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纵横

第36章 冥域第七尸皇!

冰霜之卷,流浪剑客 第三十六章:冥域第七尸皇!

?金色的铠甲仿若闪烁的星辰般明亮耀眼,灰暗的惨雾不时明灭为厉声惨叫的骷髅头缭绕金甲,通体发散着紫色诡异光芒的长枪静静地悬浮在天神般的尸将身旁,凛冽的肃杀之气充斥着拥挤不堪林间场地!?

众尸惊惶得拜服在它的脚下,脆弱的灵魂之火在磅礴的上位威压面前摇摇欲坠,仿佛随时便会寂灭。带着睥睨天下的傲然气势,身着金甲的尸将瞳孔里透射出摄人心神的绿色光芒。挺立在他身后的是七名同执银色长剑的强大金尸,而绿之阶位的银尸足足有上百之多!?

“愚昧的凡域弱小尸类,吾乃第七尸皇座下夜之尸将魔颅,以冥域之威压命令汝等守卫尸皇之陵墓方圆百里所有土地,绞杀所有闯入者,从今之后,但凡新月降临之夜汝等不得出现在此地!”尸将嘶哑的吼叫着,诸尸在他脚下瑟瑟发抖。?

“冥域第七尸皇!”冥血骑士大惊失色,浑身战栗,甚至差点跌落树下!?

“你能够听懂尸类的语言?”冰魂急忙扯了扯他的衣角,示意他降低声音,低低地询问道。?

“我来自地狱,而地狱恰好是冥域的三大下等位面之一。”墨索卡略带几分自嘲地道,“燃烧地狱,恶魔岛屿,沉沦之地便是我们三大位面,出于下等位面对于冥界主神的敬仰,我们曾经甚至以通晓冥界生物语言为荣,而我们都拥有无穷无尽的生命,掌握冥域第二大族的语言又有什么稀奇的!”?

“那他在说些什么?”深幽剑圣显然了解此时孰轻孰重,便直截了当地问道。?

“冥域的第七尸皇不知为何降临在你们的位面,而且他的陵墓也同时降临在此地!凭借他神域的能力,想必破开空间壁垒也并非难事,只是不知道他有什么企图!”冥血骑士咬牙道。?

众人均是默然,继续观察着场中的情况,纵使是想要挑起位面战争,也根本不需要声名显赫身份高贵的尸皇亲自降临,那么便只能是特殊原因了!?

“将军,陵墓封印已经不能够支持我们过长时间停留在外界了,只能等待下次新月降临之时再现了。”他们身后的黑雾陡然一窒,尸将同金尸脸上不禁现出骇然之色。?

“该死的血族该隐,若不是尸皇……”尸将恨声骂道,身后的浓雾已然失去抑制般将他们笼罩在其中,“守卫好陵墓入口,愚昧的下位尸们!拒绝所有陌生的访客!”?

“快些走吧,大人,只有沉眠才能够抵御该隐的诅咒。”在金尸不安的催促声中,尸将同金尸以及相当数量的银尸消失在了黑雾之中。?

沉吟许久,冥血骑士忽然说道:“在他们的谈话之中,我听到了该隐和诅咒。”?

“什么意思?”?

“该隐是实力极其强大的血族亲王,而诅咒正是血族的特长。也许尸皇是受到该隐的追杀才不得已破碎虚空进入凡域的,而且诅咒将尸皇和他的军队封印在地下陵墓之中,它们只能够通过沉眠来抵御诅咒的侵袭。最大的好消息是,似乎他们只能在新月之夜暂时突破诅咒的困扰,短暂地现于外界。”冥血骑士详细地说出了自己所有的猜测。?

“只需要明日验证一下即可,在正午时分,纵使是尸皇般强大的存在也不一定能够拦得住我这个剑圣吧。”布利斯曼冷静地说道。?

“绝非这样。”墨索卡苦涩地说道,“冥域的尸皇岂能是凡域位面的尸皇所能够媲美的!?

“凡域之中,尸皇不过代表着超阶,也就是圣域而已。而在冥域之中,圣域也不过相当于尸将身旁的金尸而已!冥域与凡域有着决然不同的位面法则,阶位的划分自然不同。?

“作为地位尊崇的第七尸皇,能够支配的尸族圣域强者恐怕不在百位以下!而且尸皇至少为次神!”?

冥血骑士叹息一声,望了望眼前有些惊骇的众人,继续道:“冥域乃是宙之中最为强大的黑暗位面,在位面金字塔中不过仅次于法则掌控者所在的创世位面!”?

长久的静默。?

“那么我们该立即撤退,从长计议么?”智慧古树打破沉默,低声问道。?

“不!”冥血骑士双目中忽然迸射出一丝精光,“此次可谓前所未有的巨大契机!我们应该将地下陵墓占据为己有!”?

“你疯了?”冰魂难以置信地叫道,旁边的布利斯曼也是满脸不可思议地望着他。?

“知道么?”墨索卡再次凑到众人耳朵旁,神秘地说道,“尸皇的地下皇陵是什么?”?

“难道?”智慧古树已然领悟,眼神也变得热切起来!?

“没错!地下陵墓必然是尸皇的领域空间所化!这是保证自己安全的最佳方法。”冥血骑士说着说着竟然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而如今,尸皇必然遭受了该隐的重创,所能够使用的力量竟然不能够支持他的领域空间,所以才会让陵墓降临异世,希望借此苟延残喘消除诅咒。”?

“然后呢?我们能够做什么?”冰魂依旧茫然不解,仍旧不明白他究竟意味着什么。?

“落魄的第七尸皇!”智慧古树却是了然地点了点头,“想想次神的存在,尤其是久居上位的尸皇的收集品能够有多么丰盛吧!”?

“你们真的想要抢夺尸皇的陵墓?”冰魂望着眼前疯狂的两人,惊讶无比。?

“黑暗种族的常识,尸族在陷入沉寂之后,动辄便会渡过成百上千年之久,在此期间它们能够收敛完全的气息,纵然是强大的主神也极难发现沉寂中的尸皇,同时他们将部分丧尸对外界的感知。也就是说他很难会在沉寂状态中发现闯入陵墓的我们!”冥血骑士抬头再次望了望黑雾缭绕的洞口,眼中光芒更盛。?

“即使只能够使用很少的力量,尸皇毕竟是神域啊!”冰魂仍是犹豫不决。?

“刚才那位魔颅尸将不是说了么,大概只有新月之夜他们才能够行动。我们只需要避开每月的这天就好了,既然是一场冒险,我们总该承受某些风险!”墨索卡最后再给冰魂打了一剂镇定剂。?

“好!”冰魂望了望智慧古树眼神中同样的期待,最终下了决定,“墨索卡,告诉我,我们该怎么办?