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25章 决心,仇恨的守望者!

第二十五章 决心,仇恨的守望者!

皇家魔武学院魔乐团在台阶的顶端奏起了人类历史上最为雄伟的崛起史诗所改编的乐歌——《坟冢,守望者之歌》,哀婉悲壮的乐声动荡在天地之间,这群正处在未来与现实的迷惘之中的少年被其蕴藉的浓烈情感所感染,全身似乎充斥着无尽的力量!

攀登,无穷阶梯的尽头,便是睿智之门!

那里是新的,一切一切的开端!

“归来的伊利斯汀,建屋在青青的坟冢,守望,守望永远沉睡的萨哈切尔。”

“长夜寥寥,她的泪水唤不醒英俊的萨哈切尔,长庚星在哭泣。”

“春天来的时候,不见了伊利斯汀,皑皑白雪掩埋她纯洁的身体。”

“哦,守望的人儿,莫驻足,坟冢里的白骨在凝视,活得幸福,请活得幸福吧。”

那是记录人类第二纪时代,弱小的人类抵抗强大的入侵者邪恶的幽冥魔鬼的故事。在最后的防线即将崩溃的时刻,手持星剑的小精灵王萨哈切尔忍痛离开他挚爱的人类娇妻伊利斯汀,孤军深入幽冥位面斩杀鬼首的故事。尸骨被远征军最后的幸存者带回联盟营地的时候,极度哀伤的伊利斯汀抛弃了一切在埋葬英雄的荒野上为他守墓。当人类与精灵联盟最终取得胜利的时候,庆祝凯旋的人们敲开那座孤独的小屋想要邀请他们最为勇敢的英雄的遗孀去参加盛大宴会的时候,她冰冷的尸骨静静地躺在丈夫墓地的旁边,眼角似乎还挂着未干的泪水。

这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所记载的第一对幸福而美满的异族婚姻,精灵王与人类女子在那些艰难抗战的日子里生下情愫,而丈夫又为了崇高的事业显出了一切。正是这篇守望者之歌使得人类和精灵的友谊在无数年之后仍旧长存了下来,在位面战争动荡的年代,互相守望的人类精灵联盟经过无数次残酷战争的洗礼终于保全了这两个文明,并创造了巨大的辉煌!在傲然大陆上,也只有人类与精灵的婚姻是被正统社会所承认的异族婚姻。

“萨哈切尔真是位伟大的英雄!”累得小脸涨的通红的星韵却仍旧崇拜地赞美道,略微停顿了一下,深深地呼吸着空气。

“嗯。”冰魂轻轻地回应道,攀登了三百多阶之后,即使是体力优越于常人的冰魂也不禁额头见汗。

“可惜的伊利斯汀,唉。”陪着他们一同攀登的雪莉聆听着这个凄婉的故事忍不住叹息道。

“至少,他们在一起渡过了最为美好的六个月,六个月啊。”冰魂的思绪忍不住飘向了那些日子,母亲温和的笑容陪伴的日子,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笑意。

那是深深的,铭入骨魂的笑意,伴随着那个世界崩塌之后留下的最为美丽的回忆!

因为那些话而有些惊讶的雪莉转过身,却看到了他素来冷漠的脸孔上洋溢的动人心魄的幸福笑意,被深深地感染了。

只是迷人的微笑却在回忆的尽头轰然崩溃!

“只有六个月啊!”他低低的嘶吼仿佛震裂了自己的耳膜,雪莉只望到了那一瞬间的凛然杀意,还有,那些痛苦和绝望。纠缠在这个少年心灵最深处的不甘与悔恨仿若鬼魂的阴霾永远地笼罩了他心灵最为脆弱的地方,甚至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一触即发。

“哦,母亲……凯暗家族,等着尖啸死神的降临吧。”灵魂深处,只剩下低沉的叹息。

“冰魂,我一直很想知道,你是如何达到现在这种能力的呢?”雪莉忍不住询问道,她发现自己竟然越来越看不透这个少年了,他有时带着温和的微笑,有时仿佛害羞的孩子,有时却如同冷漠的寒冰,带着莫名的坚持。

“那大概只是两年的时间,我每天不敢有丝毫懈怠地修行着冰霜斗气,同时提心吊胆地行走在死亡的边缘,同那些强大的魔兽战斗着,每当我险死还生的时候,我的斗气便会得到巨大的提升。”冰魂平静地陈述着,同时拉起自己的右臂衣袖,那条短短的手臂上竟然有着无数道伤痕!野兽的咬痕,荆棘的划痕,钝器的击撞,烈焰的灼烧,酸液的腐蚀,那么多触目惊心的伤痕!她所能够想象得到的所有伤口竟然都在那支胳膊上找到了。

“因为这是持剑臂,所以它受到的伤痕会多些。”冰魂淡淡然地解释道,仿佛像在谈论着天气般漠不经心。

等胳膊上的袖子被撸了下来之后,雪莉才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怪不得啊……”

“冰魂哥哥,你一定过得很辛苦吧。”星韵的眼睛里不禁噙着晶莹的泪水。

“不,”冰魂大踏步地向前走去,浑身战栗,他不容忍自己有半分的怯懦,也不愿意承受任何人的怜悯,“是我自己选择的,只有生与死的洗礼才能让我获得更多的力量,才能去完成我的承诺!”

星韵盯着他的背影望了许久,才迅速地跟了上去,她只是单纯地希望他不要再那么深地沉陷入那些悲伤之中,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么强烈地希望。

“冰魂•陨星•金。”雪莉喃喃地重复着这个名字,那个似乎仍旧瘦小的身影,却在她的视野里慢慢模糊。

整整九百九十九级的无穷阶梯,毅力的见证。像无数代前辈一样,这些新人相互搀扶着,强行忍受着疲惫的折磨,将他们的脚印坚实地留在了这里。

睿智之门前,他们振奋万分地欢呼起来,如潮的掌声从门内传来,这座老牌强校迎来了新一届的学员们。

人类史第三纪,圣保罗历412年,十四岁的冰魂•陨星•金在帝国魔武学院攀登上了无穷阶梯,他又将在这里得到怎样的辉煌呢?没有人能够猜想他站在睿智之门前的那一刻在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