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31章 深幽剑圣,关于剑!

第三十一章 深幽剑圣,关于剑!

(来晚了,可怜的俺,昨晚乐极生悲,电脑中毒崩溃了,以后一定养成把稿件存到网盘里的好习惯,明天必然三更!人品担保!)

武斗场上,微微有些阴沉的天穹之中黯然悬浮着几朵青黑色的云彩,偶尔有低空翱翔的飞鸟经过,留下几分天空舞蹈者的傲然风姿。

大概有十平方米宽的演武台上,此刻正孤寂地独立着一位俯视众生的强者!

“武士心,志在止戈。”

他面色肃然地凝视着眼前这些仍旧有着几分稚气的面孔,忽然打破长久的静默道。

深幽剑圣,名剑技“雷冥电舞”之传承者,布利斯曼!大陆公认的剑圣之中的最强者,不仅仅因为他曾经弑杀两名圣域强者的强势,更是因为他是真正的“武士之心”的拥有者!所谓的“武士之心”并非“屠龙者”之类的战争荣耀称号,它却象征着武者的至高荣誉!“武士之心”,因为所有败在他剑下的人无一不心悦诚服!因为所有死在他剑下的人也都没有丝毫怨恨!

德者,王道也!

冰魂与众多其他的元素剑士系的见习剑士们——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们,因为根据秉持谦虚与敬畏为最高美德的皇家魔武学院校规,在校期间,无论学员得到武者工会何等的资格认证,他们都必须自称为见习剑士——均是满脸凝重与崇敬地望着这位剑眉星目而又内蕴沧桑的剑圣。

仅以三十岁的年龄便已然成为大陆上声名卓著的深幽剑圣,止戈剑出,恶魔隐遁!虽然现在他仍然没有晋阶圣域,但他超脱圣域的战斗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此剑,名为‘止戈’。”布利斯曼静寂地笑道,略微有些苍白的右手轻轻拔出那把亮光闪闪的佩剑,展示在众人面前。

也许阴沉的天空确实使这些人的视线受到了些许阻隔,所有的新学员都难以置信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

“该死的,我为什么在那把剑上感受不到丝毫的元素波动!那是圣器吗?”无数的窃窃私语和咕哝声顿时响起。

“但是我为何那剑上有着如此凝重的气息,敦尔克,你有什么感觉吗?”身材瘦削的福耶有些呆呆地望着那把钢剑,同他身边的那位面容清秀的年轻男子说道。他是与冰魂同期的黄之阶位的大地剑士,至于他身边的那位是来自异国的亡灵剑士,正是第三位黄之阶位的元素剑士。

冰魂亦是心生疑窦,眉头紧皱思忖着那把平凡无比的钢剑的含义。

“从我四岁练剑以来,‘止戈’共损一百一十七剑!正如同你们所感受到的那样,除却第一把之外,每一把‘止戈’仅仅是出产自矮人作坊的普通钢剑而已。”深幽剑圣爱惜地凝视着手中的剑,声音里已然带上了深沉的叹息:“剑,是一名剑者的生命和魂魄。但是我的剑早在十三年前伴随我最爱的人永远地沉眠在宁格尔斯,夏之森了。既然剑已失魂,那么我便是剑的魂魄,所以最终的剑,乃是返璞归真的真我之剑!”

仅仅是静静地聆听着,冰魂的眼睛里燃烧着痴迷的光芒,从练剑以来的所有岁月里他所未曾明白的此刻却豁然而解,这种感觉何其太妙!

“剑意,不在乎锋芒毕露,而在于深沉内敛。”他继续平静地阐述着,手中的‘止戈’泛上一丝淡淡的黑色异芒,陡然间剑尖处迸发出摄人的冥色剑气,凌空的剑芒在剧烈地撕扯着空气发出令人心魂俱动的夺魄啸声。然后,在震撼登场之后,剑气却仿佛轻风下的墟烟般忽然间消散无遗!

众人情不自禁地向那把钢剑望去,只见它漆黑如墨,如同吞吐着舌信的毒蛇般激动地震颤着,仿佛下一刻便要痛饮鲜血!

“斗气有穷尽,然而技巧无涯。无论是截血震脉法、狂化血脉抑或是通幽禁术、堕落秘典之类的方法,不过是通过刺激潜能进而产生能量的短暂增幅或者是持续效应而已。只有通过真正朴实的剑技达到技能最为合理的释放,才能够在不损其威力的情况下达到最高效率的利用……”他侃侃道来,直听得学员们如痴如醉。

从剑技到剑意,从斗气到技巧,剑圣最巅峰的强者平静之极地将其中最为精辟的地方讲述得极其详细,让这些年轻人受益匪浅。

时间,在和谐的气氛中便如此轻易地流逝而去。

“好了,第一周的剑技教授课便到此为止。”布利斯曼深深地望了这些少年一眼,转身便要离去。

“感谢您,导师。”不知道为什么,冰魂忽然从队伍尾端踏出,俯下身深深地向这位长者行礼,声音里竟还包含着几分莫名的哽咽。

或许因为失去太多,冰魂对自己所珍重的一切都有着近乎疯狂的吝啬。而此刻,面对着一位慷慨无私的长者,他默然无语,只觉得自惭形秽,唯有致以深深的敬意才能表达自己对于他诚挚的赞美。

布利斯曼剑圣霍然转身,肃穆的神色里忽而泛上几分淡淡的喜悦:“很好的年轻人,今天晚上,不知道我能否邀请您到武斗场顶部的露台来呢,也许我还有些许有用的东西值得你听听的。”

“不胜荣幸。”冰魂压抑着自己的激动,带着颤音回答道,那番话已然表明这位剑圣想要私下传授自己一些武技,而且,他甚至使用“您”这个称呼,完全没有上位者盛气凌人的傲气!

剑圣的脸上溢满了和煦的笑容,之前的几分冰冷在这一瞬间完全消散,他热切地打量着冰魂,完全一副则徒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