓣!

“浓郁的死亡气息,而在花瓣的上面却有着火元素的活跃波动,背面则是水元素的柔和波动,这难道是——”

“冰火冥花!”冰魂心情激动地捧着这片珍贵的花瓣,心里满是巨大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